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三百二十章 回到十八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三百二十章 回到十八歲字體大小: A+
     

    剛打完電話,羅瑾的手機又響了,是羅漢打來的,兄妹倆不常見面,但每天都會在微信上聊幾句,打電話一般是遇到重要的事情了。

    「什麼事,羅中校?」羅瑾問道。

    「沒事就不能找你了,羅少校。」羅漢先打了個哈哈,「你剛發的微博我看到了,你不覺得那個保安長得很像一個人么?」

    羅瑾心裡咯噔一下:「傅平安,不可能是他吧,他不是上了大學么,怎麼可能淪落成保安。」

    羅漢說:「萬事皆有可能,今年三月,傅平安出車禍重傷住院,部隊出了專家組給他看病,腿骨折不說,腦子也出了大問題,你知道他本來就有嚴重的PTSD……」

    「我知道。」羅瑾嗓子乾澀,心跳加劇。

    「專家組的結論是他患了一種比較罕見的腦部疾病,受不了刺激,可這時候偏偏有人刺激他,因為一個帖子,警察上門抓人,結果他把警察打了,跳車跑了,一直失蹤到現在,地方上在找他,部隊也在找他,一直都沒下落,直到我看到你轉的這個帖子,等等,這帖子怎麼不見了,操!」

    「別說那些沒用的,我應該怎麼做!」羅瑾急躁起來,她記得傅平安發病時的瘋狂,十萬火急,怎麼羅漢還跟說評書一樣給自己叨逼叨。

    「動用你的資源,找到這個人,確認身份,如果真的是,千萬別刺激他,等他家裡來接人,明白么?」羅漢說。

    「是!堅決完成任務。」羅瑾正要掛電話,忽然羅漢又來了一句:「等等……你最好別出現,道理你懂的。」

    「明白。」羅瑾一陣心酸,她當然懂的,自己就是那個最大的刺激源。

    尋找傅平安是大事,但並沒有到迫在眉睫的程度,她剛約了張維娜不能再爽約,只好先去赴約,打車過去的途中,她忽然靈光一閃,張維娜口中那個神奇的小保安,不會就是傅平安吧,對!很有這種可能性。

    羅瑾拿出手機想從微博上導出照片發給張維娜鑒別一下,可是那帖子內容卻不見了,顯示是被原作者刪除,但是誰都知道,這種事情一定是形象遭到傷害又有錢有勢的一方向微博施壓造成的結果。

    現在來不及管這些,羅瑾匆匆赴約,約飯地點是一處商場中位於四樓的飯店,她乘電梯上樓,走進飯店,遠遠看見張維娜和一個穿保安服的男子坐在位子上,那人不就是傅平安么,羅瑾如遭雷擊,扭頭就走,她不敢穿這身軍裝見傅平安,可是不見也不行,這身自己的責任。

    羅瑾是個非常重視時間觀念的人,約好的時間不會早到更不會遲到,但她此刻卻給張維娜發了條信息,說自己要晚到十分鐘,她趁著這段時間飛速來到一樓的優衣庫,買了一套衣服換上,把軍裝放在袋子里提著,這才上樓赴約。

    距離越來越近,羅瑾的心跳也在加速,她被羅漢那句話給嚇到了,生怕刺激到傅平安,忐忑無比的走到近前,張維娜沖她招手:「羅瑾,這邊。」再看傅平安的反應,似乎沒什麼異樣,這才小心翼翼的坐下。

    「我給你們介紹一下。」張維娜說,「女士優先,這位……」

    「我自己來。」羅瑾打斷她,「我姓羅,羅瑾,身高一米七二,體重五十五公斤,1986年8月出生……」

    張維娜笑道:「羅瑾,這不是介紹對象,你說這些幹嘛。」

    傅平安也笑了:「我叫李小明,身高一米七八,體重……最近沒稱,我是90后,咦,你是軍官啊,還是少校。」

    紙袋裡的軍裝被他看到了,還認出了軍銜,羅瑾暗叫糟糕,不過看傅平安似乎沒什麼強烈反應。

    「對啊,我在駐港部隊工作,你對部隊挺熟悉啊。」

    「不熟悉,我就是個保安。」

    張維娜說:「你倆慢聊,我點菜,餓死了都要。」

    酒菜齊備,三認邊吃邊聊,羅瑾始終留意著傅平安的神態舉止,他看起來和常人一般無二,看來只是單純的記憶缺失,至於李小明這個名字,一聽就是化名,現在要做的是穩住他,然後通知組織上來接人。

    席間,張維娜要去洗手間,羅瑾噌地站起來:「我陪你去。」

    去往洗手間的路上,張維娜說:「羅瑾你今天怎麼了,很不在狀態。」

    羅瑾說:「娜姐,他就是傅平安。」

    張維娜站住了:「傅平安,潘興的戰友?」

    「對,他就是傅平安,戰役之後,他受了重傷,不光是身上,還有這兒。」羅瑾嚴肅的指了指自己的腦袋瓜,「他現在是病髮狀態,不認識我,但奇怪的是他竟然認識你。」

    張維娜不解:「他沒見過我啊,怎麼可能認識我?」

    羅瑾說:「很簡單,他和潘興在島上共度了一年多,五個大老爺們日日夜夜在一起,肯定是無話不談,潘興早把你的照片,把你的一切都告訴他的兄弟了,而且我相信他們在最危急的關頭,一定互相承諾過,誰活下來就要照顧戰友的家人,所以他雖然沒見過你,但你在他心裡早就紮根了,對他來說,自己是誰可以忘,但戰友的遺孀是絕不可以忘卻的。」

    張維娜無語凝噎,眼淚撲簌簌的掉落,潘興犧牲五年了,傷痛雖然隨著時光流逝消退很多,但每個難眠的雨夜依然會想起他,他不在了,但他的影子永遠都在,如今戰友帶著潘興的囑託出現

    羅瑾陪著張維娜一起落淚,她被他們之間的愛情和戰友情深深感動。

    兩人過了很久才回來,眼睛都是紅紅的,傅平安不解但沒問,女孩子的秘密多得是,不能隨便亂問。

    飯後,羅瑾要回基地,傅平安和張維娜回園區,這個時間段很難打車,張維娜說小羅我開車送你吧,於是三人先下B2停車場取車。

    ……

    今天解小明很生氣,上午被一個保安攔了車,中午被相親對象婉拒,晚上直接被相親對象打臉,人家撂下話摔門就走,不給面子到了極點,搞得介紹人很尷尬,小姨媽很生氣。

    楊啟航生氣並不是針對女方的不禮貌行為,她是明白人,事出有因,自家這個外甥並不是省油的燈,相親泡湯,政委推說有事先走,包房就成了楊啟航審問外甥的法庭,解小明有一點很聰明,犯了錯願打認挨,這並不是他為人坦蕩,而是從小就明白,承認錯誤挨打比較輕,死犟到底,屁股打爛。

    解小明承認,早上王鵬開車濺了路人一身水,有好事者拍下視頻發上網,他沒敢說好事者就是谷清華,只說這事兒怕是已經在網路上傳開了,小姨您也知道,現在網民戾氣太大,仇富心理嚴重,王鵬惡作劇是不對,可我們也道歉了,還賠了好幾千塊錢呢。

    聽外甥這麼一說,楊啟航氣消了一半,叮囑外甥以後別和王鵬來往,今天晚飯就算了,你自己吃,我先回去了。

    「小姨您慢走。」解小明把楊啟航送上車,立刻給王鵬打電話,讓他帶兩個妞來請自己吃飯,吃完去唱歌,今天不醉不歸。

    「明少這是要抱得美人歸了,恭喜,大喜!」王鵬在電話里說。

    「毛,臭娘們一點面子都不給,看我一眼就摔門走了。」解小明說,「給我帶個漂亮點的妞,要一米七以上的。」

    隨後解小明又給他爸爸解東明的秘書打電話:「叔,我又紅了,幫我搞定唄……我也不知道哪個帖子,反正你搜索帕拉梅拉,保安這兩個關鍵詞就行了。」

    半小時后,王鵬開著帕拉梅拉帶著倆網紅來了,果然都是一米七以上的妖艷賤貨,這頓飯他們吃的是最貴的日料自助,解小明喝了八壺清酒,不盡興,還要去夜總會繼續喝,王鵬自然是捨命陪君子,四人下地庫取車,電梯下到四樓的時候,進來三個人,然後氣氛就變得尷尬而詭異起來。

    解小明認出這三人其中兩人是上午那個多管閑事的保安,還有摔門而去的相親對象羅瑾,傅平安也認出了解小明和王鵬,羅瑾自然也認出來了,深圳這麼大,竟然能遇上雙料的冤家對頭,不得不說這是緣分。

    「這麼巧。」解小明笑眯眯說道,他從來都是見人下菜碟,羅瑾是現役軍人,又是上將的養女,他不敢造次,再說他還沒死心,豈能損壞自己的形象。

    王鵬作為解小明的死黨小弟,簡直是他肚裡的蛔蟲,不用老大發話,他就很自然的將兩個網紅都摟住,顯得好像是他一拖二。

    羅瑾理都不理他,和這種人說一個字都嫌多。

    「你倆認識啊?」解小明又說,「我明白了,這個保安大哥是你老戰友,上午的事情,不好意思了,是我不對,要不這樣,一起,夜總會走起,我自罰三杯道歉,大家交個朋友。」

    沒人理他,解小明也識趣,到了B2層,還很有禮貌的說聲再見,看他們走遠,嘴臉才變得猙獰起來。

    「明少,那就是你說的軍花?」王鵬也是個有眼力的,在電梯里看到了羅瑾提著的軍裝。

    解小明咬牙切齒,從小到大,他想要的玩具一定會得到,越挫敗越能激發他的鬥志。

    ……

    今晚,羅瑾沒回基地,而是借住在張維娜家裡,她給羅漢通了電話,報告找到傅平安,已經鎖定位置。

    「哥,你別忙著通知他家裡好么,我想趁這段時間解開他的心結。」羅瑾說。

    「這樣不好吧。」羅漢說,「他家裡肯定急死了,再說了,我既然能在網上看到,別人也能。」

    「那就這樣吧,不說了我要睡覺了。」羅瑾掛了電話。

    那頭羅漢收了手機,罵了一句小丫頭片子,回過頭來,是潔白的病房,羅克功上將躺在病床上,面龐瘦削。

    「你沒告訴你妹妹吧。」羅克功說。

    「沒,是別的事。」羅漢不願意多說什麼,分了羅克功養病的精力。

    「我放心不下的事情有很多,放心不下的人就一個,你妹妹今年二十九了吧。」

    「虛歲三十了。」

    「也到了晚婚晚育的年齡了,如果看到合適的,你就幫她介紹一個。」

    「我認識的那幫人都弔兒郎當的,我才不敢介紹給她。」

    話雖這樣說,羅漢還是認真盤點了一下他認識的青年才俊們,確實沒一個合適的。

    ……

    谷清華在朋友圈回復了朋友的提問:「他是我心底的一束光。」這則回復被很多共同的朋友看到,大家更有熱情尋人了,到了晚上十一點多,終於有了消息,一個搞網路遊戲的人說,那個保安好像是他們園區的。

    次日一早,傅平安來到園區辦公室辦了交接手續,他轉崗成為園區的管理層,但只是掛個副總的頭銜,日常工作是服務李可的家庭,這是減免張維娜房租的代價。

    園區一干人等對傅平安點頭哈腰,他們從沒見過一個人躥升的如此迅猛,不到一個月就從最低級的保安晉陞為副總,五險一金,月薪十萬,大家心中沒有羨慕嫉妒恨是不現實的,但更多的是興奮,在別的公司只能按部就班,但是在這裡卻隨時有鯉魚躍龍門的機會,只要能巴結對人,伺候的李可舒坦,月薪十萬不是夢。

    傅平安剛辦完手續,對講機響了:「老大,門口有人找,是個大美女。」

    是柴可的聲音,這傢伙一貫大驚小怪,傅平安下樓,向門崗走去,遠遠就看到一個苗條纖細的身影,白襯衣牛仔褲,白色球鞋上帶三葉草,很瘦,最多一米六八,不是羅瑾。

    那女孩聽到腳步聲,驀然回首,傅平安呆住了,腦海中一幕幕閃電般劃過,當你獨自穿過暴風雨,你就不再是原來的你,三葉草女孩,谷清華,她怎麼出現在這裡。

    「嗨,傅平安。」三葉草向他伸出手,「我是谷清華,五號樓的同學,很久不見。」

    「你好。」傅平安忽然變得拘謹扭捏起來。

    「你在這上班?」谷清華看著傅平安一身的保安服。

    「對,不過我剛調職,不當保安了,轉管理崗。」傅平安向來低調,但是在谷清華面前卻不由自主的想替自己吹噓一下。

    「那恭喜你了,接下來會很忙吧。」谷清華笑的很燦爛,她是發自肺腑替傅平安高興。

    「也沒有很忙,其實很閑,時間更多,也更自由了。」傅平安說。

    「這樣啊,那不如我們出去走走。」谷清華提議道。

    「好的,你稍等我一下,我換身衣服。」傅平安跑進了崗亭里,谷清華在清晰的聽到裡面的對話。

    「快,把你的衣服鞋子貢獻出來。」傅平安說。

    「不是吧老大,我剛洗好你又要穿。」柴可故作委屈道,「老大,妞正點啊,老大你不是叫李小明么?」

    「別廢話,身上有錢么,都給我。」

    「就三百了全給你,祝老大馬到成功,嘻嘻。」

    谷清華聽的樂不可支,傅平安太可愛了,除了保安制服竟然沒別的便裝,約個會還要找人借衣服鞋子,不過樂完了她又覺得眼睛里有熱流涌動。

    傅平安穿好衣服出來了,依然是白T恤牛仔褲運動鞋,瞬間從英俊保安變成了帥氣大學生。

    「陽光太刺眼,帽子給你戴。」谷清華從包里拿出一頂NY的棒球帽,戴在傅平安頭上。

    一輛小紅車從大門開進來,張維娜和羅瑾正好看到了這一幕,但傅平安卻沒注意到她們,他興奮道:「咱們走。」

    兩人就這樣走了,走了,張維娜把車停穩,跑過來問柴可:「那女的誰啊?」

    「老大的馬子。」柴可說。

    「不可能。」張維娜跑了回去,羅瑾正拿著手機翻看著什麼。

    「怎麼?」

    「我知道她是誰了,她叫谷清華,在哈佛讀博士,微博就是她發的。」羅瑾翻出了谷清華的微博ID,裡面有不少照片,這女生的顏值和氣質絕不在羅瑾之下,而且比她年輕的多,至於學歷就更別說了。

    羅瑾硬生生忽然就氣哭了,毫無預兆的哭了,這下張維娜可慌了:「小羅小羅,你哭什麼,別哭了,咱穿著軍裝呢。」

    手機響了,是羅漢打來的,羅瑾惡狠狠接了:「什麼事!」緊跟著抽泣了兩聲。

    「你凶什麼,不對,你哭什麼,誰惹我妹妹了,告訴哥,馬上飛過去修理他,你倒是說啊。」

    羅瑾哭的嗚嗚的,她沒法說原因,她說不出口。

    ……

    街頭車水馬龍,陽光明媚。

    「你帶我遊覽一下深圳吧。」谷清華忽而蹦蹦跳跳,忽而倒退著走路,宛若青春少女。

    「其實我對深圳也不熟,當保安不到一個月,沒去過幾個地方。」傅平安說,他看著谷清華,內心小鹿亂撞,世間最美好最浪漫的事情竟然發生在自己身上,他當然記得六號樓的女生,冬夜裡的燈語和那封信,他還記得女生是那年的高考狀元,上了北大,後來又上了哈佛,就像是星空中最閃耀的那顆星,一直指引著自己前行的方向。

    夢中的女神竟然從天而降,還邀請自己去逛街,到現在傅平安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時不時悄悄掐自己一下,很疼,這不是做夢。

    這一刻,傅平安彷彿回到了十八歲那年,他本應度過的2008年的暑假,就該是趁著考上大學的喜悅,和喜歡的女孩奔跑在陽光下,鮮花爛漫,鴿子在飛。

    …………

    本來想著一百多張就夠了,沒想到整大發了,一千多張,等於月票第二名到第九十九名總和的N倍了。

    熬夜寫了一章發上,天明你們睜眼就能看到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
    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