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八十六章 親家見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二百八十六章 親家見面字體大小: A+
     

    劉德龍更懵了,本來是個喜慶的事兒,叫大家來是商量細節的,如何辦婚禮,如何擺酒席,怎麼參謀了半天得出一個暫時不能結婚的決定來。

    張愛芳說:「大姐二姐說的對,孩子雖然優秀,但年紀還小,還不定性,咱們做長輩的應該給他們把握一下方向,小傅不是大學還沒畢業么,讓他去考公務員,別做生意,家裡有小娜就行了,房子也不能咱們家負擔,這個必須兩家共同出資,一家一半,房證寫兩個人名字,兩邊老人約定好,都不去給孩子添亂,等有了孫子,第一個姓劉,第二個姓傅,月嫂錢,我出,答應這些,等考上公務員我就把戶口本拿出來。」

    劉德龍聽的一愣一愣的,這都是啥啊。

    「人家生意乾的好好的,你說考公務員就考啊,還二孩,國家還沒放開呢。」劉德龍忍不住反駁,「要我說,孩子的事情讓他們做主就行了,咱們不要干涉。」

    「小娜是我的女兒,我得做主。」張愛芳鐵了心。

    劉德龍氣的直抖手,他有高血壓,一生氣就要腦溢血,索性不管了:「隨你們去吧。」

    ……

    星馬台政府派出一個外交使團前來中國迎駕,馬爾克斯首相老奸巨猾,豈能猜不透對手的意思,瑪竇是想把公主掌握在手心裡,實行精神控制,他做實際上的攝政王,既能參選,又能控制王權,兩全其美,進退自如,這孩子做的一手好夢。

    瑪竇做得,馬爾克斯更做得,政府的人力資源更豐富,財力更強大,這是文斗,不是武鬥,要比拼的是軟實力加硬實力,缺一不可,所以首相親自交代外交部長,最好能在權貴子弟中尋找一個品貌相當的男青年作為使團成員,那意思是要給未來的女王介紹對象,這個對象還必須是自己人。

    政府特批了一筆資金給使團,中國是新崛起的國家,據說大城市不亞於紐約倫敦,奢侈品店一應俱全,上回一票人去巴黎逛得很過癮,另外一些權貴的家屬就不樂意了,這回去中國不能少了他們,外交部長桌上遞了一堆條子,得罪哪個都不合適,只能全接著,反正花的不是自己的錢。

    首相還特地關照給奧斯瓦爾多開一筆特殊經費,這是安插在對方內部的自己人,必須優待,可是經費那麼緊張,實在拿不出更多的資金給他,下面人一合計,擠出五百美元,就當是奧斯瓦爾多的出差補助了。

    既然是正規的外交使團,那就必須通過外交途徑知會所在國政府,星馬台雖小,也是在聯合國有席位的主權國家,中國外交部接到星馬台政府以王室名義發來的照會,高度重視,部里派了一個副司長專門接待,江東省外事部門更加重視,全力以赴,以最高規格迎接使團。

    星馬台使團一行三十人先抵達上海,逗留一日,參觀學習中國改革開放的偉大成果,上海的繁華髮達程度果然不亞於紐約倫敦,使團成員吃得好住的好,官方接待無微不至,搞得他們都不太想去近江了。

    最終使團還是乘坐高鐵來到近江,省政府外事辦的碧蓮中巴車開到月台上,將使團成員接到省政府第一招待所下榻,因為公主在江大就讀,江東大學也列為接待單位,學校相當重視,聲勢浩大,不亞於百年校慶。

    使團本以為這是一次短暫輕鬆且愉快的旅程,領略東方古國的文化和發展,玩那麼幾天把公主帶走就完事了,但他們遇到了一個強勁而難纏的對手,正是公主的母親,被廢黜的前王妃蘇菲.羅蘭女士。

    蘇菲阿姨振振有詞,公主還未滿十八歲,法律上母親是監護人,女兒的一切事務都由我來代理,我不想讓女兒當什麼女王,參與那些繁瑣的,討厭的宮廷事務。

    當然這都是談判的技巧,蘇菲的要價在後面呢,她要王室補完欠女兒的撫養費,幫自己重組債務,這是比較優雅的說法,其實就是要王室幫著償還欠賭場和高利貸的幾百萬歐元,最令人無法接受的是,她要求王室給自己加王太后尊號,女兒當了女王,母親可不就是王太后么。

    星馬台的使節對付不了這種滾刀肉,無奈之下想到了當地政府,通過這幾天的接待他們摸清一個規律,中國人對國際友人的合理要求基本上不會拒絕,於是正式請求近江政府協調,請公主移駕回國。

    其實這是首相和國王爭奪主導權的鬥爭,但中方不了解情況,只認星馬台外交部的公章,於是省政府給江東大學打了招呼,讓他們做留學生的思想工作,校領導將這個任務交給學生會,學生會又把這個棘手活兒推給了傅平安。

    ……

    傅平安正忙著結婚呢,登記需要雙方的戶口簿,他沒時間回淮門接父母,本來想讓顧北開車去接,可是范東和傅冬梅先坐高鐵過來了,老兩口還帶了一堆禮物,都是給親家和未來兒媳的見面禮。

    「近江變化大,我上回跟單位車來的時候,這些樓還都沒有。」范東坐在兒子駕駛的賓士車上,興緻很高,後備箱放著他的輪椅,自打癱瘓以來,他已經七年沒出過門了,基本上都在小區里活動,現在兒子出息了,有車了,能接爹媽逛省城了,想想就高興。

    「爸,近江這幾年發展很快,您和媽好好住幾天,到處玩玩。」這是劉小娜在說話,雖然還沒登記,但她已經以兒媳婦自居,爸媽喊著,小嘴甜著呢。

    「哎,這孩子真好。」范東和傅冬梅交換一下眼神,都覺得這個兒媳婦不孬,長得好看,待人接物也很大方,最重要是屁股大,能生兒子。

    「都是自家人,就別住酒店了,住家裡。」劉小娜說,「這幾天公司也沒什麼事,平安學校里也沒啥事,未來幾天的行程我已經安排好了,二老就只管跟著走吧。」

    兒媳婦幹練颯爽,公婆喜不自禁,轉眼就到了劉小娜租的房子,三室一廳的大房子,客房已經收拾的乾乾淨淨,范東滿意的點頭,傅冬梅卻走到廚房四下摸了摸,沒有油污,但是有灰,說明廚房根本沒用過,油鹽醬醋俱全,但很多瓶蓋都是密封的,原來兒媳婦不會做飯,不過這不算啥大缺陷,可以學習嘛。

    傅冬梅問劉小娜:「孩子,你爸媽啥時候過來,住哪兒?」

    劉小娜說:「他們近,開車過來沒多長時間,我爸太忙了,不過夜,吃了飯就走。」

    約的是晚飯,現在是中午,劉小娜叫的外賣,小區門口的滿香園餐廳送的整桌的家常菜,還有一箱啤酒。

    「爸,聽平安說你血管不好,咱不喝白酒了,來點啤的,我陪您。」劉小娜說。

    「你下午不開車么?」傅平安問她。

    「下午沒啥事,爸媽先休息休息,沒事的話我還預備了這個。」劉小娜變戲法一樣從茶几下面搬出一盒麻將牌來,「聽說咱家開了個小棋牌室,爸媽技術肯定很好,有空教教我。」

    這個兒媳婦有意思。

    傅平安電話響了,是學生會辦公室的固定電話打來的,他到陽台去接了電話,學生會幹部客客氣氣請學長出馬去勸說奧黛麗暫時休學,跟使團回家繼承王位。

    繼承王位是計劃之內,但跟使團回家就算了,奧黛麗母女不能被星馬台政府捏在手裡。

    「知道了,我有空去就勸勸她。」傅平安說。

    「學長,下午有空么?」

    「下午沒空。」傅平安迅速把日程安排在心裡過了一下,都排到三天以後了。

    「那學長有空了就去辦吧,這是學校交代的任務,非常緊急。」

    傅平安敷衍幾句,掛了電話,別人急他不急,父母來了,天大的事都要靠邊。

    ……

    學生會幹部感覺學長在拖三拖四,乾脆繞過他,安排李信和楊伊去勸奧黛麗,這倆孩子沒啥心眼,果真就去了,把事兒一說,奧黛麗態度很堅決,回去可以,但有三個要求。

    李信說:「我可以代為轉達。」

    奧黛麗說:「我的要求不是向他們提的,我是向中國政府提的。」

    李信說:「那就更沒問題了,我們中國有句古話,外交無小事,只要合情合理,我們的政府一定要儘力滿足。」

    楊伊白了他一眼:「怎麼就是古話了,明明是周總理說的。」

    李信說:「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周總理是說過,但是在清末時期,清政府被洋人打怕了,聽見洋字就害怕,洋人可以在中國橫行霸道,官府也不敢管,反而要跪舔,至今還有遺毒,拿外國護照的就受到特殊照顧,而放棄了很多原則。」

    楊伊本人就是拿美國護照的,她上江大的難度極低,別人寒窗苦讀十二年,她只需要出示一下護照就行。

    「是啊。」楊伊嘆氣。

    回到正題,奧黛麗也知道中國人優待外籍人士,撇開她的公主身份不說,光是金髮碧眼就能足以帶來數不清的好處,如果加上女王頭銜,那豈不是要星星不給月亮。

    「我要一個男朋友,中國政府能發給我么?」奧黛麗說。

    李信和楊伊面面相覷。

    「在九十年代初期,中國的計劃經濟體制就消亡了,轉為市場經濟,而且就算是計劃經濟下,也不發男朋友,只是單位的工會婦聯會介紹男女朋友。」李信是個涉獵頗廣的孩子,說出來一套套的。

    「現在也可以介紹,介紹沒問題,但是發就離譜了。」楊伊也跟著說。

    「那就幫我介紹一個,我要傅平安。」奧黛麗指名道姓,欽點了駙馬。

    ……

    一輛臨港牌照的商務車來到劉小娜家樓下,開車的是廠里的司機,車上坐的是劉小娜的媽媽張愛芳,還有她的兩個姐姐,也就是劉小娜的大姨和二姨,姐妹三人都穿的體體面面,新燙了頭髮,圍著愛馬仕絲巾,拎著LV的包,和親家見面還是要見的,但不是來談結婚細節的,而是殺一殺對方的威風。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
    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