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七十四章 93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七十四章 93省字體大小: A+
     

    奧黛麗是星馬台的長公主,按理說應該由王室出面迎駕,但是一來瑪竇不願意驚動他人,二來王室也沒有可信任之人,傅平安算不得合適人選,只是勉強堪用而已,他雖懂法文,但只限於書面交流,口語不行,所以在出發前還聯繫了一個口語翻譯,價錢貴點無所謂,效率第一。

    傅平安擅長管理時間,在飛機上休息的空當又看了一會兒書,明年一月份就要考研了,別人都在拚命學習,只有他東奔西走,儼然已經放棄考研,但實際上人家一點都沒放鬆。

    一覺醒來,飛機已經來到西半球,再過兩個小時就要降落在戴高樂機場了。

    ……

    劉亞男正趕往機場,她接了個導遊兼翻譯的活兒,兩天時間,一千歐元,非常划算,她來巴黎兩年了,目前在一所藝術院校讀書,周末去香榭麗舍大街上的奢侈品商店兼職當導購,專門服務來自中國的顧客,收入頗豐,足夠她支付每個月兩千歐元的房租,她租了一套八十平方兩居室的公寓,其中一間租給同學當二房東,平時在學校上課,閑暇時候就去塞納河畔走走,喂喂鴿子,逛一下跳蚤市場,偶爾還接單代購,她要拚命掙錢,在巴黎買房子,把媽媽接過來同住。

    幾個月的看守所生涯徹底改變了劉亞男,她決心拋棄過去,重新開始,她現在的名字叫朱麗葉,是個勤工儉學的中國女孩,素麵朝天,渾身上下沒有一件奢侈品,過去的一切人和事她都不願意回憶,哪怕是深愛過的人。

    不久前皮埃爾奉調回國,曾經和劉亞男喝過一次咖啡,給她講述了案件的始末,劉亞男做夢也沒想到,營救自己出獄的是傅平安,中間種種驚心動魄,命懸一線,皮埃爾都沒有講述出來,但劉亞男卻知道劉風運的勢力之龐大和恐怖,傅平安是用命換取了自己的自由。

    可是一切都回不去了,為此她哭了三個晚上,最後做出一個決定,最大的善意就是不打擾,傅平安這樣優秀的男生會有光輝的未來,默默祝福他就好。

    戴高樂機場永遠人潮洶湧,劉亞男舉著牌子站在出站口,牌子上寫著客人的名字:保爾.瑪竇,中介說這是一個東南亞人,巨有錢的那種,年紀也不大,劉亞男並不關注這些,她做導遊不存別的心思,做好本職工作,賺分內的錢就行。

    航班準點抵達,劉亞男的手機響了,是客戶打來的,問她是否已經到機場,客戶說的是英語,發音很地道,劉亞男說我到了,正舉著牌子在出站口迎接,正說著,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一邊打電話一邊拖著拉杆箱出來,竟然是傅平安。

    劉亞男傻了,傅平安也傻了,他倆都沒想到命運的安排是如此精巧,竟會讓兩人在此時此處再見,時間彷彿凝滯,兩人面對面站著,相對無言,身邊人來人往,無人在意這種航空港常見的久別重逢。

    傅平安曾經很放不下劉亞男,但隨著時間流逝,尤其是劉小娜進入生活之後,他慢慢就放下了,此時再見,心中波瀾再起,但也沒那麼刺痛了。

    「真巧。」傅平安說。

    「真巧。」劉亞男也說。

    劉亞男收起牌子,她沒問為什麼傅平安現在叫保爾瑪竇,如果對方願意說自然會解釋。

    「先去酒店吧。」傅平安說,「巴黎香格里拉酒店。」

    「很有品味,香格里拉在十六區,如果房間朝向好的話,開窗就能看到埃菲爾鐵塔。」劉亞男帶領傅平安去停車場,客戶包租了一輛雪鐵龍旅行車用於巴黎旅遊期間的交通,還配了一個專職自己,這說明傅平安的經濟狀況很好,可他才是大四的學生啊。

    「嗯,女朋友幫著定的。」傅平安說。

    劉亞男沉默了一會兒,說:「其實你沒必要說的。」

    到了停車場,聯繫上了司機,司機叫阿里,摩洛哥人,二代北非移民,和導遊一樣都是中介幫著雇的。

    「待幾天?」上了車之後,劉亞男回頭問道,她特意坐在副駕駛位置,把傅平安一個人放在後排。

    「預計兩天,或者三天,看進展。」傅平安說。

    「巴黎很大,值得參觀的地方很多,羅浮宮、凱旋門、埃菲爾鐵塔、巴黎聖母院、塞納河,兩三天怕是不夠,對了,還有香榭麗舍大街,不給你女朋友帶點禮物么?」

    傅平安毫不在意劉亞男的小心思,他說:「我不是來旅遊的,是出差,我要找一個人,去酒店辦理完入住,你陪我去一趟警察局,我要查戶口。」

    劉亞男似乎沒聽見一般,開始介紹沿途風景和法國人文,她講的很投入,很專業,彷彿傅平安只是一個普通的素未謀面的客戶。

    到達酒店之後,傅平安用最短的時間辦了入住,行李暫時放在前台,拿了相關文件先去接了一位律師,然後去警察局查人,他帶了星馬台王室開具的法律文件,但是沒什麼卵用,除了證明自己的身份之外派不上用場,奧黛麗的生父已死,兄長算不得直系親屬,警察根本不幫他查。

    傅平安無功而返,他的經驗在巴黎派不上用場,這兒不是中國,找熟人沒用,花錢賄賂恐怕也不行,搞不好還會把自己弄進去,這時候劉亞男說話了:「你要找的人既然是巴黎人,那以前的地址或許有用,巴黎的變化沒國內那麼日新月異,很多人還住在幾十年前的老房子里。」

    王室有蘇菲王妃的身份證複印件,地址顯示在巴黎十七區的某民宅,但身份證是1990年簽發的,按照中國的經驗,這地方早就拆遷了。

    「十七區是富人區,有很多十九世紀的老房子,如果對法國人文感興趣的話,值得去看看,走吧。」劉亞男一甩頭,兩人從熙熙攘攘的警察局出來,直奔十七區而去。

    十七區的南部是商業區,北部是住宅區,確實有不少古色古香的老房子,兩三層高度,樓下有咖啡館,石板路邊停著小汽車,車流不多,靜謐安逸,劉亞男按照地址找到一棟老房子,上二樓,按門鈴,門開了,是個戴老花鏡穿毛背心的老年男子。

    劉亞男道明來意,老人請他們進屋,倒了咖啡,坐回自己的躺椅,他自我介紹叫克勞德.布韋,是蘇菲母親的前男友,這房子是他的,蘇菲小時候住在這裡,所以身份證地址也登記在這裡。

    「實際上蘇菲早就不在這裡住了,她的母親,我親愛的伊薩貝拉走了之後,蘇菲就很少來這裡,我們也斷了聯繫,她從不來看我。」老頭大概孤單寂寞久了,好不容易有人登門,抓住就聊個沒完。

    「您可以幫我們找到蘇菲么,我們要找的其實不是蘇菲,而是她的女兒奧黛麗,您知道,她是一位公主。」傅平安用法語說道。

    劉亞男驚訝的看了一眼傅平安,他的法語水平可以啊。

    「是不是有個王位需要奧黛麗回去繼承?」克勞德興奮起來,抓起了電話,雖說不聯繫,但他想找蘇菲也沒那麼難,打了一通電話之後,聯繫到了蘇菲的其他朋友,問到了蘇菲現在的地址。

    「她住在Aubervilliers。」克勞德說,「不過蘇菲聯繫不上,這是具體地址,你們拿去吧。」

    「謝謝,非常感謝。」傅平安再三道謝,離開克勞德家,把地址給阿里,讓他去這個地方。

    阿里笑了,說這個地方我很熟悉,我就住在這邊。

    「歐貝維利耶市在巴黎93省,住著很多北非和中東移民,華人也不少,以貧窮的治安混亂聞名。」劉亞男說,「你的公主住在貧民窟里。」

    93省在巴黎的東北部,巴黎常年刮西風,十九世紀時工業興起,煙囪林立,煤灰污染物從西往東刮,所以富人都住城西,窮人住城東,93省從那時候起就是窮逼扎堆的地方,到如今更甚當初,基本上法國本地人窮逼都不多見了,滿大街都是黑人和阿拉伯人,在他們開車過去的時候正好趕上昏禮禱告,滿大街都是跪拜的信徒,汽車都走不動。

    「不知道的話還以為是在中東。」傅平安感慨道。

    「巴黎是多元化的國際大都市,這是巴黎人值得驕傲的地方。」劉亞男說,她的立場一貫偏左,國際上的政治坐標左右之分是國內的左右之分是完全顛倒的,真正的左翼同情弱勢群體,反對種族歧視,主張保護環境和動物,對LGBT群體持贊同支持態度。

    「也許再過幾年,巴黎就不再是巴黎,法國也不再是法國,而是法蘭西斯坦。」傅平安笑道,「我也是杞人憂天,法國人都不在乎,我下操什麼心。」

    等他們趕到歐貝維利耶的時候天色已晚,滿眼都是政府建的廉租房大樓,圍牆上遍布塗鴉,街上充斥著留著大鬍子戴著小白帽的中東人,面目兇狠的黑人,白人極少能見到,當傅平安好奇的看著一個站在路邊的黑人時,阿里急促的說了句什麼,劉亞男翻譯道:「別看那個人,那是個恐怖分子。」

    「這是巴黎版的你瞅啥么?」傅平安不願意惹是生非,將目光收回。

    「那是賽義德.阿卜杜拉,去年還在伊拉克,每天工作就是割頭。」阿里做了個割脖子的手勢,「今年回來了,大概要在巴黎搞大事情。」

    「警察不管?」傅平安很納悶,阿里的法語說的也不怎麼地道,但是語速慢的話,兩人可以交流。

    「這樣的人,巴黎至少有幾萬,也許十幾萬,警察管不過來。」阿里說,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

    到了克勞德提供的地址樓下,照例阿里是不上樓的,但是傅平安看到這棟樓上住的似乎都是阿里的老鄉,於是摸出一張十歐的鈔票塞過去,阿里欣然同意。

    三人上樓,來到門前,傅平安敲門,無人應聲,再敲,門猛然打開一條縫,是一張中東面孔,鷹鉤鼻,圓寸頭,敞開的胸前隱約露出一隻猙獰的狼頭。

    「請問蘇菲.羅蘭住在這裡么?」劉亞男問道。

    傅平安從門的縫隙中看到室內一片狼藉,聽到身後有動靜,眼角餘光看過去,是阿里在悄悄後退,擋住門的男子一手撐住門,一手藏在身後,也許是握著槍。

    「你找錯了!」男人硬邦邦回答道。

    「抱歉,那您認識蘇菲.羅蘭女士么?」劉亞男再次問道。

    忽然室內傳出花瓶落地碎裂的聲音,男子猛回頭,傅平安趁機大力踹門,這一腳力道極大,連門帶保險栓一起踹飛,將男子壓在門下,他緊跟著撲上去重重在門上跺了一腳,男子腦袋受到重擊昏死過去,門板下一隻手攤開,手掌里是一支銀色的手槍,機頭大張。

    傅平安撿起槍的瞬間,內室里衝出來兩個黑人,槍聲爆豆般響起,一通互射后,牆壁上濺滿鮮血,近距離戰鬥拼的就不是勇猛和沉著了,因為實在太近,會不會被打死全靠命,以及防彈衣。

    劉亞男沒進門,嚇得趴在地上,至於阿里早就逃之夭夭,傅平安確認兩人都被擊斃,踢開他們手中的槍,進入內室。

    一個女孩已經被剝光綁在床上,一頭金髮,和奧黛麗的黑髮不符,床尾架著攝影機,鏡頭蓋還沒打開。

    傅平安解開綁繩,將一條毛巾丟給女孩,問她認不認識蘇菲.羅蘭。

    女孩很瘦,很高,足有一米八,她似乎並不在意裸體被陌生人看到,從容起身,撿起內衣開始穿。

    「不,不認識。」女孩說。

    「那奧黛麗.瑪竇呢?」傅平安又問,這女孩看年紀也不過十七八歲,腿很長,像一隻受了驚嚇的四肢纖長的小鹿,但她的相貌和十一歲的奧黛麗相差甚遠。

    「不,也不認識。」女孩戴上胸罩,背對著傅平安,「幫我扣一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