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四十四章 藏寶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二百四十四章 藏寶圖字體大小: A+
     

    為了節省經費,他們買的是午夜起飛的紅眼航班,上了飛機之後,靠窗的ABC三個座位中,他倆買的是BC,到了座位旁,一個年輕英俊的小夥子正在幫其他乘客放行李,他看到兩人駐足,便笑問是不是鄰座,得到肯定的答案后說我是A,要不要換一下座位,讓女士坐窗口。

    「好啊謝謝。」沐蘭美滋滋的坐到了靠窗口的位置,傅平安坐中間,小帥哥依然忙碌著,要不是他穿著T恤,還以為是乘務員呢。

    登機完畢,小夥子終於回到位子上,沐蘭再次表示感謝,隨口搭訕了一句:「去泰國玩啊?」

    小夥子說:「泰國轉機。」

    沐蘭說:「太巧了,我們也是轉機。」

    小夥子說:「是啊,真巧。」

    沐蘭說:「哎你怎麼一個人啊,怎麼不帶女朋友?」

    小夥子說:「我喜歡一個人流浪的感覺。」

    傅平安說:「那啥,要不然再換個位,你倆聊的方便點。」

    小夥子臉紅了,不再說話,沐蘭嘿嘿一笑:「小樣兒,還吃醋呢。」

    不多時,飛機起飛,空調開得很足,沐蘭穿著短袖凍得不行,可是他們沒帶任何厚衣服,小夥子很貼心的從自己的行李箱里拿了一件略厚實的衛衣出來,遞給傅平安。

    傅平安會意,又遞給沐蘭,沐蘭表達謝意后穿上,昏昏沉沉睡著了,一覺醒來,飛機已經出了國境,就快抵達曼谷了。

    飛機降落後,小夥子大概覺得不好意思,拿回了衛衣,匆匆前行很快就消失了,沐蘭也沒當回事,她還沉浸在第一次出國的興奮中,大呼小叫,見到泰國人就雙手合十給人家說薩瓦迪卡,他們是轉機,需要等幾個小時,正好趁這個時候去吃飯,結果在餐廳又偶遇了小夥子,雙方隔得遠遠的招了招手而已。

    等到了登機口,更巧的事發生了,小夥子和他們乘坐的又是相同的航班,而且座位還排在一起。

    「嘖嘖,這是多大的緣分啊。」沐蘭跟傅平安咬耳朵,「也不知道是和我的緣分,還是和你的緣分。」

    傅平安說:「我又不搞基,興許是你的緣分到了,恭喜啊。」

    沐蘭白了他一眼。

    白天的航班,人精神足,聊得就多了,小夥子自我介紹叫薩致遠,是一名大學生,趁著暑假出來玩,去沙巴潛水。

    「你們不會也是去潛水吧?」薩致遠說。

    傅平安說:「其實我們不是去旅遊的,我們一個朋友在沙巴失聯,我們去找她。」

    薩致遠的表情嚴肅起來:「需要幫忙么?」

    傅平安說:「謝謝,我們可以搞定。」

    沐蘭又問薩致遠訂的哪家酒店,果然奇然,大家連訂的酒店都一樣,如果不是此行肩負著重要使命,簡直真想組隊一起玩了。

    終於抵達了巴沙,三人共享攻略,結伴而行,乘車來到旅館,辦了入住手續后,沐蘭陶醉於藍天碧海的優美景色,恨不得立刻換了衣服出去拍照發朋友圈。傅平安卻立刻展開調查,他拿著潘曉陽的照片詢問旅館工作人員,打聽潘曉陽來此旅行的細節。

    事實證明,親自跑一趟比電話聯繫強百倍,酒店的工作人員都會講點英語,但也僅限於常規溝通,稍微複雜一些就說的不好,電話里當然就說不明白,但是到了現場,語言加手勢組合表達,大堂經理就懂了,帶傅平安去寄存處,指著一個26寸行李箱說:「你看看這是不是你朋友的?」

    傅平安把沐蘭叫來辨認,沐蘭也不能確定這個嶄新的日默瓦旅行箱是不是潘曉陽的,就算是也是最近才買的。

    大堂經理說,潘女士確實已經退房走人了,但是行李箱寄存在酒店裡,本來說三天後回來取,但是一周都過去了依然不見人影,電話也聯絡不上。

    傅平安和沐蘭對視一眼,神色都變得嚴峻起來,沒及時取走的行李箱說明潘曉陽並不是躲在那個角落度假,而是真的出事了。

    他們想把行李箱打開查找線索,但是大堂經理不同意,說你們就算是她朋友也沒有權力打開別人的私人物品,只有警察才行。

    傅平安要求報警處理,出乎意料的是,這邊的警察對外國遊客的態度很好,警察局派來一名探長,了解情況后,當著大家的面打開了行李箱。

    行李箱里幾乎全是衣服和旅行裝的化妝品,沐蘭清點了化妝品的數量種類后說:「曉陽隨身帶了一些防晒霜,看樣子沒有計劃參加宴會什麼的,而且時間也不會太久。」

    傅平安從旅行箱夾層里拿出一個軟皮本來,隨手翻了翻,頓時驚呆,本子前面是潘曉陽隨手記錄的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各種金融術語和數字,這個是可以理解的,但後面就變味了,紙上畫著地圖,列著計算公式,標註著經緯度,洋流,還有陰陽八卦五行,以及神秘的拉丁文字。

    「這是要尋龍奪寶大冒險啊。」沐蘭也看到這些內容,喃喃自語,不敢相信。

    但是鐵證如山,潘曉陽就是出海尋寶去了。

    警察見狀聳聳肩,指著本子上的地標說了一堆話,大堂經理翻譯了一下,大致意思是你們的朋友乘船出海去了其他國家,這不在馬來西亞的管轄範圍之內,我們愛莫能助。

    傅平安據理力爭,最終探長同意幫忙,但只能幫他們找到潘曉陽租的是哪艘船,更多的他們也做不到了。

    忽然沐蘭注意到酒店前台上擺著一疊租賃船隻的廣告,拿起一張來看了看,聯想到潘曉陽很可能也是在這上面找的船,這是概率很大的事情。

    探長幫著打了電話,卻一無所獲。

    「女士,先生,我還有事需要處理,有線索再找我。」探長不願意多浪費時間了,丟下一句話匆匆離去,傅平安和沐蘭大眼瞪小眼,束手無策。

    大堂經理給他們解釋了一下,這廣告上都是價格昂貴按小時租賃的遊艇,船主一般也不願意去遠海,如果你們的朋友真的是去尋寶的話,有可能租的是廉價的漁船。

    於是傅平安帶著沐蘭來到碼頭打聽消息,問了一圈毫無結果,漁民們連英語都不會說,雞同鴨講,溝通困難,只好回酒店吃飯,在餐廳又遇到了薩致遠。

    「找到失聯朋友了么?」薩致遠客氣了一句。

    「她好像出海尋寶去了。」沐蘭搖搖頭,「這事兒越來越狗血,比小說還能扯。」

    薩致遠很感興趣:「尋寶,是海島上的藏寶么,我記得有個遊戲就是這麼玩的。」

    傅平安說:「我們拿到了一些線索,但是毫無頭緒。」

    「給我看看好么?」薩致遠說,「我也許能幫上忙。」

    沐蘭將潘曉陽的筆記拿給他看,薩致遠看了說:「我擦你們的這位朋友一定是南洋文化愛好者,年富力強,多才多藝,興趣廣泛,三十歲到五十歲的男士。」

    「不,她更擅長吃喝,看肥皂劇,連探險類小說都不愛看的,也是第一次來這邊,對了,她是個二十四歲的女孩。」

    薩致遠說:「明白了,她還有同行者,他們一起失聯的,我覺得這事兒比潛水有意思多了,能不能帶我一起?」

    傅平安和沐蘭以眼神交流了一秒鐘,異口同聲道:「好!」

    有了薩致遠的加盟,事情變得簡單了一些,這個傢伙竟然會說馬來語,雖然不是很精通,但基本溝通沒問題,他們吃了飯再去碼頭,這回找到了線索,一周前一男一女在這裡租了一條漁船出海,至今未歸。

    「你們的朋友失聯了,你們難道不著急么?」薩致遠問。

    漁民們表示,那條船不屬於這裡,並不是他們的朋友,他們只記得船名叫方舟。

    事情越來越蹊蹺了。

    「算了,超出我們能力範圍了,還是回去找警察。」沐蘭有些恐懼了,但傅平安很執著,他請薩致遠詢問漁民,租船的價格,對方報出一個數字來,換算成人民幣的話其實並不貴,但也不是他倆能承受的價格。

    傅平安還是學生,還欠著幾十萬的債,每月僅有一點傷殘撫恤補貼,沐蘭倒是有些存款,但大頭買了理財,這次出來只帶了一些事先兌換的美元和一張VISA卡,額度也不高,支付不起船費。

    看到兩人猶豫的樣子,薩致遠說:「船費我來出。」

    「這怎麼好意思,萍水相逢的。」傅平安不同意。

    「在國外,我們就是同胞就是親人,我們不互相幫助的話,還能指望別人么,線索已經有了,租條船過去搜尋一下是最廉價的方法了,如果出動飛機那更是接受不了的價格。」薩致遠幾句話就說服了他們。

    趁著薩致遠和漁民談細節的時候,沐蘭問傅平安:「會不會有詐,這個小夥子出現的太巧合了。」

    傅平安說:「我覺得他不是壞人,如果是刻意設置的圈套,反而不會這麼多巧合,再說了,人家設計咱們幹什麼?」

    「搞定了,明天出海。」薩致遠興高采烈,指著碼頭上一艘銹跡斑駁的漁船說,「這就是我們的船。」

    回到酒店,他們繼續研究藏寶圖,薩致遠借了酒店的電腦上網查海圖,發現潘曉陽標記的經緯度範圍內有一片星羅棋布的小島嶼,都是尚未開發的無人島。

    「你們的這位朋友是搞金融的啊……」薩致遠看到筆記前面的部分,若有所思,忽然噼里啪啦敲擊著鍵盤,幾分鐘后,他指著屏幕說:「真相大白了。」

    傅平安看了一下:「我靠。」

    沐蘭看著滿屏的英文不知所以然:「什麼情況?」



    上一頁 ←    → 下一頁

    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
    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