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六十二章 花沐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二百六十二章 花沐蘭字體大小: A+
     

    當擰門把手的聲音傳來時,沐蘭對著木板門開了一槍,巨大的后坐力差點掀她一個跟頭,這是一發十二號鹿彈,擊穿木門后依然有強大的動能,慘叫聲傳來,沐蘭卧倒在地,連續拉動唧筒開火,反正是霰彈槍打出的扇面,也不需要瞄準。

    交火非常短促,對方甚至來不及開槍就被擊退,沐蘭起身向門口走去,傅平安急了:「別靠近門!」

    但沐蘭並沒有追出去,而是掏出一枚綠油油的鐵疙瘩,傅平安都傻了,手榴彈也有啊,他眼睜睜看著沐蘭拔掉保險銷,將手榴彈從房門破洞丟了出去。

    這並不是殺傷手榴彈,而是一枚震撼彈,天知道沐蘭哪裡搞來的這玩意,震撼彈雖然不能殺死人,但是音浪和閃光具有強烈的衝擊感官的作用,闖入者敗退了,沐蘭又衝到窗前,拔出手槍向逃竄的歹徒射擊,一槍槍打的如同連發,打完一個彈匣,她麻利的換上新彈匣,尖聲喊道:「再來呀,爸爸等著你們!」

    電腦前的傅平安已經呆了,從絕望痛苦到呆若木雞隻用了不到一分鐘。

    沐蘭匆匆下樓,片刻后回來,坐回桌前:「沒事,房東只是被他們綁起來了,已經報警,警察馬上就到。」

    「你沒事吧!」傅平安這才感覺到後背都汗透了。

    「你忘了我真人CS的成績了。」沐蘭驕傲道,忽然覺得哪裡不對勁,摸摸身上,沒事,穿著防彈衣呢,再摸胳膊,一手的血。

    「你中槍了。」傅平安說,「快叫救護車。」

    「沒事。」沐蘭從抽屜里拿出一卷紗布,單手裹傷口,滿不在乎的樣子讓人心疼。

    傅平安忽然感覺自己並不了解沐蘭。

    沐蘭抬頭,對著鏡頭呲牙一笑:「你忘了我爸姓啥了。」

    傅平安記得,沐蘭現在是跟母姓的,父母離婚之前她有另一個名字,她爸爸姓花,她叫花沐蘭。

    沐蘭從小就是個假小子,喜歡和男孩子一起瘋,愛打遊戲,年紀很小就遭遇家庭變故,她沒有堅實的靠山,萬事只能靠自己,她愛運動,身體素質很高,反應速度超快,膽子更是賊大。

    這種短兵相接的室內近距離戰鬥,除非受過嚴格的CQB訓練的特警或者軍人,一般歹徒面對拿槍的老百姓並沒有多少勝算,拼的不過是誰先開槍,誰的火力更猛,膽子更大,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誰更冷靜。

    沐蘭贏了,贏在有準備,更贏在勇敢。

    視頻一直開著,直到第一波援兵趕到,首先趕來的竟然不是警察,而是國王,瑪竇接到電話后立刻騎著摩托車趕來,身後跟了一串王室侍從和衛兵,沐蘭挂彩,被送往醫院救治,等救護車走了,警察和憲兵才趕到。

    案發現場只有滿地的子彈殼和被打得千瘡百孔的牆壁和斑斑血跡,星馬台地處熱帶,天氣炎熱,至今原住民的房子還都是通風良好的木板房,別說擋子彈了,就是弓箭都防不住,後來英國人殖民,上流社會就住上了維多利亞式的房子,但依然是木板房,沐蘭租的這套房子也不例外,也就是說,如果當時歹徒帶了一支自動武器並且開火的話,屋裡的人沒有生還的機會。

    萬幸的是,這幫人並不是專業悍匪,欺負普通人還行,遇到強有力的還擊當場就懵了,很可能是搞不清楚屋裡到底是一個弱女子還是守株待兔的軍人,所以立刻撤退,看血跡他們至少有一個人受傷,但是追蹤抓捕就有點難度了,畢竟星馬台街頭沒有治安攝像頭。

    警察局的刑事偵探這樣解釋,瑪竇震怒,警察們是廢柴,這並不奇怪,天知道他們是不是被買通了,更令他氣惱的是,那幾個派來保護沐蘭的衛兵沒起到應有的作用,國王當即下令,將四名衛士革職查辦。

    瑪竇責成警方儘快破案,然後去醫院探望了沐蘭,沐蘭是被自己打出的霰彈反彈擊傷的,一枚小鋼珠嵌在皮膚下,傷勢不重,但這次襲擊之後,她也不敢再嘴硬,決定聽從傅平安的勸告,乘坐下一班飛機回國。

    星馬台和中國沒有直航的飛機,只能轉機第三國,今天沒有航班了,瑪竇再次邀請沐蘭入住王宮,這回沐蘭不再嘴硬。

    救護車把沐蘭送進了王宮,瑪竇將她安排給一個叫瑪利亞的管家,瑪利亞是宮廷女官,五十多歲,體態臃腫,她帶著沐蘭去房間,一身黑色衣裙走在前面,如同行走的黑色油桶,上了二樓,打開一扇門,請沐蘭進去。

    房間是空的,只有一張宮廷風格的椅子,牆上掛滿油畫,這是幾個意思?讓自己等著?沐蘭吊著胳膊,欣賞著油畫,等了一個鐘頭也不見人,房間空調打的很足,簡直有些冷了,她抱著膀子,隱隱有些擔心,推門出去,走廊盡頭站著侍從,如同木雕般紋絲不動。

    沐蘭招手:「夥計,打聽一下,瑪利亞在哪?」

    侍從搖搖頭,不說話,沐蘭摸摸身上,手機不在,她打算去找瑪竇,上回在王宮參觀過,她知道瑪竇辦公室的方向,可是沒走幾步就被其他侍從攔住了,告訴她王宮不可以隨便亂走。

    沐蘭不知道的是,此刻瑪竇正在被王室總管訓斥,宮廷有宮廷的規矩,不能隨隨便便留宿女性客人,哪怕是國王的朋友也不行。

    「她真的是我的朋友,她差點被人綁架了,只有王宮最安全。」瑪竇耐心解釋。

    「我相信陛下,但旁人會認為這個中國女孩是未來王后的人選,我想這個女孩的家世背景並不支撐她當您的王后。」

    「扯哪裡去了,我沒有要娶她。」

    「那就顯得陛下私生活混亂,朝三暮四。」

    「我……」瑪竇氣急敗壞,卻一點脾氣沒有,桑托斯總管是先王在世時的舊人,以瑪竇的長輩自居,而且根據去年修訂的星馬台憲法,王室辦公廳的人事安排歸總理府。

    國王無權撤換自己的宮廷總管,也不能任意使用內帑,這是在歐文浩死後瑪竇賠付一百萬美元后修訂的章程,總理府擔心瑪竇年輕不懂事亂花錢,嚴格控制他的支出,每一筆超過十萬星馬幣的支出必須有桑托斯的簽字才行。

    瑪竇感覺自己就是個被管的死死的大孩子,父王突然離世時他還在中國逍遙自在,驟然登上大位,還不會當一個國王,別說管理國家了,就是管理一家公司的經驗他都沒有,所以部長和將軍們修改了憲法,幫他管理國家,身為國王,當一個逍遙的吉祥物就行了。

    可是慢慢的連吉祥物的自由都被取消,瑪竇玩遊戲搞出了人命,首相加強了對他的管束,外界對國王的評價也在降低,他本來就沒多少的威信進一步縮水,現在連邀請朋友住在王宮的權力都被剝奪了。

    「住酒店總可以吧。」瑪竇有脾氣也只能忍著,提出折中方案。

    「住酒店當然可以,但是不能派遣王室衛兵進行保護。」桑托斯總管已經聽說了瑪竇開革四名衛士的事情,他認為這是錯誤的決定,王室衛士是保衛國王和王宮的,沒有義務保護外人,所以他駁回了國王的旨意。

    沐蘭正在房間里干著急,瑪竇匆匆而來,笑容有些不自然:「不好意思,我送你去酒店。」

    「好的。」沐蘭沒有問為什麼,她知道瑪竇很難做,跟隨國王下樓,上車,行李依然在車上,根本沒有卸下,說明王室辦公廳壓根就沒打算讓沐蘭住在這裡。

    轎車駛離王宮大門時,瑪竇看到被自己開革的衛士依然站在門口,他們立正敬禮,嘴角帶笑,似乎在譏諷這位傀儡國王。

    瑪竇默默拉上了車窗的帘子。

    星馬台城最豪華的五星級酒店有兩座,一座是萬豪星馬酒店,一座是勞埃德酒店,都是外資經營,安全可以保障,出於對勞埃德的反感,瑪竇選擇了萬豪星馬。

    住酒店的錢,陛下還是掏得起的,直接掛王室的賬,入住之後,沐蘭上網和傅平安聯絡,報一聲平安,解釋一下為什麼本來說住王宮,現在卻住進了酒店。

    「本來我們不知道,這批木頭太值錢了,我們動了別人的乳酪,現在國內外都有敵人在暗中對付我們,你還是儘早回來,家裡總歸安全。」傅平安說。

    沐蘭卻有不同意見:「回家未必安全,國內的治安是好,破案率也高,但我們的敵人顯然不是一般的歹徒,從這個層面上說,國內還不如星馬台安全,至少在這邊我可以持槍,我可以保護自己,在國內我怎麼可能持槍,遇到綁匪打電話報警也來不及。」

    傅平安深以為然,事後破案,比不上事前預防,公安局又不是自家開的,不可能找幾個配槍的警察隨時保護沐蘭,再說了,這會兒恐怕自己也被人盯上了,那個神秘的電話就露出了端倪。

    「瑪竇可以提供多少保護?」傅平安問。

    「他怕是連自己都保護不好。」沐蘭說,「開玩笑啦,他也只能保護自己,這個國王當的越來越不如了。」

    「那這樣,我現在飛過去,把那邊的事情解決一下。」傅平安做出決定,「瑪竇是光桿司令,他身邊太缺人了,我幫他聯繫幾個靠譜的保鏢。」

    西方政要明星通常都會聘請特工或者特種兵退役的猛人當保鏢,傅平安沒有這個路子,但他認識一票俄羅斯同學,翻出校友錄,聯繫上了在梁贊時的同學伊萬。

    伊萬這會兒正在敘利亞打仗,不是以俄羅斯政府軍的身份,而是以國際雇傭兵的身份私人前往,一時半會抽不出身,但他介紹了一些價錢便宜哥薩克,花上一點小錢,就能讓瑪竇擁有一支世界上最兇悍的雇傭兵。

    「車臣戰役最激烈的時候,用的就是哥薩克部隊。」伊萬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
    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