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潘曉陽的新工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潘曉陽的新工作字體大小: A+
     

    范東生雖然垂涎這個女人的身體和技術,但男子漢的自尊讓他不能接受被包養的提議,他頭也不回的走遠:「有緣再見了,大姐。」

    樓上傳來大姐的呼喚:「迪迪酒吧,我叫安琪兒。」

    范東生擺擺手,表示自己知道了。

    國慶長假還剩下幾天,范東生簡直像是活在地獄里一般,他想到李澍和別的男生開房就痛不欲生,再想到自己的放縱就更加的煎熬,他飯也不吃了,全靠酒精和香煙度日,體重飛速下降,從健碩的小胖子變成了尖下巴硬漢。

    與此同時,李澍玩的也不開心,她和幾個同學從承德避暑山莊玩到張北草原,在一望無盡的草原上騎馬的時候,一旁的男閨蜜問她:「他還沒找你么?」

    李澍看了看這個比女人還漂亮的男生,心說范東生如果有他百分之一的溫柔體貼善解人意就好了,可惜這位同學是個GAY,不然真想一腳把范東生踹了換人。

    「反正我不會主動找他的。」李澍依舊悶悶不樂。

    「女人還是要主動一些。」男閨蜜說,「比如我吧,上回和他鬧矛盾,我就主動找他說話,我教你啊,啥也不說,找到他,眼淚汪汪噘著嘴,就說一個字,抱,男生就淪陷了,屢試不爽。」

    李澍說:「我可學不來你那狐媚子的一套,我一不高興就踹人。」

    ……

    國慶長假過去了,凶宅里的生活還在繼續,潘曉陽為了找新工作,發奮學習英語,最好的老師莫過於瑪竇,這一男一女不知不覺走的很近,整天膩在一起,就差搬到一間屋裡住了,傅平安和沐蘭樂見其成。

    趙光輝的女兒趙依上大二了,當爹的幾乎每個月都會來近江,不光是為了看女兒,他的生意也拓展到了省城,這次又來,叫上傅平安和范東生兄弟和近江的朋友一起喝酒。

    酒局設在近江最高檔的閱江樓天字型大小包間,傅平安帶著弟弟來到的時候,趙光輝正和一個中年男坐在沙發上抽雪茄,他向傅平安介紹說:「這位是皮總,皮天堂,近江真正的大佬。」

    皮天堂站起來和兩位弟弟握手寒暄,今天是個私人局,不是社交局,人數不多,聊的也不是生意,而是天南地北的神侃,從近江的江湖格局聊起,皮天堂說現在自己不問江湖事了,只悶頭做生意,不過和龍開江、李隨風,王世峰這些人都熟。

    「現在不流行打打殺殺了,和上面搞好關係,比什麼都強,但是話又說回來,企業家離不開政治,但是不能和政客走的太近,靠山一倒,你就倒,一個城市的掃黑,往往是伴隨著老領導下台,新領導繼任開始的,真正支撐你的,是你的稅收。」皮天堂一開口確實有水平。

    趙光輝說:「我聽說目前近江最猛的人叫劉漢東,一把槍乾死不少人。」

    范東生忍不住插嘴:「去年的第一大案,爛尾樓里槍戰,我們上課都拿著個做案例分析。」

    皮天堂說:「劉漢東手下的人命,兩隻手數不過來,那真是我見過殺人最多的傢伙,渾身的殺氣根本掩飾不住,本來大家都猜他躲不開死刑了,沒想到,緩刑,人家出來了。」

    提到手上的人命,傅平安就笑了笑,他從沒有吹噓過自己的戰績,而且他也明白,戰場上殺敵,和社會上殺人,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聊的差不多了,酒還沒盡興,皮天堂提議去酒吧坐坐,感受一下年輕人的生活方式,安排手下打了電話,然後帶著大家來到迪迪酒吧,范東生就有些不安,在酒吧門口問皮天堂:「皮總,聽說這兒經常打架。」

    皮天堂說:「沒事,這兒的老闆我熟,沒人敢惹咱們。」

    果不其然,進去之後經理親自接待,XO擺了一桌,一群鶯鶯燕燕圍了過來,皮天堂對經理附耳說了幾句,經理安排人將一個穿黑色超短裙,身材火辣的娘們帶過來,正是和范東生幾度春風的安琪兒。

    皮天堂將安琪兒推到趙光輝身邊坐下,陪大佬喝酒,范東生不敢和她有眼神上的交流,喝了一會兒,安琪兒爬到桌子上開始跳舞,搔首弄姿,超短裙下面還是真空……

    耍了一會兒,趙光輝推說年齡大了,心臟不好,提前退場,皮天堂留下一個小弟招呼他們,也走了,最後連傅平安也走了,只剩下范東生一個人和安琪兒對飲。

    後面的事情順理成章,凌晨三點半,安琪兒又將范東生帶回家,現在兩人互相都有了一個粗略的了解,安琪兒是酒吧里賣酒的銷售冠軍,范東生是大佬身邊的小弟,都是出來混的。

    一番瘋狂后,范東生滿足的抽著事後煙,安琪兒說:「我一個人住,好害怕,要不你搬過來和我一起住。」

    范東生說:「那不行,我們有紀律,隨叫隨到,我沒有屬於自己的時間和空間。」

    安琪兒問:「你住哪兒?離我這近么?」

    范東生說:「我們很多男的吃住都在一起,每天都有安排,周末偶爾能抽出一點時間。」

    安琪兒突然問:「你們那有槍么?」

    范東生遲疑了一下,警校里當然有槍,但是女人為什麼會這樣問,他將女人的手放在自己下面:「槍沒有,炮管夠。」

    安琪兒說:「肯定有槍,我還不知道你們么,我以前見過,外地縣城的大哥,養一幫小夥子在賓館里,有事就出去平事兒,沒事就在屋裡健身,偶爾去洗個澡,唱個K,你們啊,就是打手。」

    范東生不說話了。

    安琪兒翻過來,趴在范東生身上,臉對著臉,彼此看得清毛孔,這女人的年紀不詳,但是保養的確實不錯,看不到一絲皺紋。

    「弟弟,別不開心,姐沒有看不起你的意思,誰都年輕過,不可能一出道就是大佬,姐看好你,以後一定會有大成就。」

    女人的話很有煽動性,不知道有著怎樣的過去,范東生心想老子是警校生,以後是幹警察的,要有大成就也是當上刑警隊長,和大佬不沾邊,我是官兵你是賊,道不同不相為謀,他起身穿衣服,女人抱住他的腰:「別走好么。」

    范東生冷冷道:「大家都是江湖過客,相逢何必曾相識。」

    安琪兒說:「我就喜歡你這種有文化的流氓。」說著將他扒光,含住,東生就不想走了。

    ……

    麗景花園,夜色如水,星光燦爛,潘曉陽穿著淘寶上買的廉價露背夜禮服,踩著高跟鞋,手拿一杯香檳,和瑪竇站在陽台上,兩人交流用的是英語,潘曉陽是農村孩子,學習刻苦,英語四級是過了的,還試圖考過雅思,無奈口音底子太差,一口中國英語急需矯正。

    兩人此刻交流用的就是英語,潘曉陽自嘲道:「大學畢業前,總以為上班的情景是這樣的,俊男靚女,男的都穿熨帖整齊的襯衫西裝,褲線筆直,女的都是套裙高跟鞋,整天滿嘴英語,會議室里端著咖啡放幻燈片,動不動買張飛機票去紐約倫敦開會,公司聚會在寫字樓的天台上舉行,俯瞰整座城市的夜景,晚禮服香檳酒,鋼琴彈得是巴赫的曲子,那才叫工作,那才叫生活,可是真實情況呢,省吃儉用只能租馬橋的破房子,早上煎餅果子,中午米粉蓋飯,晚上偶爾狠狠心,去大紅棚吃個炒大腸就算打牙祭了,公司里也沒人穿西裝,男領導長的像謝廣坤,女的都跟謝大腳一樣,咋咋呼呼,勾心鬥角,這才是真正的生活。」

    瑪竇說:「廣坤叔不帥么?」

    潘曉陽一笑:「鄉愛里的農村,並不是真實的農村,我是農村長大的孩子,對鄉下再熟悉不過了,那就是一個弱肉強食的叢林世界,我家有六分地,一年種出來的糧食只能賣千把塊錢,我拚命想離開那個地方,又不想自甘墮落,所以我才上了大學,可是我發現,上了大學又能如何,只不過從一個叢林,來到另一個叢林。」

    瑪竇繼續聽,此刻他不需要做捧哏,只需要做一個聽眾。

    「沐蘭可能給你們八卦過我的事情,我上大學的時候談過男朋友,那是一個渣男,我被他欺騙了感情,我總是被人欺騙,大概是我對愛情還有信心吧,林逸生是我們公司的副總,他很溫柔,很體貼,長得像吳秀波,公司里有人排擠我,欺負我,是他幫我討回公道,我真的很容易被騙,我就這麼傻傻的上鉤了,成為他的小三……」

    潘曉陽眼中淚光閃爍:「你們可能覺得,我貪圖他的錢,想上位,其實他只給我買過一個LV包,我找人鑒定過,是高仿的。我只是相信愛情,我有錯么?」

    瑪竇說:「每個人都想跨越階層的鴻溝,這沒有錯。」

    潘曉陽說:「對不起和你嘮叨這麼多,我要腳踏實地了,我首先要找一份工作。」

    瑪竇說:「前幾天我去展業,看到一家公司在招聘文員,你可以去試試。」

    潘曉陽問了公司的名字,咋舌道:「我知道這家公司,我的簡歷拿出去,人家都不帶正眼看的。」

    瑪竇說:「別灰心嘛,試試看,興許就成了呢。」

    潘曉陽說:「那我發一個郵件試試吧。」

    沒想到就在潘曉陽應聘郵件發出去的當天,就接到回復,讓她去面試。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