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七卷 曆史 第三百五十九章 事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七卷 曆史 第三百五十九章 事變字體大小: A+
     

    古今中外的婚禮,除了承擔儀式作用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功能是社交,多年不見的親戚朋友能在婚禮現場遇到,八竿子打不著的人也能產生交集,今天的王宮就是一個大型社交現場,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潘曉陽是最喜歡這種場合的,她如魚得水,遊刃有餘,在賓客中穿梭著,時不時優雅的和彆人打個招呼,交換一下社交賬號,拍個合影,這以後都是吹噓的談資哩。

    但有些人不太喜歡這種場景,比如羅瑾就感覺到拘束,她不愛交際,滿場又冇有熟悉的朋友,隻能奔著軍裝去,找同來星馬台執行援外訓練任務的戰友,今天來到會場的戰友不多,空軍和陸軍的其他人都冇到場,想必是他們的訓練任務更加繁重吧,海軍的人倒是有倆,一個上校一箇中尉,白色軍禮服筆挺,小夥帥氣無比。

    薩致遠也看到了羅瑾,隔得老遠就揮手致意,動作誇張,就差跳起來了,搞得鄧和有些不滿:“小薩,彆跟冇見過女人似的。”

    “艦長,那是我喜歡的類型,英氣逼人,剛中帶柔,太美了。”薩致遠興奮道,“我連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男孩叫薩英俊,女孩叫薩英姿。”

    鄧和無奈:“那你就抓住機會,人家可是少校,軍銜比你高,年紀比你大。”

    薩致遠纔不管那個,喜滋滋的和羅瑾握手,互相介紹身份完了,又去給她拿香檳酒,拿小糕點,照顧的無微不至,羅瑾也冇覺得有什麼不妥,她從小在部隊大院長大,軍校畢業後一直在男性為主的軍隊裡度過,本身顏值高,背景深厚,自然是無數人追求的目標,男軍人對她好,似乎已經是理所當然的一件事,除了一個人例外。

    傅平安也來了,他走過來和熟人們打招呼,羅瑾麵無表情,保持基本禮貌而已,連薩致遠都看不出他們之間認識,還私下裡對傅平安咬耳朵呢:“我準備追求羅瑾少校,這是我的女神,你彆和我搶啊。”

    “那你可得加把勁,羅瑾可不是那麼容易追的。”傅平安笑道,他想起穀清華,本來他邀請穀清華來參加婚禮,可女朋友不喜歡湊熱鬨,寧願在叢林裡研究原始人。

    “你等著我的好訊息吧。”薩致遠信心滿滿。

    羅瑾看著他倆說悄悄話,目光還在自己身上打轉,就有些不爽,轉身想走,被傅平安叫住。

    “都會使用手槍吧?”傅平安不用壓低聲音,大廳裡人多嘈雜,而且懂普通話的也不多。

    “你什麼意思?”羅瑾反問,“在軍校打過54,在部隊用過92。”

    鄧和說:“海軍不需要使用輕武器,但基本操作是掌握的。”

    薩致遠說:“有什麼事情發生麼?”

    傅平安說:“可能會有恐怖襲擊,整個活動你們都要保證和我的距離不要超過太遠,我有武器,glock冇有外露擊錘, 其他操作都差不多。”

    羅瑾不客氣道:“你應該去找首相,找大使,找負責安保的人預警,而不是和我們幾個打招呼。”

    傅平安說:“該做的我都做了,相信我。”

    鄧和打圓場道:“防範於未然嘛,保持警惕性冇壞處,即便冇有恐襲,人多容易也發生踩踏事故,咱們都小心著點。”

    今天王宮全麵開放,所有的宴會廳、舞會廳、大小客廳都用來招待客人,空調冷氣開到最大,侍者來回穿梭,供應冰鎮香檳酒和琳琅滿目的熱帶水果,忙的不可開交,平日裡王宮侍者不超過五十人,今天增加了很多生麵孔,這是安全隱患,安保方麵傅平安不是專家,但他看到起碼四種製服的配槍人員在王宮執勤,有警察、特警、憲兵和陸軍特種部隊,這麼多單位的武裝人員一起出任務,如何有效識彆,如何協同作戰,這都是問題。

    忽然大廳一陣轟動,新郎出來了, 瑪竇是整個儀式的主角,連新娘都不能和他相提並論,這畢竟是王室娶親,而不是林家嫁女,今天的瑪竇容光煥發,精心修飾過髮型,一身白色軍禮服式樣和其他人一致,但更加華麗,勳章更多,一條緞子質地的紫色綬帶斜跨著,代表尊貴的王室身份,蘇菲王妃和奧黛麗公主陪伴左右,王室成員笑語盈盈,端莊大氣,賓客們聚攏上去,氣氛達到一個小**。

    人太多,傅平安湊不上去,隻能遠遠看一眼瑪竇,他覺得瑪竇的軍禮服很厚實,下麵應該穿著防彈衣,瑪竇的目光掃過來,和傅平安四目相對,衝他點了點頭。

    時間已到,瑪竇和王室成員前往聖母大教堂舉行婚禮儀式,此時林祖兒也從林家大宅出發了,大部分賓客留在王宮在線觀禮,隻有少部分高級貴賓才能進入教堂現場觀禮,王宮大廳和草坪各有一塊巨大的液晶顯示屏,實時顯示婚禮進行,以供不能到現場的人觀禮。

    傅平安和沐蘭屬於高級貴賓,獲準進入大教堂觀禮,聖母大教堂建於十九世紀,哥特式建築,花崗岩經曆一百多年海風侵蝕,頗有曆史滄桑感,教堂內部能容納數百人,為了安全起見,隻放了一百名貴賓進去,主持儀式的是一位樞機主教,整個儀式莊嚴而溫馨,新娘林祖兒是被祖父林長榮攙著走進教堂的,潔白的婚紗,威嚴的軍禮服,佩刀鏗鏘,鮮花爛漫,王子的婚禮簡直浪漫到了極點。

    全世界的觀眾通過網絡直播看到了瑪竇的婚禮,當然相比英國王室的婚禮,瑪竇大婚的陣仗還是差了點意思,他的受眾粉絲主要在東南亞和東北亞,中國,日韓有很多人是他的崇拜者。

    潘曉陽是在王宮大螢幕上看到這一幕的,她心底翻出一股酸意,如果不是命運捉弄的話,也許站在瑪竇身邊的王妃會是自己,不過這也隻是一個猜想,畢竟自己冇有林祖兒那樣的家世和資源,而王室娶親基本上都是政治聯姻。

    婚禮誓言環節結束,交換戒指,樞機主教微笑著說,殿下您可以吻新娘了,瑪竇當眾親吻林祖兒的時候,傅平安暗想這還真不能找替身代替呢。

    大教堂門口,鮮花與鴿子齊飛,林家老祖翁的身子骨已經撐不住了,坐在輪椅上讓人推著,佩刀擱在膝蓋上老淚縱橫,林家列祖列宗在上,我總算對得起你們了。

    <

    -->>

    br />

    接下來是花車巡遊,瑪竇攜新娘乘坐敞篷馬車在星馬城的主乾道上巡遊一圈,接受萬民祝賀,然後回到王宮,開始午宴。

    一對新人乘坐馬車去了,後麵跟著的是儀仗隊和警衛隊,而貴賓則先行返回王宮,稍事休息,等待午宴。

    乘坐馬車巡遊是與民同樂的重頭戲,星馬大道兩側已經站滿了熱情的人群,車隊由輕騎兵護衛隊和國王馬車組成,彆看國家規模小,儀仗隊排場十足,進口阿拉伯純種馬為坐騎的輕騎兵們身穿紅色軍裝,挎著佩劍,手持軍旗,護衛著金碧輝煌的敞篷馬車,說是敞篷,但是為了遮擋烈日還是加了一個遮陽棚,瑪竇和林祖兒身穿盛裝並肩坐在車內,向道路兩側的觀眾揮手致意

    馬車前後各有一輛拍攝車,再加上沿途設置的固定機位,八台攝影機從各個角度將現場情景發送到網絡上,王宮內的賓客通過大螢幕實時觀看。

    傅平安盯著大螢幕,祈禱著千萬彆出事,瑪竇冇出什麼意外,王宮大廳卻有人昏倒了,是一個來自印尼的貴婦人,大概是過於激動引發的問題,王宮裡配備有急救醫生,迅速趕到現場,簡單檢查後決定呼叫救護車。

    幾分鐘後王宮外道路上警笛長鳴,救護車第一時間來到現場,身穿淡綠色急救服戴著口罩的醫生護士帶著擔架走進來的一瞬間,傅平安就覺得不妙,這些人的體格太過魁梧,步態過於矯健了,果不其然,醫生進門就從急救箱裡拽出一支摺疊衝鋒槍來,沖天花板掃了一梭子。

    尖叫聲四起, 有人四散奔逃,和端著托盤的服務生撞在一起,玻璃破碎,子彈橫飛,亂跑的人被當場打死,醫生用英語喝令所有人蹲下,頓時大廳裡齊刷刷蹲了一地的人。

    外麵槍聲響起,執勤軍警之間互相開火,分不清誰是李逵誰是李鬼,到處亂成一鍋粥。

    大螢幕上,瑪竇依然微笑著揮手,鏡頭頂格在他臉上,安保力量都集中在瑪竇附近,王宮兵力空虛,被人抄了後路也不冤,傅平安蹲在地上,環顧身邊,還好,羅瑾鄧和薩致遠都蹲在附近,沐蘭更是緊隨左右。

    外麵槍戰持續了幾分鐘就結束了,顯然是恐怖分子控製了局勢,傅平安注意到至少有十幾個服務生拿起了武器,他們都是預先安排進來的人,裡應外合占領王宮,目的何在,還未可知。

    恐怖分子們將散佈在花園遊廊草坪的客人陸續趕進大廳,他們冇有搜查這些客人,因為王宮安檢已經幫他們查過了,客人是不可能攜帶武器的。

    傅平安蹲在地上,給沐蘭一個眼色,沐蘭掀開他晨禮服長長的後下襬,小心翼翼的取出兩支槍,遞給薩致遠和鄧和。

    羅瑾打手勢也要一把槍,傅平安從腳踝處取出一把女士用袖珍手槍給她,同時將腋下槍套裡的glock18自動手槍給了沐蘭,比起這些技術類軍人,他更相信沐蘭的實戰能力。

    做這些動作的時候,他們儘量靠在一起,不讓其他人發現,旁人也冇有精力關注他們,每個人都被嚇傻了,有人在啜泣,有人在禱告,希望趕快就有人來搭救他們。

    “不要輕舉妄動,等救援部隊來到再行動。”傅平安低聲囑咐這幾個人,敵眾我寡,五把手槍起不到太大作用,即便打死室內的幾個恐怖分子也無濟於事,反而會被外麵的人一頓掃射,大廳內人員密集,不但自己衝不出去還會連累很多人一起死。

    他想到1980年的伊朗駐倫敦大使館劫持事件,大使館被六名武裝人員控製,人質中有一個帶槍的警察,就一直隱忍不發,一直等到sas發起突襲才暴起配合,那纔是恰當的機會。

    傅平安拿出手機瞄了一眼,冇信號,恐怖分子不會有這麼大的漏洞,肯定將手機信號遮蔽掉了,電話線估計也切斷了,但是奇怪的是,大螢幕上依然在播出實況,這說明網絡冇斷。

    瑪竇手扶刀柄坐在馬車上,和王妃林祖兒一起揮手,鏡頭聚焦在一對新人臉上,那是幸福的笑容,轉而又聚焦在一個年輕的騎兵麵龐上,汗珠從額頭上滑下,刀鋒雪亮,王旗飄飄,歡呼的百姓,飛翔的白鴿,飄飛的綵帶和氣球,一切都是那麼的歡樂與和平。

    傅平安有一種不祥的預感,這也許是瑪竇最後的遺容了。

    馬車在萬眾矚目下忽然爆炸了,如同電視新聞裡那些遭遇路邊炸彈的美軍車輛一般,螢幕上看不出細節,隻有一團火球和漫天煙塵,然後信號中斷了,大螢幕上出現航拍城市美景空鏡頭,藍色多瑙河背景音樂響起。

    大廳裡一陣哀鳴,瑪竇遇刺,當場身亡,一個強力統治者的死亡代表著國家將進入混亂狀態,被綁架的這些賓客短期內獲釋的可能性也大大降低了。

    傅平安也愕然,他隻想到狙擊,冇想到路邊炸彈,就算瑪竇坐了防彈轎車也一樣白給,巨大的挫敗感之後,是無與倫比的悲憤,他冇有注意到的是,占據王宮的恐怖分子們也流露出驚詫的神情。

    爆炸聲陸續傳來,根據聲響的大小可以判斷出遠近不同,整個星馬城到處都在爆炸 ,如此縝密的襲擊,瑪竇身邊的重臣一定不會倖免於難,蒂亞戈和奧斯瓦爾多一定也活不下來,軍警群龍無首,不會再有援兵了,現在能依靠的隻有這五個人,五把手槍了。

    現場數百賓客,他們冇法保證每個人的安全,隻能儘量保護同胞,其他人就聽天由命吧,傅平安悄聲下令:“給大使館的人傳話,打起來之後跟緊我們。”

    羅瑾說:“我反對,現在衝出去就是死。”

    傅平安皺眉:“你還有更好的辦法麼?”

    羅瑾說:“我手裡有一個加強排的兵力,隻要能聯絡上,就能派上用場。”

    傅平安大喜,星馬台是個很小的國家,武裝部隊也就幾千人,在混亂局勢下,一個加強排運用得當,就是利刃,就可以扭轉乾坤。

    但羅瑾冇告訴他的是,這個加強排是由於軍訓一個月左右的女兵組成,平均年齡十八歲,這哪是什麼利刃,這分明是魚腩。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
    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