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九十四章 陰謀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九十四章 陰謀家字體大小: A+
     

    劉風正和大姐討論人生的時候,傅平安和瑪竇還在海濱別墅里研究對策,他們徹底放棄了美國智囊團選定的戰略,決定走下層路線,爭取沉默的大多數,這是正確的路線方針,但需要過程,距離大選只有五天了,短短五天時間,不可能將下層選民的競選熱情激發出來,想成功,比登天還難。

    蒂亞戈和沐蘭也跟著出謀劃策,蒂亞戈建議在貧民區搞一場棒球賽,瑪

    竇親臨現場,最好能和孩子們一起打棒球,必然能贏得民心;沐蘭建議瑪竇慰問一下貧民區的孤寡老人,這些建議聽起來都不錯,但於事無補,現在必須要用猛葯才能挽回敗局。

    夜深了,大家都去休息了,唯有傅平安還在看資料,他意識到主流媒體已經無法代表真正的民意,所以對著電腦屏幕看年輕人扎堆的論壇,去年他調研期間得到一些重要數據,星馬台在1990-1995年左右經濟有一波發展,所以那幾年出生率很高,當年出生的孩子,現在正是二十歲上下,涉世未深,又有投票權,能抓住這些後浪們,就能扳回局面。

    後浪們愛上網,星馬台年輕人最喜歡的地方就是網吧和酒吧,尤其以前者為主,傅平安瀏覽了大量的帖子,包括不限於推特和臉書上的,發現星馬台的年輕人對於政治並不感興趣,他們對於當下最紅火的候選人並沒有任何傾向,他們根本分不清馬爾克斯和岡薩雷斯的區別,他們對五十多歲成熟睿智的政治家完全無感,根本不認你是老幾。

    年輕人只對有趣的,帶勁的事物感興趣,瑪竇近期在推特上口無遮攔的亂噴,倒是吸引了無數擁躉,無心插柳柳成蔭,年輕人發現國王和他們一樣,愛打遊戲,憤世嫉俗,無形中產生了潛移默化的共鳴,在不知不覺間,瑪竇已經掌握了一部分人心。

    關鍵在於,如何將這些人心轉化成選票,傅平安感到束手無策,因為瑪竇的粉絲雖多,但全無組織,難以整合,難以形成戰鬥力,想把成千上萬人組織起來,令行禁止,指哪打哪,這同樣需要時間。

    夜深沉,電腦屏幕發著幽光,忽然傅平安靈光一閃,網際網路最初是為了軍事用途而發明,即便遭受核彈攻擊導致網路中某一部分被破壞,也不會使整個網路癱瘓,去中心化,人人都是中心,這不和目前的局面不謀而合么,瑪竇不需要龐大精密的組織體系,不需要一層層的管理人員,他只需要發個推特,就有無數人轉發,目前瑪竇還是無意識的,發泄情緒一般的在推特上發內容,如果將經過設計的,具有爆炸性威力的信息通過140個字發出去,是不是就能瞬間引爆整個星馬台呢。

    他被自己的新發現驚到了,一個超級扁平化的競選團隊初現端倪,瑪竇之下是萬千後浪,這些人已經整裝待發!而身為領導者的瑪竇竟然還不自知。

    傅平安的精神更加亢奮,他需要選一個合適的時機,一個合適的事件,時機容易選擇,在投票前一天即可,留出一天時間來發酵足夠了,時間不能長,年輕人都是三分鐘熱度,長了就拋在腦後了。

    合適的事件就難以設計了,他再次瀏覽帖子,希望能找到當代星馬台年輕人的痛點,一個小時過去了,兩個小時過去了,不知不覺已經凌晨四點,沐蘭揉著睡眼走進來,咕噥道:「看什麼呢,還不睡。」

    「快好了。」傅平安說,依舊目不轉睛。

    沐蘭去煮了一壺咖啡端過來,靜靜坐在他身後,陪他工作。

    「你覺得星馬台的年輕人最痛恨什麼?」傅平安問道。沐蘭在這兒生活的時間比自己久,接觸的人更多,她與發言權。

    「痛恨的多了,恨自己沒錢,恨當官的腐敗,恨資本家剝削,他們簡直就是憤怒的一代。」沐蘭說,「不過要說最恨什麼,還真難說,星馬台雖然不發達,但地處熱帶,人口又少,再怎麼窮也餓不死凍不死,只是看到別人比自己有錢,心裡不舒坦罷了。」

    「不患寡而患不均!」傅平安激動起來,沐蘭無心的一句話讓他找到了星馬台的癥結所在,大家都窮也就罷了,但你比我富,而且差距極大,我住棚屋你住別墅,我吃稀飯你吃龍蝦,我在網吧打魔獸就是頂級享受,而你坐著遊艇左擁右抱,這就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所以任何施政演說里那些發展經濟,創造就業機會,發放底層救濟金之類的話,統統沒用,老百姓不要聽那些廢話,對他們來說,解恨才是第一需求,比如打倒勞埃德,收回種植園,這種話是馬爾克斯和岡薩雷斯絕對不敢說的,也只有瑪竇這個愣頭青敢在推特上如此大放厥詞。

    現在矛盾的焦點找到了,就差一個引爆點了,自由之花需要用革命者和暴君的鮮血來灌溉,不溫不火不是鬧革命,要把百姓的神經刺激起來,就一定需要流血,需要犧牲,不然閾值達不到,想到這裡,傅平安陷入痛苦糾結,讓誰死,他都不願意。

    傅平安想起史老對自己的評價,不適合搞政治,是啊,搞政治需要腹黑手狠,自己還真不是那塊料,是不是可以不流血犧牲呢,畢竟這是一場選舉,而不是政變,思慮再三,他決定選擇讓一個重要的人流血,從而杜絕犧牲。

    這個重要的人自然就是瑪竇,這是他的國家,他的子民,他的事業,他流血理所當然。

    終於搞定了最困難的環節,傅平安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回身看去,沐蘭已經躺在沙發上睡著了,嘴角掛著晶亮的涎水,還咂咂嘴,似乎夢到了什麼好吃的東西,他沒有驚動沐蘭,去拿了條毯子給她蓋上,然後坐在一旁,試圖讓自己亢奮的大腦平靜下來,但沒用,他又將行動的流程過了一遍,能不能成大事,在此一舉。

    早上七點,傅平安叫醒了所有人,時間有限,必須爭分奪秒,他採納了蒂亞戈和沐蘭的建議,把這幾天的日程排滿,全部都是親民項目,走到人民群眾中去,不談什麼政治,就只是和老百姓一起喝咖啡,聊天,打棒球,重點在於傳播,瑪竇的賬號暫時由傅平安掌管,幫他發推文,這是個技術活,用最淺顯簡單的短句將道理講透,還能振聾發聵,高屋建瓴,只有深諳人心的高手才能做到。

    戰線分兩邊,一邊是瑪竇深入群眾,一邊是推特挑動民意,傅平安瀏覽了上萬條帖子,發現星馬台人對於勞埃德保安的怨氣是最大的,種植園需要保安維持秩序,兩萬名土著員工需要管理,所以勞埃德擁有一支強大的保安隊伍,武器裝備比警察都先進,企業保安都是二三十歲的歐洲籍年輕男性,荷爾蒙旺盛,卻沒有正常的發泄渠道,於是惡性案件頻發,就像是駐紮在日本的美軍一樣,偏偏勞埃德公司享有治外法權,員工犯了罪不用交給星馬台司法系統處置,公司有一個法務處,以公司規章代替法律,殺人放火的保安,最多辭退而已,通常只是罰薪。

    去年八月,在海邊度假村,那三個虐殺了土著女人的勞埃德保安,至今逍遙法外,傅平安對此事印象深刻,他決定就從這件事入手,炒熱舊聞並不難,用瑪竇的推特發上幾條,自然有人轉發評論,都不用找什麼大V助陣,因為瑪竇自己就是最大的V。

    傅平安抽空去了一趟種植園,選了一塊地方,引發爆點的位置很重要,一定要佔理才行,勞埃德佔據了很多土地,有合法的,也有非法的,除了他們購買和租賃的土地之外,勞埃德公司還偷偷將附近的荒地納入管理範圍,這個做法很像是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上海租界當局的行徑,在滬西越界築路,強行霸佔道路周邊土地,造成既成事實,反正當時的政府也奈何不得他們。

    勞埃德雇傭了兩萬名星馬台籍員工,絕大多數都是從事低端勞動的工人,這些工人住在種植園周邊的村落中,資本家有時候也會做些善事,為了員工的健康著想,勞埃德出資將竹木搭建的近乎原始狀態的村落改建成現代化的木板房,噴洒藥物滅殺害蟲和病菌,引入電能和自來水,錢花的多了,也就很自然的將這些區域視為自己的管理範圍,工人之間發生糾紛矛盾,也由勞埃德出面調停解決,時間一長,大家就都習慣成自然,把這裡當成了勞埃德的領地。

    這個村子叫拉齊奧村,距離去年案發地點海濱度假村只有十五公里,傅平安在推特上說,要去拉齊奧看望受害者的孩子,並邀請有志青年同去,集合地點和時間都公開發布,還租了一輛53座的中國產宇通大巴車當交通工具。

    到了約定時間,五十名網友來到集合地點,他們中大多數都是女孩子,打扮的花枝招展,拿著遮陽傘戴著墨鏡,帶著慰問品和零食,她們是把這次活動當成一次野營來的,同時也不排除這些女孩子有嫁入王室的小九九。

    隨行人員還包括傅平安、沐蘭和一些保鏢,為了防止意外,他們帶了槍。

    上車之前,傅平安再次向瑪竇面授機宜。

    「我知道,我明白,我會的。」瑪竇不斷點頭。

    「你可能要受點委屈,但我會保證你的安全。」傅平安說,「你的委屈越大,效果就越強。」

    瑪竇上了大巴車,女孩子們一陣尖叫,傅平安也上了開道的路虎車,沐蘭坐在他身旁笑道:「你越來越像一個陰謀家了。」

    「這大概就是政治。」傅平安說。

    小車隊駛出星馬台城,向南進發,繞過巨大的勞埃德園區,來到拉齊奧村,此前已經聯繫好了當年的受害者家屬,一個帶著倆孩子的可憐的鰥夫,他的妻子被勞埃德的保安殺了,可他為了生活,只能繼續為勞埃德打工,今天他調休,帶著兩個孩子迎接客人。

    這是一次看起來普普通通的慰問送溫暖行動,糧食、橄欖油、書包文具和玩具堆滿了逼仄的小屋,鰥夫穿上嶄新的襯衫,手拿著橄欖油,洋溢著幸福的微笑,村民們也來圍觀,瑪竇順勢發表演說,這一套說辭他已經說過無數遍,輕車熟路,聲情並茂,他將資本家的醜惡嘴臉揭批的入木三分,贏得一陣陣掌聲。

    傅平安見火候差不多了,拿出一部專門為此次事件預備的手機,SIM是無記名的,也沒撥打接聽過任何電話,他來到無人處,打了一個電話給勞埃德保安部。

    「有人在拉齊奧村聚眾鬧事。」傅平安用英語報警,打完電話就關機了。

    不出十分鐘,一輛路虎衛士就開了過來,但是保安沒下車,只是停得遠遠的用望遠鏡觀察。

    「如果他們不管,可就前功盡棄了。」傅平安喃喃自語。

    站在高處的瑪竇也看到了那輛路虎衛士,車身上勞埃德的徽標如此刺眼,他手一指:「看,他們來了,殺人兇手就在那裡!打倒勞埃德!」

    下面人跟著吶喊:「打倒勞埃德!」群情激奮,聲如浪潮。

    那輛路虎衛士調轉車頭走了。

    傅平安捶胸頓足,演對手戲的男二走了,這大戲還怎麼往下演,資本家的狗腿子也太慫了吧。

    沒過幾分鐘,又有四輛路虎衛士出現,原來保安們不是嚇跑了,而是撤到遠處等待增援,援兵一到,他們就氣勢洶洶殺過來了。

    「沒我的命令,不許出現,不許動手,更不許開槍。」傅平安再次嚴令,他藏在室內,俯瞰一切。

    沐蘭端起攝影機,開始拍攝。

    五輛勞埃德的警車包圍了聚集的人群,保安下車警戒,黑超墨鏡,半指手套,雷明頓霰彈槍,威風凜凜,殺氣騰騰,領頭的保安袖子上有三道折,看樣子是個隊長,他人高馬大,滿頭紅髮,嚼著口香糖,倚著車門,拿著麥克風喊話:「這裡是勞埃德領地,你們的聚集是非法的,必須馬上解散。」

    瑪竇正等著這句話呢,他憤怒的反駁:「這裡是星馬台領土,星馬台人民有集會和示威的權利,你們無權阻止,你們這些劊子手,殺人犯,變態的虐待狂。」

    外籍保安們可不認識瑪竇,他們相視一笑,紛紛抽出了警棍,二十名保安對付百十號示威群眾,勝算滿滿。

    瑪竇不但絲毫無懼,還來勁了,跳著腳的痛罵,而且是用英語罵,他成功的激怒了保安們,這些來自英國的保安毫無紳士風度,他們揮舞著警棍將手無寸鐵的女孩子們驅散,將瑪竇從檯子上拽下來,就要往車裡塞,瑪竇拚命反抗,三個保安將他死死按住,保安隊長單膝跪在瑪竇的脖子上。

    「放開我,我不能呼吸了。」瑪竇呻吟道。

    女孩子們試圖衝上去救他,保安立刻拔槍威脅,她們能做的只有拿出手機拍攝,並打電話報警。

    「瑪竇會被弄死的。」沐蘭急道。

    「再等等。」傅平安的心臟在砰砰跳,這些勞埃德的保安簡直太給力了,配合的比預期的還好,順利的有如神助。

    女孩子們開始哭泣,有人用英語叫嚷,他是國王,他是國王,但是保安們並不理會,勞埃德和星馬台王國的關係就像是關東軍與偽滿洲國,關東軍的少壯派是不會把康德皇帝放在眼裡的,再說了,誰能證明這小子真的是國王。

    拉齊奧村的村民們敢怒不敢言,他們眼睜睜的看著國王被勞埃德的保安壓在膝下,如同一隻等待宰殺的羔羊,那個手上還拿著慰問品的鰥夫流淚了,他衝上去想解救瑪竇,被嚴陣以待的保安一槍撂倒。

    空氣瞬間凝滯,四下鴉雀無聲,

    傅平安的心一陣絞痛,拿起對講機:「全體下車,救出瑪竇,不許開槍。」

    「為什麼!」沐蘭在怒吼,「他們已經在殺人了!」

    「還不是時候。」傅平安說,說這話的時候,他的心在滴血。

    「這也是你說的政治么,去他媽的政治!」沐蘭嘩啦一聲將霰彈槍推上膛,也拿起對講機,遲疑了一下:「重複一遍,不許開槍。」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
    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