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零六章 自古英雄出少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二百零六章 自古英雄出少年字體大小: A+
     

    氣氛有些尷尬,李信囁嚅道:「阿姨您好……」

    郝清芳沒理他,越過李信直奔女兒,楊伊沒料到母親來的這麼快,這會兒她脾氣還么消呢,母女倆用英語吵起來,李信站在旁邊想勸解,卻收到異口同聲的:「shutup!」

    傅平安在門口小聲嘀咕:「幸虧來得快。」

    沐蘭說:「你想啥呢?」

    傅平安反問:「你想啥呢?」

    沐蘭說:「興許人家更快呢。」

    不管怎麼樣,總算是有驚無險,把女兒找回來了,郝清芳拉著楊伊回家,李信打著手電筒送他們下樓,傅平安以為這小子會記恨自己,沒想到少年滿懷歉意道:「對不起,給你們添麻煩了,這麼晚上到處跑,楊伊很任性,我勸也沒用……」

    「年輕人嘛,理解,理解。」沐蘭笑呵呵道。

    「謝謝哥哥姐姐理解。」李信把他們送到單元門口,還想繼續送,被勸阻,但他又追過來,把傘塞給楊伊才回去。

    一場突發事件終於解決,大家各回各家,郝清芳駕車帶女兒回家,到家之後就接到了同學的電話,問她事情解決了么。

    「明珠你過來吧,我怕這孩子趁我不在又跑了。」郝清芳說。

    十分鐘后,楊明珠來了,兩人在客廳里寒暄一陣,郝清芳看看女兒的房間門,低聲說:「咱們去書房談。」

    進了書房,郝清芳拿出一瓶紅酒,兩個杯子,兩個單身的中年女人開始互相訴苦。

    「這孩子太叛逆,我就是擔心她這個性格在美國闖禍才帶回來,沒想到在國內也一個樣。」

    「十七歲總是叛逆的嘛,咱們年輕的時候不也一樣……」

    「這次多虧了你們物業的一個保安師傅,叫傅平安的。」郝清芳說,「挺負責任的,你可以考慮一下給他漲工資。」

    楊明珠笑了:「小傅是我們公司的後備幹部,可不是什麼保安師傅,我留著準備重用的。」

    郝清芳說:「明珠,有句話不知道該說不該說,這個人,我之前在別的地方見過,滿背的紋身,你調查過他的背景么?」

    楊明珠大笑:「當然調查過,事實不是你想象的那樣,人家是戰功赫赫的英模,部隊退下來的又考上大學的才子,文武雙全,一表人才,要不是妞妞還小,我都想留著當個上門女婿。」

    郝清芳恍然大悟:「怪不得看他氣質不像是混混,妞妞還小,你可以啊,明珠,老牛吃嫩草正流行。」

    楊明珠說:「你以為我沒想過么,這個年輕人是人中龍鳳,不是那種不想努力的懶蛋,我觀察過他一段時間,努力對他來說是一種享受,此子將來必有大成,什麼老牛吃嫩草,有這種想法都是褻瀆,不過話說回來啊,楊伊和他就差五六歲,倒是般配。」

    郝清芳感嘆道:「年輕人變數太大了,誰也不能保證以後變成什麼樣,別的都可以安排,唯獨感情是不能安排,不能勉強的。」

    楊明珠說:「說起來,劉風正也住在這個小區,不知道你見過他沒有,我倒是很好奇,那會是怎樣的場景。」

    郝清芳說:「二十多年了,都過去了,我看到他也認不出來,也無感,小說里寫的那些故事都是假的,這個世界上,哪有什麼刻骨銘心,沒有任何事情是時光無法磨滅的。」

    兩個中年閨蜜就著一瓶紅酒聊到午夜才結束,郝清芳睡了一會,等女兒上學去,給班主任打了個電話,要求約見李信的家長。

    當天中午,郝清芳去了學校,在辦公室見到了李信的爸爸,這是一個不修邊幅的中年男子,鬍子拉碴,蓬頭垢面,眼睛里還有血絲,衣著很普通,腳下的皮鞋磨損嚴重,但是無論坐立,腰桿都是筆直的。

    班主任和兩位家長年齡相仿,四十多歲的中年婦女,黑框眼鏡,一絲不苟,她說我給你們兩位家長介紹一下基本情況吧,楊伊是這個學期轉來的外籍華裔女生,李信是咱們班上的體育委員,咱們附中不是外面那些只注重升學率,監獄化管理的高中,咱們對孩子的青春期教育是很到位,很科學的,重在疏導而不是堵,堵也是堵不住的,不過,孩子的精力一旦分散,學習肯定受影響,所以大家在一起商量一個萬全之策。

    李信爸爸說:「首先我表個態,我工作比較忙,最近一直在出差,凌晨才回來,無論對方家長還有學校要求什麼,我都無條件同意。」

    郝清芳說:「您兒子開您的車,您知道么?」

    李信爸爸說:「他年滿十八歲了,依法考取的駕照,我車的鑰匙,他有一把。」

    郝清芳被堵了一下,又道:「您兒子帶女同學回家,您知道么?」

    李信爸爸說:「我上高中那會兒,也經常帶女同學回家。」

    郝清芳無語了。

    李信爸爸的手機很恰到好處的響了,他接了一個簡短的電話就告辭了:「實在對不起有點急事,有事咱們電話里聯繫吧,有時候忙起來沒空接,留言也行。」

    沒說幾句話,人就溜了,班主任也覺得挺不好意思的,建議把兩個孩子叫來聊聊。

    「這樣吧,我來和他們聊,您在後面聽就行,孩子當著家長的面,可能會不好意思。」

    郝清芳表示非常認同,學校里有專門給學生做心理疏導的房間,老師和學生在裡面談,家長一牆之隔旁聽,這是個秘密,學生們都不知道隔牆有耳。

    先被叫來的是李信,班主任語重心長道:「李信啊,聽說你最近和楊伊接觸的比較多,老師提醒你一點,楊伊是外籍學生,她不用過高考這個獨木橋就能上名牌大學,但是你不行,現在是高三階段,衝刺時期,老師相信你會有一個基本的判斷能力的,該怎麼做,你應該清楚。」

    李信說:「魏老師,我和楊伊同學沒有超越同學之間的友誼,昨天晚上,楊伊給我打電話,說她被她媽媽趕出來了,沒有地方可去,老師您也知道,楊伊在班裡沒什麼關係太好的同學,她唯一信任的是我,下雨的晚上,我沒法拒絕一個女生的求助,所以我就開車去接她了,正好我爸出差,我把她接到家裡,勸她和她媽媽和解,很快她媽媽就找過來了,事情就是這樣。」

    「另外,我爸媽離婚三年了,我爸整天出差不著家,我和其他同學不一樣,我需要自己買菜做飯洗衣服,還不能耽誤學習,如果分神會導致學習退步,那我根本考不上附中。」

    少年很驕傲,很自律,但班主任還是教育了他一頓:「越是這樣,越要保持,不能前功盡棄,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稍微鬆懈一下,三年努力白費了……」

    班主任絮絮叨叨說了一通,打發了李信,又把楊伊叫來,這回她準備的台詞全都沒用上,反被楊伊教育了一通,又是性解放又是LGBT,班主任都懵了,既說不過她,也壓不服她。

    楊伊趾高氣揚的去了,郝清芳從隔間出來,滿懷歉意道:「魏老師,給你添麻煩了。」

    班主任說:「您都聽見了,現在的孩子都很有主見,你說一句,他們能說十句,不過李信這孩子品質還是很優秀的,咱們附中也從沒鬧過什麼緋聞,加強疏導,把孩子們之間對異性朦朧的好感,轉化為同學間純潔的友誼,這是家長和老師應該共同努力的方向。」

    郝清芳點點頭,面對95后的兒女,他們這一代家長無能為力。

    老師說得對,堵不如疏,父母和孩子要做朋友,而不是高高在上的封建式家長。郝清芳決定拿出時間多和女兒相處,並且拿傅平安的事迹來教育女兒。

    楊伊最討厭這種說教,連帶著也討厭起傅平安來,她不耐煩道:「什麼年代了還提倡這種苦兮兮的模範人物,苦大仇深的英雄模範,勤工儉學,見義勇為,這是七十年代流行的吧。」

    郝清芳只好換一套說辭,她說:「咱們娘家剛回國,孤兒寡母的,萬一有事情,總要能叫得到人才行,這個小夥子人品不錯,是經過你楊阿姨考核的,她的眼光你總要相信吧,以後你的事業主戰場也在國內,多一個朋友總不是壞事。」

    楊伊壞笑道:「媽,你不會是想給我提早安排女婿吧。」

    郝清芳心道和女兒的交鋒一定不能落了下風,這丫頭總是語不驚人死不休,那老媽就得比她還最狠一些才行。

    「那也要人家看得上你才行啊。」郝清芳故意道,「這是小傅的電話號碼,以後家裡有什麼事兒,報修什麼的,都可以找他,媽只能做到這一步了,剩下的就看你了。」

    這樣一說還真有奇效,楊伊反而很吃招,故作矜持道:「那我就試試看吧。」

    ……

    傍晚,傅平安值班的時候,發現桌上有一封信,同事告訴他,這是業主送來的感謝信,打開信封,裡面是一張信箋和一張面值五百元的家樂福購物卡,信箋上郝清芳表達了謝意,希望傅平安收下自己的一點心意。

    傅平安笑了,這是典型中國人做法,沒想到美國回來的海歸也這樣搞,別說自己是物業工作人員,有這個分內的義務,就是路人,遇到別人家的小孩跑丟也會出手幫忙的,他將信留下,將購物卡塞進了郝清芳家的信箱。

    楊伊在家鬱鬱寡歡,她不習慣中國的生活,正好郝清芳晚上有個飯局回來的晚,她就坐不住了,左思右想,約了個網上認識的女孩子一起去蹦迪。

    這個女孩子叫傑西,和楊伊有著相同的經歷,中學階段隨父母出國,已經取得了國籍,但她和楊伊不一樣的是始終沒能融入國外的生活環境,學習也一落千丈,沒辦法才回國讀大學,反正國內名牌大學對外籍學生敞開大門,別說華裔歐美籍學生了,就是非洲小國來的學生也照收不誤,這比跑去邊遠省份做高考移民可輕鬆多了。

    楊伊溜出家門,和傑西碰頭之後,兩人直奔濱江酒吧一條街,尋了一家最熱鬧的迪吧進去玩,兩個年輕貌美大長腿女生很快引起了別人的注意,幾個男生湊過來請她倆喝酒,迪吧里噪音吵鬧,光怪陸離,傑西很享受這種氛圍,一邊甩頭一邊輕搖身體,手裡拎著酒瓶子,時不時喝上兩口。

    很快楊伊就覺得不對勁,那幾個男生不論划拳還是玩骰子都沒輸過,就只見傑西一個人喝,這不是灌酒么,她上前勸阻,傑西已經喝醉了,一把推開她,迪吧里聲音太吵,已經無法正常用語言交流,楊伊怕傑西吃虧,可是她手無縛雞之力,這事兒還沒演化成需要報警的程度,就只能找人求救了。

    楊伊拿出手機,給李信發了信息,給了他坐標方位。

    李信秒回:「堅持住,馬上到。」

    可是李信畢竟只是一個高中生,面對這種情況未必有用,楊伊想到了那個滿身紋龍的傢伙,他一定有辦法,於是又給傅平安的手機號碼發了一條求助簡訊。

    發完信息一抬頭,傑西已經不見了蹤影,那幾個男生也不見了,頓時迪吧里吵鬧的音樂全都成了噪音,舞動的俊男靚女也成了群魔亂舞,楊伊冷汗都下來了,萬一傑西有個三長兩短,自己就是罪魁禍首。

    迪吧里烏煙瘴氣,黑咕隆咚,找個人很困難,楊伊只記得那群男生里最鬧騰的傢伙穿一身騷紅色的褲子,於是滿場尋找紅褲子,轉了兩圈也沒找到人,急的她拉住一個穿制服短裙的服務員,附耳大聲詢問,對方指指洗手間方向。

    楊伊衝到洗手間,只見男洗手間門口站著一個男生,正是剛才那伙人之一,他很蠻橫的對來上廁所的人說:「等會,裡面辦事呢。」來人也就心領神會的扭頭走了。

    裡面正在辦什麼事,楊伊能猜得出來,她腦子嗡的一聲,拚命推開那男生,衝進洗手間,不堪入目的一幕就在眼前,退到半截的紅褲子。猥瑣的笑容,被推車的傑西,還有在旁邊躍躍欲試的幾個傢伙。

    已經晚了,楊伊旋即發現,不但救不了傑西,自己也危在旦夕,那些人獰笑著關上洗手間的門,開始解腰帶。

    楊伊沒喝多少酒,還保持著清醒和體力,求生的慾望讓她爆發出勇氣和力量,一腳踢在迎面之人的褲襠上,奪路而逃,一直衝到迪吧外面,清冷的空氣讓她冷靜了許多,手機響了,是李信打來的:「你在哪?」

    身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有人追出來了,楊伊拔腿就跑,她也分不清這是哪裡,倉促間喊道:「我沖月亮方向跑。」

    「往東還是往西你總分得清吧?」李信急道。

    「不知道,你快來!」電話戛然而止,沒電了。楊伊跑得氣喘唏噓,身後兩道雪亮的光柱照過來,澎湃的引擎轟鳴聲就在耳邊:「你跑啊,你比劉翔跑得快都沒用。」

    是那個穿紅褲子的傢伙,他開一輛敞篷超跑,不緊不慢跟在楊伊身後。

    楊伊色厲內荏喊道:「你別亂來,我報警了。」

    她後悔不已,早知道應該報警的,找誰都不如找警察管用。

    超跑轟鳴著衝過來,橫在楊伊面前,後面還跟著兩輛跑車,都亮著大燈,刺眼的光芒讓她不得不捂住眼睛。

    一聲巨響,整個世界安靜了,楊伊慢慢張開眼睛,一輛銀灰色的大眾轎車撞在超跑車身上,引擎蓋翹了起來,李信從車上下來,猶如一尊戰神。

    紅褲子看看被撞癟的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劃一道都要去香港補漆,你給我撞成這樣,你怎麼賠?」

    李信不說話,少年的他還沒經歷過這樣的大場面。

    「給我弄他!」紅褲子一擺手,一群惡少沖了上去,酒色過度早被掏空了身子的他們竟然不是一個高中生的對手,被打的嗷嗷亂叫。

    遠處,奧迪100悄然停下,傅平安靜靜欣賞這一出好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