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三百零八章 歸來仍是少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三百零八章 歸來仍是少年字體大小: A+
     

    沐蘭來到醫院時,眼睛已經是紅的了,萬幸,手術還在進行,據范東生說又進去幾個醫生,都是來會診的,看來手術很複雜。

    「通知家裡了么?」沐蘭問。

    「還沒有,不知道怎麼說。」范東生說。

    「不管是什麼結果,都要通知他們。」沐蘭說,「這樣,你打電話給趙光輝,請他幫忙去家裡說一聲,方便的話,開車帶二老來近江,或者高鐵也行,這個時間應該還有車次,總之要有人陪著,現在就打。」

    范東生摸出手機,去一邊打電話了。

    沐蘭看看顧北:「就你在這兒?劉小娜呢?」

    「劉總傷心過度昏過去了,在急救室打吊水,我已經叫了公司行政過來陪護。」顧北說。

    「先別叫更多人來了,人來了也幫不上忙。」沐蘭在長椅上坐下,愣怔了一會,忽然說:「顧北,你去買幾份盒飯。」

    她毫無食慾,遇到這種事情誰也吃不下飯,但是不吃飽就沒法面對接下來的一切,范東生還小,不能主持大局,劉小娜外強中乾,顧北畢竟是外人,能打的只有自己,所以必須吃飯。

    ……

    淮門,趙光輝和陳茜正在外面應酬,斛籌交錯喝的開心,忽然手機響了,竟然是范東生打來的,他正在和一位領導談話,無暇接聽,直接將手機遞給了陳茜。

    不大工夫,陳茜打完電話回來,附耳低語:「平安出事了,車禍,很嚴重。」

    趙光輝拿過酒瓶倒滿,起身:「對不住列位,我兄弟出了點事,我得馬上過去,過幾天我安排。」說罷一飲而盡,告辭離席。

    「都喝酒了不能開車,買高鐵票。」趙光輝邊走邊說,「不回家了,直接去和平小區,接平安父母一起走。」

    陳茜說:「買票需要身份證,可能來不及了,直接進站上車補票吧。」

    「取點錢備著。」趙光輝補充道。

    「路上有取款機,我去取。」

    和平小區五號樓,范東和傅冬梅和平常一樣,吃了晚飯一個看店,一個打牌,聽著街坊鄰居們的閑扯和電視機里的新聞聯播,日子就是這樣閑適而平凡。

    趙光輝和陳茜在這個時間突然登門,范東隱隱覺得不妙,果然,陳茜說平安出車禍了,有點嚴重,咱們現在就去近江。

    范東心一沉,把傅冬梅喊出來,情況一說,傅冬梅說我上樓拿東西這就走。

    「帶著身份證就行,其他的都不要帶,時間要緊。」趙光輝點了一句,雖然沒明說,但范東和傅冬梅都明白,現在得爭分奪秒,也許晚一會兒就見不到最後一面了。

    他們走的很急,甚至連店鋪都沒鎖,直接把鑰匙交給鄰居管著,急匆匆上車直奔高鐵站,夜間的高鐵站沒什麼旅客,時間足夠買票的,上了列車,陳茜再給范東生打電話,打通后把手機交給傅冬梅。

    「東生,你哥咋樣啦?」傅冬梅焦灼萬分。

    「還在搶救。」范東生說。

    傅冬梅鬆了一口氣,還在搶救就還有希望,不管傷成什麼樣,只要人活著就好。

    沐蘭聽說傅平安父母已經在火車上了,從淮門過來不過一個鐘頭,她馬上安排顧北去火車站接人。

    劉小娜已經崩潰,她掛著吊水痛不欲生,如果不是自己作,就不會發生慘劇,她多想回到兩個小時前,一切都可以重新開始,也許現在兩個人正在吃晚飯,吃去看個電影,共度二人世界,生活多麼美好,可惜時間不能倒流。

    手機響了,是她和倆閨蜜建的三人小群,杭州閨蜜問,渣男死了沒?當然閨蜜並不知道發生了車禍,而是惡意滿滿的隨口一說。

    「出車禍了,正在手術。」劉小娜打了幾個字。

    閨蜜立刻改口:「呸呸呸,看我這烏鴉嘴。」

    劉小娜懶得再說什麼,依舊沉浸在懊悔中。

    一小時后,顧北在高鐵南站接到了趙光輝一行人,驅車將他們送到醫院,沐蘭又讓他去一趟交警隊了解事故處理進程。

    一家人坐在手術室門口,默默無語,唯有焦灼的等待,傅冬梅眼淚長流,這個兒子太命苦了,從襁褓時期就被親生爹娘遺棄,好不容易長大了,成材了,卻遭遇飛來橫禍,難道這就是天妒英才。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顧北買來的盒飯都涼了,除了沐蘭沒人吃得下。

    手術室的燈熄滅了,所有人的心都懸了起來,嘩啦圍攏過去,先出來的是醫生,還穿著手術無菌罩衣,摘了口罩滿臉疲憊:「家屬來了是吧,跟我到辦公室來一下。」

    范東探頭探腦,看不到推車,電視里不都是手術結束把人推出來的么。

    「別看了,手術室不止一個門。」醫生說。

    一群人尾隨著醫生進了辦公室,醫生環顧一周:「你們都是家屬?」

    傅冬梅說:「我是他母親,這是他爸,其他也都是家裡人。」

    醫生點點頭:「好吧,手術是成功的,但現在還沒脫離危險,已經轉入重症監護室,傷的很重,腦出血,多處骨折,內臟也被折斷的骨頭刺傷,失血嚴重,好在這個人身體素質很好,求生的意志也非常強烈,對了,你兒子以前大腦受過傷?」

    范東和傅冬梅面面相覷:「沒有啊,只有燒傷。」

    醫生拿出CT片說:「大腦有病變,不是剛造成的,是舊傷,我們醫院暫時沒有這方面的專家,說不好是什麼情況。」

    范東生說:「能是什麼情況,醫生你只管說,我們承受得住。」

    醫生說:「據會診的腦內科醫生說,有可能是精神方面的問題,病人從事什麼職業?」

    范東生說:「這不可能,我哥是江大的大學生,不可能有精神病。」

    醫生說:「我只是陳述一種可能性,而且這不是車禍造成的,以後慢慢看吧。」

    沐蘭說:「骨折會不會導致殘疾?」

    醫生說:「按理說傷的這麼重八成都會致殘,高位截癱的也不在少數,傷者兩腿都斷了,先買個輪椅吧,至於其他後遺症就不好說了,先這樣吧,去把費用繳一下,ICU不能進去陪護,你們別都在這兒守著了,留一個人就行。」

    大家都鬆了一口氣,本來都做好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心理準備了,人還活著就是萬幸。

    人在ICU進不去,在醫院守著也沒意義,聽說傅平安手術成功,劉小娜振作了一些,她帶著傅平安的爸媽回家休息,趙光輝兩口子去酒店住,范東生留在醫院值守。

    「辛苦你了,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劉小娜對沐蘭說。

    沐蘭拍拍劉小娜的胳膊以示安慰,沒說什麼。

    ……

    今夜註定無人入眠。

    劉小娜輾轉反側,傅平安是為救自己才出事的,如果不是他推那一把,現在躺在ICU的就是自己,不,自己的身體素質沒那麼強,現在應該躺在太平間了,老天保佑,傅平安沒死,但是會變成一個殘疾人。

    不管他是不是殘疾,我都要嫁給他,因為我欠他一條命,劉小娜暗下決心,她實在睡不著,爬起來穿衣服躡手躡腳到門口,拿起鞋悄悄出門才穿上,她要去醫院,她是傅平安的未婚妻,這個時候就該她在ICU守著,而不是別人。

    守在ICU門口的是沐蘭和范東生,這是醫院裡最讓人揪心的地方,很多家屬席地而坐,等待著親人的生死,樓道里有幾個面目愁苦的中年男人默默抽煙,醫院勤雜工也懶得管,只是隔一會就來打掃一次,每根煙蒂的背後,都是無盡的愁緒和哀傷。

    顧北回來了,帶來一個令人氣憤的消息,交通肇事者至今沒抓到,現場死了四個人,兩人是被被攔腰撞斷的本田飛度里的兩口子,另兩個是騎電動車的上班族,還有五個重傷的,傅平安是其中之一。

    「車撞壞了,我記下了牌照和車型,是改裝過的寶馬M5。」顧北說,「這車不便宜,一百多萬,加上改裝估計二百個都有了。」

    沐蘭沉吟片刻道:「東生,你有警察朋友吧,想辦法把路面監控拿到,不管是沿街店鋪還是交警的,我擔心這些監控可能會很湊巧的壞掉。」

    范東生說:「我這就打電話,不過你不用擔心,這案子太嚴重了,沒人敢包庇,至少不會用這麼低級的手段,他們有的是招,我估摸著明天就有人頂缸了。」

    沐蘭說:「擔心的就是這個,平安差點命都沒了,肇事者必須付出代價。」

    范東生說:「放心吧姐,這是我親哥,我要是不把這個兇手給辦了,我都沒臉穿警服了。」

    正聊著,劉小娜來了,她看到沐蘭還在,大為驚訝:「你咋還沒回去,趕緊回去睡覺,東生你也真是的,你也回去吧,先送你沐蘭姐回家,這邊有我就行了。」

    沐蘭沒和劉小娜爭,囑咐了幾句下樓走了,范東生沒去送她,通勤有顧北呢,至於巨強,早就挨在長椅上睡著了,涼了的盒飯全被他吃了。

    回到家裡,沐蘭洗了把臉,上床躺著,這才感覺到身心疲憊,整個人好像被人抽走半條命一樣,平靜下來才是深深的后怕,她睡不著,拿出手機刷,卻在朋友圈看到了交通肇事的現場視頻。

    這是從交通攝像頭角度拍下的視頻,很模糊,但能辨認出人物來,劉小娜拖著旅行箱站在斑馬線中間,這裡距離十字路口有幾十米遠,一輛車飛馳而來,先撞散了一輛轎車,速度不減,傅平安飛身上前,將劉小娜推開,自己卻被撞飛,緊跟著這輛寶馬轎車又撞上慢車道上的電動車,一頭扎進路邊鋪面里,過了一會兒,司機搖搖晃晃出來,徑直走了。

    沐蘭惡狠狠的轉發了這段視頻,配上文字,懸賞一萬元搜集肇事者信息,想想覺得不夠,又在微博上發了,還花錢做了推廣,她很有策略,用的標題是「江大應屆畢業生被疑似毒駕者撞成重傷」這樣更能吸引眼球,還艾特了平安近江和近江交警兩個官微。

    躺在床上,她怎麼也睡不著,她恨肇事者,但是更恨劉小娜,明顯看得出兩個人在爭吵什麼,如果不是劉小娜站在路中央耍脾氣,傅平安就不會有事。

    ……

    第二天一早,沐蘭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耍手機,昨天的交通肇事逃逸案已經上了熱搜,@平安近江發布通告稱,肇事者已經投案自首,經抽血檢測無醉駕毒駕嫌疑,該男子身份為黃台縣籍貫的農民,三十六歲,無正當職業。

    「荒唐!」沐蘭差點把手機砸了,這明顯就是找人頂缸,她馬上給范東生打電話。

    「姐,我已經看到消息了,不管是誰,這回都跑不了他,你就放心吧。」范東生怒氣沖沖回答道,他正要給高岩和李秀承打電話,媽的江東政法沙皇都干倒了,就不信還有人能隻手遮天了。

    「姐相信你。」沐蘭說,她有底氣,如果范東生加李秀承都辦不好這事兒,那就該自己上了,當然她絕對不會向任何人透露半個字,安德烈加米哈伊爾的組合相信能把這事兒辦的妥妥的,辦完立刻乘機離開,不留下任何線索,誰也查不出來。

    先不管這事兒,沐蘭打車來到醫院,得知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好消息是傅平安已經從重症監護室出來了,壞消息是至今沒蘇醒,麻醉已經過了,現在是他自己醒不過來,醫生說也下一分鐘就能醒來,也許永遠無法醒來了。

    劉小娜熬了一夜沒睡,這會兒正欲哭無淚,殘疾也就罷了,植物人算怎麼回事。

    傅平安轉入普通病房,顧北給護士長塞了一個大紅包,想要一個寬敞點的病房,護士長沒收紅包,直接說你花錢住國際部的特護病房套間不就得了。

    於是就轉到了國際部特護病房,一人一個套房,外間有陪護人員睡的床,還有單獨的洗手間,傅平安將來用的輪椅也預備好了,。

    沐蘭安慰了幾句劉小娜,走進病房內室,傅平安躺在病床上,呼吸平穩,眼睛緊閉,像是睡著了一樣。

    傅平安正在夢境中徜徉,他夢到自己在海島上和人戰鬥,在異國他鄉喋血冒險,夢境精彩絕倫,栩栩如生,夢中套著夢,一層一層的似乎永遠也無法醒來。

    他額頭上滲出汗水,嘴裡呢喃著什麼,沐蘭拿出紙巾幫他擦汗,回身拿起遙控器想調低空調溫度,想想又放下,再回身的時候,傅平安的眼睛已經睜開了。

    「沐蘭。」傅平安喊道,「我這是在哪?」

    劉小娜聞聲跑了進來,驚喜萬分:「平安,你醒了!」

    「你……你誰啊?」傅平安的眼神充滿陌生感。

    「我是小娜,劉小娜,你不認識我了?」劉小娜激動起來,沖外面喊:「護士,護士,快叫醫生來。」

    傅平安看看白色的床單,室內的心電監護,氧氣面罩,明白這是醫院,可是自己怎麼就進了醫院呢,看被單上的字樣,這裡還是省城近江的醫院,可自己昨天晚上還在淮門和平小區五號樓自己家裡的床上躺著呢。

    「沐蘭,她是誰?」傅平安問道。

    「你真不記得她了?」沐蘭奇道,「那你還記得誰?」

    「我該記得的都記得啊。」傅平安說。

    范東生沖了進來:「哥,你醒了!」

    「這又是誰?」傅平安大驚失色,「不會是東生吧,你怎麼變成這樣了,長得跟我舅舅一個樣,今年是哪年?」

    沐蘭問他:「你說呢,你覺得是哪年?」

    傅平安說:「還能是哪年,2008啊,今年開奧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