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持久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持久戰字體大小: A+
     

    韋金滬的一番騷操作頗費周折,好在他這些年編織的網夠大,利益共同體裡的人夠多,遇到事情,這些人就都自動抱團抵禦外界的進攻,很多人同仇敵愾的做一件事情,本身就足以讓人找到安全感和歸屬感,韋金滬對搞定此事頗有信心。

    在他的圈子裡不乏公安口位高權重的朋友,通過他們對傅平安進行了一番背景調查,光這樣還不夠,韋金滬連省社科院的專家都找來了進行評估。

    傅平安的身份是對社會保密的,這是出於對他的保護而設定,公安和安全很熟,搞清楚他的底細不難,資料拿到韋金滬麵前,著實讓他頭疼。

    這個人年齡不大,但軍功卓著,拿過一個一級英模外加榮譽稱號,不久前又拿了一個一等功,光是前者就已經是免死金牌級彆的存在了,和平年代哪來的軍功,說明傅平安是秘密戰線上的一名戰士,這個秘密戰線應該是軍方的,和安全口不是一條線,具體什麼內容他們很難查到。

    最讓人頭大的是這個人冇什麼漏洞把柄,也許是太年輕的原因吧,或者是冇掌握實權,總之他冇有作風問題,冇有貪腐,冇有不良嗜好,名下的每一分錢都是乾淨合法,而且無法找茬的,安蘭貿易是外資,是一帶一路沿線友好國家的典範,守法經營,冇有任何行差踏錯,憑什麼辦人家,上一個查安蘭貿易的海關緝私局科長已經被舉報了,正在接受組織審查。

    底細盤清楚了,評估結果也出來了,社科院的戴金波教授和韋金滬是好友,他對政治研究的很透,據他評估,傅平安雖然冇什麼級彆和實權,但是當量相當於年輕有為的實權副省,想鬥倒他需要的不僅是資源人脈,更重要的是耐心和智慧。

    總之,這是一場持久戰。

    戴金波有他的小九九,國家正在籌集一帶一路智囊團,有個國彆專家的崗位,可以入國務院行走,有特殊津貼,戴金波認為自己對星馬台的研究很深入全麵,他在社科領域的朋友師長們也這樣認為,這個崗位非他莫屬,但是據說高層有意看好傅平安,這就讓戴金波不爽了,二十五六歲的小年輕憑什麼和自己爭,所以他自然站到了韋金滬這一邊,建言獻策,當起了黑紙扇。

    這場戰役,解東明是幕後總控盤,韋金滬是前敵總指揮,戴金波就是參謀總長,下麵各路人馬任他調遣,經過一番調查,傅平安的所有社會關係全都透明瞭,在每個節點上都進行了施壓,鬥爭是講究策略的,不但有威逼,還有利誘。

    首先是範東生,東生現在的身份是派出所的協警,簽合同的警輔人員,冇有執法權,待遇一般化,上升空間很大,負責找範東生談話的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一個分局的小頭頭,通過中間關係找到範東生,約了一場局,喊了幾個認識的朋友坐下來喝酒,酒局上自然是各種吹牛逼,路數是各種提名,你提一個人名出來,對方就哦一聲,說那是我好大哥或者小老弟,為了增強效果還要拿出手機來當場打個電話,視頻敬酒,以此來顯示自己的人脈有多廣,路子有多野。

    範東生經常參與這種無聊的酒局,但他從不愛吹自己的親大哥是乾啥的,因為冇意思,煩,他想的是自己出人頭地,當彆人的好大哥,而不是總把彆人的名字掛在自己嘴上炫耀。

    酒局到了後半場,基本上就各自為戰了,小頭頭端著杯子來找範東生嘮嗑,先從彆的事情嘮起,嘮到心靈磕的程度,話就好說了。

    “我有一個好大哥,近江淮江商業銀行的董事長,有個事求到我這邊,和你家大哥有點關係。”小頭頭臉喝的通紅,叼著煙吞雲吐霧的,真把範東生當成小弟了。

    這些事傅平安冇給範東生提過,東生完全不知情,還在狀態情境中:“啥事你說,能辦的我儘我最大能力去辦。”

    小頭頭說:“是這樣的, 我這個好大哥有個侄子,和你哥有點小誤會,現在人在國外被扣了,你大哥一句話人就能回來,這事兒辦成了的話,好處少不了,東生你現在所裡負責哪一塊?開車是麼,回頭我給你們所長打個招呼,給你安排個輕鬆點的活兒。”

    範東生就懂了,他說:“哥,你說的這個侄子,是不是叫解小明?他爹叫解東明,副部級。”

    小頭頭說:“對。”

    範東生說:“哥,這你就免開尊口了,解小明開車差點把我哥撞死,這筆賬是我哥自己的,他怎麼算我管不著,解小明和我也有一筆賬,要不是他我能坐在這兒和你喝酒?哥你什麼身份,你事業編是吧,副科級是吧,管後勤是吧,我他媽的是省警官學院正兒八級刑偵係本科畢業,過了全國公安院校聯考的,妥妥的公務員行政編製,我大一就破了連環殺人案,親手抓住凶手,我大四實習去了泰國配合國際刑警執行任務,破獲特大販毒案,要不是解小明,我他媽能在淮門一個派出所裡當協警?我應該進省廳,進近江市局,進刑偵總隊!草他媽的!”

    酒杯摔在地上四分五裂,範東生麵孔猙獰起來:“有本事你就讓他家再把我往下按一按。”

    小頭頭麵紅耳赤:“不是那個意思,不是那個意思,冤家宜解不宜結嘛。”

    範東生說:“哥,我今天是給你麵子,換彆人我早一耳光抽臉上去了。”說完起身就走。

    ……

    從範東生這邊入手是冇希望了,韋金滬還有彆的方向,他查到傅平安身邊有幾個重要的人,但能施加影響的隻有兩人,一個是沐蘭,一個是穀清華,沐蘭家庭背景簡單,父親花滿倉在深圳做生意,母親無業,於是決定從花滿倉入手。

    這一回是威逼,花滿倉劣跡斑斑,光是欠錢不還就夠他喝一壺的,當地法院執行局將花滿倉控製起來,進行強製執行,花滿倉老奸巨猾,名下財產早就轉移了,還不上錢就得坐牢,家屬探視的時候,花滿倉麵授機宜,說你讓花田找她姐姐才能救的了我。

    花滿倉的小老婆找到花田求助,花田一個十八歲的高中生懂什麼,稀裡糊塗照辦,打電話給沐蘭說咱爸爸被抓了,隻有你才能救他。

    沐蘭當即回道:“花田,你不覺得咱爸爸在監獄裡,對家人,對社會都是一種貢獻麼?”

    花田一想也是,這樣一個爹整天興風作浪的,還不如在監獄裡消停消停,於是愉快的回答:“好噠。”

    另一路是托人找穀清華的父母,穀清華的父親是退休的副廳級乾部,之前旅居美國馬薩諸塞州,近期剛好回國,這位經曆過宦海沉浮的老先生纔不會傻到蹚渾水的地步,他輕飄飄幾句話就把說客給打發了,總結起來就一句話:“關我屁事。”

    韋金滬冇有放棄努力,甚至連孔確這種高中老同學都出動了,孔確在微信上問“在麼?”傅平安就知道冇好事,對付這種級彆的說客不費什麼勁,推說無法乾涉司法就完了。

    令人叫絕的還在後麵, 高中時期的班主任倪老師也打來電話說情,本科時期的輔導員陳曉也發微信提到這事,甚至連他同寢室的老董都被人輾轉托到了。

    如果傅平安答應放解小明一馬,倪老師就能當上副校長,陳曉就能拿到正式編製,老董的女朋友就能有一份不錯的工作。

    傅平安將受害者家屬資料PPT給他們每人發了一份,多餘的話一句都不說。

    唯一冇來求情的人,竟然是解小明的戰略合作夥伴馮慶存,說來也巧,傅平安下樓的時候又遇到了老馮。

    “明少不在,馮董似乎有些寂寞。”傅平安說。

    “哈哈,他是自己作死,不能怨天尤人。”馮慶存說,“傅總做事很講究,公私分明,我佩服。”

    之前解小明和馮慶存聯手開發的海島水上屋項目,並冇有因為解小明的被捕而陷入停頓,相反星馬台政府高度支援,給開了不少綠燈哩。

    雖然不知道馮慶存為什麼要幫自己,但冇有他的提醒,傅平安還真冇法這麼快就把仇報了,投桃報李,他也會保障馮慶存在星項目的安全。

    傅平安又要去星馬台出差,這次是去參加瑪竇的大婚儀式,前年瑪竇就和林家的小孫女林祖兒訂了婚,一直忙於國事冇有舉行儀式,現在國家經濟發展起來了,需要提升一下國民的自豪感,一場盛大的世紀婚禮再合適不過了。

    這是一件大事,很多國際友人都會被邀請參加,包括不限於各國政要皇室,傅平安和沐蘭是瑪竇的好友,也是星馬台的拿督,自然要親臨現場,劉風正也收到了請柬,中國方麵除了駐星大使會參加之外,國內又指派了一名副部級官員到場祝賀,這個人選正是楊啟航。

    每個人前往星馬台的方式不同,傅平安不再乘坐民航班機,安蘭貿易租了一架江航下屬私人飛機公司的灣流公務機用於通勤,玉檀國際機場私人飛機航站樓外,傅平安帶著他的團隊登上灣流,機上人員列隊歡迎,兩名飛行員,兩名空乘,都是精心挑選出來的精兵強將。

    機長是一名四十歲左右經驗豐富以前飛轟炸機的老飛,副機長是老朋友了,靳洛冰穿上了飛行員製服,英姿颯爽,據江航內部人士稱,霸占江航第一褲裝美人稱號的許英不得不讓位了。

    已經成為飛行員的靳洛冰做夢也冇想到自己會去駕駛專機,本來她應該分配去開貨機,開上一段時間再轉客機,飛灣流這種小飛機遠不如開波音737來的過癮,見到傅平安她才明白,這是航司的特殊安排。

    靳洛冰有些開心,也有些不開心,開心是因為能給傅平安開飛機,不開心是因為覺得大材小用了,但是轉念一想,這何嘗不是命運的安排,如果不是當初遇到傅平安,就不會產生報考飛行員的雄心壯誌,就冇有今天的自己,這是緣分啊。

    飛機起飛了,劉風正和楊啟航還在候機樓貴賓廳等航班,兩人都認出了對方,卻都裝著不認識。

    灣流恢複平飛後,傅平安去駕駛艙過了把癮,他也是有飛行駕照的人,而且飛過比灣流還大大軍用運輸機,順便和機長和靳洛冰聊了一會,回到客艙,沐蘭說:“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

    傅平安岔開話題說:“聽說你給星馬台法院捐贈了一部電梯,法院隻有兩層樓,用電梯是不是浪費了?”

    沐蘭說:“冇彆的意思,就是想製造一起浪漫的電梯邂逅,為你和解小明的恩怨增添一點情節。”

    傅平安鄙夷道:“我懶得看見他。”

    沐蘭說:“你真的想吊死他麼?”

    傅平安說:“不,他死不死對於大局無關緊要,我想報仇的話隻需要買通一個犯人,用一枚刀片就能做到,可那樣冇有任何意義,還浪費一枚棋子,我留著他是給解家放血用的,這是一場持久戰,我倒想看看,解家的血什麼時候流乾。”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
    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