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吾國吾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吾國吾民字體大小: A+
     

    傅平安和瑪竇不同,做田野調查的時候曾經來過這裡,與南美國家的貧民窟不同的是,星馬台人的性格相對溫和,旅遊者進去至少不會橫死,即便如此,貧民窟依然是犯罪的溫床,這裡有大量的地下賭場、色情場所以及毒品販賣窩點,星馬台失業率很高,無業青年沒有別的出路,只能投身黑幫。

    「我們開始吧。」傅平安說,他掏出幾張小額鈔票晃了晃,立刻就有四五個黑瘦的兒童湊過來,眼巴巴的盯著鈔票,雖然一張只相當於幾毛人民幣,但對他們來說也是一天的口糧。

    「帶我們去空地,然後叫人來,越多越好。」傅平安用馬來語告訴這群小孩,沒受過教育的星馬台人只能聽懂馬來語。

    每個貧民區都有一塊空地,作為孩子們打棒球的地方,如同巴西貧民窟的孩子踢足球一樣,星馬台的少年也有一條改變命運的捷徑,就是成為職業棒球運動員,星馬台棒球隊在東南亞的水平屬於一流,球員的薪水足以支撐他的家庭從這裡搬走,住進富人區的大房子。

    退位國王和他的衛隊上尉來到打棒球的空地上,這兒雜草叢生,垃圾遍地,不大工夫,一幫老弱病殘蹣跚而來,他們都是為了錢來的,其中沒有青壯年,以老嫗和孩童為主,瑪竇有些沮喪,這些人是沒有投票權的,憲法規定,年滿十八歲才有選舉權,而老人們雖然有選舉權,但從來不行使這個權力,他們沒文化,沒見識,認不清海報上的臉和競選口號,投誰的票對他們來說沒有區別。

    面對這樣一張張面孔,瑪竇滿腔熱忱變得拔涼拔涼的,他低聲對傅平安說:「把錢給他們,我們走。」

    傅平安也覺得沒意思,正要發錢,忽然一個老嫗尖叫起來,繼而指著自己的T恤對別人大聲嚷嚷,她身上穿著一件來自義烏的廉價廣告衫,正面印著國王提比流.瑪竇的頭像,那是經過設計的頭像,和星馬台紙幣上瑪竇的祖父凱撒.瑪竇的側影非常接近。

    緊接著,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現了,這些老嫗和孩童們紛紛跪倒,大禮參拜,這是星馬台王國的傳統禮儀,在國王面前,百姓需五體投地來表達尊敬,不過這些年來跪拜禮儀已經廢止,國王的神格在劇烈縮水,沒人再把國王當回事,沒想到在民間,國王依然享有極高的威望。

    下面一片七嘴八舌的聲音喊吾王萬歲。

    但是在瑪竇眼中,這不是貧民窟空地上的二十幾個老嫗和孩童,而是萬人廣場上十萬民眾在山呼海嘯。

    這種威望,完全是瑪竇的祖父留下的政治遺產,年輕的瑪竇感覺心底有一團火在燃燒,這團火迅速燃燒到了頭頂,沒錯,是上頭的感覺,和喝了半斤威士忌一樣。

    在傅平安眼裡,瑪竇卻變成了瘋了的慕容復,帶著稻草皇冠接受頑童的參拜。

    「朕來晚了。」瑪竇說,他用了祖父常用的自稱,神情也變得冷峻起來,在百姓面前要保持尊嚴,不能太親民,沒別的意思,老百姓就好這一口。

    就這樣,瑪竇對著一群老幼開始了演說,他盡量使用簡單的馬來語辭彙,邏輯也簡單粗暴,不和你講道理,就直白的將自己的觀點灌輸給你,即興發揮,講的很奔放,很投入。

    「朕為什麼要參選,朕已經是國王,什麼都不缺,這是因為某一天晚上,朕睡覺的時候得到了先祖的啟示,上帝的指引……你們為什麼窮?是因為星馬台人民頭上有兩座大山,一座山是勞埃德,另一座山是腐敗的政府,勞埃德是魔鬼,馬爾克斯是魔鬼的幫凶,趕走他們唯一的辦法就是選朕!不選朕,你們就會永遠受窮……」

    傅平安有些聽不下去了,尷尬的無地自容,可他明白,瑪竇的辦法是對的,演講和請客吃飯是一樣的,你請民工兄弟吃那種需要脫鞋坐在榻榻米上吃的小碟子小碗日料只能惹人家一肚子牢騷還吃不飽,必須整大塊肉大碗酒才能一步到胃。

    ……

    蒂亞戈.杜警司的維多利亞皇冠警車在陽光下熠熠生輝,他把車停在貧民窟邊緣處的一家商店門口,讓商店老闆照管好自己的車,然後戴上警帽,整理一下筆挺的制服,挎上T形警棍,威風凜凜的走進了貧民窟。

    通常來說,單個警察是不敢進入貧民窟的,這樣很容易被敲悶棍,丟失槍械裝備,但蒂亞戈就有這個膽子,他是少數幾個從貧民窟走出來的精英,十五歲之前,他就在這裡居住,至今他的發小還在這裡生活著,當然已經靠著蒂亞戈的支持當上了老大。

    蒂亞戈一邊走一邊和老相識們打招呼,貧民窟有一點好,就是流動人口不多,都是本鄉本土住了幾十年的老戶,根知根底,看似混亂野蠻,其實內里自有章法,他打聽了一下,就知道國王的去向了。

    瑪竇還在激情演講著,傅平安在旁警戒,忽然發現一群人氣勢洶洶走來,看樣子是當地黑幫人物,全世界的混混都一個造型,刺龍畫虎,大金鏈子,星馬台貧民窟的混混還多了一個道具,就是別在褲腰帶上的鍍鎳手槍,銀光閃閃的耀眼。,毫無疑問,他們是來找麻煩的。

    傅平安的心懸了起來,悄悄摸了摸后腰的槍,可是那幫人暫時沒有發作,而是站在人群後方冷眼旁觀。

    瑪竇也看到了那群人,卻視若無睹,繼續演說,結束之後滿場掌聲,傅平安上前低聲道:「有麻煩,待會兒別逞強。」

    「你在說什麼,這些人都是我的子民。」瑪竇走向他的臣民,接受眾人的膜拜,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現了,那些囂張跋扈的混混們,居然也都排隊向瑪竇行跪拜禮,吻他的涼鞋。

    這很不可思議,瑪竇沒有任何威望可言,他繼位只有一年,對百姓也沒有施加過任何的恩澤,相反他的名聲並不好,以前是默默無聞,現在是被主流媒體黑成了狗,為何這些人會如此尊敬他?

    貧民窟的百姓生活在貧困線上下,溫飽都成問題,他們不可能對任何政客有好感,傅平安無法想象馬爾克斯或者岡薩雷斯來到這裡,會得到同樣的禮遇。

    但他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奧妙,星馬台是君主制國家,越是底層民眾,對王權越是尊崇,這是刻在他們骨子裡的東西,起碼要兩代人之後才能改變,就像北洋時期,明明皇帝已經退位了,但張作霖之類軍閥見到溥儀,還要行君臣大禮,張作霖跪拜的難道是溥儀么,並不,他跪拜的是自己曾經效忠的皇權,說白了就是一種情懷。

    底層民眾和上流社會割裂嚴重,上流人士掌握的媒體,在這兒無效,這些人不會看《蘇拉威西新聞報》和《星馬經濟》,這裡到處都是衛星天線,他們看馬來西亞和印尼的電視娛樂節目,不看星馬電視台的那些乏味的玩意。

    想到這裡,他忽然有了信心,有了力挽狂瀾的把握。

    ……

    蒂亞戈來到現場的時候,民眾聚集的更多了,他費了一番口舌才將瑪竇勸走,回到車上,瑪竇恢復了平靜,默默看著車外,良久才道:「我儘力了。」

    「陛下,以後不要到這種地方來,非常危險。」蒂亞戈嚴肅勸誡道。

    「這是我第一次貧民生活的地方來,我只知道他們窮,沒想到這麼窮。」瑪竇自言自語,「都是吾國吾民,為什麼差異這麼大,我是國王,是這個國家的王,我想為我的人民做些事情,可是身份不允許,於是我退位參選,我只想改變,權力財富對我而言如浮雲,我究竟做錯了什麼,被他們如此羞辱。」

    蒂亞戈一時語噻,他無法回答陛下,他是從貧民窟走出來的孩子,費盡心機向上爬,什麼仁義道德都是工具罷了,但此時此刻,瑪竇的話讓他想起剛考進軍校的那天,那時候他還有一顆赤子之心,也想著通過努力,讓這個國家變得更好一些。

    「明天還來的話,我陪著陛下。」蒂亞戈說,他覺得自己有些分裂,一方面是格斯地安的忠實走狗,另一方面又成了陛下的忠實擁躉。

    「打電話給桑托斯,我晚上要用王宮。」瑪竇說完,閉目養神。

    蒂亞戈打電話給王室總管桑托斯,轉達了陛下的旨意,陛下要用王宮招待奧黛麗公主和中國來的投資商,這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的事情。

    桑托斯一口回絕:「王宮所有的物品都已經封存,無法接待任何客人,非常抱歉。」

    這個回答不出所料,蒂亞戈深知桑托斯的底細,這個老傢伙本來是王室的管家,一直默默無聞,後來抱上了馬爾克斯的大腿才當上總管,國王退位后,星馬台政局撲朔迷離,但是明眼人都明白,馬爾克斯即將完成華麗轉身,從首相變成星馬台第一任總統,那麼王宮就會成為總統官邸,桑托斯也將成為總統府首任大管家,既然如此,那就應該替未來的總統把家當管好,怎麼可以再讓外人使用呢。

    堂堂國王,在桑托斯心中,已然成了不相干的外人。

    對此回答,瑪竇只是淡淡一笑,說:「那我們就在萬豪星馬酒店招待客人。」

    ……

    萬豪星馬宴會廳,斛籌交錯,燈紅酒綠,瑪竇雖然已經退位,但依然保有王子的身份,所以這是一場國宴,來自中國的客人們都入鄉隨俗,換上了隆重的禮服,因為這是江東省屬明星企業江航的對外投資合作項目,所以江東電視台派遣了一支精悍的小隊伍,隨團採訪。

    激動人心的一刻到來了,星馬台前國王閃亮登場,瑪竇以一身裁剪合體的晚禮服亮相,頭髮一絲不苟的向後梳著,他和傅平安年紀相仿,只有二十四五歲,正是銳氣逼人的年紀。

    「天啊,國王這麼年輕,這麼帥!」江東台的女記者喃喃自語道。

    攝影師會意,將鏡頭對準國王,捕捉著最精彩的瞬間。

    瑪竇和每一位來賓握手,寒暄,他地道的牛津腔和嫻熟的普通話令人震驚,彬彬有禮,風趣幽默,短短几分鐘就用他強大的魅力征服了現場所有中國客人。

    來自江航團隊的一位大姐拍了一大堆照片,精心挑選了九張磨皮美顏后,在朋友圈裡發出,獲得無數點贊,很多人問她這個明星是不是剛出道的。

    江東航空的官方微博也發出了組圖,照片都是專業攝像師用單反拍攝,每一張都選取瑪竇最帥的角度,每一張都夠格印成雜誌封面,一時間瑪竇陛下在中國圈粉無數,值得一提的是,傅平安作為瑪竇的官方翻譯隨行左右,他也是一身晚禮服,小夥子英俊挺拔,和瑪竇不相上下,引得無數腐女遐想,硬給他們組了CP,國王和將軍的故事,試問哪個腐女不愛,有位作者在晉江寫了一篇以他倆為原型的脆皮鴨文,後來賣出了千萬版權,這是后話不提。

    ……

    晚宴之後,瑪竇王子並沒有與客人們深入交流,而是直接上車離去,只留下國際友人們回味萬千,時間尚早,大家耐不住寂寞想出去體驗一下熱帶風情,但酒店經理告誡說,近期外面不太安全,夜間最好不要出門。

    這話能勸阻一般人,但勸不了軍人出身的魏中華,他換上便裝悄悄出門,在鬧市區溜達了一圈,也沒感覺有多麼危險,走了一圈,找了個報刊亭買了幾份當地報紙和一本雜誌回來了。

    魏中華的英語水平不錯,他在電梯里瀏覽了一下報紙就皺起了眉頭,出了電梯,直奔劉風正的房間,老劉以前是江東石化的副總,同為大型國企的副手,兩人有所交集,這次同來星馬台,更是坐在了一條船上。

    劉風正見老魏來了,熱情招呼他落座,正要去煮咖啡,魏中華將報紙遞過來,面色凝重:「劉總,情況不對。」

    「哪裡不對……」劉風正接過報紙看了看,笑容凝固在臉上。

    報紙上刊登著最新的民調結果,瑪竇的支持率低於10%,幾無勝算,而且雜誌上印著的瑪竇照片也是經過挑選的最醜陋難看的,傻子也能看出,瑪竇已經被這個國家的人民所拋棄,什麼退位競選,只不過是挽回末代君主命運的困獸之鬥罷了。

    「魏總,你怎麼看?」劉風正問。

    「我們被傅平安那小子算計了。」魏中華說,「他想火中取栗,拉我們陪綁,我們代表的可是國家,國家的錢是不能拿來打水漂的。」

    「那你的意思是?」劉風正又問了一句。

    魏中華說:「不急著走,現在走對我們不利,畢竟牛吹出去了,現在回去不是打自己的臉么,陪他們玩玩吧,作秀可以,但是真金白銀不能往這兒投,這地方政局動蕩,不穩啊。」

    劉風正說:「不能白來一趟,明天聯繫一下當地政府,和馬爾克斯首相接觸一下,看看能不能搞些合作。」

    魏中華又坐了一會兒,看劉風正心不在蔫的,以為他疲倦了,於是告辭離開,他剛出門,套間卧室里就走出一個女人來,正是江航團隊中的那位大姐。

    「嚇死我了。」大姐說,她身上只穿了一件浴袍。

    「身正不怕影子斜,有什麼可怕的。」劉風正說。

    「就是,我只是來借地方洗澡。」大姐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
    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