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四十九章 王家風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二百四十九章 王家風範字體大小: A+
     

    最近這一年,潘曉陽可謂見多識廣,不敢說脫胎換骨,那也是鳥槍換炮,認識了一大票董事局主席、首席執行官啥的,在她看來,霸道總裁最有霸氣的行為就是辭退員工,「你被炒了!」這句話約等於判決一個人的死刑,但是炒魷魚和真的槍斃人還是有著天壤之別的,雖然都是權力,但企業經營者的權力和國家統治者的權力相比簡直就是兒戲。

    瑪竇就是一個統治者,雖然星馬台是個很小的國家,但權力一點不縮水,再小那也是一個國家,在聯合國和中美英法俄羅斯平起平坐的,潘曉陽的想象力在短短一瞬間無限放飛,已經想到自己當上王后,陪著國王訪華,走下飛機揮手致意,接過少年兒童捧上來的花束的場景了。

    「不可能是死刑判決。」薩致遠在說話,「即便是軍事法庭走簡易程序也沒那麼快,星馬台是實行君主立憲制的民主體制國家,在死刑上會慎重的,當然我只是紙上談兵,以網路獲取的有限資料進行判斷……」

    瑪竇繼續批閱文件,同時安排侍從給客人們奉上香濃的咖啡,潘曉陽呷著咖啡,目不轉睛看著瑪竇,國王的身影漸漸幻化成穿著龍袍的皇帝,還是清朝的那種,場所變成了養心殿,文件也變成了奏章,想到自己即將統領後宮,成為甄嬛一樣的存在,潘曉陽就有些激動,忽然一個念頭冒出來,瑪竇不會已經有王后了吧。

    瑪竇終於批完了文件,彬彬有禮的向朋友們致歉,然後帶他們參觀王宮,王宮面積無法和紫禁城相提並論,最多是個莊園的規模,但是所藏寶物數不勝數,國王徜徉在走廊,向他們介紹牆上所掛油畫人物的光輝歷史這些都是星馬台歷史上做出貢獻的英雄,但是這個國家實在太小在太平洋小島上發生的故事再激烈精彩也只是茶壺裡的風暴而已,大家對這些不感興趣,但都不斷點頭,表情嚴肅,給足國王面子。

    最讓人嘚瑟的是,每到任何地方,任何人要麼垂手低頭肅立,要麼匍匐在地,不可以平視國王,不可以走在國王前面,不可以背對國王,這譜兒可比資本家大多了。

    前方是一間會客廳,傢具古色古香,竟然是中國古典式樣,潘曉陽在拍賣行工作過,多少懂點業務,她嘖嘖稱奇:「這些竟然是金絲楠木的?」

    瑪竇微微頷首:「對,都是明朝傢具,待會兒我們用餐,使用的餐具也是明代的瓷器,我國自宋元時期就和大陸有經濟往來,兩國人民交流可謂源遠流長,其實我也有中國血統,我的祖上來自於……」

    國王還沒說完,一名白衣侍從武官匆匆而來,用當地語言說了句什麼,瑪竇眼中不快之色一閃而過,說聲失陪就先走了。

    「明朝的……」潘曉陽還沒從震驚中回過味來,一堂保存完好的明代傢具在古董市場上意味著什麼,搞收藏的人都懂,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港澳掀起收藏明式傢具的浪潮,大量明代花梨木紫檀木傢具流出,價格越炒越高,如今一串花梨木車的珠子都價值不菲,一張黃花梨的椅子簡直可以笑傲江湖,金絲楠木的價值可比花梨木更高,而且是貨真價實的明代文物。

    「回頭吃飯的時候順一個盤子回去。」沐蘭開玩笑道。

    「有點素質好不好。」潘曉陽翻了個白眼,她已經代入王後身份,好像這些寶貝都是她自家的財產了。

    傅平安和薩致遠兩個男士欣賞著室內陳設的文物,他倆都不是研究這個的,只能大致看出囫圇的年代和品種,比如掛在牆上的一張鎏金措銀的四系盾和兩把交叉的長刀,盾是波斯風格,刀是緬刀樣式,起碼是十八世紀的東西。

    至於到處可見的花瓶瓷器,基本上可以忽略,但這些明顯都是珍貴的中國古代瓷器,隨便哪個拿去拍賣行都能引發一波大新聞。

    這和暴發戶的豪宅不同,充滿了王家貴族的深厚底蘊,簡直是一座人文歷史博物館,如果碰巧遇到研究東南亞歷史的專家,那簡直就是耗子掉進米缸里了。

    過了許久,瑪竇才回來,說咱們接著參觀吧。

    薩致遠說:「我想參觀一下武器庫。」

    瑪竇笑道:「當然可以,只不知道你想參觀王宮的武器庫,還是軍隊的庫房,如果對歷史感興趣的話,王宮裡有一個小型武庫,珍藏著許多有幾百年歷史的兵器,很多都是參加過實戰的,如果你僅僅對武器感興趣,我可以帶你去參觀軍艦,海軍有一艘費萊徹級驅逐艦,我猜你一定很有興趣,如果你願意的話甚至可以駕駛它出海。」

    薩致遠簡直幸福的要暈過去了,費萊徹級驅逐艦是二戰時期美國暴兵生產出來的軍艦,南太平洋戰場上的主力,上個世紀四十年代的產品,都是七八十歲的老爺爺貨,居然還有在服役的,能上去瞻仰膜拜緬懷一下,對於他這位醉心二戰海戰史的軍校生來說,是可遇不可求的幸事。

    傅平安說:「我們都要看,包括你個人的收藏。」

    沐蘭說:「對,比如你收藏的跑車什麼的,也給我們開開眼。」

    潘曉陽說:「還有嫂子們的包包啊,鞋啊,化妝品啊,我們也想看。」

    瑪竇說:「哪有嫂子們,我還沒結婚。」

    潘曉陽沖沐蘭眨眨眼,笑了。

    瑪竇先帶他們去看了兵器庫,擺滿了十六世紀至今的各種刀槍劍戟盔甲火銃,瑪竇打開箱子,拿出一把手槍遞給傅平安:「還記得這個么?」

    這是傅平安在學校順來的那把TT33,經歷過二戰的老槍,在邊境時交給瑪竇處理了,沒想到他居然把槍帶回了國,他應該不是重視這把槍,而是重視兩個人的友誼。

    「那輛麵包車你不會也搞來了吧?」傅平安摩挲著TT33說道,物歸原主的感覺不錯,可惜也只能把玩一下,還是沒法帶回中國。

    「你猜對了,停在我的車庫裡了。」瑪竇說,兵器庫上牆上掛著一座自鳴鐘,起碼也是乾隆年間的東西,還能正常運作,國王看了看時間說咱們去用膳吧。

    「嘖嘖,待會兒要發朋友圈,不過沒人會相信咱們用明朝的瓷器吃飯。」潘曉陽說,她已經拍了不少照片,但是還沒來得及美顏。

    餐廳是歐式的長條桌,銀質蠟燭台,每人身後都有侍從聽候差遣,但是明代瓷器卻沒看到,上來的是只是普通的現代瓷器,配銀質刀叉。

    瑪竇有些不悅,找來一個人問了幾句,解釋道:「廚房沒來得及準備,下次再說吧,先嘗嘗我們的特色菜。」

    王宮御膳算不上驚艷,中規中矩而已,吃的不是菜,喝的也不是酒,而是王家的待遇,在這種場合下,在傭人們的圍觀中,每個人都不自覺的端著架子,好像已經是有了貴族稱號的爵爺和誥命夫人。

    瑪竇再不是那個逗比瑪竇,他從髮型到氣質全都變了,沒人敢再調侃他,揶揄他,朋友間的輕鬆自如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不自覺的敬畏,潘曉陽也從女神調轉成為舔狗,時不時問一些幼稚的問題,故作可愛狀,瑪竇卻和她保持著距離,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特別關愛。

    用餐時間也是聊天的時機,傅平安將心中疑團和盤托出,希望瑪竇給自己一個解釋。

    「所羅門的寶藏是一個真人遊戲,我是這個俱樂部的發起人之一。」瑪竇簡短解釋,「其實是很安全的,你們也都看到了,不存在任何危險,只是給高端客戶的一種定製的放鬆方式罷了。」

    薩致遠問:「那網站上標著死亡的照片都是什麼人?」

    瑪竇說:「那只是在遊戲中喪命,並不是在真實世界死掉,至於為什麼歐文會死,那是另一個問題,俱樂部和我本人會賠給他的家人一筆錢,那些試圖殺我我們的人,是分離主義者,是恐怖分子。」

    傅平安說:「俘虜還活這麼?」

    瑪竇說:「他們不是俘虜,兩軍對壘俘虜對方的士兵才叫俘虜,他們是罪犯,是恐怖分子,但他們依然享有基本人權,不會受到拷打,不會被任意處決。」

    「你真是一個善良的君主,童話里的王子。」潘曉陽兩眼冒星星,瑪竇穿T恤沙灘鞋的時候就是個純屌絲,穿上筆挺的軍禮服那就是妥妥的白馬王子,這樣的王子一般是要和公主結婚的,最起碼也得像摩納哥大公那樣找個好萊塢女明星才般配,可人家偏偏就喜歡自己,這上哪兒說理去。

    「謝謝。」瑪竇頷首致謝,拿起餐巾擦擦嘴,繼續和傅平安探討。

    「你說他們是分離主義者,他們是想獨立么,還是想推翻你?」傅平安問道。

    「更多的是歷史遺留問題。」瑪竇說,「殖民者人為製造出來的矛盾,我認為這是可以解決的,恩怨是可以化解的,但不是通過爆炸、暗殺等恐怖手段。」

    薩致遠也加入了探討,男人們的話題對兩位女生來說枯燥乏味且血腥,好不容易一頓飯吃完,外面烈日炎炎,並不是出行的好時間,休息了兩個小時后他們才出發,乘車前往碼頭,瑪竇要帶薩致遠體驗一下二戰時期的軍艦。

    海軍基地很小,停泊的軍艦也很少,能稱得上艦的也就是一艘爺爺輩的費萊徹了,其他都是小艇,但是此行並不成功,不知道為什麼,試駕改成了參觀,瑪竇明顯不悅,草草在軍艦上溜達了一圈就下來了。

    「不是說要出海兜一圈么?」沐蘭神經大條,還問呢,被潘曉陽悄悄拉了一下示意她別哪壺不開提哪壺。

    「軍艦太老舊了,引擎開機一次,得燒不少噸油,又不是打仗,出海兜一圈的成本太高了,沒必要。」薩致遠倒是很體諒瑪竇的難處。

    回去的路上,他們看到了驚悚的一幕,道路上停著兩輛吊車,高高的吊臂上掛著兩個人,已經被弔死了。

    這是絞刑。

    瑪竇的臉色更難看了。

    傅平安感到這位國王似乎混的不怎麼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
    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