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六十八章 王室特別顧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二百六十八章 王室特別顧問字體大小: A+
     

    傅平安對十七歲的公主不感興趣,除非她也是自己政治遊戲中的一枚棋子。

    「有照片么?」傅平安問。

    「有,但我的手機沒帶在身上。」瑪竇說,他擔心手機被人下了竊聽軟體,所以並不每時每刻帶在身上,「不過我可以給你描述一下,我的妹妹叫奧黛麗.羅蘭,他的母親是法航空姐,與父親離婚後帶著女兒在倫敦生活,這是父親要求的,因為他覺得巴黎的風氣不適合孩子成長。」

    傅平安鬆了一口氣:「萬幸。」

    「怎麼?」

    「是婚生子女,這就具備繼承王位的資格,如果是私生子的話,就會很麻煩。」

    星馬台曾經是英國殖民地,所以對於女王不會排斥,讓位給公主只是技術問題,暫時不考慮,要談的是如何競選成功。

    傅平安對星馬台的政局和政治人物做了一番詳細的分析介紹,在先王駕崩之前,星馬台是名義上的君主立憲制國家,實行兩院制三權分立,大法官掌管司法,議會掌管立法,首相掌管行政,但國王有權力任命大法官,解散議會,任命首相,頒布緊急法令,實際上是披著君主立憲外衣的君主專制。

    「也就是真正的獨裁王國,國王一個人說了算。」

    瑪竇在伏龍芝留學前,曾在英國讀本科,但是在政治方面他沒有遺傳祖父和父親的基因,繼位后也沒有得到相應的職業訓練,他甚至有些納悶,因為他一直覺得星馬台是個民主國家。

    「並不是說實行什麼制度就是什麼國家,世界上有很多國名里就帶民主二字的國家,但卻是徹頭徹尾的封建世襲君主專制國家,祖傳父,父傳子,生生不息。」傅平安說,「在先王駕崩后,議會修憲,把君主專制的條款取消了,而且取消的很徹底,所以造成今天的局面,你成了一個真正的虛君,一個吉祥物,不可否認,這種修改對國家是有益的,至少在表面上形成了權力互相制衡。」

    「如果他們能把國家治理的很好,我倒也不在乎當個吉祥物。」瑪竇嘆了口氣,「但是他們讓我失望,國王的權力被架空了,首相卻成了下一個獨裁者,不,他簡直是一個賣國賊。」

    當今內閣首相馬爾克斯,最早是瑪竇祖父的秘書,後來當上政府部長,他留學歐美,是康納爾大學法律碩士,也是一名優秀的官僚,是瑪竇祖父留給兒子的左膀,他是通過競選當上首相的,隨便競選只是擺個樣子,但在合法性上沒有問題,先王意外身死後,馬爾克斯大權在握,卻沒有任何像樣的政績。

    對此傅平安做了分析,沒有人是天然的賣國賊,馬爾克斯面臨的問題比瑪竇複雜一百倍,星馬台的GDP很低,去年只有五億美元,人均八百美元而已,是全世界最貧困國家之一,國家的經濟命脈被外資企業把持,勞埃德就像是趴在星馬台身上吸血的螞蟥,但不可否認的是,這隻大螞蟥也提供了兩萬個工作崗位。

    兩萬星馬台人為勞埃德工作,這裡面不但包括最低級的種植園工人,也有中層管理人員、保安司機廚師清潔工園丁保姆等後勤人員,能為勞埃德打工是很體面的事情,一個卡車司機的薪水就能養活一家人。

    兩萬人,加上他們的親屬就是十萬人,近星馬台五分之一的總人口,這是一個極其龐大且恐怖的數字,別說馬爾克斯不敢隨便動勞埃德,就是瑪竇的父親和祖父也不敢動。

    還有另外一個原因,維持統治的小集團離不開勞埃德的供奉,獨裁者不可能自己一個人控制一個國家,他必須靠軍隊警察和官僚體系,這些人就是他的小集團,馬爾克斯的小集團包括內閣的部長們,議會成員,以及警察總監,他必須給予這些人足夠的好處,才能保證忠誠,國家太過貧瘠,靠收稅是無法維持小集團的優渥生活的,所以必須依靠勞埃德的輸血。

    雖然不掌握切實證據,但星馬台人都知道,馬爾克斯和他的部長們住在海濱的大公館里,門口有持槍警衛,出入有高級轎車,海島上有自家的度假別墅,這一切不可能來自於稅收公帑,只能是勞埃德的賄賂,而勞埃德的每一分錢都是從星馬台人民身上剝削來的。

    所以馬爾克斯不敢對勞埃德下手,他今天敢修訂條約收勞埃德的稅,明天就會被自己人推翻,有的是人願意當賣國賊。

    「為什麼馬爾克斯是賣國賊,卻沒有人推翻他?」傅平安這樣問瑪竇。

    「因為星馬台是個獨裁專制的國家。」瑪竇這回學聰明了。

    傅平安搖搖頭。

    「你剛才……」瑪竇在這方面確實差了點,很多東西他懂,只是上升不到理論層面。

    傅平安說:「國家是不是民主,要看統治者需要討好的人數,如果統治者只需要討好一部分人,比如將軍大臣和議員們,就可以牢牢地統治整個國家,那就是非民主國家,如果統治者要討好起碼百分之五十以上的選民,那就是民主國家。」

    瑪竇一點就透:「馬爾克斯只需要討好他身邊的一圈人就夠了,內閣成員,議員,將軍,警察總監,他用國家的錢收買這些人,形成壟斷權力的小圈子,這些人把持著國家。」

    傅平安說:「馬爾克斯當獨裁者的時間不長,我研究過他的履歷,他是個高級知識分子,不像軍人那樣能下狠心,他既要面子又要裡子,他勢必會通過競選來獲得統治的合法性,所以我們可以通過合法和平的手段奪取政權,但是有一個問題,如果我們成功了,你拿什麼去維持統治,部長議員和將軍們嗷嗷待哺,你必須拿出和馬爾克斯一樣的物質財富來填飽他們的胃口,可是那樣做的話,你和馬爾克斯又有什麼區別?」

    瑪竇認真想了想說:「我沒有足夠的錢一直養著他們,就算把全國的森林都砍光了,把王宮裡的寶貝都拍賣了,也難填滿他們的欲壑,唯一的辦法是收回勞埃德的種植園,但那樣又會引發劇烈衝突,勞埃德會用盡辦法推翻我。」

    話題又回到原點,勞埃德像是肌體上的腫瘤,不切,痛苦煎熬,切了,有可能會死。

    忽然瑪竇恍然大悟:「等等,如果我靠討好這些人維持統治的話,我豈不是一個獨裁者。」

    傅平安說:「你給不出足夠的好處餵飽他們,就去討好更多的人,討好你的百姓,當你靠著討好絕大部分國民上台的時候,你就不再是獨裁者,而是一個領袖,而且你討好絕大多數人是不需要花額外成本的,你只需要做到三件事就行了。」

    「什麼?」

    「公平,公平,公平。」

    是啊,人民需要的只是公平而已,瑪竇仰天長嘆,壯懷激烈。

    「你完全可以不依靠原先的小圈子,撤換所有的部長,解散議會,只保留下面的官僚體系保持正常運作,然後大刀闊斧的進行改革,引進外資,發展其他產業,勞埃德這顆毒瘤,只能徐徐圖之,不可操之過急。」傅平安運用自己在政治系所學的知識教育瑪竇當一個合格的統治者,但他自己也只是紙上談兵,這一切能不能成功,都是未知數。

    還有一件事他沒有和瑪竇直說,不管怎麼說,馬爾克斯也是老練的政客,處理各種關係遊刃有餘,懂得政治的奧義,會在必要的時候妥協退讓,但瑪竇一腔熱血,是個單純的理想主義者,且沒有任何執政經驗,他上台的話,也許帶來的不是公平,而是戰亂和動蕩。

    但這些傅平安不會說,求變,就要冒險,這是星馬台人民要承受的代價。

    海灘一席談,讓瑪竇堅定了信念,爭取華裔族群在資金和選票上的支持,打贏選戰,既然要做大事,就要立起體統來,給自己的班子成員一個名分。

    「傅平安聽封。」瑪竇表情嚴肅,獵獵海風吹動他的衣袖,真有些領袖的味道了。

    「在。」傅平安微微低頭,他不能幅度過大,遠處還有人盯著呢。

    「我封你為國王特別顧問,加御前侍衛,王家衛隊上尉軍銜。」

    「謝陛下。」

    這是瑪竇能給的最高軍銜了,星馬台的財政負擔不起太多的軍隊,海陸空三軍總兵力在三千人左右,軍銜體系中最高的也不過是少將,所以上尉已經是很大的官了。

    有了王室任命和軍銜,傅平安就可以不再以遊客身份出入星馬台,面對那些華裔富商的時候也能挺直腰桿了。

    至於王宮的桑托斯總管會不會同意,瑪竇不在乎,他才是國王,哪有王國被總管掣肘的道理,先斬後奏再說。

    會談暫時告一段落,兩人回到酒店用餐,吃完飯乘車去了市內一個網吧,聯網打起了遊戲。

    侍從將瑪竇的行蹤報告了桑托斯總管,總管搖頭嘆息,國王還是個頑皮的少年,看來還要加強管教才是。

    網吧里,遊戲背景音中,瑪竇在聚精會神的看著傅平安寫的報告書。

    網吧老闆加西亞是傅平安的朋友,他拿著兩罐可樂走過來問道:「那個人好面熟啊,你在哪裡認識的?」

    傅平安說:「你們國家的國王,你竟然不認識?」

    印在鈔票上的是瑪竇的爺爺,經常出現在報紙電視上的是瑪竇的父王,瑪竇本人的曝光率不高,國民對他面生很正常,但是聽傅平安一說,加西亞兩眼放光,上前請求陛下和自己合個影。

    瑪竇欣然答應,關掉頁面上的論文,對著手機鏡頭比劃著剪刀手拍完了還讓加西亞PS一下再發。

    加西亞喜滋滋的去了,傅平安跟過去問他:「你不是說國王是個頑童,挺鄙視他的么?」

    「看起來人還不錯。」加西亞忙著鼓搗手機,他要發facebook嘚瑟一下。

    傅平安忽然明白一個道理,有時候人表達出來的態度和觀點未必是真實的,這是一個變數。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
    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