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傲氣雄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傲氣雄鷹字體大小: A+
     

    雖然傅平安現在的處境不佳,當保安隊長的月薪也不過四千多,在深圳只夠勉強溫飽,但李可開出十萬的天價月薪卻讓他感到一種強烈的排斥心理,他也不知道這個底氣從何而來,就是打心眼裡覺得不爽。

    「好意心領,幹不了。」傅平安回答。

    這回輪到李可懵逼了,他想不出一個保安會拒絕十萬月薪和錦繡前程,但他很快就回過味來,笑道:「懂了,你和我一樣,是下基層體驗生活來的,我說嘛,一個淪落為保安的人是不可能掌握兩門外語的。」

    李可的思維很靈活快速,他一直覺得傅平安不像普通人,這一點在外語水平上顯示的極為明顯,古代有一句話叫窮文富武,意思是窮人家的孩子讀書,富人家的孩子才練武,這背後的邏輯關係是學文只需要較低的學費,死記硬背四書五經即可,學武卻需要聘請師父,管吃管吃薪水豐厚,一個師父可能還不夠,請的越多學的越多,這可不是窮人家能承擔的起的。

    當今時代,學習英語的成本和練武差不多,富人家的孩子才有錢聘請口音純正的外教,上私立學校,經常出國遊玩甚至居住,這種生活方式下練就的口音才地道,傅平安早年是農民工,家庭條件並不好,那麼只有一種可能,他這幾年和自己一樣,經歷了不平凡的人生,看他的談吐做派,也能驗證李可的猜想。

    「幹不了不勉強,咱們交個朋友就是,來,喝酒。」李可給傅平安滿上酒,問道:「我明天就給物業打電話,讓他們免掉張維娜下半年房租,明年房租減半,」

    「我替張總感謝你,幹了。」傅平安幹了杯中酒,握住了李可伸過來的手,兩人握手長達一分鐘,以此來代替紙面合同,朋友這個詞對於花滿倉這種人來說就是可以隨意訛詐的目標,但對於傅平安來說,就是契約,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長,李可很聰明,留住人的方式也很巧妙,施恩於別人無法拒絕的方面,兩人心照不宣,彼此對結果都很滿意。

    「陪我游個泳。」李可說,「我最喜歡躺在泳池裡喝酒。」

    兩人在泳池裡喝到很晚,聊了很多,最後李可大醉,被保姆扶進房間休息了,傅平安披上浴袍,上了天台靜靜看著夜空。

    相鄰不遠的另一棟別墅的天台上,也有一個人在仰望星空,她是招商局集團副總經理楊啟航,25年前的今天,她離開家鄉來到深圳,從蛇口工業園的文員干起,一直做到今天這個位置,歷經四家公司,八個崗位,也曾經長期駐外,為國家經濟發展立下汗馬功勞,最近有風聲傳聞自己將離開公司,奔赴更有挑戰性的工作崗位,站在深圳這塊改革開放的前沿熱土上,她憶古思今,躊躇滿志,雖然有已經深夜卻毫無睡意。

    讓楊啟航操心的還有另一件事,她姐姐的兒子解小明被父母趕到深圳,非要讓小姨媽好好管教一番,對這個從小調皮搗蛋的外甥,楊啟航最有感情,在自己最悲傷彷徨的歲月里,是三歲大的小外甥帶來情感上的撫慰,抹平傷痛,重新起航。

    解小明已經二十八歲,沒事業,沒固定的女朋友,父母管教不了他,難道自己就有這個能耐么,楊啟航最擅長的就是管理,管理不是事事親為,而是把任務合理的分配下去,她覺得想讓外甥奮發圖強,最高效的辦法就是給他上轡頭,找個能管得住他的女朋友。

    一個優秀的配偶,就像是中小學時代的優秀同桌一樣,能把差生的成績往上帶一帶,解小明本身的素質很高,他是斯坦福的高材生,在哈佛也進修過一段時間,所以能壓得住他的人,一定要更優秀才行。

    楊啟航心中有個合適的人選,這個女孩叫谷清華,北大本科,哈佛碩士,目前還在哈佛念博士,家庭條件差一些,她父親在擔任淮門副市長之前,曾經是楊啟航的同事,現在已經退休,但這樣的搭配對一樁婚姻來說更加完美。

    谷清華恰好就在深圳,楊啟航已經約了她明天來家裡做客,同時叫了外甥過來,相親這種事情要做的毫無痕迹才好,成不成的大家都不失面子。

    一場夜雨來襲,楊啟航下樓休息,這棟別墅是招商局自己的地產項目,零八年時用積蓄購進的,只有她和保姆兩人住,二十五年來,楊啟航從未考慮過結婚,別人以為她事業心重,其實是她受過男人的傷,重到生命無法承受的情傷,她愛那個男人,男人卻劈腿出軌,同時也幾個女生交往,她懷孕了找男人負責,男人一攤手說又不止你一個人懷孕,難道都讓我負責,她冒天下之大不韙生下孩子,打算一個人撫養,可孩子卻不幸夭折,從那時起,楊啟航就永遠不再相信愛情。

    想著外甥的婚姻大事,楊啟航進入夢鄉,回到青蔥歲月,那時候,天還是藍的,她的名字還是楊帆。

    ……

    次日早晨,傅平安是被開門的聲音驚醒的,他睡在別墅的客房裡,明明鎖了門,可保姆硬是拿鑰匙開了門,送了早餐和熨燙好的衣服進來,搞得傅平安很尷尬,保姆卻一臉的無所謂,看來這也是李可家裡的傳統了。

    傅平安是上班時被李可拉來喝酒的,身上的保安服都沒換,昨天游泳時把衣外衣脫了,保姆幫他洗好烘乾熨燙完畢,穿上之後精神抖擻,褲線筆直,灰色的保安襯衣也熨燙出十四道折線,再加上傅平安的挺拔身材,硬是把保安服穿出儀仗隊的味道來。

    李可還在睡覺,不到中午是不會起床的,傅平安決定先回園區,別墅距離園區有一段路,沒有司機送還真不方便,車庫門外,司機正在擦車,保鏢在旁邊和他聊著天,兩個人看到傅平安出來,只是冷漠而禮貌的打了個招呼,並沒有人打算送他回去。

    傅平安不求人,他有兩條腿,富人家裡的傭人們也分三六九等,保姆屬於下等,保鏢和助理屬於高等級,這些人看到新面孔加入,不免會生出妒忌之心,自己才不會和他們一般見識。

    他也打了聲招呼,說拜託幫我給李可說一聲,我先回去了,然後大踏步的離開,昨夜的雨很大,今天陽光燦爛,別墅區空氣清新,傅平安走著走著,忽然找到一種熟悉的感覺,他曾經在某個大院里,也穿著筆挺的制服,像這樣昂著頭挺著胸走著,耳畔似乎還響著激昂的軍歌。

    出了別墅區就可以打車了,但傅平安已經走上癮了,心想索性走回去算了,他在道路邊緣,迎著來車方向走,這是一種技巧,在比較容易出事故的省道上就要迎著車來方向走,這樣不至於會被後方失控的車輛撞到。

    一輛掛著駐港部隊牌照的麵包車迎面駛來,車上乘客之一正是羅瑾少校,她在閉目養神中聽到戰友議論路人:「你看那個人肯定是當兵出身,一個人硬是走出一支軍隊的氣勢。」

    羅瑾睜開眼睛,卻只看到那個人孤獨的的背影走在滾滾車流旁,一身保安制服,腰帶扎得很緊,步伐走的很標準,就像是營區那些年輕的士兵一樣,連走路都帶著一股銳氣。

    「嗯,他一定是退伍戰士,當過兵的人,一輩子都是兵。」羅瑾收回目光,她這次回後勤基地要待上至少一周,正好有時間見見朋友。

    ……

    解小明握著保時捷帕拉梅拉的方向盤,他已經幾個月沒開車了,上次出事之後,老爸幫他擺平一切,順帶著把他駕駛證給吊銷了,以防下一次出意外,用老媽的話說,你撞死再多的人都能搞定,把自己撞壞了,再大的權力再多的金錢都救不回來,但解小明就是忍不住要開車,他在深圳蟄伏了幾個月,早就憋不住了,今天來赴小姨媽的約,他知道其實是相親,所以把死黨王鵬連人帶車一起徵用。

    王鵬家裡是乾電解鋁的,生意在北方某省份,乾的很大,但沒啥政治上的根基,所以讓家裡小輩向解小明這種紅三代靠攏,兩人臭味相投,成了狗肉朋友,連大平層都買在同一棟樓,平時琢磨怎麼泡妞,怎麼做生意,好的穿一條褲子。

    解小明告訴王鵬,這次相親對象是哈佛的博士,自己最討厭的那種人。

    「你想想啊,普通大學的女博士都夠變態的了,何況是哈佛的女博士。」解小明說這話的時候表情很豐富。

    「不喜歡就推啊,不用給你小姨面子。」王鵬說。

    「那不行,我可以不給我爸,不給我媽面子,但必須給我小姨面子,小姨最疼我,而且小姨沒孩子啊,我就是她的孩子,等她百年之後,她的財產都是我的,對了,聽說我小姨下一步要升副部級了,公司沒位置,可能要去哪個省當副省長,我爸找人給我小姨算過,仕途上來講她就是下一個吳怡。」

    「乖乖,那是副總理啊,算是副國級吧?」王鵬咋舌。

    「沒錯,副國級,我小姨用個人幸福換來的,她的一生都奉獻了。」解小明把車開的風馳電掣,他有數,今天沒喝酒沒吸粉,出不了事,最多就是無照駕駛,那算事么。

    「待會,我一個眼神,你就上,哈佛博士讓給你了。」解小明笑道。

    「合著我就是來替你擋槍的啊,沒辦法,誰讓你是我兄弟呢。」王鵬故作苦笑,「我還沒嘗過哈佛女博士的味呢。」

    在他們這輛帕拉梅拉後面,是一輛不起眼的計程車,谷清華坐在車裡,凝視著窗外的風景,楊阿姨約她來吃午飯,這是無法回絕的邀約,所以她推了另一個約會前來赴約。

    楊阿姨年紀並不大,今年還不到五十歲,已經是國企正廳級領導,作為一名女性,這其中的堅信可想而知,谷清華崇拜這樣的女強人,但並不想成為這樣的人,比起管理,她更喜歡做學問。

    昨夜豪雨,路上大攤的積水沒來得及排空,解小明忽然看到前方几十米有個大水塘,路邊還有個穿橙色反光背心的清潔工,他嘿嘿笑起來:「王鵬,你看好了!」

    帕拉梅拉忽然加速開過去,一側車輪掀起兩米多高的水幕,將清潔工淋了個透心涼。

    兩人沒心沒肺的大笑起來。

    「精準打擊,牛逼!」王鵬說。

    「那必須的,給她沖個涼,免費的。」

    前面紅燈,解小明趕緊剎車,很不樂意的停了下來。

    「這不像明少作風啊,直接沖燈多牛逼。」王鵬調侃道,對他們來說,闖紅燈確實不算事。

    「低調,今天消停點。」解小明說。

    後面緊跟著的計程車里,谷清華將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心裡不禁哀嘆,經濟水平上去了,國民素質沒上去。

    「簡直是畜生。」計程車司機罵道,也跟著減速停車等紅燈。

    被泥水澆的一頭一臉的清潔工大嬸站在原地清理著衣服,她不敢去討說法,清潔工是社會最底層,是個人就能欺負他們。

    所有的一切,都被迎面走來的傅平安看在眼裡,他怒從心頭起,攔在了帕拉梅拉車頭前:「下車,道歉!」

    「不是,你誰啊?你以為你是交警啊?」王鵬探出頭來,不解的看著這個保安。

    解小明大腳轟著油門,帕拉梅拉發出轟鳴,要不是剛出過事,他一腳油門下去就撞死丫的。

    谷清華也看到了傅平安,她一眼就認出這是那個高考前夜和自己互發燈語鼓勵,後來不幸落榜,卻不曾放棄夢想的少年,不知道這些年他經歷過什麼,從家鄉來到了深圳,穿上了保安制服,但從他的眼神和筆直如標槍的站姿可以看出,他還是原來那個少年。

    豪車咆哮,傅平安紋絲不動,在谷清華眼中卻是另一幅場景:

    朗朗晴空之下,少年仗劍擋在惡龍面前,英姿勃發,如天空中最傲氣的雄鷹。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