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星馬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星馬材字體大小: A+
     

    次日一早,傅平安下樓吃早餐,開門就遇到了同樣頂著兩個黑眼圈的劉小娜,兩人相視一笑,盡在不言中,昨夜想必都沉浸在如煙往事中了。

    吃飯時,劉小娜力邀傅平安到自家廠子里去參觀一下,實地考察,傅平安一想是這個道理,欣然答應,劉小娜說你別開車了,坐我車走,路上還能聊天,你的車我讓小偉幫你開。

    小偉滿臉的不高興,嘴上卻不敢說啥,傅平安不願意讓別人為難,說我這個老爺車別人都降不住,還就我才能開。

    劉小娜說:「那也行,我坐你的車。」

    這下傅平安沒法推讓了,兩輛車一前一後開向劉小娜的老家,路上又是一番交談自不用說,三個小時后,抵達目的地,那是一個緊鄰江東的鄰省縣級市,經濟發達,民企眾多,劉小娜家的傢具公司開在國道旁的工業園,佔地極廣,巨大的車間廠房很是氣派,員工都穿著工作服掛著胸牌,看起來很是正規,行政樓就有五層,樓前有魚池,有旗杆,國旗和企業旗獵獵飄揚。

    劉小娜帶傅平安走進行政樓,直接去董事長辦公室,也就是劉父所在的地方,傅平安有些緊張:「這空著手不合適吧?」

    「又不是毛腳女婿上門,空著手怕什麼。」劉小娜說,「再說你也不是空手來啊,你拿著總代權呢,這可是大禮。」

    董事長辦公室裝潢的很有鄉鎮企業家的風範,黑皮沙發,金魚缸,牆上掛著董事長和省市縣領導們的合影以及一幅木雕大鵬展翅圖,劉父五十多歲,走路略有不利索,這是去年腦梗後遺症,但精神頭不錯,也穿著和工人一樣的工作服,和傅平安握手的時候,露出手上的金勞力士來。

    「請坐請坐,小李,泡茶。」劉父沖外面招呼一聲,隔壁財務室的小出納過來幫著招呼客人,劉小娜卻將小李趕走,說這兒有我就行了。

    老劉愛喝茶,茶桌是一張天然烏木做成的巨大桌子,茶具茶葉都很考究,可惜傅平安不好這一口,看不出好壞來,劉小娜一邊給他們泡茶,一邊講述這個朋友的來歷。

    「爸,這是我戰友,東山守備區警通連的,我們一年兵,貨真價實的親戰友,他現在手上有貨源,星馬材,要多少有多少。」

    「東南亞材我用過,還行,我們做傢具的這些年用過不少木材,巴新材,非洲材,南美材,馬來材,所羅門材,都見過,星馬材比較高端,用得少,見得也不多。」老劉娓娓道來,一看就是行業老手,「我們主營高檔實木傢具,也做實木地板,對木材的需求是很大的,金絲柚、血檀、紅花梨、南洋花梨、斑馬木、雞翅木、鐵豆木、酸枝,這些貨場里都有,小娜你回頭帶傅總去車間貨場參觀一下。」

    傅平安拿出手機照片給老劉看,老劉戴上老花鏡看了一眼:「這是金絲楠,比較高端,紫禁城的大梁用的都是金絲楠,國內已經絕種了,也就是東南亞有這種樹,這直徑,嘖嘖,起碼幾百年的老樹,可惜了可惜了。」

    劉小娜說:「爸,星馬台全國的木材都是小傅包圓的,咱們做國內總代,簡直是天作之合。」

    老劉摘下老花鏡,看了看傅平安,這小夥子和女兒是同年的兵,也就是說最多二十四五歲,就能拿到這麼好的資源,不可信啊,他是老江湖,看人很准,這小子面相看起來不像是夸夸其談的那種人。

    「小夥子家裡生意做得挺大啊。」老劉旁敲側擊,唯一的解釋就是這小夥子乾的是家族買賣,或者跟別人跑腿。

    「我家裡就開了個小賣部。」傅平安實話實說,「這個木材生意是我業餘干著玩呢。」

    「業餘?」老劉頓時有種玩了一輩子鷹被小家雀啄了眼的感覺,這小子太能吹了吧。

    「對,我還在讀書,大四了,這個貨源是朋友家的,不過朋友沒空打理,就委託我來做。」

    老劉冷笑一下,憑他的經驗已經可以判定這小子的話里有水分,這個買賣根本不靠譜,但該有的禮數還是要有的,「你朋友家裡蠻有實力的,據我所知,星馬材一直是福建人在做,容不得外人插手的。」

    傅平安說:「對,福建人出事了,和當地人衝突鬧得很大,我朋友順勢就把這一攤子收回來了。」

    老劉點點頭:「最近是沒見到星馬材了,你朋友哪裡人啊?」

    傅平安說:「我朋友當地人,提比流.瑪竇。」

    老劉根本沒聽說過這個名字,裝作熟悉的樣子點點頭,給女兒使了個眼色,劉小娜說咱們去參觀吧,回來正好吃午飯。

    兩人參觀廠區去了,老劉回到大班台前,打了幾個電話安排陪酒的人員,這邊的酒文化極勝,一定要把人喝倒,喝吐才算是陪好,老劉安排的都是海量級的選手,本來殺雞是不用牛刀的,但是他隱隱覺得自家女兒對這個叫傅平安的有點意思,必須

    掐滅在萌芽狀態才行。

    在前來陪酒的選手中,有一個人特別重要,正是老劉給女兒安排的對象,市商務局的一位年輕科長,本來老劉把女兒送到部隊鍛煉,並不是為了接自己的班,而是退伍之後進公家單位端鐵飯碗,最好是公安局工商局之類,也好給自家保駕護航,沒想到劉小娜天生叛逆,就是不願意進體制,沒奈何只好曲線救國,找個當公務員的女婿。

    小科長叫張建中,研究生學歷,一表人才,他的服裝向領導們靠攏,春夏秋冬就那麼幾套衣服,夏季是長短袖白襯衫加黑西褲黑皮鞋,春秋天是藏青色西裝內襯白襯衫,冬天再加一件同色的羊絨大衣,正規場合扎領帶,下基層穿夾克衫,其他特殊場合根據需要穿迷彩服、工作服等,今天是私人聚會性質,他就穿了件帶暗紋的休閑西裝,看起來風度翩翩。

    宴會設在公司食堂包間,菜品沒飯店那麼多花樣,但是很紮實,酒用的是夢之藍,擺了整整兩箱十二瓶,吃飯的人一共才八個。

    分賓主落座,劉小娜坐在傅平安旁邊,起初張建中以為只是單純的商業宴請,很快就發覺不對勁,這方面他的敏感度很高,從劉小娜的一些細微的舉動中能猜出,這兩人有故事,於是心裡就帶了敵意,一杯杯的敬,妄圖將傅平安灌醉出醜。

    在場的人心有靈犀,見張建中出手,也都跟著敲邊鼓勸酒,傅平安是個實心眼,杯杯見底,他不是嗜酒如命的人,平時也不怎麼喝大酒,每一口白酒喝下去都在燒灼內臟,這時候拼的就是體質和意志力,當兵的人能喝,不是真的能喝,而是敢拼。

    老劉樂得如此,讓未來女婿出手,教訓一下這小子挺好的,至於什麼星馬材,他根本沒當回事,這事兒九成九是在吹大牛,成不了。

    劉小娜好心幫家裡辦事,沒想到是這個結果,她完全控制不住局勢,男人們都卯上了,一杯接一杯的干,自家老爹腦梗之後不再喝酒,捧著一杯茶在那看笑看風雲。

    「聽說劉總還在讀書,在哪個大學?」張建中問道,「我也在近江讀的大學,說不定咱們是校友呢。」

    「我江大政治系。」傅平安說。

    「巧了,我研究生也在江大上的,政治系的系主任叫什麼來著?」張建中做苦苦思索狀。

    「老秦,秦邦彥。」傅平安說,「我今年大四了,功課不多,在外面做些自己的事情,就當社會實踐了,完了還是要接著讀研究生的。」

    張建中從他的話里找不出紕漏,只好端起酒杯:「咱們還是校友呢,不得干一杯。」

    小偉說:「一杯不夠,起碼三杯。」

    傅平安就真和張建中喝了三杯,依然穩如泰山。

    小偉說:「不得再加深一個。」

    於是有加深了一個,張科長在商務局工作,乾的是招商引資的活兒,平時的工作就是喝酒,自稱千杯不醉,這回算是碰上對手了,別管喝多少,傅平安都面不改色,既不躲滑也不求饒。

    酒品如人品,老劉終於看出點意思了,這小子可以。

    一場酒從十二點喝到下午四點,老劉提前退場,劉小娜陪他們打滿全場,最後的結局是小偉等人全都出溜到桌子底下去了,張建中悄悄去洗手間吐了兩回,雖然還想繼續硬撐,但是胃不支持了,再喝一口白的下去,當場噴了一桌,星星點點夾雜著不少紅色,這是喝到胃出血了。

    「造孽啊……」劉小娜氣的不行,叫來後勤人員將張建中送醫院,自己把傅平安送到客房休息,至於其他人,就讓他們在桌子底下呼呼大睡吧。

    行政樓頂層有專門招待客戶的房間,五星級套房標準,雙層隔音玻璃保障客人睡的踏實香甜,酒精能讓人卸下偽裝,撤掉心防,緊繃的神經得以放鬆,傅平安是把這場酒局當成戰役來打的,終於打完了,打贏了,他也放鬆下來,進了客房先扶著馬桶吐了一回,吐出來就感覺好多了,但血液里的酒精還在,看到劉小娜彎腰整理床鋪,一步裙下蜜桃臀的輪廓鮮明,他的理智終於崩塌,邁步上前,正好劉小娜轉身,看到傅平安的眼神就懂了,低低說一聲我去拿套。

    打開門,老劉手裡轉著健身球站在門口,滿臉關切:「傅總沒事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
    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