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八十八章 飯局結大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二百八十八章 飯局結大佬字體大小: A+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都說歐洲人吃飯挑剔,只吃精肉,心肝肺腰子大腸什麼的都不吃,沒想到太后她老人家一開口就是腦花。

    對於歐洲人來說,吃豬腦花和吃人腦子沒啥區別,簡直毛骨悚然,想想都要嘔吐,把苦膽都吐出來的那種。

    「再來點別的么?」劉小娜膽戰心驚。

    太后不看菜譜,直接點:「牛缽益庵。」

    「什麼?」劉小娜反應了一會,恍然大悟,是牛鞭,妥妥的重口味。

    「入鄉隨俗,好。」范東帶頭鼓掌。

    大家也都鼓掌,蘇菲阿姨非常得意,她當年以一個普通法航空姐的身份迷住瑪竇的父王奧古斯都.瑪竇,靠的可不僅僅是金髮碧眼,身材火爆,她是那種真正上的了廳堂,入得了廚房,床上更是火辣四射的全能選手,跟著先王在東南亞旅遊的時候,素以膽大敢吃而博得陛下的歡心,這世界上就沒有蘇菲不敢吃的食物,區區腦花牛鞭算什麼,爆漿活蟲子她都敢生吞。

    矯情驕傲的歐洲老牌貴族,那只是蘇菲在歐洲和中國市場上的人設,投客戶的喜好而已,在自己人面前再演戲就太累了,這不是外面的局,都是自家人,想吃什麼就點什麼,不用顧及人設崩塌。

    「我幫你點個九轉大腸,絕對好吃,不好吃你把我薅下來。」范東來了興緻,他九八年的時候來近江就吃過閱江樓的九轉大腸,至今念念不忘。

    「你可拉倒吧,讓外國友人吃大腸。」傅冬梅忙道,「別瞎出主意,這是外事活動。」

    蘇菲聽不懂他說的啥,狐疑的看向其他人,楊伊翻譯成英語告訴她,是豬的大腸經過很多道繁瑣的處理做成的菜。

    「OK。」蘇菲阿姨嫣然一笑,她就喜歡吃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

    「再來個爆炒腰花,油炸臭豆腐,臭鱖魚,齊活。」范東說。

    「合著是全臭宴啊。」楊伊笑道,「那水果拼盤一定少不了榴槤。」

    這當然是開玩笑,嚴格來說,閱江樓這種地方就不是吃飯的,主要是個社交場所,大廚的手藝雖高,但不溫不火,中規中矩,菜肴造型好看,味道中庸不出格,反而不如民間廚子大膽潑辣,別有風味。

    無酒不成席,蘇菲阿姨是紅酒品鑒大師,尋常紅酒入不了她的法眼,怕是全近江都沒有真正的好紅酒,所以只開了一瓶自帶的五糧液,孩子們喝可樂和果汁,家宴沒那麼多規矩,自由發揮就是。

    酒過三巡,閱江樓的公關經理帶著服務員進來了,服務員還端著一缽剛醒好的紅酒,能定這麼大房間的都是貴賓,這是例行贈送,公關經理髮了一圈名片,看到蘇菲阿姨,眼前就是一亮,這不是電視台上出過鏡的歐洲貴族么。

    任何營業場所,尤其是閱江樓這樣的老牌飯店,最講究名人效應,樓下掛著不少總經理和政界商界演藝界大人物的合影,什麼成龍大哥,范爺,華仔,部委領導,商界領袖,這都是對飯店的加持,如今來了一位正兒八經的歐洲貴族,豈能放棄這個蹭熱度的機會。

    公關經理拿出手機,要求和王妃合影,王妃當然不會拒絕,這是她的人設,來者不拒,尊貴但不失親民,阻攔的活兒得由下面人來干,而且不能阻攔求合影的人,得去阻攔王妃,奧斯瓦爾多這個撲克臉負責這個最合適,潘曉陽負責打圓場,她告訴公關經理,王室規矩大,王妃形象是不能免費用於任何商業場所的宣傳推廣的,你要合影可以,換了便裝在室外公共場合可以拍,但在飯店裡不行。

    公關經理是人精,聽出潘曉陽這一番道理中最核心的兩個字是「免費」,付費的話應該可以,而且這個費用不會低,他做不了主,客氣了幾句,去請總經理出馬。

    總經理正在隔壁房間陪很重要的貴客,公關經理過去彙報工作的時候也沒迴避客人,沒想到客人比總經理還感興趣,說要不咱們過去敬個酒,我今天帶的這瓶紅酒還不錯,不丟人。

    於是他們就端著一壺醒好了的紅酒到隔壁房間來,眾人看到進來幾個衣冠楚楚的中年人,就有些煩,吃個飯還人來人往的,這是吃飯還是社交呢。

    公關經理介紹說:「這位是我們閱江樓的總經理,江海生江總,這位是……」

    還沒說完,那個五十多歲穿筆挺西裝的男子擺擺手制止他:「我是江總的朋友。」

    既然來是閱江樓的老總,潘曉陽肯定要給面子,而蘇菲阿姨更是嗅覺靈敏,她發現西裝先生氣場遠超常人,屬於她的獵物範疇。

    「酒倒上,我敬遠方來的客人。」西裝先生說。

    江海生親自為他們服務,大家碰杯,品酒,蘇菲用兩根手指拈著紅酒杯,嘗了一口,對潘曉陽說了一大堆話。

    潘曉陽笑道:「王妃說這應該是奔富葛蘭許,年份大概是1996年。」

    這下西裝先生驚了,他是資深紅酒愛好者,但是功力也沒達到這個程度,一口就能品出品牌和年份。

    但蘇菲說的遠不止這些內容,只是潘曉陽英語水平不夠高,辭彙量不足,就只翻譯了最簡單的部分。

    傅平安接上茬:「這酒具有濃郁的李子和黑莓的芳香,又夾雜一些巧克力香味,口感醇厚,香味成熟,果香中結合了完美的橡木味和單寧。」

    西裝先生轉向傅平安:「小夥子,你也很懂紅酒嘛。」

    傅平安說:「魏總,我不懂紅酒,我在翻譯王妃的評價。」

    「你認識我?」西裝先生饒有興緻的問道,「你是江航的員工?」

    「我是航校的學員。」傅平安說,「在內部手冊上看到過您的照片,了解過您的事迹,您是空軍特級飛行員,正師級轉業到江航擔任副總經理的,不過和那張照片比起來,您富態了一些,我是從您的軍人氣質,和領子上的江航小飛翼徽章認出您的。」

    「小夥子心很細,不錯,你是內部培訓生,還是社會招生?」江東航空的副總經理魏中華繼續問道。

    「我是社會招生,學飛行是為了開航空公司。」傅平安一張口就牛氣衝天,魏中華本來還有些興趣問問這是誰家的公子,一聽這話就打消了念頭,這孩子夸夸其談,想來也沒什麼真正的背景。

    那年江海生已經和潘曉陽談妥了,這頓飯免單,再送一張閱江樓的至尊VIP卡,卡里充值十萬隨時可來消費,而且不限有效期,以此換一張和王妃的合影。

    那邊王妃在和江總合影,這邊傅平安遞上了自己的名片,魏中華出於禮貌接了名片,隨意瞄了一眼,恍然大悟:「你就是傅平安,我知道你,海島蛟龍嘛。」

    魏中華是空軍大校轉業,又是江東省人大代表,對於傅平安這個名字還是蠻熟悉的,只是不能和真人對得上,他不禁又看了看名片,安蘭貿易進出口公司董事長的頭銜,倒也不算稀奇,小傅這樣的精英,無論在哪一行干都會大有作為的。

    「魏總有沒有興趣開闢一條新的國際航線?」傅平安隨口問道。

    魏中華眼睛一亮,這正在他的負責範圍之內,江東航空在規模上比不得國航東航南航,但比廉航還是要強上不少的,開闢國際航線是江航當前的工作重點,歐美航線已經趨於飽和,江航打不進去,而東北亞、東南亞的市場航權比較開放,航程也相對較近,很多低成本航司加入競爭,想分得一杯羹難上加難。

    「我經常去星馬台,但是苦於沒有直航班機,每次都是先乘坐咱們江航的飛機到馬來西亞仙本那,再讓那邊派軍機過來接我,挺不方便的。」傅平安說,「其實仙本那距離星馬台也就一個小時的航程,何不開闢一條新航線。」

    這話里並沒有炫耀的意思,只是就事論事,魏中華也沒在意什麼軍機來接,他滿腦子都是新航線,國際航線打的是卡位戰,你提前占坑,別人就進不來,但是航司是要賺錢的,航線是以利潤為導向的,星馬台不是旅遊勝地,中國人在那做生意的也不多,新航線必賠本,不過話又說回來,就算賠也要干,因為還有政府補貼呢。

    至於為何江航沒有拿下這一市場,純粹是星馬台政府懶政導致的,現在有人牽線搭橋,這條航線至少有眉目了。

    「你說開航空公司,是在星馬台開?」魏中華說,「那我們可以代碼共享嘛。」

    所謂代碼共享就是航司通過星空聯盟,天合聯盟這樣的航空聯盟進行合作,這樣航司的航線網路可以通過其他聯盟成員進行大範圍的延伸擴展。

    比如傅平安成立的星馬台航空和江東航空搞合作代碼共享,兩邊都可以賣票,但執飛的卻是一家公司的飛機和機組人員,賺了錢大家分。

    「很好的提議,為了我們的合作,乾杯。」傅平安說,現在不是詳細談業務的時機,還只到酒局互相吹牛的程度,如果魏中華感興趣,自然會來聯繫自己。

    魏中華和傅平安幹了一杯,留了自己的名片,和江海生一起出去了。

    「你要開航空公司?」劉小娜瞪大了眼睛,「以前怎麼沒聽你說過。」

    「我剛想到的。」傅平安說。

    「大哥,你真是想起一出是一出。」范東生調侃道,他只顧悶頭吃,根本不理會什麼這總那總的。

    倒是范東和傅冬梅兩口子受到極大震撼,兒子還是大學生,就和大領導,大老闆談笑風生,江航的副總,那得比他們老單位輕紡廠的廠長高出多少級去。

    「李信和楊伊呢?」傅平安忽然發現桌上少了倆人。

    這倆孩子趁著大人們應酬的空當偷跑出去看江景,外面有一條長廊,可以俯瞰江景,飯店還貼心的預備了固定式的單筒望遠鏡,李信坐在輪椅上用望遠鏡欣賞著江面上燈火璀璨的游輪,忽然看到兩個熟悉的人影。

    是李秀承和郝清芳,兩人正站在游輪的甲板上眺望,沒有勾肩搭背,說明關係還沒到位。

    「你看船頭上是誰。」李信說。

    楊伊拿住望遠鏡筒,正看到李叔叔脫下大衣披在母親肩頭。

    「呀,我媽媽和你爸爸在一起了。」楊伊很開心,郝清芳單身已經好幾年了,李叔叔是個值得信賴的,讓人很有安全感的大叔,看來兩家人的未來是註定要糾纏在一起了。

    郝清芳確實在和李秀承交往,兩位單親家長因為孩子而結識,因為相同的命運而越走越近,孩子們都考上了大學,做父母的終於可以自由的追求屬於自己的生活了,但是這種交往是克制而內斂的,現在他們還只是能敞開心扉的知己關係,並沒有走出最重要的一步。

    李信拿出手機,想給老爸打個電話嚇唬他一下,被楊伊勸阻:「既然大人不願意公開,我們就裝作不知道吧。」

    「也是,就讓他們偷著樂吧。」李信說,其實最開心的是他,大人們的感情相比孩子來說,會更加成熟和穩定,老爸把郝阿姨娶回家,那自己就多了一個媽,又多了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妹妹,兩家人並成一家人,老爸為自己做的只能這麼多了,有這樣的天時地利人和,再不把楊伊追到手,那自己就太沒本事了。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自己能重新站起來。

    遊船遠去,兩人回到包間,來串桌的客人已經離去,酒桌上也只剩下范東生和奧斯瓦爾多在大吃大喝,其他人都坐到了牌桌旁,傅冬梅兩口子和潘曉陽一起教蘇菲如何打麻將,蘇菲對這種古老東方的遊戲很感興趣,一學就會,連和幾把,很快她就不滿足最簡單的扳倒和了,吵著要用更高級的規則,要贏一把大的。

    房間內有KTV,但是沒人唱,傅平安下個月就要考研,爭分奪秒在看書,劉小娜心事重重,坐在沙發上發獃,而奧黛麗則含情脈脈的看著傅平安。

    李信和楊伊對視一眼,覺得這是一個機會,該把招駙馬的事兒說一下了,畢竟這是學生會,是校領導,是政府外事部門交代的重要。

    劉小娜在場,這可是傅叔叔的女朋友,事兒不能當她面說,除非用他聽不懂的語言,楊伊走過去,輕聲細語的將事情的原委和奧黛麗的要求說了一遍,星馬台政府希望奧黛麗回國繼承王位,這事兒變成了一個外交任務,最後又落在傅平安身上,他答應做駙馬,奧黛麗就同意回國。

    傅平安抬頭看了一下奧黛麗,頓時就明白了,他當然不認為這是奧黛麗深思熟慮后的結果,十八歲的女生想一出是一出,純屬小孩子任性的鬧劇,破解之法只能靠哄。

    「等我考研結束,陪她一起回國。」傅平安說。

    奧黛麗笑了,比出勝利的手勢,李信和楊伊也笑了,終於搞定了任務,唯有劉小娜不笑,她聽不懂他們的對話,覺得自己被疏遠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
    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