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五十八章 駐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五十八章 駐外字體大小: A+
     

    張建中發動了很多人來追劉小娜,除了交警隊的堂弟張建華,還有交通局路政執法的另一個堂弟張建民,德龍傢具廠也派了四個人兩輛車,加上高速巡警的車,一共八輛車十幾個人,趕上打狼的隊伍了。

    他們追了一陣子,也遇到大堵車被迫停下,張建中帶人下車徒步前進,走了一公里遠也沒看到劉小娜的車,心說不對,他們可能早就下了高速繞道而行了。

    往回走的路上,張建中看到黑漆漆的服務區,第六感告訴他,可能劉小娜就在這裡。於是帶著人打著手電筒下了服務區,四下搜尋,果然手電筒光罩住一輛商務車,正是劉小娜的車,張建中正要上前,那車忽然開動,一溜煙的開走了,偏巧大堵車開始疏通,車流向前涌動,徒步追是肯定追不上的,趕緊打電話讓後面的車下服務區接人。

    「怎麼那麼多紙?太不環保了。」一個小兄弟的手電筒光照在地上,一團團紙巾在風中飄逸,不知道裡面包裹著什麼,那是商務車剛才停的地方,大伙兒都是老司機,發生了什麼不言而喻,沒人再吭聲,生怕刺激到建中哥。

    張建中臉都綠了,這媳婦是不能再要了,綠帽子當面往自己頭上扣啊,欺負人也不帶這樣的,這不是騎著脖子拉屎,這是騎著脖子拉痢疾。

    「回去,不追了。」張建中從牙縫裡迸出幾個字,這個仇從此算是結下了,他張建中在臨港市可是響噹噹的一號人物,豈能被一個女人欺負了,他對這樁婚姻其實也沒投入什麼感情,小城市的婚姻最重要的就是門當戶對,劉德龍家有錢,自己家有權,這叫強強聯合,劉小娜長得好看與否其實不重要,不論她是花容月貌還是醜八怪,張建中都不會弔死在一棵樹上,他惱恨的不是戴了綠帽,而是面子沒了,一貫給別人送綠帽的,這回自己也收了一頂,以後哪有臉在臨港場面上混。

    追擊偃旗息鼓的結束了,一眾人等打道回府,此刻商務車裡,是傅平安在開車,劉小娜衣服都沒穿,裹著毯子躺在後座上呼呼大睡,傅平安有些糾結,自己還是衝動了,他在回味,也在反思。

    作為一個二十四五歲的男青年,正常的生理需求非常旺盛,身邊又不乏女孩子追求,比如姜彥冰,比如王栓,再比如沐蘭,那都是可以手到擒來的,為什麼自己能忍住不下手呢。

    傅平安剖析自己的心理,得出一個結論,自從拿了一級英模稱號,自己就飄了,自視甚高,瞧不上普普通通的女孩子,內心的標準不但高高在上,道德上也孤芳自賞,他不會為了發洩慾望找女朋友,既然找就是奔著結婚去的,而且在他心中有兩座高山,一座是谷清華,一座是羅瑾,只有在高度上接近這兩座高峰的女生,才能入他的眼,比如劉亞男。

    劉小娜是個例外,這是他情竇初開時第一個愛上的人,在部隊這個特殊環境下,兩個人都經歷了從高光到墜地,再從煉獄中浴火重生的過程,可謂刻骨銘心,永世難忘,也正是如此,兒女之情相對來說就不那麼重要了,所以退伍之後兩人心照不宣的沒有保持密切的聯繫,都打算開啟新的人生。

    木材市場一行,喚起了回憶,也喚醒了一段無疾而終的感情,這似乎是上天賜予的緣分,既然緣分來了,就扛著唄。

    劉小娜睡了一夜,直到抵達近江,傅平安住宿舍,沒地方安置她,劉小娜不比王栓,可以找女生宿舍或者沐蘭幫忙,傅平安做賊心虛,不敢讓別人知道。

    其實劉小娜根本不用他安排,人家是縱橫生意場數年的商界人士,信用卡額度高的很,直接去五星級酒店開房,兩人洗了澡上床睡覺,忍不住又來了幾發。

    「你這是憋了多久啊,身邊沒個女朋友?」劉小娜很驚訝,「按理說不應該啊,你這麼優秀。」

    「太忙了,沒空找。」傅平安說。

    「那你現在有了。」劉小娜開心無比,「你放心我不用你養,我還能養你呢。」

    ……

    劉小娜和沐蘭終歸還是見面了,兩個女人是第一次見面,彬彬有禮客氣得很,但是女人的第六感在這時候特別敏銳,沐蘭感覺這個劉小娜和傅平安的關係非同一般,劉小娜也感覺到沐蘭對傅平安一往情深,這讓她略有糾結。

    「妹妹對不起了,感情的事情沒有先來後到。」劉小娜默念道,她對傅平安的木業公司戰略規劃發表了意見,認為應該租賃寫字樓和貨場,招募業務員和管理人員,不能等木材到港再去抱佛腳,指手畫腳的態度讓沐蘭很煩,礙著傅平安的面子也不好說什麼。

    「貨物產地也應該設立個辦事處。」劉小娜說,「派人員常駐,那邊沒有信得過的人可不行。」

    劉小娜熟悉木材生意,對原材料和市場非常精通,手上更是掌握著渠道資源,術業有專攻,她比傅平安和沐蘭加在一起乘以二還強,德龍木業以前也曾單獨從巴布亞紐幾內亞進口過木材,所以對於海關、船運她也不陌生,一個人就能把整個業務扛起來。

    沐蘭覺得自己有點多餘,三人坐一輛商務車,人家兩口子坐前排,自己坐後排,尷尬而心酸。

    「這麼坐,感覺我是老闆。」沐蘭自嘲道。

    劉小娜比沐蘭大兩歲,情商高出不止一頭,她跟照顧沐蘭的情緒,從不在語言上刺激,反而關懷備至,越是這樣,越是讓沐蘭難受。

    「我準備租個房子,距離你學校近一點的……」劉小娜又在和傅平安嘀嘀咕咕,抬頭看到沐蘭發獃,趕緊說:「要不沐蘭搬來一起住吧,咱們合租。」

    「我現在的房東挺好的,暫時不想搬家。」沐蘭說。

    「吃完飯去看電影吧。」劉小娜又說,「我買票。」

    「你們去吧,我還有點事。」沐蘭說。

    沐蘭先走了,獨自一個人走在夜色寂寥的街頭,她不能去想傅平安和劉小娜在一起的場景,又無可奈何,畢竟人家是戰友,而且劉小娜為了傅平安和家裡都鬧翻了,再說又是事業上的好幫手,相比較而言,劉小娜對傅平安來說更重要。

    下雨了,沐蘭伸手接雨,她沒帶傘,衣服穿得也不夠,卻不願意避雨,她想淋淋雨,感個冒,得一場大病,不過得病又能如何,脅迫傅平安來照顧自己么,幼稚,情場之上無姐妹,為什麼別人一天就能得手,而你耳鬢廝磨這麼久也沒能把他拿下,是你自己不行啊。

    沐蘭漫無目標的走著,咬牙切齒的罵著自己,頭髮濕了,衣服濕了,身上冷了,心更冷,忽然一把大傘遮住天空,擋住了寒雨,她回頭,竟然是傅平安。

    傅平安脫下風衣披在沐蘭身上:「淋雨玩呢?」

    沐蘭腦海中閃過歌詞:「冷冷的冰雨在臉上胡亂地拍,暖暖的眼淚跟寒雨混成一塊。」很能代表此刻她的心情,這個沒良心的沒跟劉小娜去開房,他心裡還惦記著我呢。

    「你的劉小娜呢?」沐蘭故意左顧右盼。

    「她回酒店了。」傅平安說,正當沐蘭心中暗喜時又加了一句,「她不放心你,讓我來找你。」

    「我又不是三歲小孩,我沒事,不用你挂念。」沐蘭笑道,「對了,我覺得劉小娜說的很對,星馬台沒個給力的自己人不行,要不然我去當個辦事處主任吧。」

    「你?」

    「對啊,我和瑪竇很熟,有國王當靠山,你盡可以放心,再說我挺喜歡那地方的,椰林海灘,熱帶風情,還有健碩的跟牛蛙一樣的猛男,想想都流口水,先說好,駐外要有補貼,工資兩倍。」

    傅平安盯著沐蘭:「你開玩笑吧。」

    沐蘭正色道:「我認真的。」

    ……

    傅平安註冊的這家進出口貿易公司以最初的兩名股東的名字各出一個字命名,叫安蘭貿易,木業只是其中一個項目,星馬台的生活必需品都是進口的,所以他們也經營出口,組織了一批服裝和電器,裝了幾個貨櫃運過去,星馬台的木材也開始裝船出發。

    沐蘭真的跑去星馬台當了辦事處主任,她不僅僅是為了逃避,更是想幫傅平安的忙,這邊需要自己人,沒有比她更合適的人選。

    星馬台民風淳樸,商場上沒有什麼陰謀詭計,沐蘭在王宮附近租了房子和辦公場所,雇傭了本地司機廚師和翻譯,這邊人工開支很低,人均工資六百元人民幣,小日子過得不要太瀟洒。

    這邊生活節奏慢,白天氣溫高,下午才上班,夜生活豐富,傍晚時分,沐蘭躺在宅子二樓陽台上,看著遠處的海港和夕陽,打開手機,和媽媽視頻一下,再和傅平安視頻幾分鐘彙報工作,每次發視頻傅平安都在辦公室,身邊也看不到劉小娜,不知道是劉小娜故意迴避了,還是真的不在,對於真相,她並不想知道。

    第一船星馬材已經抵達臨港,劉小娜正在港口驗貨,通關后暫時儲存在貨場,很多木材商人來看貨,大家都嘆為觀止,這一船木材,可謂價值千金。

    第一批貨以金絲楠、黃花梨和紫檀為主,全是價值高的木材,國內市場對於高端木料的需求旺盛,價格飛漲,這一船星馬材的到來必將掀起一波腥風血雨。

    來看貨的人中,就有劉德龍,老劉驗看了木料,嘆一口氣,承認自己看走了眼,那個年輕人確實有些料的。

    劉小娜走了過來:「爸,得先款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
    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