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九十六章 競選前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九十六章 競選前夜字體大小: A+
     

    大佬們集體發聲倒戈馬爾克斯,卻沒通知瑪竇,這個舉動令人深思,有兩種可能,第一種可能是大佬們忌憚瑪竇,把他和馬爾克斯同列為對手序列,第二種可能是大佬們根本把他當孩子,大人玩的遊戲不帶小孩參加的。

    傅平安分析,第一種可能性較大,今天的陣仗搞得太大了,這些老油條肯定會懷疑到瑪竇身上,明天就要大選,誰也不敢保證今夜會發生什麼。

    和其他小國家相比,星馬台發生武裝衝突的可能性較低,誰都不能撕開臉來硬的,這並不是因為政客的境界高,而是實力平衡的結果,星馬台警察部隊和陸軍的實力旗鼓相當,政變靠的就是地面力量,海軍和空軍派不上用場,所以古烈將軍也不敢掀桌,因為那樣意味著內戰。

    同理,有軍方制衡,馬爾克斯首相也不敢胡作非為,他們只敢私底下搞小動作,監聽跟蹤,起底誣陷,暗殺滅口,真動用武裝力量搞獨裁是萬萬不會的。

    過了今夜,就是大選之日,該做的已經做完了,接下來就是等待結果了,雖然每個人都亢奮萬分,難以入眠,但傅平安還是建議大家休息,按照每天的排班計劃,保鏢分三個班次,現在是夜班上崗,其他人員輪休。

    別墅里有二十名外籍保鏢,為了安全起見,沐蘭沒雇傭當地人,因為當地人有家有口,很容易被脅迫,反而是來自俄羅斯和緬甸的雇傭兵比較可靠,起碼的職業操守他們還是有的,不會收別人的錢幹掉僱主。

    別墅里唯一的本地籍帶槍人員就是蒂亞戈,傅平安問他要不要回家,蒂亞戈說外面宵禁了,就算我是警察也走不出去,今晚就在這兒陪你們吧,幾分鐘后,他的手機響了,來電號碼備註為老婆。

    「老婆,今天我加班不能回去了,你和孩子把門鎖好,今夜可能有動蕩。」蒂亞戈在大庭廣眾之下接了電話,坦然的說著,慢慢走到外面去了,沒人在意他的舉動,值班的警官和家人通話,再正常不過了。

    打來電話的並不是蒂亞戈的老婆,而是他的直屬上級,格斯地安的首腦,內務部費爾南德斯助理總監,費爾南德斯打電話確認瑪竇是否在海濱別墅,詢問晚上有多少保鏢值班,暗哨在什麼位置,口令是什麼,蒂亞戈如實作答。

    「是不是印尼的姑媽要來做客?」蒂亞戈問了一句,這是組織的暗語代碼,是否採取物理消滅行動的意思。

    「孩子發高燒了。」費爾南德斯說,然後掛了電話,這也是暗語,意思是撤回。

    蒂亞戈明白了,今晚格斯地安要突襲海濱別墅,殺掉這裡的所有人,他沒想到馬爾克斯首相會如此決絕,這不像是首相的風格,馬爾克斯沒那麼果決狠辣,那唯一的解釋是費爾南德斯矯詔,自作主張要暗殺瑪竇。

    他猜的沒錯,這是費爾南德斯作出的私人決定,他認為馬爾克斯可能會在政治鬥爭中敗北,那麼格斯地安就會被清算,他本人也會被逮捕審判,為了保護財富和特權,他擅自發布命令,調動人手,意圖搞一場暗殺,要殺的不止瑪竇,還有岡薩雷斯和古烈將軍。

    格斯地安有一支秘密部隊,成員全部非星馬台籍貫,而是從印尼雇傭來的殺手,據說是印尼特種部隊退役士兵,他們干起臟活來更專業,更冷酷,裝備有全尺寸SUV和大排量摩托車,他們殺人的手法也很粗暴簡單,主要有兩種模式,第一種是半夜去別人家殺人,幾輛車一字排開,殺手們下車用自動武器掃射,打完上千發子彈走人,普通房屋的磚牆是無法擋住子彈的,密集彈雨下,房子里的人存活幾率極低,第二種辦法是半路上殺人,摩托車殺手在車流中用衝鋒槍近距離傾瀉彈雨,目標生還幾率也極低。

    覆巢之下豈有完卵,如果蒂亞戈留在海濱別墅,必然會被亂槍擊斃,但是他離開就能幸免於難么,蒂亞戈明白兔死狗烹的道理,自己知道太多秘密了,最有可能的結局是在某個夜晚,被人拖到漆黑的小巷裡,一槍爆頭,完了還要給自己身上澆滿烈酒,手裡塞一把槍,製造出酗酒後自殺的假象。

    蒂亞戈並不是一個正義感特彆強烈的人,他加入格斯地安是為了獲取更大的權力和更好的福利待遇,他不會特別忠於誰,但他同時也是一個聰明人,明白讓費爾南德斯這種人上台,星馬台將會陷入動蕩和內戰,自己為之努力的富足安逸生活將會灰飛煙滅,唯一的出路就是移民海外。

    可是,如果自己稍微動動嘴,就能改變一個國家,幾十萬人的命運走向,那麼到底應不應該做呢,這樣做的風險有多大呢,小人物站在歷史轉折關頭,陷入了彷徨糾結,他膽怯,猶疑,下意識的想逃避責任,最終是求生的本能佔據了上風。

    蒂亞戈想活命,就只能和瑪竇在一起,在這個改變星馬台國家命運的關頭,他終於做出了正確的選擇,他先給老婆打了個電話,讓她帶著孩子躲到地下室,等天亮再出來,然後整整警服,走進房間,煞有介事的向瑪竇報告,警察局的內線告訴他,有人要對陛下不利。

    「格斯地安的殺手隨時會來。」蒂亞戈說,「這裡很危險。」

    值班的保鏢也從監控中發現,有兩輛沒掛牌照的全尺寸SUV一直在附近轉悠。

    瑪竇緊張起來,如果格斯地安發動突然襲擊,這二十個人未必擋得住,真的發生這種事情,事後也很難追究責任,馬爾克斯會把責任推給軍方,最後成為一樁無頭公案,總之是沒有人在乎瑪竇的生死的,除了他自己。

    傅平安已經和瑪竇商量好了,全員撤離,撤到萬豪星馬酒店,酒店是外資企業,有自己的安保人員,而且酒店客人眾多,格斯地安投鼠忌器,不會太過放肆。

    所有人開始往身上套防彈背心,司機們出去發動車輛,保鏢檢查槍械,蒂亞戈猶疑再三,還是說話了:「萬豪酒店不安全,那裡畢竟是公眾場所,人多且雜,誰都可以進。」

    瑪竇問他:「你認為哪裡安全?」

    蒂亞戈說:「首先要能夠保密,不能是酒店之類對外營業的場所,其次是封閉性,最後是安全性,要有足夠的人手和槍。」

    瑪竇說:「符合這三個條件的地方只有一個,就是軍事基地。」

    軍事基地是古烈將軍的地盤,這條路走不通,傅平安靈機一動:「還有另一個地方。」

    「什麼地方?」

    「華人區。」

    傅平安是星馬堂的香主,妥妥的管理層,星馬堂是洪門堂口,本地華人幫派,好歹也能湊出幾十口子人來,別管戰鬥力如何,起碼人多勢眾,看起來唬人,如果能把林天祥也說動,把五萬華人動員起來,那就更加安全了。

    說干就干,傅平安立刻給黃利發打了電話,老黃接電話的時候哈欠連天,似乎已經睡下了。

    「傅總,我人在福建呢。」黃利發說,「星馬堂的事情,您做主就行了,一句話,全堂口唯你馬首是瞻。」

    勤王救駕這種事情,干好了就是丹書鐵券,干不好就是抄家滅門,黃利發是潮州人性格,敢拼敢賭,既然已經上了瑪竇的戰車,就得一路走下去才能贏的機會,首鼠兩端,哪頭也不落好。

    「還請黃老闆給林伯打個電話。」傅平安說,「現在是站隊的關鍵時刻,華人為自己爭取權益的時機到了。」

    「我一定照辦,馬上就打。」

    傅平安雖然是香主,但並沒有參與管理,反而是沐蘭的話更好使一些,她說你別管堂口的事了,這邊交給我,你去說服林家人吧。

    這邊沐蘭忙著打電話搖人,那邊傅平安又給林威和林祖兒打了電話,他之所以沒給直接給林天祥打電話,是考慮到需要中間有個緩衝,否則對方拒絕,大家都尷尬。

    ……

    風雨交加,林家大宅內燈火通明,白天發生的遊行示威讓華裔群體非常惶恐不安,這是動蕩的前兆,而動蕩的第一個受害者往往就是華裔,1998年印尼發生的慘案教訓深刻,星馬台華裔已經不是待宰羔羊,林家為了自保,購置了一千支中國產雄鷹牌霰彈槍,都是有合法槍牌的,而且成立自衛團,官方宣布宵禁之後,自衛團就開始發放槍支,枕戈達旦。

    林天祥已到耄耋之年,每天早睡早起,但今夜卻不能入眠,以他多年的人生經驗判斷,一場風波即將降臨,但是風波的谷底是什麼樣子,他無法做出判斷,是軍人獨裁,還是聯合國介入,總之星馬台沒有明天了。

    忽然電話鈴響起,是黃利發打來的,他建議林老爺子把瑪竇接到華人區保護起來。

    「賢侄,老朽勸你一句,我們自顧不暇,豈能將禍事往家裡引,今天這場大亂,就是他造成的,我倦了,睡了。」林天祥毫不客氣的掛斷了電話,他看得透徹,所有的一切都是政治鬥爭,都是刻意而為,只不過瑪竇採取的是陽謀罷了,但不管陰謀陽謀,在絕對實力面前都是渣。

    林天祥一身唐裝,坐在客廳太師椅上,今夜他要坐鎮指揮,力保家族安全。

    林威和林祖兒進來了,向老祖翁請示是否可以將瑪竇接到林家大宅來暫避一時。

    「荒唐!」林天祥摔了一個茶碗,「別人正愁找不到理由對我們下手,你們把他請來,就是引火燒身。」

    林威還想再說,林祖兒遞給他一個眼神,兩人躬身退下。

    「祖兒,你應該勸勸老祖翁,他平時最聽你的話。」林威說。

    「那是平時,我要個零花錢什麼的,老祖翁當然慣著我,可這件事上,他不會聽從任何意見,哪怕我們告訴他,陛下已經獲取了絕大多數民意,我們年輕人都支持他,也於事無補,老人家都是這樣,堅信自己的經驗。」

    「那怎麼辦?」

    夜空中一道閃電劃過。

    「先斬後奏。」林祖兒說,閃電照耀著她的面孔,她的脾氣性格隨祖母,雖然是女性,但堅韌聰慧,關鍵時刻能決斷。

    「你是說?」

    「把陛下接過來,造成既成事實,老祖翁總不至於把人往外面攆。」林祖兒自信滿滿道。

    「好,就照你說的辦。」

    作為林家第四代中的長房男丁,林威擔任自衛團機動隊長,手下有一支可用的力量,自衛團並不是軍事組織,純屬一群拿槍的老百姓臨時組成的看家護院的隊伍,缺乏嚴格的訓練,沒有森嚴的紀律,林威將自己的下屬,五十個年輕華人男性組成的機動隊召集起來,這些人年紀在十八到三十五歲之間,裝備有頭盔防彈衣,霰彈槍和手槍,以及十二輛民用汽車,真打起來他們就是可以隨時增援各處的機動部隊。

    林威站在吉普車踏板上,腰間掛著手槍,手一揮:「出發!」

    十二輛車開亮大燈,魚貫開出華人區,街頭已經堆起了米袋充當掩體工事,幾個中年大叔端著槍坐在帳篷里警戒,他們的任務是防止外面人進來,但並不管內部人出來,所以當林威的機動隊開出去的時候,他們不但不阻攔,還打招呼呢。

    星馬台的車隊和林威的機動隊在前面路口匯合,星馬台其實只是一個小堂口,實力比林家差遠了,黃彼得只帶了二十幾個人出來,但武器方面更先進一些,他們有能連發的衝鋒槍。

    人多槍多,就不在乎什麼宵禁,車隊開出去不遠就遇到了警察,一輛警車停在路邊,兩個警察拿著熒光棒示意車隊停車,但是看到車窗內伸出的槍管后,警察就慫了,乖乖躲到一旁不敢吱聲。

    二十輛車組成的車隊來到海濱別墅前,車型五花八門,有轎車,有越野車和皮卡,身披雨衣的槍手站在皮卡車廂上,竟然有一股肅殺之氣,加上別墅內的武裝保鏢,人數達到一百人槍,在實力上已經壓倒了格斯地安的秘密部隊。

    龜縮在暗處的格斯地安特工,用望遠鏡觀察到這邊的人馬喧囂,不禁暗自納悶,瑪竇從哪兒找來的這麼多人手,力量對比懸殊,攻擊只能取消。

    蒂亞戈的手機在震動,他把手伸到褲兜里,按了關機。

    車隊從海濱別墅內駛出,三輛一模一樣的路虎攬勝,瑪竇就坐在其中一輛,這是安保常用策略,讓殺手無從下手,華人護衛隊的車輛在前後左右護住路虎車,浩浩蕩蕩開拔,道路空曠無比,林威站在敞篷吉普車上,此刻他感覺自己就是率領千軍萬馬的將軍,豪情萬丈。

    車隊順利開回華人區,路上沒有遇到任何阻撓,當然蒂亞戈知道,這不是幸運,而是一種恐怖平衡,任何人想打瑪竇的主意,都得掂量掂量,能不能先搞定一百個帶槍的漢子。

    當瑪竇走進林家客廳的時候,林天祥的表情非常複雜,震驚,惱怒、無奈、到最終妥協,只用了幾秒鐘,他上前大禮參拜:「陛下,草民救駕來遲,死罪。」

    「林老何罪之有,乃是大大的功臣。」瑪竇談笑風生,往太師椅上一坐,「今晚我就叨擾了。」

    「把我的大紅袍茶葉拿來,陛下喝慣了咖啡,也嘗嘗茶葉的味道。」林天祥說。

    「哎,我去拿。」林祖兒歡天喜地去拿茶葉。

    「這孩子,鬼機靈。」林天祥豈能猜不出,這是曾孫女的主意,林威那小子沒這樣的魄力。

    「可不是鬼機靈,這是大智慧。」傅平安說。

    「傅少保才是大智慧。」林天祥捋著鬍子笑道。

    傅平安雖然不知道傅少保這個名號從何說起,但也跟著笑了,畢竟這一局他又贏了。

    瑪竇也跟著笑,其他人不明就裡,但是看著大人物們笑,也跟著笑起來。

    院子里大雨滂沱,夜空中雷鳴電閃。

    「明天,會是一個涼快的晴天。」林天祥說。

    林家已經被孫女強行拉上了瑪竇的戰車,再騎牆就沒了意義,想活命,想保住林家百年基業,唯有一個辦法,就是動員所有華裔去投瑪竇的票。

    這是林天祥一生中最大的賭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
    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