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嘉德資產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嘉德資產案字體大小: A+
     

    一小時后,傅平安來到中銀大廈天台,劉國驍在這裡等他,這是一個長相普通,丟在人堆里很難找出來的男人,眼角彎彎,似乎隨時帶著笑容,給人一種和善的親切感,他先給傅平安看了自己的證件,鋼印、水印一應俱全,中紀委的執法證不是那麼容易造假的,更沒人敢造假。

    「昨天,我接到李老師的電話,連夜從北京趕過來,可是他已經失蹤了。」劉國驍說道,「我不知道他的下落,所以需要你的幫助。」

    傅平安反問:「以你的身份,想查什麼事情難道查不出來?還需要我一個普通人的幫助?」

    劉國驍說:「沒錯,我是有尚方寶劍,就跟古時候的欽差大臣一樣,你是大學生,又是史老的高徒,讀的書一定很多,欽差大臣能不能起到作用,你應該清楚,地方上鐵板一塊,一部分腐敗分子已經形成小團伙,針插不進,水潑不進,我們人手有限,可又無法調用本地力量,那樣會打草驚蛇,所以我才需要你幫忙,至於為什麼是你,而不是其他人,我有三個理由,第一,你曾經實名舉報劉風運,證明你是一個有正義感,有擔當的人,可堪大用,第二,你和本案有緣,你住著郝嘉德房子,開著他的車子,和他的親屬是朋友,你和李秀承也是朋友,這就是命運的安排,第三,你已經卷進來了,脫不開身了。」

    傅平安點點頭:「你說的沒錯,我已經卷進來了,這才是最重要的,案情方面,你說的再清楚一些吧。」

    劉國驍說:「江東省的司法體系有一顆毒瘤,毒瘤的核心就是號稱政法沙皇的現任省委秘書長孫玉琦,這是我們的首要目標,但這個人很狡猾,稍有風吹草動就會毀滅證據,甚至殺人滅口,我們只能先從外圍一步步清除他的黨羽,掌握確鑿的證據,一擊必殺,讓他受到黨紀國法的嚴懲,本來我還想徐徐圖之,但是現在看來要加緊了,不然會有更多人受到傷害。」

    「從哪兒入手呢?」

    「就從我們腳下的這棟大廈。」

    劉國驍跺跺腳:「我們腳下這棟大廈,本應該叫嘉德大廈,一些人設計了巧妙的圈套,強取豪奪,侵吞國家財產,這個案子,十年前北京就派過調查組,但是無功而返,那時候一些條件還不具備,現在時機已經成熟,中紀委決定重啟案件,這案子由我負責。」

    「你帶了多少人?」傅平安的腎上腺素開始分泌,這是一場必勝之戰,和當年在374島上一樣,雖然是孤軍奮戰,但背後有國家。

    「我一個人,就帶了這個。」劉國驍晃晃手中的證件,「不瞞你說,我連槍都沒有,我也不需要用槍,但是當腐敗分子狗急跳牆的時候,就不可不防了,所以我需要你的保護,你做我的助手,協助調查的同時,也負責保護我的人身安全。」

    「可以。」傅平安沒有猶豫立刻答應,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李秀承,敵人強大,他孤掌難鳴,和劉國驍組隊是最好的選擇。

    劉國驍遞給他一部手機:「用這個加密電話聯繫,這裡面存了很多東西,你回去慢慢看,注意安全。」

    這句話表示會面結束,傅平安領受了任務,開始一段新的客串工作。

    ……

    破局的關鍵,在於嘉德資產案,可是對這樁十年前的舊案,根本無從查起,傅平安決定從郝嘉德的繼承人郝清芳開始查。

    李信將父親失聯的事情告訴了楊伊,楊伊又將此事告訴了郝清芳,母女倆一起來到醫院想辦法,大家聚在一起,傅平安趁機將原因挑明。

    「沒想到過了這麼久,這件事的餘波還沒過去。」郝清芳嘆了口氣,「咱們出去說吧。」

    「我覺得沒必要瞞著孩子們。」傅平安說,「他們都已經是成年人,也該有所擔當了。」

    於是郝清芳回憶起當年來,郝家是書香門第,有兄弟二人,郝嘉誠和郝嘉德,前者是郝清芳的父親,從事教育工作,郝嘉德早年投身商海,生意做得很大,世紀初就擁有上億身家,彼時近江開始大規模城市建設,郝嘉德與人合夥投資一棟現代化寫字樓,起初準備命名為嘉德大廈。

    「叔叔雄心萬丈,要建近江第一高樓,他的信心,來自於和政府良好的關係,以及銀行的支持,那年頭,沒有人靠自有資金做事情,叔叔自己的流動資金連一千萬都沒有,他用固定資產做抵押,從銀行貸款拿地,拿了地之後又用土地做抵押,再從銀行貸款,他和他的公司,背著好幾個億的債務,不光有銀行的貸款,還有其他途徑來的融資,私人集資……」

    這故事的開頭就驚心動魄,傅平安已經隱隱猜到後面的劇情,資金鏈出了問題。

    果然,郝清芳說:「地拿了,樓也開始蓋了,一切進展順利,只是比預期的慢了一點,就在大廈即將封頂之際,銀行突然要收回貸款,可是所有的資金都砸在大廈建設中,哪有錢還貸,叔叔和銀行商量的解決辦法是先還,再貸,中間有一周的空檔,這個時候,叔叔已經無法從別的銀行貸出錢來,只能通過朋友找了一個融資公司借錢周轉,也就是所謂的過橋,這種通常利息都很高,一周后,銀行拒絕放款,叔叔的資金鏈斷了,逼債的每天堵門,建設中的大廈又無法轉手,陷入了絕望境地,公司瀕臨破產。」

    傅平安冷笑:「這是從一開始就做好的局,環環相扣,就算是精明的生意人也不免上當,那個融資公司就是線索。」

    郝清芳搖搖頭:「他們小瞧了我叔叔的能力,叔叔在商場多年,靠的是誠信和仁義,他有難,八方援手,很快就把融資還清了,這時候銀行又可以貸款了,叔叔繼續建設他的大廈,直到完工,是另一件事打垮了他,叔叔唯一的兒子被人謀殺了,老年喪子的悲痛讓他一蹶不振,再也無法迎戰來自四面八方的明槍暗箭,後來還有亂七八糟的各種事情,大廈里死人,失火,消防通不過,總之無法變現,最終只能破產清盤,法院沒收財產,委託拍賣公司進行拍賣,價值六個億的大廈,只拍了一億,買家是一個剛成立的新公司,名不見經傳,叔叔的公司破產後,他多次上訪,起訴,最終換來一個橫死家中的下場……」

    一陣沉默。

    「這些都是我道聽途說的,不一定完整,也未必真實。」郝清芳說,「資本是最骯髒的東西,在民間,十萬就能買兇殺人,在廟堂,五億足以讓高官喪心病狂,我沒有能力幫叔叔伸冤,我很慚愧。」郝清芳說著說著,眼圈通紅。

    楊伊嚷道:「請最好的律師告他們!」

    「這兒不是美國,律師沒有那麼大作用。」郝清芳嘆了口氣,「這些人佔據高位,誰動他們的乳酪,他們就要誰的命……對不起李信,你爸爸應該沒事。」

    李信搖搖頭,嘴角抽動了一下,他被撞斷腿之後還保持著樂觀和信心,因為他知道自己是站在正義這邊的,但是現在他迷惘了,正義女神到底在哪,為什麼她對世間的黑暗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曹子高那樣的壞種逍遙法外,身為正義化身的父親卻下落不明,這世界,還值不值得!

    傅平安說:「時間只過去十年,雖然證據可能滅失了,但當事人應該都在,口供一樣可以定罪,從合伙人到銀行高層,還有融資公司的白手套,律師事務所,拍賣公司……對了,當年拍賣中銀大廈的拍賣公司叫什麼名字?」

    郝清芳說:「這個誰能記得,不過應該可以查到,可是又有什麼用呢。」

    一聲嘆息,是絕望后的覺悟,叔叔被滅門,慘禍足以警示後人,我是老虎,別摸我屁股,郝清芳並不是郝嘉德直系子女,只是侄女,她沒有強烈的報仇慾望,也沒有這個能力。

    「昨天我見了一個人,叫劉國驍。」傅平安說……

    ……

    以郝清芳的人脈,查找當年舊案的當事人不是難事,很快一張名單擺在傅平安面前,嘉德資產案的主審法官是曹汝林,現任近江中院副院長,經手貸款的中國銀行近江分行信貸科主任叫劉劍豪,現任淮江銀行副行長,銀行起訴嘉德資產時委託的律師來自於八公律師事務所,司法拍賣是委託一家名為萬事好的公司進行的,當年的敲槌人叫林逸生,下套坑人的融資公司已經不復存在,人也不知去向。

    最騷的操作還是銀行這邊,一家小公司從銀行貸款一個億,拍下了價值六億的大廈,反手就把大廈一二層租給銀行開營業部,其餘部分打包賣掉,空手套白狼,自己一分錢不用花,凈賺五個億,如果沒有銀行高層的配合,根本無法完成。

    一個信貸科長是做不了這麼大事情的,劉劍豪上面肯定有人。

    劉亞男身陷囹圄時,傅平安就懷疑過劉劍豪,並且對其進行過調查,沒想到這個緣分兜兜轉轉,又轉回來了。

    「我和姓劉的有緣。」傅平安這樣解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