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三百一十九章 鄰家少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三百一十九章 鄰家少年字體大小: A+
     

    綠燈亮了,傅平安寸步不讓,堅持讓車上的人道歉,解小明煩躁起來,狂按喇叭,王鵬更是暴怒,拎出一根棒球棍下車。

    「那個小保安要倒霉了。」後面的計程車司機說。

    谷清華擔心傅平安受傷,開門下車,拿出手機拍攝,她隨身帶著兩部手機,一部美國號碼的手機用於拍攝,用另一部國內號碼的手機打了報警電話。

    「起開,不然我敲死你!」王鵬指著傅平安怒喝,見他還不讓,上前掄起了棍子虛張聲勢,忽然手中一空,棒球棍已經易手,傅平安將搶到手的棒球棍丟的遠遠的,一個擒拿手反剪王鵬的胳膊,將他按在引擎蓋上。

    解小明也下了車,事情變得有意思起來,一個小保安就敢打王鵬,這得虧是在深圳,如果在王鵬的老家,小保安活不過今晚。

    「放開他!」解小明喝道,他雖然練過一段時間的搏擊術,也是健身房的常客,但不會自降身段和這種底層人交手,瓷器哪能和瓦罐碰呢,有的是辦法弄他。

    這種時候,被淋了一身水的清潔工大嬸走過來勸架:「算了算了。」

    傅平安說:「我再說一遍,道歉!」

    「道你媽逼。」王鵬罵道。

    傅平安手上使勁,王鵬疼的嗷嗷叫:「對不起我錯了你丫趕緊撒手!」

    傅平安並不撒手,指著解小明:「你!」

    謝小明獰笑:「我偏不道歉,看你能怎麼著。」

    深圳交警來的很快,一輛警用摩托來到現場,交警敬禮,問是誰報的警。

    「我報的警!」谷清華在後面喊道,「他們開車濺大嬸一身水還不道歉。」

    交警要求謝小明出示駕駛證行駛證,讓傅平安放開王鵬。

    傅平安鬆了手,但解小明卻拿不出駕駛證。

    「把車開到路邊接受處理。」交警命令道。

    解小明乖乖執行,他是聰明人,不會當眾對抗公權機器,他使了個眼色,王鵬已經開始給交警系統的熟人打電話。

    「警官,我要求駕駛者對清潔工大嬸道歉。」傅平安說。

    交警看看清潔工,再看看謝小明:「你道歉!」

    謝小明從錢包里摸出一疊鈔票撒了一地:「夠了吧。」

    對這種囂張跋扈的富二代,連交警也沒辦法,謝小明出示了身份證,號碼在系統里顯示他確實有駕照,僅僅是沒帶而已,只能批評教育一頓了事。

    後面堵了一串車,計程車只能先走,谷清華甚至沒來得及和傅平安打個招呼,車駛過的時候,傅平安正在安慰大嬸,而解小明則惡狠狠的盯著這個多管閑事的報警人。

    帕拉梅拉也開走了,車流恢復正常,大嬸撿起來地上的錢,數一數足有三千多,她要分一半給傅平安,被婉言謝絕。

    傅平安幹了個好事,神清氣爽,忽然想到剛才報警的那位小姐姐,好像在哪裡見過似的。

    谷清華坐在車裡,將剛才拍攝的視頻剪輯成九宮格照片發在了微博上,幾分鐘后,軍牌麵包車裡的羅瑾就聽到戰友驚呼:「快看,剛才發生的事情,就在我們經過的路上,我轉發給你們看。」

    羅瑾拿出手機,看到戰友轉發的微博,事發地點就在他們身後,一個路見不平的保安攔住豪車為清潔工討說法,在這個物慾橫流的城市,這種看似很愣頭青的行為給認一種莫名的悲壯和感動。

    「到底是當兵的人,眼裡不揉沙子。」戰友贊道。

    羅瑾卻覺得這個保安有些眼熟,尤其是他穿制服的樣子,讓她想起那個拘謹的,怕黑的大男孩。

    「小羅,想什麼呢?」身旁的戰友問道。

    「我想起了一個戰友,長得和這個保安很像,不過肯定不是他。」羅瑾說。

    ……

    招商華僑城別墅,谷清華先到,楊啟航在門口迎接她,接過禮物,和晚輩親切握手,進屋寒暄。

    幾分鐘后,那輛帕拉梅拉也來了,解小明帶著王鵬登門,保姆去開門,人沒到,聲音先到:「我那全世界最年輕最美麗全深圳魅力第一強的小姨在哪裡?」

    楊啟航笑道:「我那個淘氣包外甥來了,打小就愛貧嘴,但是人單純,善良,二十八了,還是個大孩子。」

    谷清華笑笑。

    解小明和王鵬走進客廳,谷清華起身迎客,六目相對,這下尷尬了。

    楊啟航目光如炬,雖然他們都沒說話,但眼神暴露出互相認識的信息。

    「你們認識?」楊啟航問。

    「不認識。」三個人同時搖頭否認,解小明比較聰明,知道這騙不過小姨,又加了一句:「來的路上驚鴻一瞥,已然深深印在心間。」

    楊啟航笑罵:「又貧嘴,第一次見面就這樣,以後還不花言巧語。」

    谷清華也是聰明人,意識到這是長輩們合夥安排的一次相親活動,即便沒有剛才的事情,她對相親也是比較反感的,她現在就想告辭離去,但為了楊阿姨的面子,她不得不虛以為蛇,應付一下。

    「介紹你們認識一下。」楊啟航說,「谷清華,我老同事的女兒,非常優秀,目前在哈佛念博士是不是?」

    谷清華點點頭:「我研究方向是人類學。」

    楊啟航說:「你是哈佛的,小明是斯坦福的,你們一定很有話題。」

    謝小明說:「這是我哥們,王鵬,山西老王的大公子。」

    王鵬點頭哈腰,楊啟航只是禮貌的點點頭,她很不喜歡外甥和煤老闆不學無術的兒子混在一起。

    「最近國外有什麼新聞?給阿姨講講。」楊啟航起了個話頭,讓兩個孩子找到共同話題,氣氛融洽起來,她就借故離開,把場地留給了孩子們。

    谷清華是江東省2008年的高考狀元,實打實的成績考進北大的,上哈佛也全屏自己的真本事,幾句話聊下來,她就摸清了謝小明的底細,這傢伙確實在斯坦福待過,但並不是靠自己,而且家長花了大幾百萬美元作為皮划艇特長生操作進去的,不知道通過什麼手段,好歹糊弄畢業了,但知識結構和談吐一塌糊塗,就是個典型的紈絝子弟。

    至於王鵬,就是解小明的跟屁蟲,完全不值一提的富二代。

    王鵬感覺這樣聊不得勁,什麼文藝哲學之類的,沒意思,顯不出自己和明少的威風來,他使出和明少一起泡小網紅的技巧來,強行捧哏,把話題轉到他和謝小明擅長的領域,泡妞睡網紅這些不合適聊,那就聊紅酒,聊跑車,聊名表,光是腕子上的彩虹迪通拿就夠他說上一個鐘頭的。

    谷清華感覺時間變得粘稠漫長,和這兩個人的對話耗盡了她今年全部的耐心,想到還要共進午餐就渾身難受,等楊啟航從廚房出來,她就提出告辭,說還有事情,不能和大家共進午餐了。

    約好的飯局卻要提前退場,傻子都知道這是託詞,但誰也不會點破,楊啟航關切詢問要不要派車送一下,谷清華說謝謝不用,我叫的車已經過來了。

    「那下次再來阿姨這裡玩,小明,你送送清華。」楊啟航說。

    謝小明懶洋洋答應一聲,將谷清華送了出去,立刻就回來了,看樣子在外面也沒什麼交流,這門親事算是黃了。

    「你是不是說了什麼過分的話?」楊啟航問外甥。

    「沒有,就是單純的聊不到一起去,小姨,她可是哈佛的博士,做學問都做傻了的,我可不敢招惹她。」謝小明瞪大眼睛,表情誇張。

    「是是是,明少啥過分的也沒說。」王鵬幫腔道。

    「那你喜歡什麼樣子的?」楊啟航耐心問道,她也是病急亂投醫,沒想到外甥的個人喜好。

    「我就喜歡小姨這樣的,可惜我是你的外甥。」謝小明又耍起了嘴皮子,把小姨哄得無比開心。

    「你們坐,中午陪小姨一起吃飯,我再去廚房看看。」楊啟航推說去廚房,其實是去打電話,她手上不能存活兒,有事就必須立刻解決,或許外甥真的喜歡女強人類型的,那就給他介紹一個。

    小姨走了,王鵬小聲說:「明少,我有句話不知道說了你會不會生氣。」

    解小明說:「你他媽有病,知道我會生氣還要說,說,我看看你能讓我生多大氣。」

    王鵬說:「其實吧,我挺喜歡女博士的,我爸也肯定喜歡,我爺爺是個農民,沒上過學,我爸小學畢業,我雖然混了個大學,但實際水平你也知道,初中的數學題我都不會,我爺爺我爸一心想給我找個高學歷的媳婦改良我們家的品種,北大清華的也不是找不著,可是既然有滿漢全席的,還吃啥沙縣啊。」

    解小明說:「你可想清楚了,這樣的妞兒娶回家,床上那就是一條死魚,還是死鹹魚。」

    王鵬嗤之以鼻:「鹹魚就鹹魚,不就是生孩子的工具么,給我生齣兒子就行,鹹魚又不耽誤我在外面玩。」

    解小明說:「那行,讓給你,誰讓你是我兄弟呢。」

    「謝謝明少,你是我親大哥。」

    午飯時間到,楊啟航笑眯眯道:「小明,姨又給你聯繫到一個女孩,稍微比你大兩歲,但各方面都符合你的條件,駐港部隊的女少校,才貌俱全。」

    解小明眼睛一亮:「謝謝小姨,我不嫌年齡大,二十九三十歲就是少校,那她的家庭很不一般啊。」

    楊啟航說:「是個人能力不一般,當然家庭也很不一般,她是二伯羅克功養大的,不過晉陞沒靠關係,這一點介紹人說的很清楚,孩子確實優秀,國防科技大畢業,在基層部隊鍛煉過,榮立過個人二等功,這個含金量可高了,對了,小姨有她的照片你看看。」

    解小明看照片,忙不迭說:「這個正點,我願意見面。」

    王鵬傻乎乎問:「羅克功是誰?」

    解小明說:「上將。」

    王鵬吐了吐舌頭。

    一頓午飯,解小明巧舌如簧,把楊啟航哄得心花怒放,結束之後楊啟航去公司上班,王鵬開車送解小明回去。

    路上,王鵬問道:「明少,你真打算和那個女少校結婚?」

    解小明說:「本來呢,我是打算玩玩的,長這麼大還沒玩過軍花呢,不過聽說她二伯是羅克功,這就有意思了,上將啊,比我爸的官都大,那以後咱們家的勢力範圍就擴展到部隊了,那還不給我也弄一個上校大校什麼的。」

    王鵬說:「就憑明少的本事,那必須少將起步,不然白瞎你這個將才了。」

    ……

    坐在回去的計程車上,谷清華腦海中的傲氣雄鷹揮之不去,她忽然迫不及待的想見那個少年,一秒鐘都不能多等,她讓司機在事件發生地巡迴,希望能找到那位清潔工大嬸,或許她的心愿被上蒼知曉,前方路上不就是那位大嬸么。

    谷清華趕緊叫停,下車向大嬸打聽那個好心的保安的下落,大嬸茫然無知,說我不認識那個人啊,向南一指;「他往那邊去了。」

    茫茫人海,上哪去找啊,谷清華謝了大嬸,上了車,心事重重,她不想放棄,打電話給在深圳工作的大學同學,北大的本科同學畢業三年後已經是各方面的年輕翹楚,他們給谷清華支招,找警方查沿途攝像頭,或者在網上懸賞找人,肯定能找到。

    查道路監控太慢,而且不夠浪漫,谷清華調出傅平安的照片來,微微美白了一下,湊成九宮格發了個朋友圈,她請求萬能的朋友圈找到這個在深圳工作的保安,名字是傅平安,年齡二十五歲,籍貫江東淮門。

    很快有人在下面留言問她,這個保安是你什麼人?

    谷清華彷徨,他是我什麼人呢,無數回憶湧上心頭,就像拼圖一樣拼出一個人的輪廓,從最初的對面樓上的燈光暗語,到雪夜裡騎三輪車上坡的少年,火車站裡的紅帽子,大棚下一呼百應的紋身男,再到擋在豪車前的保安,輪廓漸漸清晰,卻永遠是少年的模樣。

    2007年,谷清華隨調職的父親來到淮門,轉入一中就讀,這是她人生第六次轉學,因為父親的工作原因,從小學開始,谷清華就在不同的城市和學校間流動,剛適應了環境和新同學就要轉走,這給谷清華心理上帶來潛在的傷害,高三那年,她患上了抑鬱症,但這種病很難察覺,父親工作忙,母親不在意,經常把谷清華一個人丟在租來的學區房裡,除了送飯幾乎不上門,美其名曰不打擾孩子學習,孤獨的少女就像是深井裡的囚犯,只能看到頭頂的一片天,傅平安也許永遠不會知道,漫長黑夜裡的燈語給對方帶去多少心理上的撫慰。

    十七八歲正值浪漫純真的年紀,谷清華也曾幻想過和對面樓的鄰家少年考上同一所大學,也許會有更多美麗的故事發生,高考後她確實打聽過,但是結局出人意料,鄰家少年陰差陽錯與大學失之交臂,所以才有了那封信,當你獨自穿過暴風雨,你就不再是原來的你。

    再遇到時,少年已經成了火車站的紅帽子搬運工,但他不忘初心,依然刻苦讀書,自學考試的難度不亞於高考,谷清華永遠忘不了晨跑邂逅時傅平安的眼神,一個努力自考的搬運工人看著哈佛學子的眼神,嚮往,熱忱,充滿希冀,還有帶著些許的自卑,讓人心碎,讓人疼惜,當時谷清華給他留了郵箱,但從未收到過來信。

    谷清華並不是書獃子,大學時期她就經常參與社會實踐,深知民間疾苦,上升通道之狹窄,身為淮門火車站的一名搬運工,想改變命運何其艱難,但歲月並沒有消磨傅平安的鬥志,七年之間,雖然見過沒幾次,但每次都會讓自己深深感動。無數個輾轉難眠的夜晚,在自己彷徨無助退縮時,都會默默想起這個人,然後變得堅強有力起來。

    想到這裡,谷清華忽然明白了,自己是傅平安的星辰大海,而傅平安何嘗不是自己的精神後花園。

    ……

    羅瑾終於搞完了任務,同行的政委接了個電話,說小羅你晚飯沒安排吧,回頭跟我走。

    「政委,我約了人。」羅瑾說。

    「男的女的?」

    「女的,閨蜜。」

    「往後推,先跟我走,這是任務。」

    聰明如羅瑾,難道猜不出熱心的政委在規劃什麼,這幫叔叔們整天忙著給自己介紹對象,這回不知道又是誰家的公子。

    「政委,我還穿著軍裝呢。」羅瑾說,「不太方便吧。」

    「沒事,咱們不去大飯店,去不對外營業的會所,也不大吃大喝,就是見個朋友,招商局的楊副總,她外甥是斯坦福畢業的……」

    羅瑾心不在蔫,玩著手機,給張維娜發微信,把晚飯改成了宵夜,又看了看那條保安怒攔豪車的微博帖子,越看越覺得像傅平安,手一抖,轉發成功。

    ……

    一小時前,北泰商務大廈園區,張維娜歡天喜地,上午園區物業打電話說,下半年房租和物業費停車費全免,簡直就像是從自己心口上搬走一座大山,頓時壓力驟減,而且明年房租減半,又少了一大筆開銷,人逢喜事精神爽,張維娜精神煥發,年輕了起碼五歲。

    她下樓開車,經過門崗,探頭喊道:「李隊長~」

    傅平安出來:「張總好,今天這麼早。」

    張維娜說:「多虧你了,幫我減租,我請你吃飯,對了,還有我的一個朋友也在,介紹你倆認識。」

    傅平安說:「我衣服還沒換呢,就不去了吧。」

    張維娜下車,將傅平安拉到車裡,給他繫上安全帶:「去,必須得去,我姐們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就想見見你這位奇人。」

    傅平安只好跟她走了,半路上就收到信息,說是晚飯改成了宵夜。

    「那咱們先吃,等她宵夜。」張維娜說,「沒辦法,軍人不像咱們老百姓這麼自由,這肯定是有臨時任務。」

    ……

    羅瑾跟著政委來到一處會所,走進房間,圓桌旁已經坐了兩個人,年長的女子威嚴十足,應該就是楊副總,身旁的男孩眉眼清秀,髮型很酷,穿范思哲的T恤和破洞牛仔褲,舉手投足頗有禮貌。

    但是,羅瑾一眼就認出這位就是早上開帕拉梅拉的主兒,雖然換了衣服,也換了人畜無害的神情,但骨子裡的那股跋扈勁兒是掩飾不住的。

    「你開帕拉梅拉?」羅瑾問道。

    解小明一愣,他平時並不開帕拉梅拉,只是今天借王鵬的車開一下而已,所以對方一問他就明白壞事了,正想籌措語言詭辯呢,羅瑾冷哼一聲:「不好意思,沒興趣和你這種人打交道,再見。」

    羅瑾誰的面子也不給,什麼政委,什麼楊副總,統統讓他們滾蛋,把這種紈絝渣滓介紹給自己,這比謀財害命還歹毒,她當即摔門而去,留下政委和楊啟航面面相覷。

    出了房間,羅瑾就給張維娜打電話:「娜姐你在哪,我搞定了,還是一起吃晚飯。」

    …………

    通報一下情況,剛過去的六月份應該是我十年來字數最多的一個月,總數達到12萬9千字,等於多出三萬字,十章的樣子,以往習慣是每一章壓在三千多字左右,這是有歷史原因的暫且不展開說,現在是跟著劇情走,比如這一章就有5600字,算是一種改進吧。

    七月開始了,求月票,其實月票對我也沒啥用,就是看著舒服,所以有閑著的就扔過來吧,一高興說不定一章字數更長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
    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