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最好的舞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最好的舞台字體大小: A+
     

    在等待簽證的日子裡,他們東奔西走,到處躲避殺手的追蹤,順便遊覽了米蘭、威尼斯、那不勒斯,還有安東尼奧的家鄉西西里,義大利人最重視家庭聚餐,大家聚在一起吃了安東尼奧媽媽做的空心粉,一直陰魂不散跟著他們的賓士車消失無蹤,後來他們分析,可能和安東尼奧父親的職業有關,大叔是西西里本地社團的一個領導人物。

    當然還有後續花絮,蘇菲阿姨魅力太強,引起了安東尼奧家醋海生波,這就是后話不提了。

    米蘭國際機場,離別終於到來,大家彼此擁抱,貼面,依依惜別。

    「亞男姐,跟我們回去吧。」靳洛冰哭的稀里嘩啦。

    「離別是為了相聚,以更好的自己。」劉亞男笑著說,要說不動心那是騙人,但是真要回去,她也下不了決心,一切還能重新開始么?答案是否定的,過去的就是過去了,昨日不能重來,未來卻充滿變數,這份緣,不屬於自己。

    不過話又說回來,傅平安現在的女朋友可不咋地,劉亞男曾經旁敲側擊的打聽過,這位正主兒高中畢業,沒上過大學,十九歲當兵,和傅平安是戰友關係,商人的女兒,滿腦子都是生意和管束男人的那一套玩意,絕非良配。

    「小冰,其實你有機會的,相信自己。」劉亞男沒有點明,但靳洛冰心知肚明說的啥事,她本來都想放棄了,現在劉亞男這樣一說,她又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

    「這些槍我先幫你保管,下回來了再用。」安東尼奧半開玩笑道,這些槍沒法帶上飛機,只能留給安東尼奧處理,說來這幾隻槍全是從狼幫手裡搶來的,而現在的狼幫老大默罕默德已經住進了醫院,耳膜破裂加骨折,團隊中的骨幹人員死的死,傷的傷,在弱肉強食的93省,實力大減的結局只有一個,就是被人吞併,沒過多久狼幫這個兄弟會下面的堂口就成為了過去式,這也是后話不提了。

    地勤在催促登機了,傅平安最後和劉亞男擁抱,兩人異口同聲說出一聲保重,劉亞男忍不住流淚,她本以為自己不會流淚,但還是控制不住。

    傅平安進入了登機口。

    「他回一次頭,我就跟他走。」劉亞男默默發誓,可是傅平安終究還是沒有回頭,她輕嘆一聲,轉身離去,去往自己的登機口,乘機返回巴黎。

    亞男轉身的一剎那,傅平安駐足回望,卻通過廊橋的玻璃看到她的背影。

    ……

    回程機票,王妃母女買的是頭等艙,這點錢必須花,公主是未來的女王,必須立起體統來,艱苦樸素那一套要不得,至於自己倒是可以節約一下,和靳洛冰一起坐經濟艙就行。

    至於那位奧斯瓦爾多上尉,也默默的坐在經濟艙,他就像個安靜的旁觀者,看這些年輕人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不插話,不評論,把他當空氣就好,保衛王妃和公主是他的職責,所以也必須跟到中國去。

    頭等艙機票很貴,傅平安每次找劉小娜都讓她打錢,打錢,錢嘩嘩的往外走,劉小娜最近都在犯嘀咕,這才幾天啊,五萬美元的外匯額度用完了,這執行的是什麼任務,公款旅遊么。

    劉小娜是個商人,她捨得給自己的男人花錢,但花在別人身上就心疼了,她倒是忘了,這些錢都是安蘭公司的,而安蘭公司是星馬台王室內務府皇商,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給王室提供方便。

    等他回來,得和他好好談談了,劉小娜想。

    傅平安的第一站不是近江,他乘坐的是國航的班機,降落在上海浦東國際機場,王妃是有身份的人,要住就得住一線城市,北上廣這種,近江還差點意思。

    這年頭只要捨得花錢,什麼服務都能買到,傅平安一擲千金,航班降落後,司機和專車都到位,一輛加長賓士迎駕,車裡有冰箱和香檳酒,下榻在陸家嘴國金中心的麗思卡爾頓酒店,五十平米的外灘江景景觀房,一晚上就要五千人民幣。

    傅平安特地讓司機繞了個圈,欣賞一下上海的改革開放發展成就,高樓大廈林立,車流擁堵,王妃終於相信他的話,中國真的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城市硬體水平比起巴黎紐約倫敦來都不差。

    靳洛冰沒急著回去,她的假期沒用完,索性跟著傅平安在上海「見見世面」,這是託詞,其實小姑娘想著劉亞男那句話,興許努努力還有機會呢。

    入住酒店后,王妃表示滿意,下樓用餐,人均一千元的金軒中餐廳粵菜,再次讓王妃心情大好,表示要去購物。

    國金中心內有眾多頂級奢飾品店,愛馬仕路易威登之類,銷售員都是見多識廣的人才,客人一進門,搭眼就知道什麼層次,不過畢竟是高檔商場的銷售顧問,不是縣城百貨大樓的營業員,不會因為顧客是個進來見世面的屌絲而怠慢,但那種彬彬有禮背後隱藏的些許鄙夷,是一般人體會不到的。

    王妃先進了愛馬仕的店,今天是周一,顧客不多,不用排隊,不然王妃肯定不進,王妃是不可以排隊的,這一群客人一進門,銷售們的眼睛就亮了。

    這不是一般人兒。

    蘇菲阿姨的氣質絕對不是蓋的,年輕時是一等一的大美人,正兒八經當過王妃的,正當紅受寵的那幾年和歐洲宮廷有過來往,和黛安娜都合過影的,雖然後來墮落成一個爛賭鬼,但振作起來那一副歐洲王室的氣場,絕對力壓全場。

    只有很有身份的人才會帶隨從,銷售們的眼力不差,看得出奧黛麗是這位中年貴婦的女兒,傅平安和靳洛冰這一對俊男靚女是本地接待人員,奧斯瓦爾多他們搞不清什麼狀況,可能是個傭人吧。

    店長當場就讓手下把店門給攔上了,其他顧客,暫不接待了。

    傅平安有些心驚,自己的荷包在哭訴,留不住錢。

    王妃說法語,店裡有會法語的銷售,誠惶誠恐的過來介紹商品,王妃懂得比她們多,她可是正兒八經的愛馬仕高級資深客戶,支持這個牌子二十年,花了不下上千萬,什麼限量版要配貨要排隊等三年的鉑金包,都是人家早年玩剩下的。

    「沒什麼感興趣的。」王妃聳聳肩,「等你們進了新貨,讓人送到我酒店房間里好么?」

    這是真大客戶,都不樂意自己來逛的,得你把東西送到他家讓他挑。

    店長諾諾稱是,哪敢不從。

    傅平安給他們留了個房間號碼和電話號碼,忽然王妃又改主意了,挑兩條領帶和一條絲巾,自然是傅平安付款。

    「送給你。」王妃將絲巾遞給靳洛冰,將領帶給了傅平安和奧斯瓦爾多。

    「我不能要。」靳洛冰急忙推辭。

    「王妃賞賜,不能不要,拿著吧。」傅平安示意靳洛冰別讓,這是阿姨在抖排面呢。

    奧斯瓦爾多感激涕零,從沒有人給他買過這麼貴重的禮物,而且是來自王妃的饋贈,這條領帶對他的意義,僅次於國王賜予的手錶,都是值得傳家的寶貝。

    王妃挺擅長邀買人心的,傅平安暗想。

    從愛馬仕店出來,王妃又去其他店擺譜,其實她最享受的並不是購物的快樂,這種快樂已經觸及不到她的閾值,她享受的是被眾人簇擁仰望的感覺,那種高高在上的,王室貴胄的優越感和尊崇感,老百姓對王室的膜拜,在歐洲已經越來越淡化,但是在中國似乎這玩意挺好使,別說是王室了,就是個白人屌絲,在中國都能吃得開。

    蘇菲阿姨感覺自己有點愛上中國了。

    趁著阿姨逛手錶店的空當,傅平安又接了劉小娜的電話,問他怎麼還不回近江。

    「公司一攤子事兒,等著你拿主意呢,你是法人代表,你不簽字一大堆報銷單沒法走流程啊。」劉小娜挺有借口。

    「我這正忙著呢。」傅平安說。

    「具體忙什麼,你敢說么?」劉小娜道。

    「逛商場。」傅平安如實回答,「待會還要去外灘喝咖啡。」

    「你是總經理還是三陪?」劉小娜語氣中帶著火了,「這些工作別人不能做么,非得你,我看你是被那個狐狸精迷住了。」

    傅平安沒覺得劉小娜在無理取鬧,做人要有同理心,懂得換位思考,如果劉小娜整天陪著幾個大帥哥吃喝玩樂的不著家,自己心裡也不會舒坦。

    「這兒還真沒別人,要不你來替我?」傅平安說,「還有,你說哪個狐狸精?中年的還是少年的?」

    劉小娜被氣笑了:「我服了你了鋼鐵直男,算了,這邊的事兒我處理比你更合適,那邊的活兒我也確實幹不來,讓我陪她們玩,我准撂挑子發飆,你慢慢玩吧,玩夠了再回來。」

    ……

    傅平安帶蘇菲母女逛了外灘,喝了咖啡,遊覽了南京路和原法租界上的西洋建築,吃了福建南路的蝦仁生煎,蟹黃做的禿黃油飯,這都是當年劉亞男帶他吃的,蘇菲被中國美食折服,也不管什麼健康飲食了,讚不絕口,說再來一份,打包兩份。

    天天這麼住,頓頓這麼吃,地主家也剩不下餘糧,把蘇菲母女弄到中國來可不是吃喝玩樂的,是暫時過渡,伺機回國禪讓國王,得想個辦法讓這對母女自力更生,自給自足才行,當外教就別想了,這倆人不是那塊料,不過王妃這氣場這派頭,似乎有更廣闊的的舞台可供她釋放光彩。

    傅平安熟讀歷史和社會學,他知道現在中國很多人是暴發戶心理,哪怕是億萬富翁也是這樣,在心理上仰視歐洲真正的貴族,民族自豪感還未建立,尤其是在上流社會,迫切需要得到西方的認可,玩音樂的花錢在維也納的金色大廳搞演出,拍廣告的必須找幾個洋人面孔出鏡,這博士那教授的,彷彿有了西方人的加持,東西才真錢。

    就連各種規矩標準,也講究「與西方接軌」。西方的一切都是香的,美的,西方的貴族王室,更是香到極致,他同學劉康乾不就是被家裡人送到英國去讀的高中么,把孩子送到歐美澳加,從小接觸西方文化,說出來就有排面,能獲得親朋鄰里的仰視和羨慕。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蘇菲阿姨開個班講個課,給誰站個台,或者下海拍個廣告啥的,那不是業務杠杠的。

    這一行傅平安不熟,可他有認識的人熟,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潘曉陽。

    潘曉陽最愛慕虛榮講排場,和蘇菲阿姨絕對能尿到一個壺裡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