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喪家之犬曹子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喪家之犬曹子高字體大小: A+
     

    劉劍豪是個冷靜的人,他迅速做出分析判斷,有人在利用光影設備在自家牆壁上形成弔死鬼的影子,類似於遠程投影機之類,總之是不可能有鬼魂存在的,因為如果有,早十年前就該出現了,不會等到今天。

    他決定自己破案,第一步是找到物業監控,查找那輛奧迪100的出入痕迹,物業人員很配合他,調出來不久前的監控記錄,一輛奧迪車駛出地庫,可是駕駛座上竟然沒人。

    這就夠驚悚了,可驚悚的還在後面,奧迪車駛出地庫后憑空消失了,物業人員無法給出解釋,撓著後腦勺說建議找央視《走近科學》欄目做一起節目。

    劉劍豪才沒心情開玩笑,他回到家裡,失魂落魄,夜裡輾轉反側,難以入眠,好不容易入睡了,又夢到郝嘉德吊在屋頂上的剪影,醒來時一身冷汗,床單都濕透了。

    他看看床頭的夜鍾,才凌晨四點半,於是起身去書房打開電腦,先查殺木馬,又寫了一封郵件,正忙碌著,忽然一雙手放在他肩頭,驚得他一個激靈跳起來,回頭看去,原來是妻子甘露。

    丈夫扭曲變形的面孔把甘露也嚇了一跳:「你怎麼了?」

    「沒什麼……」劉劍豪猶豫片刻,又說道,「孩子快要上小學了,我覺得國內的教育質量還是不行,要不然我們移民吧,去加拿大,我有幾個同學也在那邊,發展的還不錯。」

    甘露狐疑道:「你上次不是說他們融入不了當地環境,過的很苦悶么,再說你現在是副行長,下一步可能要扶正,大好前途難道不要了么,去國外又能幹什麼?從頭做起么?」

    劉劍豪苦笑,妻子說的沒錯,他雖然有所謂的畢馬威、高盛的工作經驗,但那都是唬人的,他最多在裡面打個雜而已,初級崗位只能拿來騙外行,反而是在國內金融圈風生水起的,放棄這一切,他不甘心,但也沒有更好的選擇。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甘露問。

    劉劍豪抱住妻子,久久不語,甘露感受到了他的恐懼,輕輕撫摸著丈夫的後背:「好的,好的,我們全家一起出國。」

    ……

    近江的第一場雪在元旦降臨,從醫院病房的窗戶望出去,天地一片白茫茫,今天是周末,楊伊和往常一樣來陪李信,經過治療,李信已經生活半自理,但是行動需要輪椅,他眼中透射著想出去放風的渴望,於是楊伊跑去護士站借了輪椅,推著李信出去賞雪。

    正巧今天曹子高來醫院複查,他受的傷很輕,早就痊癒了,來複查並不是檢查外傷,而是查生育功能有沒有受到影響,劉風華寵溺兒子,當然要陪在左右,兩邊在醫院樓下花園狹路相逢。

    曹子高是被楊伊吸引住的,楊伊穿一身白色羽絨服,白衣勝雪,特別扎眼,曹子高定睛一看,樂了,湊過去吹了聲口哨:「美女,還認識我不?」

    楊伊惡狠狠剜了他一眼。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李信怒喝道:「你想幹什麼?」

    「信不信我找人把你另一條腿也撞斷?」曹子高變了臉色,凶神惡煞,「別以為你爸能護著你,我告訴你,你爸早死了,骨灰你都見不著了。」

    李秀承一直失聯,這是李信心中的痛,曹子高偏偏揭傷疤,不管他說的是不是真的,有一點可以確定,李秀承失聯一定是曹子高背後那些黑手所為。

    楊伊忍無可忍,一腳飛起,正中曹子高褲襠。

    曹子高一張臉變成了紫紅色,捂住褲襠慢慢蹲下來,疼的齜牙咧嘴,劉風華正在打電話,看到兒子出事,飛奔過來破口大罵,讓他們別走,馬上報警抓人。

    幾個陌生男人圍了過來,為首的問劉風華:「女士,我確認一下身份,你是不是高檢辦公室的劉風華。」

    「是我,怎麼了?」劉風華依舊一副囂張嘴臉。

    「我們是市局刑偵支隊的,你涉嫌一起殺人案,請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男人亮出了警官證,語氣堅決。

    「我們單位領導知道么?」劉風華依舊囂張,「我是處級幹部,是你想抓就能抓的么!」

    「帶走。」刑警們並不和他廢話,兩個大漢上前將劉風華提起來拎走,塞進一輛車裡,整個抓捕過程不超過三分鐘。

    曹子高從地上爬起來,還沒回過味來,這是怎麼回事,怎麼老媽被抓了?老媽是檢察院的領導啊,是抓警察的。怎麼可能被警察抓呢,這個世界怎麼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

    「你媽要死了。」李信惡毒罵道,「趕緊回去找你爸去吧,晚了來不及了。」

    曹子高顧不上和李信較勁了,扭頭就走,給老爸打了個電話,可是怎麼也打不通。

    曹汝林在高院開會,按規定手機設置了靜音,會上還有他一個發言,關於深入學習十八大精神的心得體會,曹汝林自己就是中院的筆杆子,這種發言稿信手拈來,比秘書寫的還好,他的發言贏得一片掌聲,從主席台上下來的時候,一個工作人員示意他去後台。

    後台站著一個人,穿藏青色西裝,但領子上沒有佩戴法院的徽章,而是一枚小小的黨徽。

    曹汝林隱隱覺得不妙,果不其然,來人向他出示了中紀委執法證,宣布對其執行雙規。

    天崩地裂,曹汝林懵了,是中紀委而不是江東省紀委辦的案子,這說明孫玉琦也救不了自己,雙規意味著紀檢機關已經掌握了相當部分的證據,曹汝林瞬間明白自己完了,他雙腿發軟站不住,想找個東西扶一下,兩支有力的臂膀一左一右攙扶住他,將身材矮小的曹汝林提離地面,直接架走。

    ……

    曹子高先回到市區大平層家裡,再給爸媽打電話,依然打不通,他長到二十多歲,從沒如此慌亂過,從上幼兒園開始,遇到任何艱難險阻都有父母幫他搞定,惹出天大的麻煩都不用怕,因為在近江,他爹媽就是天一般的存在,現在天塌了,他不知道該找誰。

    他先給小姨夫打電話,王建是家族中萬金油的角色,啥事兒都能攢,但他自身並沒有任何權力,聽說大姨子被抓,連襟失聯,他也麻爪了,先安慰一下外甥,說你別慌,現在去你外公家,咱們一起想辦法。

    一小時后,老劉家的客廳,每個人的哭喪著臉,堪比劉風運出事之後,大姐是被警察抓的,大姐夫是去高院開會的時候失聯的,還沒有官方通報,但內部消息稱,是被紀委帶走了,這意味著什麼,劉文襄和王永芳很清楚。

    今天周末,一貫孝順的劉康乾正好在家陪爺爺,經歷過一番風浪的他反而最為鎮定,前段時間曹子高鬧得太狠,網上輿論嘩然,自己堅持和表哥劃清界限,引得家裡人很是不滿,說自己狹隘,沒有親情觀念,現在應驗了吧,這小子就是個坑爹貨,想到這裡,劉康乾反而有一點點幸災樂禍。

    不過想到大姑兩口子落馬,他還是蠻痛心的,大姑很疼自己,她不應該落得這個下場。

    「我覺得問題不大,這裡面有個疑點,大姑不應該是被警察帶走,你是不是聽錯了。」劉康乾問曹子高。

    「沒錯,就是警察,刑偵支隊的,還亮了警徽,我看的清清楚楚,絕對不會錯。」曹子高眼圈都紅了,嚇的。

    「那我找人問問。」王建立刻打了一個電話,可是沒人接。

    「奇怪,老張不會也出事了吧。」王建嘀嘀咕咕,走到陽台去了。

    本來家裡的小事情是不需要老人家出馬的,這次怕是不行了,劉文襄起身:「我去一趟省委。」

    「我也去。」王永芳說,一臉的義無反顧。

    他們家就住在省委大院,和省委機關大樓一牆之隔,劉文襄兩口子都是退休領導幹部,門生舊部滿天下,平時想辦個事兒,根本不需要親自出馬,打個電話就有人鞍前馬後,尤其是在大兒子沒死之前,世態炎涼就是如此現實,老兩口走了一大圈,啥消息也沒打聽到,想見的領導要麼開會要麼出差,全都給了閉門羹。

    沒有消息就代表著某種消息,曹汝林和劉風華落馬了,同一天失聯的人不止這兩口子,失聯人員主要集中在近江市和省的公檢法司機關,這麼大動靜,省委書記和紀委書記不可能不知道,相反,他們早就知道。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江東省政法口大地震,劍指誰人,傻子都能猜得出。

    「要不去找找小孫。」王永芳提議。

    劉文襄看看老伴,這個老太婆平時聰明,關鍵時刻愚昧至極,羽翼一夜之間都被剪除,孫玉琦還好的了么。

    「別找了,回家吧。」劉文襄佝僂著背,慢慢往回走,這個大院承載著他最意氣風發的回憶,可今天他只感覺如芒在背,他迫切的想找個人說說話,不為搭救誰,只為傾訴衷腸。

    回到家裡,卻不見了外孫子。

    「他接了個電話就走了,好像是去喝酒。」劉康乾說。

    「這孩子還真是心大。」劉文襄無奈的搖搖頭。

    「他不是心大,他是沒別的方法排解心情。」劉康乾揶揄道,「除了喝酒,表哥沒別的技能了。」

    劉康乾說的沒錯,曹子高並不是沒心沒肺,他就是單純的不會幹別的,父母被抓,他使不上力,在家干著急,還不如出來喝酒散心。

    ……

    幾家歡樂幾家愁,李信和楊伊親眼目睹劉風華被捕后,立刻打電話給傅平安,而傅平安又將這個好消息分享給了趙光輝。

    趙光輝接電話的時候還在淮門的午宴酒桌上,他一分鐘都沒耽擱,當即帶了五個人,兩台車,直奔近江而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