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零二章 投名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二百零二章 投名狀字體大小: A+
     

    范東生腦子裡一激靈,這是要死了么,似乎哪裡不對,哪有大鋸活人的,不把人先弄死或者打暈就這麼鋸也行,好歹你先把我的嘴堵上吧,這又不是荒山野嶺,慘叫聲把左鄰右舍驚動了怎麼辦,這隻說明一件事,大洪哥在嚇唬自己。

    鎮定再鎮定,這個節骨眼上,只有鎮定才能救命,這個大洪哥是個殺人狂魔,不是正常人,自己必須表現的比他還不正常,才能獲得他的青睞,興許鋸下留情,就不殺自己了。

    「要是換了我,就用電鋸,還有你這個鋸條不行,這是鋸木頭的,不能鋸骨頭,等你鋸完我這條腿,鋸齒就磨禿了。」死到臨頭的范東生一本正經的說道,根本不像是被屠宰的對象,倒像是個冷靜的旁觀者。

    大洪哥已經鋸開了他的皮肉,血呼呼的往外冒,但是還好,沒碰到大動脈,看著嚇人,其實死不了。

    「呵呵,你這個小子有點意思,秀芝拿把刀來,我要把他的膽挖出來看看,是不是比別人的大。」大洪哥笑道,「據說拿膽子大的人的膽泡酒,能壯陽。」

    范東生也笑道:「扯幾把蛋吧你,哪有拿人膽泡酒的,蛇膽才行,我早上經常不吃飯,有膽結石,我的膽不行。」

    大洪哥放下了鋼鋸,掏出煙來點上,深深吸了一口。

    「給我來一支。」范東生大大咧咧道。

    「憑什麼?」大洪哥說。

    「憑我就快掛了。」范東生振振有詞,「古代處決死刑犯之前還得給斷頭飯吃呢,一碗米飯一碗肉一碗酒,吃完了再上路,我吸你一支煙不算過分吧。」

    大洪哥想了想:「也對。」就給范東生點了一支煙。

    安琪兒,或者叫秀芝的女人在後面怯生生伺候著,不敢說話。

    兩個男人對著抽煙,一個是案板上的魚肉,一個是屠夫,偏偏這兩個都是她最愛的。

    「你動了我的女人,我得殺你,可是你這個人又挺有意思的,我有一點捨不得殺,這樣吧,我給你五分鐘時間,如果你能說服我,我就不殺你。」

    果然奏效,但遠遠不到該欣喜的時候,必須要讓大洪哥覺得自己不但不必死,還非常有用才行,范東生不動聲色,也不急著說話,先猛吸幾口將這支煙抽完才說話。

    「大哥,你讓我想起兩個前輩來,你的做派和他們很像。」范東生開始講故事,「這兩個人,一個叫張子強,一個叫葉繼歡,張子強,我強哥乾的最漂亮的事兒,是把李嘉誠的大兒子給綁了,完了親自去李家談判,那李嘉誠也當真是個人物,和咱強哥坐地還錢,強哥要二十億,老李說全香港銀行里的現鈔最多能提十個億,強哥看他爽快人,也就稍微讓了點,只要十億,零頭也抹了。接下來接連幹了幾票大的,都是幾個億的買賣。葉繼歡,歡哥,那是在香港街頭端著AK47和皇家警察的點三八對著乾的猛人,持械搶劫金鋪,帥到沒邊,後來還拍了電影,任達華演的,你知道歡哥最初是幹什麼的了,電扇廠的小工,生產線上纏線圈的,後來工廠失火,他被辭退了,才被迫走上這條道,你知道當初電扇廠的老闆是誰么,劉鑾雄,那傢伙老厲害了,香港的女明星就沒有他沒幹過的,大洪哥你知道高爾夫球的故事么?」

    范東生說的滔滔不絕,精彩紛呈,大洪哥雖然是個狠人,但是典故知道的少,這些江湖奇聞都是他頭回聽說,聽的神往無比。

    「我要是葉繼歡,就先把姓劉的綁了。」大洪哥惡狠狠道,顯然已經被東生的故事迷住。

    「我看大哥你具備強哥和歡哥的氣質,夠狠,夠執著,你這樣的好漢,肯定能成大事,不過老話說的好,一個好漢三個幫,一個籬笆三個樁,張子強和葉繼歡就是好兄弟,他們又各自領導著一批有膽有識的兄弟,大洪哥,做獨狼,不如做群狼的領頭狼。」

    時間早就過了五分鐘,大洪哥臉上陰晴不定,似乎拿不定主意是殺還是不殺。

    范東生知道他的心結:「大洪哥,等咱做了大買賣,拿著幾百萬上千萬去澳門,要啥樣的女人沒有,日本韓國烏克蘭的,隨便挑,別說這些了,就是香港女明星也照樣包,大洪哥喜歡啥樣的?估計你這個年齡,可能喜歡米雪那個年齡段的阿姨。」

    大洪哥對於女色毫不關心,他關心事業:「你說說看,大買賣怎麼做?」

    范東生終於鬆了一口氣,這些年來上網看的亂七八糟的東西終於派上用場,而且他也摸清了大洪哥的底,恐怕是個沒什麼文化的土鱉狠人,除了狠,就沒別的優勢了。

    「咱們不能學葉繼歡,和政府對抗,和鎚子叫板是沒有好下場,咱們就做有錢人的買賣,自打中國入世以來,富人越來越多,動不動這首富那首富的,家產幾百個億不稀奇,那種大佬身邊保鏢多,很難下手,咱們就找近江的富豪,按照張子強的辦法來,半路堵截,綁了,打電話找家裡要錢,不給錢就撕票。」

    大洪哥動心了:「你會開車?」

    范東生說:「會開,啥樣車都摸過,大客大貨,我就是干司機的,跟著老闆開車,知道他們的生活規律,作息習慣,也知道誰家的家底子厚,誰家是虛胖。」

    大洪哥點點頭道:「你說對誰下手合適?怎麼個搞法?」

    范東生說:「說簡單也簡單,就在夜店門口堵,那些闊少喝多了沒法自己開車,要麼打車要麼找代駕,只要鎖定好目標,連動手都省了,你想想醉貓還需要綁么,直接拉走就完事了,給他家裡打個電話,咱們國家實行計劃生育,一般就這麼一個兒子,他爹能不給錢么,乖乖的掏錢,還不敢報警。」

    大洪哥說:「你小子懂得挺多啊,是不是琢磨很久了。

    范東生一笑:「這都被大洪哥看出來了,實不相瞞,我早想干一票大的了,給人家當小弟沒意思,一輩子出不了頭,那些社會大哥跟大洪哥你比起來,連個狗屁都不是,不過我還年輕,只有計劃,沒有魄力,就缺一位大洪哥這樣的老江湖當指路明燈了。」

    大洪哥臉色一變:「你把我當三歲小孩忽悠啊,油嘴滑舌,不是好東西。」

    范東生面不改色:「關二爺身邊不也得有個周倉么,干大事就得有搭檔,嫂子畢竟是女流之輩,有些事兒不適合干,能說會道不是缺點,關鍵時刻就需要一個口才好的,您說是不?」

    大洪哥想起年輕時候看的美劇《加里森敢死隊》,那支小隊伍的成員各具特色,有冷麵小生,有話癆,有戲精,這小子說的沒錯,團隊作戰,比單打獨鬥強多了。

    但是大洪哥畢竟是大洪哥,監獄里蹲過的老江湖,深知人心的險惡,現在放了這小子,扭頭他就會報警,這是個可用之才,必須把他牢牢栓在自己戰船上才行,大洪哥不會上網,但書看的並不少,他讀過水滸,知道投名狀的功能。

    「你殺一個人,我就讓你入伙。」大洪哥很認真的說。

    范東生暗罵不已,嘴上卻道:「殺誰,大哥一句話的事兒。」

    大洪哥回頭看了看秀芝,秀芝打了個冷戰,難不成要拿自己練手不成,以大洪哥的風格,不是干不出來這事。

    「你對門鄰居家幾口人。」大洪哥問。

    「雙職工,兩口子都上班,孩子上學。」秀芝說。

    「大洪哥我插個嘴,這種家庭不適合下手,社會關係複雜,人一失聯,單位就得到處找,咱們住對門的肯定要盤查,再說咱們還得干大事呢,先把鎚子驚動了,影響下一步計劃。」

    忽然單元大門的門鈴聲傳來,大洪哥警惕起來,掏出手槍。

    「可能是送快遞的。」秀芝說,「我買的面膜該送貨了。」

    大洪哥說:「你去應門,讓送快遞的上進屋,就說幫忙干點活。」

    范東生暗道不好,這是要拿無辜者開刀啊,這個惡魔會怎麼做他都能猜出來,把快遞員引進門制服,再把自己解開,用槍威逼自己捅死快遞員,背上殺人罪,如果真的這樣發展下去,自己是下手呢,還是等死呢,他不敢去想,他也無法做出抉擇,如果東生只是一個老百姓的話,也許為了自保,會違心的殺人,這也算緊急避險的一種,但他不是平民老百姓,他是警校生,是頭頂警徽的預備警察。

    「大洪哥,送快遞的不合適啊,樓下一車快遞等著送呢,今天送不到,貨主就投訴,快遞點就會找人,送貨地址都是記錄在電腦里的,一排查就排查到這邊來了,咱就得臨時換地方,這路上到處都是監控,危險啊。」

    大洪哥有些煩躁了,自己在監獄里蹲了幾年,怎麼社會發展的這麼快,幹啥都是高科技,都是電腦網路,讓他們這些老派人怎麼作案啊,還真的有個懂技術的手下才行。

    外面傳來快遞員和秀芝的對話,熱心的快遞員幫秀芝挪動了餐桌,快樂的離去,臨走還幫秀芝臨走了垃圾。

    「女士,別忘給我個好評。」快遞員樂呵呵下樓去了,哪裡知道自己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