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最大的善良是不讓別人為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最大的善良是不讓別人為難字體大小: A+
     

    彭育紅母子倆的想象力非常豐富,王栓還沒出道,他們就想到了若干年之後的事情,當明星來錢多快啊,哪還需要起早貪黑的炸油條,一年幾百萬上千萬的收入,誰還稀罕老家的小樓,連近江的房子都瞧不上,至少要到北京上海買個大別墅住著,賓士寶馬都瞧不上眼,必須保時捷瑪莎拉蒂。

    「虎子,以後媽給你妹妹當經紀人,你給你妹妹當會計,幫她管著錢,到底是一家人,砸斷骨頭連著筋,咱不能讓你妹妹被外人騙了。」彭育紅喜氣洋洋,對王栓的定位也發生了改變,搖錢樹哪能當兒媳婦用,王栓真成了明星,那彭虎還愁找不著媳婦么。

    呂菲菲敷衍了幾句,就去向台領導彙報工作去了,今天的節目非常成功,《大姨媽》很可能成為台里的常設節目,收視率殺手鐧,她犯愁的是之後的素材怎麼找,畢竟像王栓這樣的人是少數。

    節目確實很成功,花最少的錢,取得最理想的效果,一姐是義務客串,沒收出場費,光這一項就省了幾十萬,當然這並不是呂菲菲的面子,而是傅平安的功勞,節目火了,王栓也出名了,和家人的關係和解,現在老王和彭育紅都同意女兒去追逐夢想,不再逼她結婚嫁人。

    一姐做完節目就走了,她時間寶貴,還要回京參加春晚綵排,電視台門口,大家依依惜別,王栓是今夜的主角,她依然沉浸在亢奮中,漸漸的舞台上沒什麼人了,嘉賓走了,觀眾也走了,再也沒人來和她合影,王栓從興奮轉為失落和孤獨,一姐沒給她任何具體的承諾,漫長的路,還是要她一個人走。

    人群散盡,還有一個人在等著王栓,正是傅平安,別人把王栓當獵艷目標,當搖錢樹,當免費勞動力,唯有他真心將這個可憐的少女當妹妹看,他甚至一絲男女之間的慾念都沒有,雖然女大十八變,但在他心中,王栓的人設永遠停留在三年前,那個黑胖大臉的翹家女孩。

    「別回味了,走吧。」傅平安說,他陪著王栓走齣電視台,外面霓虹閃耀,車水馬龍,今年的春節格外早,一月底就過年,城市已經提前進入了新年模式。

    傅平安的車又送去修了,他打算坐公交車回校,王栓卻說想走一走,難得這麼清靜的夜晚,少女心事重重,想找個人談談心,梳理一下千頭萬緒。

    王栓還年輕,腦子裡沒有太多彎彎繞繞,她對娛樂圈的印象也僅僅停留在網上的各種花邊新聞,不知道這個圈子壓力有多大,內幕有多黑,她憧憬著將來,卻又隱隱莫名的擔心,她的語言表達能力不強,但傅平安能理解她的想法,沒給她潑冷水,也沒給她打雞血,只是勸她腳踏實地,一步步的往前走,走哪兒算哪。

    「不行就回來炸油條,照樣能闖出一條路來。」傅平安說,「就像我當年那樣,沒考上大學去當兵,退伍回來,對人生,對學習都有了新的感悟,一考就考上了。」

    「真的,那我就有底了。」王栓有了信心,「其實我也不是非得當明星,我喜歡唱歌,只要能唱給別人聽就很開心了。」

    王栓想的簡單,呂菲菲想的就複雜多了,此刻她正在台領導的辦公室里侃侃而談,這次成功給呂菲菲打了一針雞血,她的野心膨脹起來,大姨媽這個節目已經無法滿足她了,她現在要搞更大的事情。

    「俞台,乾脆我們也搞個選秀節目吧,我們的資源也是很強的。」呂菲菲蠱惑道。

    「你有多大把握?」俞台是常務副台長,年輕,有闖勁,敢於嘗試新鮮事物,他也早想干點大事了。

    「關鍵在於能拉到多少贊助。」呂菲菲躊躇滿志,「我有個大學同學是做投資的,手裡有十幾個億的美元,我找找他,再找一些本省的企業,我相信只要咱們有決心,就不會幹的太差。」

    「我支持你,你先摸底吧,等過了年就立項。」俞台一錘定音,「領導這邊,我做工作。」

    ……

    寒假開始了,食堂業務量大減,加上與家人關係和解,王栓終於辭別了江大的朋友們,回到父親租住的大雜院,但她依然不打算回老家過年,準備和家裡說清楚,自己搬出來單住。

    彭育紅母子對王栓的態度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客氣的讓人心虛,從使喚丫頭變成了公主,變化之大讓王栓很不適應,甚至有些惴惴不安,老王也表示過完年租個好點的房子,再請個音樂老師教女兒聲樂和五線譜。

    「成名之前,油條攤子還不能丟,不過不用你幹活,我和你紅姨,你哥一起供你。」老王把胸脯拍的山響,飯桌上也多了一瓶白酒,女兒有出息,當爹的氣也粗了些。

    「栓兒,你是咱們全家的希望。」老王擱下筷子,語重心長,「回去過年,給你媽上個墳,把這事兒給她說說,也讓她高興高興。」

    王栓把話咽了回去,她可以不回去過年,但不能不會去給媽媽和奶奶上墳。

    春運開始了,車票不好買,尤其是高鐵票一票難求,當然進城務工人員一般也不坐高鐵,他們更喜歡坐直達家鄉的私營長途客車,招手即停,一車到底,票價便宜。

    ……

    年關將近,郝清芳的日子愈加難過,各單位都在清賬,她的文化公司欠了一屁股債,話劇上座率太低,大劇院已經婉拒了後面的續簽,幾個合伙人也分崩離析,各找各媽,年前吃了一頓尾牙宴,酒桌上氣氛慘淡。

    郝清芳的藝術夢被現實打得粉碎,比夢想破滅更悲慘的是債台高築,欠員工的錢,欠客戶的錢,欠合作商的錢,她不想破產,只能拿私人存款往裡面填,雖然郝清芳旅美多年,但從事的是文化藝術相關工作,薪水並不高,是個窮海歸,甚至她連屬於自己的房子都沒有,現在住的還是楊明珠提供的房子。

    錦江豪庭的房子租金很貴,就算是老同學,也不能無限期的白佔便宜,郝清芳忽然想到自己實際上是有房子的,就是郝嘉德留下的麗景花園的房產,目前免費租出。

    郝清芳當然不會趕走傅平安,畢竟人家對自己有恩,這話無論如何沒法出口,可是放著自家房子不能住,這也不是個事兒,她陷入糾結之中。

    正當她為難之時,房產中介小岑打電話來,說房客不願意繼續租了,要退租。

    「要不我再幫您留意一下,現在沒錢的年輕人挺多的。」小岑說。

    「先不忙著找,謝謝你了。」郝清芳掛了電話,百思不得其解。

    不光她不明白,小岑也不懂,房子雖然不幹凈,但是案子不是已經告破了么,殺人兇手都抓到了,也住了幾個月下來,應該人鬼雙方達成了某種默契,為什麼又不願意住了,不要錢的豪宅它難道不香么。

    退租是傅平安的決定,他是偶然間從同學那裡得知郝清芳的劇社不受大眾歡迎門可羅雀,進而想到郝清芳可能面臨財務危機,而且他也知道郝清芳帶著女兒借住在錦江豪庭,雖說大家很熟,自己也幫對方做了一些事情,但越是這樣,越是不能裝傻,在別人經濟困難的時候繼續佔便宜。

    於是傅平安找到沐蘭和潘曉陽商量,要麼按照市價付房租,要麼退租,總之這房子不能繼續白住了。

    「不能等著人家趕咱們再走,也不能等著人家開口要房租,那樣就沒意思了。」傅平安說,「郝清芳都快破產了,自己都是租房子住,她們母女倆臉皮薄,咱們主動點。」

    沐蘭是個大氣的女孩,她認同傅平安的看法:「咱們已經佔了幾個月便宜,夠本了,再說你不在這住,我和曉陽兩個女生住著挺害怕的,要說付房租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們倆住這麼大房子太浪費,不如換一個小點的,所以,還是退了吧。」

    潘曉陽聳聳肩:「少數服從多數,我沒意見,省錢買包,挺好的。」

    於是就有了小岑那個電話,郝清芳想了半天,還是打電話給傅平安,問他為什麼不續租了。

    傅平安說:「本來我們是四個人,兩男兩女,現在另一個男生回國了,我也回學校宿舍了,她們兩個女生住這麼大房子不太合適……現在房子挺乾淨的,郝先生在天之靈已經安息。」

    回答的合情合理,滴水不漏,郝清芳只能接受。

    再次和楊明珠、呂菲菲喝下午茶的時候,郝清芳把這事兒說了一下。

    「一個人最大的善良,就是不讓別人為難,這孩子真是個好人。」郝清芳感慨道。

    「我看他是聰明人,他知道你是明珠的老同學才這樣的。」呂菲菲做記者的時候接觸過不少社會陰暗面,習慣把人想的很現實。

    楊明珠哈哈大笑:「小傅不是那種人,他就是個好人。」

    呂菲菲說:「好吧,是我小人之心了,對了,清芳你劇社辦不下去乾脆關了吧,跟我當個藝術總監,我們台要搞選秀了。」

    郝清芳說:「菲菲我不是和你客氣,這是娛樂圈的業務,我不懂啊。」

    呂菲菲說:「那你做個藝術顧問總行吧。」

    郝清芳同意了,呂菲菲很開心,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現在明星苗子有了,導師有了,藝術顧問也有了,資金方面她已經找過劉風正,後者滿口答應,當然這事兒她要瞞著郝清芳,盡量別讓兩人碰面就是。

    過了年,選秀節目的開場鑼就該敲起來了。

    「我怎麼覺得跟宮廷選秀女一樣,彆扭。」郝清芳說。

    「你啊,清高。」楊明珠和呂菲菲異口同聲。

    忽然郝清芳的手機響了,是銀行簡訊提醒,進賬一萬元人民幣,付款方是傅平安,備註是車款。

    郝清芳撇撇嘴,把簡訊給楊明珠看了:「這孩子,客氣的生份了。」

    楊明珠說:「人家本來也和你不是親戚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
    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