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故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故人字體大小: A+
     

    傅平安在電子廠幹了整整一個月時間,在這一個月里有人來有人走,工人的流動率很高,小亮就在一周前離開了,據說去了一家工作輕鬆的公司,兩人保持著聯繫,因為那八百元手機錢還沒還。

    到了結算工資的日子,傅平安拿到了三千四百元工資,比約定的要少一千多,七扣八扣的各種零碎傅平安也不在乎,他只想儘快離開這裡。

    不親身體驗就沒有發言權,傅平安在廠子里幹了一個月,就能看到十年後的自己了,在廠里流水線上當工人,學不到任何技術,得不到任何提升,工資是拿青春換來的,不值,想更好的活下去,就得換個活法。

    傅平安揣著三千四百元,穿上進廠時的衣服,頭也不回的走出電子廠,給小亮打了個電話,約他還錢,小亮給他一個地址讓他過去。

    東莞除了遍地工廠,還有數不勝數的娛樂會所,約見地點就在一處名叫皇朝的會所附近的沙縣小吃,小亮穿著白襯衣和黑西褲,腰帶上別著對講機,他太過纖細的脖子在白襯衣寬大的領口裡晃悠著,隨著口沫橫飛的吹牛逼,喉結上下聳動。

    「你也過來吧,我認識領班,這裡夜班多,工作清閑的很,就在門口迎客人,幫著開門什麼的,光小費就不少,還能認識不少小妹,處好了能免費上。」小亮眉飛色舞,嚮往無比。

    「你上過?」傅平安隨口一問,點了九百元給他。

    「給多了。」小亮嘴裡說多了,卻捏緊了不打算還。

    「你信任我,還幫我介紹新工作,我現在手上錢不多,這一百你拿著買煙。」傅平安說。

    「我沒看走眼,咱們弗蘭老鄉就是講義氣。」小亮忽然壓低聲音,「你想掙大錢,我也有門路,就憑你這身板,一個月撈幾萬不成問題,就看你有沒有膽子冒。」

    傅平安想也不想就拒絕了,他不撈偏門,因為身上本來就背著事兒,只要被警察抓到,一對身份就完了。

    小亮彷彿是為了對得起那一百塊錢,鐵了心要給傅平安找份工作,他給老鄉打了幾個電話,老鄉托老鄉的,終於踅摸到一份保安的工作。

    「在深圳寫字樓當保安,要求一米七五以上,我不行,我看你可以。」小亮說,「比當工人輕鬆,就站站崗,夜裡巡邏一下,一個月有三千五,你願意我就安排。」

    「可以可以,謝啦。」傅平安立刻答應,他在工廠上班的時候認真考慮過向何處去的問題,自己沒有學歷,沒有一技之長,又不想走險路,想過上好點的生活非常困難,時間和精力全被資本家壓榨的乾乾淨淨,哪怕多一秒鐘思考的時間都不會留給你,流水線上的工作雖然不怎麼動腦子,但是十幾個小時干下來,腦子也完全無法在進行任何費力的活動,除了小白文什麼都看不進去,談何學習進步,所以他首先要做的是離開血汗工廠,找一份稍微清閑的工作,騰出時間來學點東西,只有比別人強,才能出頭。

    ……

    深圳寶安長途汽車站,傅平安背著雙肩包從出站口走出來,尋找著去往新工作地點的公交車,忽然前方駛來一輛警車,就在他身邊停下,車裡下來兩個全副武裝的警察。

    傅平安第一反應是警察來抓我了,但是抓我不可能只來一輛警車,這大概是個誤會,如果目不斜視繼續前行的話,並不符合正常人的反應,即便是完全清白的人,看到警察突然出現也會好奇,所以他做出一愣的樣子,繼而饒有興趣的盯著警察,看他們要幹什麼,周圍的人也大抵如此,兩個警察整理一下服裝,開始巡邏,傅平安心裡鬆口氣,繼續前行。

    新公司在寶安區北泰商務大廈,聽起來像寫字樓,其實是工業區,傅平安先去路邊小店買了兩條煙,再打電話找到小亮的老鄉,老鄉接了煙,很滿意,帶他去見了保安主管,一個叫於偉的三十來歲男人。

    傅平安在工廠沒日沒夜的幹了一個月,體重急速縮水,現在看起來沒那麼痴肥了,於偉打量他幾眼,表示滿意,登個記領衣服今天就上班吧。

    保安的工作也沒什麼技術含量,商務大廈有六座樓,但只有九名保安,值守靠攝像頭,車輛進出靠自動識別系統,人的作用只是在出現問題時到現場處理,九個人三班倒,六座樓里的白領和藍領們也是三班倒,日夜不停的勞作著。

    傅平安換上了灰色的保安制服,坐在監控室里跟老師傅學習,師傅說這個系統很複雜,沒有電腦基礎的話很難學,你先干著看一星期再說吧。

    「好的,我慢慢學。」傅平安嘴上謙虛,心裡卻不當回事,這套系統他現在就能上手,而且操作的比師傅還流暢,他不記得在瞻宮地產物業操作過同樣的系統了,只覺得自己大概是個天才。

    三天後,傅平安就在這裡站穩了腳跟,他搞定了監控系統的故障,卻把功勞歸功於師傅,他買了一條好煙帶在身上,見人就上煙,值班的時候請吃外賣,下班請吃宵夜,保安隊另外八個人沒有不喜歡他的。

    傅平安也摸清了商務大廈的情況,從一號到六號樓,分別租給不同的商戶,有設計師事務所,有雕塑藝術工作室,有製造模型的工坊,還有遊戲公司商貿公司之類的企業,藝術家、工人和社畜在同一個地方為夢想拼搏。

    相比東莞的血汗工廠,這裡的人還有追求和希望,從他們充滿希冀的臉上就能看出,傅平安干早班的時候,會和遇到的每一個人打招呼,道一聲早安,早晨的人們元氣飽滿,充滿鬥志,但也有人逆向而行,傅平安負責九號樓,經常會在清晨看到一個女人徹夜加班后離開,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這個女人很眼熟。

    女人叫張維娜,設計事務所的藝術總監,她開一輛紅色的小車,臉色晦暗,疲憊不堪,傅平安和她打招呼的時候,她視若無物,睬也不睬。

    中午,傅平安在崗亭里吃盒飯的時候,看到張維娜的車又回來了,他扭頭觀望,同事老李說:「怎麼,看上了?你也惹不起,這個娘們脾氣可臭了,還欠了一屁股債,房租都要付不起了。」

    「怎麼回事?」傅平安問。

    閑著也是閑著,老李給他八卦起來:「很正常啊,有創業就有失敗的,她和別人合夥搞得設計師事務所,後來合伙人撤資,賬款收不上來,人又心軟,不捨得開人,十幾號人吃喝拉撒都管著,還五險一金,不賠才怪。」

    傅平安沒說什麼,低頭吃飯,吃完飯去丟垃圾的時候,看到張維娜在樓下吸煙處轉悠著打電話,不鏽鋼煙灰缸剛清理過沒多久,已經又有了四五個煙蒂,看過濾嘴的顏色是同一品牌,也就是說都是張維娜剛抽的。

    「再不結款,我就要餓死了!」張維娜憤然掛了電話,一轉頭,看到傅平安:「看什麼看!」

    「張總,少抽點煙。」傅平安說。

    「輪得到你管么。」張維娜瞪他一眼,蹬蹬蹬踩著高跟鞋走了。

    傅平安回到保安室,清點了一下自己的存款,只有一千出頭了。

    次日凌晨,張維娜終於搞定一個方案,發給客戶之後,下樓開車的時候,發現車門把手上塞了一個捲起的信封,拿出來一看,裡面裝了一千元錢,她看看四周,萬籟俱寂,無人出沒,想了想將信封放進包里。

    中午,張維娜正在酣睡,被手機吵醒,助理怯生生告訴她討債的又來了,不給錢就要搬電腦里。

    「卧槽!馬上到!」張維娜一骨碌爬起來,蓬頭垢面下樓開車,趕到地方匆匆上樓,鬆了一口氣,電腦沒被人搬走,因為那個小保安在現場攔著,按理說保安沒有義務幫租戶解決這類事情,可這個小保安竟然像維護自己家庭財產一樣保護著設計室的財物,苦口婆心,寸步不讓,設計室里幾乎全是女孩,如果不是他在,恐怕作為重要生產工具的電腦就被債主搬走了。

    「張總,給你最後三天期限,到期再不還錢,我們就沒這麼好說話了。」債主丟下一句話,帶著幾條大漢揚長而去。

    張維娜正想問那個小保安的名字,那人卻陪著債主一起下樓去了。

    「你們認識他么?」張維娜問她手下的姑娘們。

    大家一起搖頭。

    手機又響了,是客戶打來的,說是方案領導非常滿意,下午要來這邊看一下,張維娜心花怒放:「來吧來吧,看看我們的設計實力。」

    下午兩點半,客戶來了,竟然是一個老外,張維娜大學畢業很久了,英語早就丟光了,一般化的交流還能勉強,牽扯到專業問題就抓瞎了,她讓手下小姑娘先頂著,出門打電話找翻譯。

    「能幫我找到英語好的人么,能同聲傳譯的那種,什麼,沒有,什麼,人在廣州來不及?」張維娜連續找了幾個朋友都沒結果,氣急敗壞團團轉。

    「張總,需要幫忙么?」身後傳來一個聲音,是那個小保安。

    張維娜不耐煩地揮揮手,英語翻譯,保安能幫什麼忙,她繼續翻電話本,保安又說話了:「讓我試試可以么?」

    「你高中畢業了么?」張維娜忍不住噴了一句。

    小保安張口就是一串英語,地道!流利!絕不是國內學校教出來的那種,張維娜來不及多想,就你了,她拉著保安回公司,讓他負責翻譯。

    傅平安試著和老外聊了幾句,發現老外的英語還沒自己好,一問才知道是法國人。

    然後張維娜的下巴就掉在地上了,她看到這個穿著灰色保安制服的小夥子用法語和老外流暢愉快的交流著。



    上一頁 ←    → 下一頁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
    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