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五十章 勞埃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五十章 勞埃德字體大小: A+
     

    被弔死的人遍體鱗傷,身上還穿著破舊的軍服,如果沒猜錯的話,就是昨日擒獲的分離主義者,不到二十四小時就審訊完畢,絞刑示眾,這效率也是沒誰了。

    國王的車隊沒有減速,迅速從絞刑現場離開,傅平安注意到,行刑現場執勤的軍警和圍觀的百姓都沒有向他們的統治者敬禮,甚至連看都懶得看一眼。

    車隊穿過市區,經過一段塵土飛揚的道路,前方有鐵絲網攔路,警示牌上用文字和圖形示意擅自進入者可能會被射殺,道路上橫著紅白相間的路障,四個武裝人員檢查國王車隊的證件後放行,車輛從他們面前經過時,傅平安打量著這些警衛的服裝和武器,他們的制服是熨燙過的卡其襯衫和褲子,褲腳束在鋥亮的高筒軍靴中,腰間槍套中裝著GLOCK手槍,手中端著MP5衝鋒槍,無論精神面貌還是武器裝備都比昨天見過的星馬台陸軍強上三分。

    經過這道門,道路變得又寬又平坦,黑色的柏油路上刷著醒目的黃色標識,兩側是大型的車間廠房和倉庫以及辦公區域,有綠蔭有噴泉,和破敗的市區相比,這裡先進了起碼三十年。

    辦公區的上空飄揚著兩面旗幟,旗杆高度不同,高的是星馬台國旗,低的是一面圖案現代感很強的旗幟,月桂枝環繞的花體L,和警衛胸前的標識是一樣的。

    車隊停在冷庫門口,侍從下車出示了文件,一個白人領他們進去,這裡溫度很低,叉車往來,明顯是冷藏貨物的所在,但他們看到的卻是歐文浩的遺體。

    歐文浩的遺體經過處理,血跡擦掉,也換了衣服,面目栩栩如生,雖然大家都不怎麼喜歡這個人,但看到遺體還是低頭默哀,玩遊戲把命搭進去,也算是骨灰級玩家了。

    瑪竇說:「我們聯繫過歐文浩的家人了,他們沒有能力來接遺體回港,所以我將會派人把遺體送回HK,就搭乘晚上的貨機,你們願意順路回去的話,也可以搭一個順風機。」

    潘曉陽第一個撇清關係:「按理說我們作為同伴,是應該赴港給他的家人一個交代的,但是我真的做不到,我沒有勇氣面對他們。」

    瑪竇沉痛的點點頭:「我理解,我會委派工作人員登門道歉,並賠償他們一百萬美元的,我們向歐文浩道別吧。」

    天空中傳來飛機引擎的轟鳴聲,說明這附近有一座機場,傅平安有些不解,為什麼歐文浩的遺體要放在公司的冷庫里,為什麼用貨機運送遺體,他隱約能猜到答案,但是不敢肯定。

    瑪竇在歐文浩的遺體前站了許久,最終還是一言不發,默默離開。

    傅平安不知道瑪竇和歐文浩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他只知道著名的滿剌加投資的持股人中就有星馬台國家財政部,歐文浩又是滿剌加投資派駐近江的負責人,而那個辦事處純粹就是為了潘曉陽而成立的,很難說這兩人之間不認識。

    簡單而短暫的遺體告別儀式之後,大家乘車離開,這回走的不是原路,而是繼續向南,穿越龐大的廠區,這塊區域比想象的還要大,離開辦公區域后是大片的種植園,星馬台的支柱產業是咖啡和熱帶木材,這兒想必就是經濟命脈的所在了。

    「星馬台有世界上最好的咖啡。」瑪竇主動提起窗外那些植物「我們不是產量最高的,但一定是質量最好的,我們的咖啡豆是經過嚴格的人工挑選的,口感醇厚潤滑,不酸不澀,是咖啡中的極品。」

    「有貓屎咖啡么?」潘曉陽問道。

    「當然,但是生產過程比較殘酷,我個人並不贊成這種生產方式。」瑪竇說,「艾米麗,你最喜歡吃什麼?」

    話題跳躍的太快,但潘曉陽還是回答:「我喜歡鵝肝、牛油果、魚子醬。」

    瑪竇說:「把你禁錮在一間屋裡,每天給你吃魚子醬,一個星期之後你就會見到魚子醬就想吐了,貓屎咖啡和鵝肝一樣,都是建立在動物的痛苦之上的奢侈品。」

    「那我以後不吃鵝肝了。」潘曉陽吐了吐舌頭,「你的種植園好大啊,開了很久還沒出去呢。」

    瑪竇不接茬,另起話題:「現在帶你們去海邊,看看沙灘和夕陽。」

    遠處一架貨運飛機騰空而起,機尾上的標誌依然是那個大大的L,這公司,顯然不是瑪竇家開的。

    「他們用飛機運咖啡豆么?」薩致遠疑惑道,「這樣成本豈不是太高了。」

    「飛機是通勤的,運送大宗貨物當然要用貨輪。」對於這個問題,瑪竇還是願意解答的。

    車隊開了許久,終於出了鐵絲網,抵達一處海濱度假村,這裡終於有了手機信號,酒店也有了WiFi,在房間里洗漱整理的時候,傅平安用手機查了一下那家公司的名稱,是勞埃德國際聯合咖啡公司,是位列全球前五的咖啡商,主營種植業務,在巴西、印尼等國擁有大面積種植園。

    星馬台就是「等國家」中的一員,設身處地的替瑪竇想想,可以理解他的痛苦,國家經濟命脈被一家外國公司所把控,不過能有稅收,能提供就業崗位,倒也不差,就像國內那些貧困縣,招商引資是最重要的事情,先脫貧致富,再考慮其他。

    這裡的海灘很美,長長的白沙灘盡頭是椰林,夕陽西下,躺椅和雞尾酒,這生活別提多愜意了,住在度假村的都是外國人,只有服務生才是黑瘦矮小的本地人,瑪竇沒陪著他們一起玩,他另有要事處理,傅平安和薩致遠各騎著一輛四輪摩托車在沙灘上馳騁,兩人賽車,向著沙灘盡頭疾馳,最終雙雙抵達終點,沙灘的盡頭是椰林,椰林外橫著柵欄,頂端是難以翻越的蛇腹形鐵絲網,柵欄的另一端,是兩個瘦小的孩子,眼巴巴的看著度假村的一切。

    「他們不屬於這裡。」薩致遠指著鐵絲網上的牌子說,他們只能看到牌子的背面,但是能猜到正面的內容,無非是「私家海灘禁止進入」,而這個度假村,似乎也是外國人經營的。

    「身上有錢么?」傅平安問,他看不得小孩可憐巴巴的眼神。

    「有一點零錢。」薩致遠會意,從游泳褲的褲袋裡摸出兩張一元面值的美鈔,這是用來打賞小費的錢,他遞給那兩個孩子,孩子們接了錢,翻來覆去的看,他們不認識美元。

    薩致遠會說一些馬來語,星馬台的官方語言和英語和馬來語,受過教育的人才會講英語,漁村的孩子只會說馬來語,但是他們的方言又有些難懂,一番溝通薩致遠才搞明白,這兩個孩子並不是嚮往度假村的幸福生活,而是想看到他們的媽媽。

    原來他們的媽媽在這裡當服務員,薩致遠問你們的爸爸呢,孩子們演了一齣戲,一個演爸爸,整天躺著喝酒,一個演媽媽,勤懇幹活養家,但是爸爸經常打媽媽,他們演的惟妙惟肖,把傅平安和薩致遠都逗笑了,但笑完了又覺得生氣,為什麼這裡的男人都好吃懶做。

    回去之後,晚宴也開始了,因為有國王在,晚宴規格上升為BlackTie,傅平安根本沒帶正裝,好在酒店什麼都有,國王侍從幫他們租了成套的黑色晚禮服,女士除了禮服之外,連珠寶都給預備好了。

    「這可比海天盛筵高級多了。」沐蘭很興奮,她從沒參加過這樣的宴會,潘曉陽就淡定多了,她說你千萬別提什麼海天盛筵,完全不是一碼事。

    不過這裡畢竟是海濱度假村而不是王宮,只有宴會的開場正式一些,很快大家就卸下一本正經的偽裝,開始縱情聲色,服務員走馬燈一般穿梭著,向賓客供應美酒佳肴。

    「不是說這是個窮國么,我看一晚上就得消耗掉千分之一的GDP。」薩致遠冷笑道,他看不慣這種奢靡。

    「也許是增加GDP呢,畢竟這是在刺激消費,屬於第三產業範疇。」傅平安學過政治經濟學,看問題不會那麼偏激,繁榮,哪怕是畸形的繁榮,也比貧瘠要強。

    一夜狂歡,不知道及時才慢慢散去,等傅平安醒來的時候,發覺度假村的氣氛不太對,警車來了,救護車也來了,他問服務員發生了什麼事,服務員職業性的微笑著,表示自己一無所知。

    但傅平安看到了裝在擔架上蒙著白布的屍體,看到了一個瘦小的男人帶著兩個孩子站在屍體旁邊,無助而彷徨,那兩個孩子,正是昨天在椰林旁見到的。

    「這個男人的妻子被人殺了,死前受過……殘酷的折磨。」瑪竇走到傅平安身旁,和他並肩看著樓下的一幕。

    「兇手呢?」傅平安問。

    「兇手有三個人,都喝了酒,他們會受到法律的懲罰的。」瑪竇依然平靜,似乎不是第一次見到此類事情發生。

    當地警察從房間裡帶出三個垂頭喪氣的傢伙,兇手全是白人,人高馬大,穿著花襯衫和沙灘褲,正當警察要把他們帶走的時候,三輛路虎衛士開了進來,車上下來十幾個卡其制服的配槍保安,雙方開始交涉,當地警察的氣勢明顯不足。

    「你不打算干預一下么?」傅平安側身嚴肅的看著瑪竇。

    瑪竇面無表情的看他一眼,返身回房間,直到勞埃德的保安強行帶走兇手他也沒出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