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一拖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一拖三字體大小: A+
     

    奧黛麗的挑逗對傅平安無效,他壓根兒就對這種型號的妞兒無感,體重五十公斤身高一米八的排骨柴火妞,只適合走T台,拍AV都不夠料,又是未成年,又是瑪竇的妹妹,星馬台的公主,就算傅平安精蟲上腦都不會犯錯誤。

    「我在外面,有事叫我。」傅平安看也不看奧黛麗故意露出的一抹雪白,走到套間的客廳里,和衣躺在沙發上,子彈上膛,他不擔心警察,只擔心狼幫的人上門。

    此時已經是一點鐘。

    奧黛麗很憤怒,回到卧室撲在床上,她對這個保鏢生出一股奇怪的感覺來,從小到大,她最缺的就是父愛,親生父親是個花花公子,已婚人士,實際上他犯了個重婚罪,但沒有人會和一位王子較真,所以從小奧黛麗就生活在法國,在她的記憶中,父親很模糊,記不清長什麼樣子,後來父母離婚,她就沒再見過生父,而她也進了校規森嚴的英國女校學習,後來跟隨母親生活,蘇菲的男友很渣,她更是體會不到父愛,感覺不到被父親疼愛和管教感覺。

    保鏢給了她這些感覺,這個世界上,只有父親才會義無反顧的為了保護女兒殺人,只有父親才會奪走女兒的香煙和舉杯,而渣男們只會把香煙、烈酒和毒品送到你面前來。

    這個保鏢古板冷峻,但是爹味十足,正是奧黛麗期盼已久,內心渴望的類型。

    十七歲的女孩子還不會勾引男人,奧黛麗很懊惱,她輾轉反側睡不著。

    同時,劉亞男也睡不著,前塵往事浮上心頭,怎堪入睡。

    而遠在中國的劉小娜已經起床,正在洗漱打扮,今天工作安排的很滿,她的右眼皮卻總是跳,左眼跳財右眼跳災,難不成傅平安要出事?

    ……

    靳洛冰在沉睡中,忽然床頭柜上的內線電話響了,她被驚醒,迷迷糊糊拿起聽筒,傳來一個男聲,說的是英語:「請你立刻到酒店前廳來,你的身份信息出了問題,需要核實。」

    「為什麼,哪裡出了問題?」靳洛冰反問,電話掛斷了。

    十分鐘后,靳洛冰的房門被敲響,她嚇壞了,戰戰兢兢問是誰。

    「你不可以留在房間里,馬上到一樓前廳來,必須來,否則後果自負!」還是那個聲音,語氣嚴厲。

    靳洛冰想了一下,巴黎雖然不怎麼太平,今天光是親眼目睹偷包就有三起,但這裡是高級酒店,應該不會有問題,也是她披上睡衣,拿著手機下樓了。

    傅平安一直很警醒,敲門聲驚動了他,起身觀察,敲的不是自己的門,而是走廊另一側的門,敲門的男子又高又壯,穿的不是酒店服務員的制服。

    有古怪,搞不好是沖著自己來的。

    身後有動靜,傅平安一回頭,正看到奧黛麗渾身赤裸站在卧室門口,媚眼如絲,這一米八大高個,腿長的比例都失調了,精瘦的像個馬拉松運動員,那肋排看著就硌人,這丫頭是要生撲啊,可惜現在不是時候。

    奧黛麗也發現不是時候,傅平安貼在門口傾聽,難不成是狼幫的人追來了,她頓時慌了神,不用傅平安呵斥就跑回卧室把衣服穿上了,可是傅平安很快又進來,不由分說將她的皮夾克剝下來,奧黛麗兩眼放光,期待保鏢的下一步動作,如她所願,保鏢也開始脫衣服,把黑色凱夫拉防彈背心脫了下來,然後套在自己身上,勒緊尼龍粘貼帶,細心的如同給年幼女兒穿衣服的新爸爸。

    一瞬間,奧黛麗的心都要融化了。

    傅平安善於打掃戰場,第一個槍戰現場留下的三把槍都被他拿回來了,兩把槍別在身上,一把槍交給奧黛麗:「會用么?」

    奧黛麗用力的點點頭,接過手槍卸下彈匣看了看,裝出很熟練的樣子。

    ……

    靳洛冰穿著睡衣和拖鞋出了房間,走廊里亮著燈,空無一人,靜謐的有些讓人害怕,她進了電梯,按下底層鍵,睡得好好的被叫醒,腦子到現在還是懵的,下意識的以為真的是自己的證件出了問題,警察來酒店盤查。

    她來到酒店大堂,發現這裡燈光黯淡,前台沒人值守,酒店門前停著一輛麵包車,車門是打開的,一個穿套頭衫牛仔褲的傢伙在裡面探頭探腦,雖然是白人面孔,但是下巴上留著一把大鬍子,靳洛冰頓時毛骨悚然,轉身往回走。

    靳洛冰撞上了一堵牆,一個魁梧的像牆的大漢,同樣的套頭衫牛仔褲,東歐人面孔,身上一股濃烈的香水加狐臭味,一米六五九十七斤的靳洛冰在他面前就像個孩子一般柔弱。

    這絕對不是什麼警察,而是壞人!

    人在極度危險狀態下會爆發出無限潛能,靳洛冰愛好廣泛,上大學時參加過跆拳道社團,雖然練得是花拳繡腿,但是身體柔韌度不錯,能劈叉,腿提的很高,她純肌肉反射的踢出一腳,正中大漢褲襠。

    只可惜穿的是拖鞋而不是皮靴,不能額外增加殺傷力,大漢捂住褲襠的空當里,靳洛冰拔腿就跑,她先沖向電梯,還不忘向前台瞄了一眼,依然沒人,呼救都沒用。

    電梯居然沒停在一樓,靳洛冰來不及多想,沿樓梯向上跑,身後傳來急促的腳步,大漢追來了,跑得還挺快,靳洛冰嚇得腿軟,沒幾步就被大漢一把薅住頭髮,在樓梯上往下拖,頭皮都快被拽開了,疼的她淚花四濺。

    這下完了,要死在法國了,靳洛冰萬念俱灰,腦子裡一片空白,連後悔都來不及。

    忽然,那隻薅著自己頭髮的手鬆開了,然後是沉重物體倒地的聲音,靳洛冰抬眼看去,竟然是傅平安!

    傅平安為什麼會在法國,為什麼會在同一家酒店裡,為什麼會在這個時間出現救了自己,這麼多的為什麼,這麼多的巧合,可靳洛冰根本不去想,她只有一個念頭,得救了!

    靳洛冰嗷嗷大哭,傅平安也不安慰她,而是搜大漢的身上,沒證件,沒槍,只有一根繩索和一塊用來堵嘴的手帕。

    剛才他下樓查看情況,碰巧發現綁架事件,就跟過來救了靳洛冰,大漢腦袋上被他用槍柄砸了一個洞,不過這遠遠不夠,這種人肯定是惡貫滿盈的累犯,決不能留在世上繼續害人,可是酒店裡不能開槍,傅平安抬起腳來,用加裝了鋼板的皮鞋頭猛踹大漢的太陽穴。

    這是踢碎西瓜的聲音,靳洛冰嚇得把哭聲都咽回去了,傅先生不是大四學生,高幹子弟么,怎麼一轉臉就成了殺手,而且下手這麼狠辣。

    不過這純屬活該,仇恨壓過了恐懼,靳洛冰爬起來,腿還是軟,傅平安拉起她上樓,見她走不動路,索性夾在腋下往上走。

    不是應該公主抱么,被夾在腋下的靳洛冰很委屈。

    回到樓層,奧黛麗已經穿好衣服背起包,手裡還拎著槍,傅平安把靳洛冰放下說:「今晚酒店會有危險,你跟我走。」

    「我回去穿衣服拿東西。」靳洛冰說,她的行李,證件和錢都在房間里,還有白天買的一大堆奢侈品包包和化妝品,她捨不得。

    「沒時間了。」傅平安不由分說,帶著兩個女孩從酒店的員工電梯下樓,每到一處他都會把逃生路線看好,酒店除了客用電梯之外,還有樓梯和防火梯以及員工用來運輸布草的電梯,這個電梯往往在隱蔽處不會被客人發現,卻是最好的逃生通道。

    這時候狼幫的人已經到了,而阿爾巴尼亞的人販子也發現了被踢成重傷的同夥,兩幫人在酒店大堂相遇,狼幫的人更加兇悍,智商也稍欠一些,看見不對勁的人就覺得是和自己過不去的對頭,拔槍就打,阿爾巴尼亞人販子能在巴黎混這麼久,也不是好欺負的角色,他們中年長的那位是經歷過科索沃戰火的猛人,立刻掏槍還擊,酒店成了駁火現場。

    這畢竟是在十六區,警笛很快就響了起來,兩幫人馬落荒而逃。

    此時傅平安帶著兩個女孩已經坐上了計程車,去哪兒是個問題,酒店需要護照登記,只有民宅才最安全,他想到了劉亞男。

    劉亞男在失眠中,眼淚一直流淌,把枕頭都打濕了,忽然手機響了,竟然是傅平安打來的,趕緊接了,傅平安問自己要地址,要馬上過來。

    「你記好了……」劉亞男將自己的地址報了過去,掛了電話,穿上睡衣,噴了香水,家裡沒有計生用品,她來法國之後就沒再找過男朋友,用不著那玩意,要不下樓去買,也許傅平安帶了呢。

    猶豫之間,十分鐘就過去了,計程車到了樓下,一陣腳步聲上樓,劉亞男開門,門前的一幕讓她手足無措,傅平安帶了兩個女孩,奧黛麗她是認識的,還有一個長相清秀乖乖甜甜的中國女孩,這又是誰?

    更離譜的是,女孩竟然穿著睡衣!

    「酒店不安全,狼幫的人追來了,為了公主的安全只能打擾你,抱歉了。」傅平安解釋道。

    「那她呢?」劉亞男指著靳洛冰。

    「同胞,差點被人綁架,順手救了。」傅平安答道。

    靳洛冰更懵了,又是狼幫又是公主的,這是做夢么,對,一定是做夢,一個驚險刺激的夢,因為第一次來巴黎,自己的神經系統過於興奮,才會做這樣的夢。

    「傅先生,我們不是朋友么?」靳洛冰迷迷糊糊問道,她覺得自己的定位不該是同胞這麼生份。

    「還說不認識?」劉亞男柳眉倒豎,很自然的把自己代入傅平安正牌女朋友的身份了。

    「也算認識,不熟,飛機上認識的空姐。」傅平安老老實實回答。

    「好啊,都會搭訕空姐了。」劉亞男說,「不錯不錯,有出息了。」

    傅平安不理她,給瑪竇打電話彙報進展。

    與此同時,近江安蘭貿易辦公室里,劉小娜心神不寧,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巴黎和北京的時差是六小時,這會兒巴黎是夜裡兩點鐘,按理說傅平安在睡覺,不該打擾他,可是不打一個電話,劉小娜今天都過不好,思來想去她還是拿起了手機,電話撥過去,居然佔線。

    劉小娜更不安了,這個時間傅平安給誰打電話呢,是沐蘭,還是別的什麼紅顏知己,她等了十分鐘,再打過去,不過不是電話,而是微信視頻。

    傅平安接了視頻,劉小娜先看環境,明顯不是酒店房間。

    「你在哪兒呢?身邊還有誰?」女人的第六感總是敏銳的,劉小娜斷定此刻傅平安不是一個人。

    傅平安不想隱瞞,首先自己沒做什麼,其次如果欲蓋彌彰反而會引起更大的誤會,他先將鏡頭轉向劉亞男,劉亞男知道是傅平安的現任女朋友打來的,生出一股斗一斗的心思,面對鏡頭還打了個招呼。

    「這是劉亞男,在巴黎的朋友,我現在就在她家裡。」傅平安說。

    劉小娜差點背過氣去,有劈腿劈的這麼理直氣壯的么,說去巴黎執行什麼任務,其實是去會前女友,傅平安啊傅平安,當兵的時候多老實的一個人,現在都變成啥了!

    緊跟著傅平安又將鏡頭轉向靳洛冰,靳洛冰慌裡慌張的,不敢面對鏡頭,還把臉捂上了,可是一身睡衣入了鏡。

    「這又是誰,還穿著浴袍。」劉小娜冷笑道。傅平安確實不是以前的那個單純小伙了,現在都會玩雙飛了。

    「剛從壞人手中救下的人,中國同胞。」傅平安解釋道。

    「可以可以,英雄救美。」劉小娜譏諷道。

    傅平安又將鏡頭轉向奧黛麗,一米八的公主沖鏡頭比劃著剪刀手,身上還穿著防彈背心。

    「這是奧黛麗殿下。」傅平安說,「我老闆的妹妹,星馬台的公主。」

    劉小娜已經要瘋了。

    「一拖三,傅平安,你以為你是中央空調啊。」劉小娜忍無可忍,掛斷了視頻後手依然在發抖,氣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