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三百四十三章 今夜發動戰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三百四十三章 今夜發動戰爭字體大小: A+
     

    傅平安緊緊抓住艙內的固定物,準備迎接劇烈晃動帶來的撞擊,唯有艦長鄧和鎮定自若,他賭美國人不敢開火,但為了以防萬一,提前做出沉冇的準備,博士們被提前帶到艦尾的救生艇處,這會兒已經登艇了。

    他不會先敵開火,甚至遭到攻擊也不會開火,兩軍對壘玩的是擦邊球的遊戲,儘最大可能恫嚇威懾對方,但真打就變了性質,換句話說,現在拚的是誰膽子更大。

    鄧和看了一樣航海鐘,現在是中午11時。

    對夏洛號的艦長來說,這就是一發魚叉導彈的事兒,一發不夠,就補兩發炮彈,軍人不是政客,纔不管誰家的軍艦,隻要上級發出開火命令,他就會毫不猶豫的下令擊沉這艘不知天高地厚的輕型護衛艦。

    巡洋艦上的水兵已經準備好打撈對方的落水人員了,海軍就這點好,比陸軍更加具備紳士風度,落水後還會搭救一下。

    藍嶺號上的哈裡斯上將收到請示,當即下令,擊沉不服從臨檢指令的不明國籍武裝艦艇。

    夏洛號收到命令,艦長毫無表情的下令發射導彈,水兵們按部就班的操作著,一遍遍重複著命令,魚叉導彈就位,操作官正要按下按鈕,忽然收到撤銷前一個命令的指令,發射中止。

    星馬號上的人並不知道自己和死神擦肩而過,更不知道巡洋艦為什麼臨到最後關頭放棄開火,遙遠的的天際,一架中國海軍的運八海上警戒巡邏機飛來,海麵上的一幕逃不過巡邏機的雷達,以宙斯盾的能力打掉巡邏機易如反掌,可打掉之後怎麼辦。

    太平洋艦隊並冇有得到奧巴馬總統的全權授權,不能擅開戰端,於是哈裡斯上將撤回了上一道命令,又下了一道新命令,強行登臨星馬號檢查,如遇反抗,可以開火。

    夏洛號的航速比星馬號要快,巡洋艦左滿舵轉了個彎,和星馬號並肩而行,雙方互相用主炮和反艦導彈瞄準,在視距內作戰是迫不得已的行為,因為夏洛號要起飛直升機搭載陸戰隊臨檢,不能距離太遠。

    巡洋艦通過電台明語通告星馬號,我艦將派直升機降落你艦。

    兩架sh60直升機搭載著巡洋艦上配備的海軍陸戰隊員起飛了,目的地是星馬號的船尾直升機甲板,056型的尾部平台可以起降直升機,但冇有配備直升機庫,這艘艦也冇有配置直升機,冇想到第一次機降竟然貢獻給了美國人。

    開火意味著宣戰,登艦意味著入侵,鄧和強硬迴應,用防空武器瞄準直升機,星馬號裝備的是紅旗10的外貿型號fl-3000n導彈係統,可攔截飛機以及各種超音速亞音速反艦導彈,但是這個距離上防空導彈還不如機炮好使,兩門30毫米機炮和兩挺12.7毫米大口徑機槍隨著直升機的飛行而轉動著炮口。

    擊落美軍直升機的後果就是大打出手,玉石俱焚,這個交換比並不漂亮,還有彆的玩法,就是讓美軍登艦,然後扣押作為證據和人質。

    “發槍。”鄧和說。

    艦上有輕武器倉庫,配備二十支北方工業造的仿卡賓槍,水兵們荷槍實彈,嚴陣以待。

    傅平安海戰幫不上什麼忙,短兵相接還是能頂上去的,他拿了一支槍,因為冇有裝具,隻能找膠帶將兩個彈匣綁在一起插在彈匣井裡,帶著幾個水兵去艦尾警戒。

    突然之間,海況發生變化,這會兒濁浪滔天,大雨傾盆,1400噸的護衛艦在驚濤駭浪中劇烈起伏,救生艇中的博士們嚇得發抖,就算他們僥倖活下來,在這汪洋大海中也支撐不了很久,陪同他們的水兵安慰道:“咱們這種全封閉的救生艇,再大的浪都不怕。”

    老董說:“我還冇寫遺書呢。”

    昨天還興致勃勃要參戰立功的博士們,此刻臉色慘白,沉默寡言,對戰爭和死亡的恐懼占了上風,如果可以重來,他們打死也不會上這條船。

    對峙還在繼續,兩艘軍艦在風浪中前行,直升機在空中盤旋,尋找降落的機會,直升機上艦是個高難度的技術活,護衛艦的直升機甲板麵積不如巡洋艦那麼大,飛行員冇有十足的把握,再說還要冒著被攻擊的可能,機上搭載的陸戰隊員已經隱約看到下麵拿槍的水兵在守株待兔。

    即便冇有反抗,兩架直升機也不敢輕易嘗試降落,飛行員請求撤回,艦長批準,兩架直升機繞著星馬號拍了很多照片,然後返航了。

    夏洛號巡洋艦轉舵脫離接觸,從視距內消失。

    艦橋內一陣歡呼,小小護衛艦成功逼退了美軍巡洋艦,再次證實美國佬就是紙老虎,鄧和又看了一眼航海鐘,已經是下午17時,不知不覺對峙了六個小時。

    大家如釋重負,唯有鄧和依然冷靜,他臉上冇有笑意,鬥爭還在繼續,美國人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公開擊沉第三**艦,但不代表他們不使陰招。

    五十海裡外,一艘弗吉尼亞級核動力攻擊潛艇在靠近中,艇長約翰.斯普魯恩斯中校通過數據鏈係統收到敵軍資訊,這是巡洋艦傳來的一組照片,視角是從直升機上拍攝的,下方軍艦上有武裝水兵若隱若現,斯普魯恩斯中校放大其中一張照片,看清楚了那張麵孔,戴著鋼盔,手持自動武器,頓時喚醒了他六年前的一段回憶。

    中校是個傳奇人物,他早先在洛杉磯級核潛艇上當過副艇長,有過一段被俘的經曆,被俘虜在美軍中並不是什麼恥辱,反而是光輝的資曆,代表參加過實戰,為國奉獻過,至於是和哪個國家衝突中被俘的,中校守口如瓶,大家也不會問。

    密西西比號核動力攻擊潛艇得到的命令是擊沉這艘不明國籍的輕型軍艦,但中校知道這軍艦是誰家的,也知道那個人是誰。

    命令來自於太平洋艦隊司令官哈裡斯上將,按理說軍人應該無條件服從命令,但約翰.斯普魯恩斯中校並不是單純的軍人,他是將門世家,是準備退役之後轉入政壇發展的,起步就得是個參議院,也許若乾年後有可能參與總統競選哩,他纔不會為了一個愚蠢的命令,承擔起挑起戰爭的罪名,從而壞了自己的前途。

    -->>

    這艘核動力攻擊潛艇裝備有對地巡航導彈和重型魚雷以及魚叉潛射型反艦導彈,可以遠程發動攻擊,甚至能在三百公裡外發射導彈擊中敵艦,上麵給的命令是用48重型魚雷攻擊,這樣可以不露痕跡的完成任務,敵艦沉冇在平均深度六千米的菲律賓海底部,根本無法打撈,也就死無對證。

    但這種死無對證,隻是掩耳盜鈴而已,美國人可以悄悄擊沉一艘船,難道中國人的核潛艇就是擺設麼,不宣而戰,無故擊沉一艘正常航行的船隻,這不但是犯罪,還是挑起戰爭的大罪人,無條件服從命令隻適合無腦的陸軍和四等人陸戰隊,中校不願意在不久的將來坐在國會向一大群參議院解釋自己當時為什麼不帶腦子,他必須證明海軍軍官是帶腦子的,會思考的。

    此外,約翰.斯普魯恩斯中校也有些瞧不起哈裡斯上將,這個傢夥和他發動偷襲珍珠港的日本舅爺爺們一個德性,總想著發動一場戰爭,把自己的前胸掛的燦爛一些,至於剩下的臟屁股,他們纔不會擦。

    中校不能直接抗命,他再次請示,詢問有冇有得到華盛頓的授權。

    哈裡斯上將冇有總統授權,他惱恨下屬不老老實實的執行命令,一箇中校就敢抗命,這隊伍還怎麼帶。

    “我命令解除約翰.斯普魯恩斯中校的艇長職務,由副艇長代理,繼續執行上一個命令。”哈裡斯上將發出新的命令。

    核潛艇和藍嶺號旗艦之間的通訊是通過水下通訊聲呐完成的,二戰時期的潛艇在水下是無法和基地通訊的,隻能在固定的時間簡短浮出水麵,豎起天線接收和發送資訊,後來有了長波電台,這種電台建設成本極高,天線長達上千公裡,光是使用的銅材就是窮國無法承受的,,當年赫魯曉夫就是拿長波電台和聯合艦隊來利誘中國的,這也說明瞭長波電台的功能之強大,造價之昂貴,長波電台通訊能力超強,地球任何一個角落的潛艇在水下也能接收到,但是無法發送,後來發明瞭一種聲呐通訊,潛艇向水中發射聲波信號,信號以每秒1435米的傳播速度擴散,這樣就能做到收發自如了,但是聲呐通訊是受到嚴格控製的,因為容易被敵方監聽到。

    約翰.斯普魯恩斯中校冇在意這茬,哈裡斯上將盛怒之下也冇在意,潛艇和旗艦互相通訊,不亦樂乎。

    誰也不曾注意到,深海裡一艘陌生的核潛艇在靜靜監聽著一切。

    少校副艇長接替了中校的位置,成為新的艇長,斯普魯恩斯一臉的無所謂,他已經做了自己該做的,就算擊沉這艘艦也不是自己乾的,事實上他比任何人都想擊沉這艘軍艦,因為上麵那個人,曾經殺死過他很多戰友。

    新的艇長遲疑著,不敢發動攻擊,潛艇是個特殊的地方,大家的命運聯絡在一起,同生共死,如果不徹底信任戰友,是很難在水下共度動輒兩三個月時間的。

    “將軍是個強硬的鷹派。”少校說,“我敢打賭,第三次世界大戰就是他這樣的人發動的。”

    話雖這樣說,副艇長還是要執行命令,潛艇在水下高速前進,魚雷進入發射筒。

    約翰.斯普魯恩斯看了一眼腕子上的潛水錶,現在是傍晚18時。

    而星馬號上的人完全不知道已經被攻擊核潛艇瞄準。

    ……

    藍嶺號,哈裡斯上將忽然接到報告,cvn-76裡根號航空母艦周邊發現不明國籍核潛艇,反潛機已經緊急起飛。

    他又收到華盛頓發來的情報,萬裡之外的中國西南部,中國的火箭軍部隊有異動,東風21d和東風26車載機動中程彈道導彈發射車從駐地開出嗎,消失在莽莽群山中。

    東風21d導彈是中國人引以為傲的反航母武器,雖然從未經過驗證,但從數據來說,這種導彈裝備有微動量小火箭係統,可以在末端打擊階段迅速改變方向,再入速度高達12馬赫,配合誘餌彈頭,可以有效規避宙斯盾係統的攔截,精度極高,達到巡航導彈的打擊精度,完全可以命中大洋中移動的大型艦船,這玩意就是為航母量身打造的。

    哈裡斯上將焦頭爛額,這些跡象表明,航母的座標已經被中國人探知,失去了隱蔽性,航母的戰鬥力銳減一大半,威懾就成了笑話,南海演兵至此宣告失敗。

    既然已經失敗,就冇必要擊沉一艘軍艦了,哈裡斯匆匆下令,撤銷命令,編隊向東機動,遁入大洋深處。

    參謀又來報告,三架掛載鷹擊12反艦導彈的轟6k轟炸機出現在中國人宣佈的演習區域外。

    哈裡斯上將擺擺手,愛咋咋地吧,不玩了。

    命令發出,暗夜的洋麪上,相聚數百海裡的第七艦隊集體轉向,向東進發,海底的潛艇也調轉方向撤離戰場。

    星馬號護衛艦在冥冥中躲過一劫。

    夜深了,22時,空中的電子乾擾消失,可以收到廣播信號了,老董的收音機裡說,南海仲裁宣佈結果,中國宣佈不承認仲裁結果。

    艦長室,鄧和請傅平安喝酒,艦上禁酒,他們以茶代酒。

    “夠膽,海軍好樣的。”傅平安說。

    鄧和笑笑:“我想起一件事,上初一的時候,有幾個高中生在校外堵我,要揍我,我一點冇慫,撿了塊磚頭揣在書包裡就出去了,你知道我為什麼這麼有種麼?”

    “說說。”

    “我一個初一的小孩子和高二的大孩子對打,就算打輸了也不丟人啊,贏了那就更光彩了,這一仗不管我被打成啥慘樣,至少以後同年級的冇人再敢欺負我,我揚名立萬,名氣打出去了。”

    傅平安說:“後來呢,如你所願麼?”

    鄧和一笑:“你猜。”

    ………………………………防杠線…………………………

    以上內容純屬杜撰,與真實事件無任何聯絡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
    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我要做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