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三百一十一章 普通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三百一十一章 普通人字體大小: A+
     

    顧北在敲門:「沐總,請您出來一下。」

    沐蘭還以為又有朋友來探視,出門一看,竟然是幾個陌生人,看裝扮也不像是有頭有臉有社會地位的人,正狐疑,為首一位大媽說:「同志你好,我們都是3.5特大車禍的受害者家屬,你們家也是受害者吧,我們打聽到你們家這位是人大代表,就想來合計合計怎麼維權。」

    沐蘭明白了,傅平安雖然也是車禍受害者,畢竟命還在,這些天來家屬被他的精神病牽扯了大量精力,沒顧得上車禍索賠的事兒,

    「我們家這位還在卧床,受不得刺激,有什麼和我說吧。」沐蘭說。

    這幫人七嘴八舌說了一通,大意是肇事者逃逸之後找人頂替,至今沒給一個說法,連受害者的醫藥費都是自己墊付的,頂缸的那個人已經破產,拿不出錢來,現在他們想聯合所有受害者一起抱團打官司,揪出真兇。

    沐蘭就問他們真兇到底是誰,可他們也說不出個究竟,平頭百姓想查清楚被刻意隱瞞的真相,何其艱難。

    最後家屬們給了沐蘭一疊列印資料后離開了。

    沐蘭回到病房,傅平安問她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思慮再三,沐蘭還是決定告訴他真相,並且把資料讀給他聽。

    3.5特大車禍案的受害者一共是九人,現場死亡四人中,一對小夫妻是坐在飛度車裡被撞死的,兩個騎電動車的死者是結伴下班的女工,受傷者除了傅平安,還有四人都是在奶茶店裡消費的年輕人,這些人無一例外都是普通市民,飛度車小夫妻是在近江做小生意的北河縣人,孩子只有一歲,兩個女工都是四十來歲婦女,孩子還在上中學,一瞬間這些家庭都遭到滅頂之災,最讓人氣憤的是真兇依然逍遙法外。

    「沒人管管么?」傅平安義憤填膺。

    「我查了一下,微博上相關消息,除了官方公布的通報,其他都刪除了,百度也查不到任何信息,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沐蘭頓了頓,「所以這些家屬想把你拉上,報團取暖。」

    「那我得管管啊。」傅平安說,「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更何況這是我自己的事兒,我必須得管。」

    沐蘭說:「你打算怎麼管?」

    傅平安傻了:「我怎麼管,你告訴我,我應該怎麼做。」

    沐蘭無語,她沒法指點傅平安,別人也不行,失去了七年的記憶,傅平安只是一個普通的十八歲少年,哪有能力去搞定強大的敵人。

    ……

    傅平安搞不定,李秀承和高岩同樣搞不定,本以為托幾個朋友就能查個底掉,可是真操作起來比登天都難,完全摸不到任何線索,攝像頭雖然拍下真兇的模樣,但比較模糊難以辨認,從資料庫里找不到對應的人,那輛改裝寶馬M5被證實是套牌車,車牌對應的其實是一輛普通寶馬五系,歸屬於某企業。

    所謂的肇事者已經被關進看守所等待審判,沒有市局領導的口頭同意,任何個人和媒體不得探視採訪,律師由司法機關指定,總之這事兒辦的天衣無縫,真正的肇事者絕對有大後台。

    為了不刺激傅平安,李秀承沒有來告訴他真相,只是和范東傅冬梅介紹了一下情況,說可能得不到賠償了,傅冬梅說我理解,咱們平頭百姓就是這個命,人沒事就是萬幸。

    范東和傅冬梅一直住在劉小娜租的房子里,范東自身就是需要照顧的殘疾人,幫不上太多忙,現在兒子病情穩定,兩口子就商量著要回去,可是兒子誰照顧呢,他們是過來人,看得齣兒子和劉小娜沒有將來了,那就不能拖累人家,康復需要至少半年時間,還是回淮門住自己家裡最合適。

    劉小娜有自己的打算,她不想放棄傅平安,一來兩人有基礎,不就是失憶么,韓劇里都能靠愛恢復的,二來傅平安現在還是安蘭貿易的大股東,公司大有前途,而自家的德龍傢具負債纍纍,已經快要撐不住了,她必須當安蘭貿易的老闆娘,才能讓自家的企業活下去。

    在特護病房外面的小花園裡,范東兩口子和劉小娜進行一番對話,劉小娜斬釘截鐵道:「不行,淮門醫療條件不如近江,爸身體不好,媽照顧一個坐輪椅的就夠累了,兩個怎麼行,近江這邊有我,還有公司同事,還有東生,家裡條件也好,進出有電梯,去醫院有車,還是近江更適合平安康復,等他好了,我們就結婚。」

    既然準兒媳這樣說,二老也沒法拒絕,只好辭別了兒子,和趙光輝陳茜一起回淮門,傅平安也不記得他的光輝哥和茜姐了,為避免刺激他,這兩人一直沒怎麼出現。

    傅平安一直在醫院住著,住院費比住酒店便宜多了,哪怕是特護病房也在他的經濟承受能力之內,隨著第二船木料的到港,安蘭貿易也開始正常運轉,傅平安病中,沐蘭負責照顧他,公司自然而然還是劉小娜負責,不過劉小娜接受教訓,再不敢隨心所欲,瑣碎小事都要請傅平安拍板簽字,有事沒事就跑來醫院陪他,時間一久,感情雖然沒回到從前,起碼沒那麼陌生了。

    傅平安是在電視上看到瑪竇訪華的,紅地毯、儀仗隊,國事訪問,本來自己應該出現在電視屏幕上,現在卻只能躺在病床上當個看客,但傅平安一點不覺得失落,因為在他的腦海中,這一切和自己本來也沒什麼關係。

    沐蘭將海底油田的事情告訴了瑪竇,這相當於出賣了劉風正,但遠近親疏本來如此,她沒什麼心理負擔。瑪竇上位之後日理萬機,為發展經濟殫精竭慮,此前有幾家海外公司要租賃島嶼,承包海域,他們遞交的合同上不經意的提到海底資源屬乙方開發,這引起了瑪竇的懷疑,沐蘭的情報讓他恍然大悟,星馬台的領海內有石油資源,這並不是一個秘密,而且石油的儲量和品質都不錯,但任何油田不提開採成本就是耍流氓,海上油氣田開發成本極高,單桶成本價超過120美元,遠高於市場價,開採一桶就賠大幾十美元,沒人賠得起。

    此事就暫且擱下,為了報答老友,瑪竇以個人名義匯了十萬美元給傅平安看病。

    沐蘭給傅平安請了國內最好的康復專家,每天親自陪著他鍛煉,爭取早日站起來,走起來。

    研究生複試,傅平安缺席,大四最重要的畢業論文和答辯,怕是也危險,如果不能順利畢業,將會影響很多事情,傅平安把自己寫了三分之二的論文拿出來狗尾續貂,希望能糊弄過去。

    畢業答辯的時候,傅平安已經能從輪椅上起來了,他是自己柱著拐杖去參加答辯的,系裡沒難為他,教授們很隨意的問了幾個簡單的問題就過了,等著拿畢業證和學位證就行了。

    這幾個月的生活輕鬆愜意,不用早起,不用晨跑,不用背英語法語馬來語,不用奔波勞碌,命懸一線,傅平安每天吃了睡,睡醒了就打遊戲,每天伙食營養豐富,加上用藥里有激素成分,他的體重蹭蹭的往上漲,很快就胖了四十斤,外形圓潤了,整個人的精神面貌也不一樣了,從凌厲清雋的精英變成慵懶的胖子。

    畢業在即,同學們各有歸宿,劉康乾考上了省委組織部的選調生,每天忙著自己的事情,他聽說傅平安遭遇車禍失憶的事情,並沒有幸災樂禍,只是對同學說自己少了一個有趣的對手,人生不免寂寞如雪。

    傅平安患病期間,姜彥冰、靳洛冰、奧黛麗都曾經不止一次來過,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她們慢慢都不再來,連劉小娜也減少了來探視的次數,她忙的腳不沾地,風風火火,對愛情的執念似乎也淡了很多。

    時間是最無情的殺手,可以殺滅一切海誓山盟、刻骨銘心,如果傅平安保留那七年記憶的話,一定會感嘆世態炎涼,人情淡漠,但回歸十八歲的他對這些人完全無感,不來就不來,來了還尷尬呢。

    眼瞅著就要大學畢業了,傅平安卻一點不用為工作和學業發愁,他每月還有十萬元的薪水,研究生雖然沒參加複試,可以先跟著讀,連老婆都有了,這輩子該有的全有了,他給自己做了個規劃,等徹底痊癒之後,先回淮門給爸媽買房子,然後和沐蘭一起去傳說中的星馬台看看,為了不刺激他,沐蘭沒怎麼講星馬台的故事,他對這個自己曾戰鬥過的東南亞小國充滿了好奇心。

    天氣漸熱,傅平安想吃冰淇淋,沐蘭出去給他買的時候,一個陌生的婦女走進了病房,二話不說撲通跪倒,「你這是幹什麼,快起來。」傅平安忙道,婦女雙手呈上一個透明檔案袋,「大兄弟,幫幫我吧,咱都是受害者。」

    「你站起來我就幫你。」傅平安接過檔案袋,打開一看,是3.5特大車禍案的相關資料,這位大姨不知道通過什麼途徑,居然查到了真兇的身份,真兇叫解小明,國家發展銀行解東明的兒子,國家發展銀行是國務院直轄的政策性銀行,正部級單位,解東明仕途一帆風順,站隊正確,無懈可擊。

    傅平安也是車禍受害者,至今沒收到肇事者的道歉和一分錢的賠償,他能承受得起,可其他受害者都是家破人亡,損失慘重,案子至今還在拖著,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他聽了大姨的哭訴,忍不住捏緊了拳頭。

    大姨給他支招:「你是名人,有社會影響力,你在微博上發個帖子,一定會引起上面關注的,形成輿情就有人來管了,我上訪了幾個月,也學了不少知識,網路最管用。」

    「好,那我就發微博!」傅平安拿出手機,接連發了幾條微博控訴解東明包庇兒子,隻手遮天。

    大姨千恩萬謝的走了之後,沐蘭帶著冰激凌回來,傅平安向她顯擺自己行俠仗義了一回,沐蘭不明就裡,傅平安拿出手機給她看剛發的內容,已經被轉發了幾百次。

    「你能確定么?小心給自己惹禍。」沐蘭很擔心。

    「沒事。」傅平安滿不在乎。

    ……

    次日,傅平安上午醒來,拿出手機看轉發量有沒有過十萬,卻發現帖子都不見了,可自己並沒刪除啊,他正摸不著頭腦,病房裡來了三個人,一個穿便裝,兩個穿警服,出示了證件,要帶他回隊里。

    「我幹了什麼了?」傅平安驚恐萬分。

    便衣拿出一疊A4紙,上面是截屏列印圖,都是傅平安微博內容。

    「是你發的吧,這個ID也是你在使用吧?」

    傅平安嚇得微微發抖,點了點頭。

    警察說:「你涉嫌造謠污衊他人,性質惡劣,後果嚴重,可以處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了,跟我們走吧。」

    「我不能走路。」傅平安說。

    「沒事,這不有輪椅么。」警察說。

    「那我打個電話行不?」傅平安心臟砰砰跳,後悔的想撞牆,就發了幾條微博,換來三年徒刑,太不值了,他只想趕緊找沐蘭救命。

    「不行,你不能打電話。」兩個警察把他架起來,抬到輪椅上推走,手機丟在了病床上。

    現在傅平安的病情緩解許多,顧北和巨強只是偶爾來幫忙照顧,平時病房只有沐蘭一個人,偏巧這會兒她去住院部結算去了,等她回來,發現病床空了,人沒了,輪椅不見了,拐杖還在。

    沐蘭以為傅平安自己去花園裡鍛煉去了,可是出去找了一圈也沒見到人,又等了大半天,還是不見人回來,就在她要去醫院保衛科調監控的時候,高岩打了個電話過來:「沐蘭,傅平安回去么?」

    「沒有啊,他怎麼了?」沐蘭的心臟開始劇烈跳動,她預感到有事發生。

    「他不是發了幾個微博么,有關部門受到上面的壓力要訓誡他,三個警察去提人,其實也就是帶回來訓一頓,沒啥大事的,可是車翻了,三個哥們至今還在昏迷中,就他不見了。」

    沐蘭頓時炸了:「他們一定是刺激到他了!不知道他有病嗎!沒把他們三個打死都是輕的,人是你們搞丟的,你們就得找回來,找不回來老娘和你們沒完!」

    高岩說:「這怎麼沖我發上火了,我這不也是剛知道么,調了沿途的監控看了,根本找不到他的人影,老傅的反偵察經驗是沒的說,那年他大二吧,一個人逃到雲南,差點就出境了,我尋思他這是恢復記憶了。」

    沐蘭說:「不對,他恢復記憶的話,就不會動手了,他知道分寸。」

    高岩說:「那你的意思是?」

    沐蘭哭道:「我也不知道,你們把他腦子搞亂了。」

    ……

    深夜,傅平安從噩夢中醒來,他睡在水泥台階上,身上沒有證件,沒有手機,沒有錢,他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只隱約記得家裡糟了大難,父親癱瘓了,自己高考落榜,在家鄉犯了事兒,輾轉來到這邊,沒什麼理想和目標,只想苟延殘喘的活著。

    巷子上空拉著一條褪色的橫幅:賣出一張身份證,買入一條不歸路,頭頂是星空,遠處是霓虹,三和人力資源集團的字樣在閃爍。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