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太子少保傅平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太子少保傅平安字體大小: A+
     

    加西亞正美滋滋的擺弄著手機,忽然看到外面來了一輛警車,頓時緊張起來。

    這是一輛黑白塗裝的全尺寸福特轎車,美國進口貨,只有高級警官才有資格開,警察臨檢網吧,那就是要打秋風了,加西亞趕忙出門迎候,低聲下氣。

    警車裡鑽出一個人來,年紀不大,一臉老成,警服襯衫熨燙的筆挺,腰間寬牛皮帶上掛著一把胡桃木柄的左輪槍,肩膀上的警銜顯示出他是一位警司,屬於惹不起的人物。

    出人意料的是,這位警司非常客氣,笑容可掬,還和加西亞聊了幾句最新的遊戲,然後走進了瑪竇和傅平安所在的包房。

    傅平安答應過黃利發,要把黃彼得從憲兵司令部撈出來,這事兒早就安排好了,瑪竇在警察系統里有人,就是這位叫蒂亞戈.杜的警司,他四分之一華裔血統,會說漢語,值得信賴。

    星馬台的警察制度仿照英國,根據本國情況加以修改,警銜分八級,最高級別是警察總監,遞降是副總監,助理總監,總警司,警司,警長,高級警員和普通警員,警察制服卻是美式的,淡藍色襯衣加深色長褲,武裝帶上掛著手槍手銬對講機等,警察的待遇不高,所以索賄司空見慣。

    蒂亞戈忠於瑪竇陛下,上次查抄星馬堂的木材就是他提供的情報,並且親自帶隊執行,打通海關的關節裝船運走,也是他一手操辦,而且他不僅在警察局內部關係熟,在海關、憲兵隊里都有朋友。

    瑪竇將蒂亞戈介紹給傅平安,兩人握手,然後一起去辦事,出門上車,傅平安忍不住讚歎:「這不就是美國電影里常見的那種警車么。」

    「CrownVictoria,長度超五米,寬度兩米,非承載車身,4.6升V8發動機,235馬力,這是世界上最好的警車,我的朋友。」蒂亞戈不無驕傲的介紹道,「當然,這是一輛從美國運來的二手警車,陛下的父親很喜歡美國文化,他希望看到街上有這樣的警車。」

    蒂亞戈膚色偏黑,卻長著一口白牙,笑起來陽光開朗,他的制服筆挺,皮鞋鋥亮,簡直堪稱星馬台警察的形象代言人,不僅形象好,文化程度也高,雖然只是軍事學校畢業,但英語流利,普通話也很地道,這很不一般,因為星馬台的華裔大多隻會講家鄉話。

    警車開向憲兵司令部,這是軍事禁區,圍牆拉著鐵絲網,角樓上站著哨兵,架著機關槍,大門口停著一輛英國製造的薩拉丁裝甲車,憲兵們穿草綠色軍裝,扎白色武裝帶,頭戴白色鋼盔,傅平安留意了一下憲兵輕武器裝備,以老款的M16A1步槍和更老式的M2卡賓槍為主,保養的還行,士兵的皮靴也擦的很亮,這表明憲兵的軍紀嚴整,戰鬥力也會強於普通部隊。

    蒂亞戈到哪兒都有熟人,大門口打了個招呼暢通無阻,進入司令部大院后,他降下車窗,和每一個路過的人打招呼,用混雜著英語的馬來語說著什麼,傅平安能聽懂一些,大意無非是明天一起吃飯、我那兒有一瓶蘇格蘭威士忌有空給你送來。

    維皇警車停在司令部小樓前,蒂亞戈打開後備箱,招呼憲兵們來搬酒,極大的後備箱里裝滿了百威啤酒,憲兵們抱著箱子樂開了花,蒂亞戈又拿出一盒雪茄分發給大伙兒,星馬台除了咖啡和檀木,也出產煙草,雪茄不比菲律賓產的差。

    上面已經打點好了,只需要簽個字就能放人,蒂亞戈把傅平安帶來,是為了讓黃彼得承他這個人情,手續蒂亞戈去辦,傅平安下去提人。

    黃彼得被關在憲兵司令部的時間其實不到一星期,但是他已經處在崩潰的邊緣,自家勢力夠不到這邊來,有錢沒地方使,雖然不缺吃喝,沒人拷打他,但是失去自由的滋味和對未知的恐懼讓黃彼得連續幾天都失眠,整個人憔悴無比,腿上的傷口也發炎流膿了。

    這個時刻傅平安的出現,簡直是腳踩著祥雲,頭頂著光環,宛如神仙下凡,黃彼得是福建人,十年前才來星馬台投奔父親,聽到熟悉的國語,他眼淚都下來了。

    「沒事了,我已經都搞定了。」傅平安拿出手機,先讓黃彼得給黃利發通個話,黃利發聽到兒子的聲音,一顆心終於放回肚子里,心說傅平安還真有些手段哩。

    從牢房裡出來,蒂亞戈就沒再出面,只是遠遠打了個手勢,傅平安攙扶著黃彼得走出憲兵司令部,叫了輛計程車把黃彼得送回家。

    撈出黃彼得是第一步,接下來是入星馬堂,擔任雙花紅棍,然後由黃利發引薦給星馬台華裔真正的領袖人物,華商會的林老先生。

    僅靠雙花紅棍的頭銜只能拉近關係,並不能讓林老先生信服,所以傅平安還得把王室特別顧問的頭銜坐實了,他不但需要瑪竇的本人背書,還需要官方背書,他的任命書上要有王室的印璽才行。

    可是印璽並不歸瑪竇管,而是掌握在王室總管桑托斯的手裡,讓這傢伙拿出印璽來用印,可能性等於零。

    這活兒別人都干不來,只能交給瑪竇親自動手。

    瑪竇用了童年時期捉弄侍從的辦法,他給桑托斯的咖啡里下了瀉藥,趁著桑托斯流連於洗手間之時,偷了鑰匙打開柜子,在預先列印好的委任狀上用了印,然後簽了自己的名字,這下私鹽也變成官鹽了。

    傅平安成了王室正式任命的特別顧問,他還有一個王家衛隊的上尉軍銜,這也是鑽了空子的,王家衛隊是國王的私人軍隊,現在已經名存實亡,但只要名義還在,國王就能委任軍官。

    接下來,蒂亞戈帶著傅平安去軍部後勤處領了全套軍裝,包括一身白色禮服,一身卡其色常服,單綠色軍便服和叢林迷彩服,配套的軍銜標識,軍靴、腰帶,佩刀,綬帶等。

    換上星馬台陸軍的卡其常服,戴上船形帽,傅平安有種地下黨人穿著國軍制服的感覺,他問蒂亞戈,為什麼這麼吃得開,哪兒哪兒都認識人。

    「因為我是軍事學校畢業的,強力機構的年輕人幾乎全是軍校的畢業生,不管是警察、海關、憲兵,走到哪兒都有我的同學。」蒂亞戈露出一口白牙笑著說,「陛下也是我的同學,他被送到軍校鍛煉的時候只有十四歲。」

    「為什麼你當了警察,而不是當一名軍官?」傅平安提出疑問。

    「因為警察的灰色收入比較多。」蒂亞戈很誠實,「警察的裝備也比軍隊好,我可不想夏天還開著吉普車到處跑,你不覺得維多利亞皇冠的冷氣很足么?」

    「非常足。」傅平安說。

    ……

    在拜見林老先生之前,傅平安先走了個過場,黃利發開香堂收人,傅平安正式成為星馬台的雙花紅棍,一切都按照洪門的規矩走,斬雞頭燒黃紙喝血酒,走完程序后,黃利發客客氣氣請傅平安上座。

    「掌堂請上座。」傅平安不敢僭越。

    「傅總客氣了,我只是聽候傅總差遣的一個江湖人罷了。」黃利發姿態放的很低,他已經聽兒子講了傅平安的牛逼之處,說什麼憲兵都要給傅龍頭敬禮,其實這些都是黃彼得臆想出來的假象。

    傅平安聽的一愣,怎麼又成了龍頭了?

    黃利發說:「傅總,最近發生很多事情,我有些力不從心了,以後星馬台就交給您了,讓彼得跟著您牽馬墜蹬,您賞他一口飯吃,我就感激不盡了。」

    傅平安也不矯情,對黃利發這種人沒必要客氣,他說龍頭我就不當了,加入管理層是可以的,紅棍是426確實有些低了,不如當個香主吧,438也算是管理層了。

    「但是我不參與堂口的日常管理,老黃你願意榮退的話,就把堂口交給彼得打理,以後我會交給你們一些大生意做,木材走私這種事情不掙錢,沒啥意思。」

    傅平安很隨意的說出這番話,就像是上級在安排工作,黃利發父子俯首帖耳,畢恭畢敬,他們敬畏的不是傅平安,而是他背後的王權。

    「幫我約個時間,我要拜見林老先生。」傅平安說。

    「我馬上就辦。」黃利發說,「您以什麼身份去登門呢?」

    傅平安拿出委任狀:「星馬台王室特別顧問。」

    黃利發肅然起敬。

    ……

    林天祥是星馬台的僑領,從出生就在這個國家打拚,今年已經八十三歲高齡,他經歷過英國殖民,日據時期,獨立時期,歷經四位國王,可謂四朝老臣,他子孫眾多,產業龐大,遍布星馬台城的米鋪、洗衣店和中華餐館都是林家開的。

    黃利發在林天祥面前只是個弟弟,他拿著毛筆寫的拜帖前來,林天祥在書房接見了這位晚輩,看了拜帖,眉頭皺起:「這個王室特別顧問大有來頭啊。」

    「是很有來頭。」黃利發說。

    「此前有過王室特別顧問,是個英國勛爵,特別顧問是委婉的說法,其實就是國王的老師,是帝師啊。」林天祥說。

    黃利發倒吸一口涼氣:「陛下的老師,那豈不是太師。」

    林天祥說:「太師是三公之一,並不是老師,真要按品級來的話,這位特別顧問應該是太子少保這個層次。」

    黃利發說:「林伯,見不見?」

    林天祥捋著花白的鬍子,閉目沉思:「國王派人見我,必定有大事啊,我不能見他,但也不能回絕,面子總要給……」

    黃利發說:「林伯,依您看,國王想幹什麼?」

    林天祥說:「這孩子,不甘心當光緒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