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受命於危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受命於危難字體大小: A+
     

    傅平安從沒想過成為索額圖這樣的權臣,那對於一個大學生來說太過遙遠,若要從政,首先就得考公務員,然後從基層做起,一步步腳踏實地,到四五十歲能幹到正處副廳就是祖墳冒青煙了,而跟著瑪竇當助理或者秘書,起步就是相當於國務院辦公廳主任的級別,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力範圍。

    一時間傅平安心馳神往,幻想著自己大展拳腳,在國際舞台上嶄露頭角,雖然星馬台只是一個微型國家,和中國一個縣差不多大,但畢竟是一個在聯合國有席位的國家,學政治學的大三學生能有這樣的舞台,可遇而不可求。

    「你準備付我多少薪水?」傅平安淡然道,他努力將激動藏起,喜怒形於色,那是不成熟不沉穩的表現。

    「那要看你的貢獻大小了。」瑪竇轉向大海的方向,那裡波濤萬頃,一望無際。

    所羅門的寶藏遊戲南太平洋階段告一段落,歐美貴賓打道回府,瑪竇親自去機場送行,星馬台政府沒有自己的國際機場,唯一的一座4E級別機場還是勞埃德公司的附屬產業,國王當到這份上,還不如國內一個縣長,招商引資時卑躬屈膝,面對國際資本乾脆直接裝孫子了。

    送走了貴賓,瑪竇帶著中國來的朋友乘船沿著星馬台東島海岸線參觀,星馬台是個島國,最大的兩座島一東一西,東島像一片海棠葉,西島像一片狹長的柳葉,六十萬國民中的百分之九十住在東島,西島多山,不適於發展種植業,至今出於半開發狀態,島上的分離主義者致力於獨立建國,幾十年來從未消停。

    這是一艘六十英尺長的義大利造遊艇,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瑪竇好歹是個國王,哪怕經濟再窘迫也是傅平安們難以企及的存在,他戴著墨鏡在甲板上指點江山,講述星馬台國家的歷史和瑪竇家族的故事。

    「我的先祖是下南洋的福建人,從呂宋來到沙巴闖蕩,在十九世紀中葉,靠著甘蔗園攢下第一桶金,然後他用這筆錢招募了十幾個水手買了一條退役的英國炮艇,干起了運輸生意。」

    聽到這裡,薩致遠不禁莞爾,這運輸生意,大概率是無本買賣,也就是海盜,但是看破不說破,好歹要給瑪竇留些面子。

    「星馬台原來是一個古老的王國,古稱瑪竇王國,十五世紀后伊斯蘭化,后又被西班牙殖民者入侵,十九世紀英國勢力入侵,瑪竇王國的統治者年老力衰,無力抵抗,於是招贅了我的先祖,那時候他已經擁有十幾條船,上千水手了,但是我的先祖竭盡全力也只能延緩被日不落帝國征服的速度,值得慶幸的是,最終瑪竇王國只是淪為英國的保護國,名義上還是一個獨立國家,二戰時,日本軍隊佔領了這裡,戰後美國人又來了……勞埃德公司是一家老牌的英國公司,現在已經國際化了,資本是沒有國界的……」

    「所以瑪竇並不是你的名字。」傅平安得出一個結論。

    「瑪竇是我的姓,我的名字叫提庇留。」

    傅平安想起在莫斯科的日子,那個長的和瑪竇一樣的替身,通常來說只有面臨暗殺威脅的政治人物才會給自己預備替身,比如薩達姆,比如金正日,比如二戰時期的英國首相丘吉爾,瑪竇一個沒有實權的小國王,要什麼替身。

    「你在想那個人么,他是花匠的兒子,也是我從小的玩伴,我們本來身形就接近,我送他去泰國做了整形手術,專門做我的替補,替我考試,替我泡妞,更重要的是我倆配合玩惡作劇,騙了很多人。」瑪竇回憶起年少輕狂,浮起笑意,「現在他在英國讀書,他也應該有自己的生活了。」

    遊艇行駛的右手方向是漫長的綠色海岸線,一馬平川的土地上種植的全是咖啡樹,隔海相望的西島山勢險峻,高聳入雲用望遠鏡看過去,海岸邊有一片空地,瑪竇說中國人正在那裡建一座新的碼頭。

    「西島上的原始森林有數不清的熱帶樹木,勞埃德看不上木材生意,但中國人熱衷於紅木,近十年來木材出口給我國帶來豐厚的外匯收入,原木砍伐加工處理,然後出海遠洋運輸,可是西島沒有深水碼頭,只能先運到東島勞埃德的碼頭,交高昂的費用才能出口,中國商人不願意被勞埃德剝削,所以他們說服了政府,在西島建設同樣規模的港口,中國人的基建能力世界第一,我也很樂意看到勞埃德吃癟。」

    傅平安想到了江小洋,他所屬的路橋公司不正承建了星馬台的港口工程么,只是江的說法和瑪竇不一樣,對江小洋來說這是一帶一路國家項目,對瑪竇來說只是一個普通的商業項目。

    他鄉遇故知是人生難得之喜事,傅平安提出想去工地上看看,瑪竇欣然答應,遊艇向西島駛去,碼頭所在位置是一個天然港灣,土地平整已經結束,但工程機械都停著,看不到工人活動。

    遊艇靠近岸邊,看的更清楚了,工地已經徹底停工,那些黃色的工程機械的玻璃被砸碎,輪胎被扎癟,有些還有放火焚燒過的痕迹,傅平安看到一輛挖掘機上塗著XCMG,徐工集團的字樣,這些昂貴的機械都是從國內不遠萬里運來的,本該大顯神威,卻落得如此下場。

    本來以為能見到同胞的幾個人全都傻眼了,憑欄無語,只希望不要有同胞在衝突中傷亡。

    瑪竇沒有解釋,因為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像那天無辜的服務員被殺害一樣,他絲毫沒有情緒上的波動,似乎已經習慣了。

    「我要登岸。」傅平安要求道,他懷疑江小洋和其他中國同胞還在附近,這裡不知道是遭受了恐怖分子襲擊還是工人暴動,既然來了就不能放任不管。

    瑪竇同意了,遊艇上有一條充氣救生筏,國王帶了兩名侍從,和傅平安一起登岸觀察情況,工地上有一排簡易板房,傅平安喊了幾聲,果然從房子里出來兩個中國人,穿著工作服戴著安全帽,手裡拎著扳手。

    傅平安詢問發生了什麼事,工人說當地人鬧事,把設備都給砸了,警察也不管,所以大部隊已經撤了,只留下他們看守工地。

    再問原因,工人說其實不關我們的事,是木材廠那邊死了幾個當地老百姓,工傷事故壓死的,木材商不賠錢還打人,老百姓就生氣了,把木材公司圍了,人殺了還不解氣,又衝到工地把中國工程隊的設備都給砸了。

    「那些干木材的商人把老百姓當牲口用,每天才給幾百塊,合成人民幣才十來塊錢,就這樣還剋扣工資,真不是東西。」

    傅平安無言以對,工人說的是新聞聯播里看不到的現實,抬頭看遠處的原始森林,已經被砍伐的面目全非,為了經濟利益瘋狂砍伐樹木,給生態帶來的災難暫且不說,中國資本走向世界的同時,也罷國內低工資、低環保、低人權的企業管理模式帶到全球各個角落,尤其是星馬台這種偏僻的,西方資本注意不到的邊角旮旯,矛盾衝突不可避免。

    辭別工人,傅平安回到遊艇,下一站是東島北部的星馬台城,國王車隊在碼頭迎候,載著客人們回到王宮,還沒坐穩,侍從飛一般跑進來報告,首相大人前來覲見。

    瑪竇揮手:「我不見他,讓他兩個小時后再來。」

    話音未落,一個身材高大,皮膚黝黑的中年男子已經大步邁入,他就是星馬台政府的首相馬科斯,傅平安等人急忙迴避,隔著屏風聽馬科斯訓斥瑪竇,星馬台的官方語言是英語,馬科斯能說一口流利的牛津腔,傅平安聽的毫無障礙。

    這是長輩對晚輩的訓斥,上級對下級的訓斥馬科斯絲毫不給瑪竇留面子,嚴厲指責他不務正業,不具備一國元首的素質,他指的應該是遇刺事件。

    「我接受批評,以後不會再有同樣的事情發生。」瑪竇一點沒脾氣。

    「你需要學習的還很多,成功的道路是沒有捷徑可走的。」馬科斯的語氣和緩了一些,「治理國家不需要你,我建議你去英國讀書,找一個自己感興趣的方向。」

    瑪竇據理力爭:「我的職業是國王,我要完成父親的遺志,而且我已經有成熟的想法了。」

    「說說看。」

    「從金融、高端旅遊、房地產、以及博彩業入手。」瑪竇像個回答老師提問的中學生,有些緊張,又有些興奮,「我要引進資本,爭取援助……」

    馬科斯忽然狂笑起來:「這不是一個國王應該考慮的事情,陛下是想把政府的活兒都幹了么?」

    被打斷的瑪竇臉色難看,深呼吸一口氣,轉換話題:「三名勞埃德員工殺了人,我希望能引渡兇手。」

    「內政部會處理的。」馬科斯有些不耐煩。

    「西島上發生暴力事件,我怎麼不知道。」瑪竇又問道,「中國木材商被人殺了,港口工地被縱火,這是怎麼回事。」

    「他們咎由自取。」馬科斯說,「至於港口,勞埃德不希望存在競爭者。」

    瑪竇說:「可是我希望能有一個和勞埃德競爭的大資本存在,這對星馬台是有益的。」

    「你永遠不要這麼想,這是我給你的忠告。」馬科斯的耐心終於到頭了,「你還是去搞惡作劇吧,那才是你的專長,治理國家就交給大人吧。」

    馬科斯走了,瑪竇轉入屏風後面,臉色陰鷙,他問傅平安:「你能幫我一個忙么?」

    「請吩咐。」

    「下次他再這樣和我說話,你就一槍把他打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