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同居生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同居生活字體大小: A+
     

    沐蘭撇撇嘴,這小子還真有一套,走過去怕拍瑪竇的肌肉說:「二營長,你他娘的還真是個人才。」

    瑪竇不明白這個梗,但能聽出來沐蘭在誇自己,呲牙一笑,更加賣力的發傳單,忽然沐蘭意識到了什麼,這貨用來寫字的筆難不成是自己的口紅,在公司里補妝之後口紅就丟在桌子上了,然後就不見了,肯定是這貨拿走用了,沐蘭大怒,撲上去一頓胖揍,瑪竇心虛,捂著頭挨揍不敢跑。

    被教訓了一頓之後,瑪竇買了兩瓶可樂賠罪,二人坐在花壇邊上邊喝可樂邊聊天,瑪竇虛心求教:「發傳單可以掙多少錢?」

    沐蘭斜了他一眼:「發傳單隻是最基礎的工作,是個人就能幹,你首先要問問自己,有什麼目標。」

    瑪竇說:「一天吃一頓炒腰花就行。」

    沐蘭挑起大拇指:「有志青年,佩服,不過,你不想再添點大腸刺身啥的?我看你資質不錯,可以去健身房當個外籍私教,一定生意很好。」

    瑪竇露出邪惡的笑容:「好,我喜歡,我要給美女做健身教練。」

    沐蘭說:「你錯了,健身房擼鐵的男生居多,而且故事也都發生在男教練和男客戶之間,男教練女客戶,女客戶男教練,反而沒什麼緋聞。」

    瑪竇趕忙岔開話題:「沐蘭姐,你的目標是什麼?」

    沐蘭望著天,沉思了一會兒說:「我從大一就開始在外面打工,飯館端過盤子刷過碗,麥當勞干過小時工,給小學生代寫過作業,輔導過功課,媽的還有一個學生家長想泡我,被我拿咖啡淋了一頭,後來進了布魯香榭培訓,總算是穩定了,大學畢業之後,我尋思反正學校爛專業爛,不如就干培訓吧,我小時候學過游泳,進過校隊,也算是得天獨厚吧,然後考了教練證,救生員證,布魯香榭本來沒有游泳這一項的,是我聯繫了一家游泳館,又聯繫了附近的小學,把三方資源整合在一起,專門給小學生上游泳課,唉,可惜功勞被人搶了……」

    瑪竇問道:「你能掙多少錢一個月?」

    沐蘭略有驕傲道:「一萬五到一萬八。」

    瑪竇換算了一下,他更習慣以美元為單位,然後頗為驚訝道:「這麼多,那你還和別人合租那麼差的房子。」

    「還把客廳轉租給來路不明的男生對不對?」沐蘭笑道,「雖然看起來挺多,但是依然沒有安全感,告訴你一個秘密,我要存錢買房子,已經存了一個廁所了。」

    瑪竇挑起大拇指:「你很厲害,可是,中國的年輕人的目標總是這麼具體且單一么,為了一個混凝土和紅磚做的一百平米左右的巢穴奮鬥終生。」

    沐蘭自嘲的一笑:「不然呢,為實現共產主義而奮鬥還是為世界和平而奔走?人,先得解決自己的溫飽才能談理想,那些對我來說都是奢求,只能存在於夢想中,我也有夢想啊,學一口流利的英語,然後做個導遊,順便週遊世界,可惜我從小學習就不好,對玩和吃比較擅長,運動細胞也比較發達,除了游泳,我還在考營養師的證,瑜伽教練證,我還練弓箭和劍道、茶道……」

    瑪竇贊道:「努力生活的人,值得敬佩。」

    「歇夠了,繼續干,加油!乾巴類!」沐蘭一躍而起,拿著傳單追著一個年輕人去了:「先生,健身游泳了解一下。」

    中午,沐蘭自備盒飯,酸奶蘋果全麥麵包,給瑪竇點了一份加蛋的炒麵,還沒吃完就被經理叫進去批評了一通,最近業績下滑,績效考核沒通過,訓了半天才出來,繼續眉開眼笑。

    下午,沐蘭在工位上打電話聯繫那些留下號碼的准客戶,瑪竇繼續上街發傳單,一直到下午收工,晚飯是在附近小飯鋪吃的蓋澆飯,吃完回來還要上課,不過沐蘭是聽課而不是教課。

    傍晚,一群年輕的男女聚集在教室里,他們是報名參加英語培訓的人,這年頭誰都知道掌握一門外語的重要性,上學時沒好好讀書,踏入社會後就得額外花錢補課。

    經理接到電話,外聘的英語老師在來的路上遇車禍,臨時也找不到其他老師頂上,這節課只能取消,他走到教室門口,卻聽到有人在用英語進行授課,定睛一看,這不就是沐蘭介紹的那個外國盲流么。

    瑪竇只用了三分鐘就降服了這些學生,他施展了自己的語言天賦,光英語就能說出無數種,美國東部口音,南方口音,黑人口音、倫敦東區口音、牛津口音,印度口音、新加坡口音,還有南非英語和日式英語、俄式捲舌英語,學員們嘆為觀止,時不時爆發出一陣笑聲,他們先前那位老師是大學里的外語系副教授,水平比起這個東南亞人差遠了。

    經理暗自欣喜,無意間撿了個寶啊這是。

    可是這個寶卻沒有將這堂課講完,只是耍了個寶,賣弄了半小時就宣布下課,學員們可不是好糊弄的大學生,他們是花了錢上課的,豈能偷工減料,於是找到經理要說法,經理找到瑪竇,好言相勸。

    瑪竇說:「別和我說,去和我的經紀人談。」

    經理問你的經紀人是誰。

    「沐蘭。」

    經理又找到沐蘭,自然是迎刃而解,布魯香榭培訓機構正式聘請瑪竇為英語培訓教師,待遇從優,兩人歡天喜地從公司出來,天色已晚,霓虹滿街,沐蘭指著遠處一棟大廈說:「看見沒,中銀大廈,曉陽就在那邊上班。」

    「是令人尊敬的白領呢。」瑪竇話音剛落,沐蘭就發現馬路對面有了情況,那是一家凱賓斯基酒店,一輛計程車停在門口,下來的不正是潘曉陽么,陪同在身邊的還有一位成熟男士。

    「什麼情況?」沐蘭嘀咕起來,拿出手機給潘曉陽打電話:「曉陽,晚上一起宵夜吧。」

    「不了,我晚上加班,可能不回去了。」

    沐蘭掛了電話,表情複雜:「那個男的肯定不是她男朋友,唉,算了,別人私人的事情不好操心。」

    話雖這樣說,她還是打開微信刷了一下,果然看到潘曉陽在七點半發了一條朋友圈,發的是幾張菜肴圖,定位是俏江南。

    回到家,大紅棚開在開張中,沐蘭請瑪竇宵夜,給他點了雙份炒腰花,拍著他的肩膀贊道:「行啊,真給你姐我長臉,經理對咱們是刮目相看啊,不過工資沒必要分我一半,你自己留著吧,背井離鄉的,也怪不容易的。」

    瑪竇說:「我什麼時候說要分你一半了?」

    忽然沐蘭的手機響了,她大大咧咧接了,聽了幾秒鐘就站了起來,走到一旁去接電話,兩分鐘后回來說:「出事了,得去派出所一趟,你先回去吧。」

    瑪竇說:「我跟你一起去。」

    沐蘭再三拒絕,最終還是拗不過他,只好帶著瑪竇來到派出所,將披著床單的潘曉陽接了出來,潘曉陽臉被抓出幾道血痕,頭髮蓬亂,還在抽泣,腳上的鞋也不見了,瑪竇趕緊把鞋貢獻出來,赤著腳跑到路邊攔了一輛計程車,在車上,沐蘭一再問潘曉陽要不要去醫院,她卻一直搖頭。

    回到家裡,潘曉陽先去洗了個澡,然後把自己關在屋裡再不出來,沐蘭下樓去買了碘酒創可貼棉紗,敲門也沒人應,她急了,大聲說曉陽你不要想不開啊。

    門開了,潘曉陽穿著睡衣,凄然一笑:「我沒事,沐蘭,我不會尋思死的,我家裡還指望著我呢。」

    沐蘭進屋,這個時候的潘曉陽最需要人陪,需要傾訴。

    ……

    次日,潘曉陽沒去上班,沐蘭和瑪竇繼續工作,發放傳單的間隙,沐蘭給瑪竇講了潘曉陽的故事:「她是我大學同學,家是農村的,下面還有一個弟弟,曉陽長得好看,心氣高,卻總是遇到渣男,在大學時談的男朋友渣到不行,背著她劈腿,後來又找了一個,乾脆就是個暴力男,好的時候真好,不好的時候動手就打,實在受不了只能分手。」

    「昨天,就是被她男朋友打傷的么,我看像是被女人打的。」瑪竇說。

    沐蘭說:「是被一個渣男的老婆打的,曉陽公司的主管,已婚人士,近江本地人,有房有車三十來歲,甜言蜜語,小恩小惠,把曉陽給騙了,昨天他們去酒店開房,結果渣男的老婆帶著人找到酒店當場抓現行,打了一頓,還拍了視頻,我估計這會兒網上已經傳開了,曉陽這份工作肯定做不下去了,她家裡還等著她每月匯錢回去呢。供弟弟上學,給她媽看病,都需要錢。」

    「為什麼會這樣?是因為愛情么?」瑪竇不解。

    沐蘭冷笑:「當然不是,曉陽一米七大長腿,是無數屌絲的夢中情人,但她只找有錢人,以為這樣可以走捷徑,早點住上大房子,開上豪車,可有錢的男的渣男率太高了,她腦子又簡單,所以經常受傷。」

    「她需要一個善良的男人來撫慰受傷的心靈。」瑪竇說,「我覺得我挺合適的。」

    沐蘭上下打量他幾眼:「挫了點。」

    瑪竇眼珠一轉,哪壺不開提哪壺:「沐蘭姐姐,你為什麼不找男朋友。」

    沐蘭說:「我啊,就我這脾氣,根本沒人敢追。」

    瑪竇說:「那你可以主動追求男生啊,我看傅平安就挺好的。」

    沐蘭說:「我知道傅平安心裡藏著一個女神。」

    ……

    九月初,江大終於開學,一個突如其來的噩耗讓傅平安措手不及,百歲高齡的史老,突然無疾而終,靜靜地坐在戶外長椅上長眠了,他的葬禮極盡哀榮,追悼會去了幾千人。

    史老早就留有遺書,他名下沒什麼財產,錢早就捐了,遺言只對撫恤金和藏書進行了安排,撫恤金捐給鄉村學校,藏書交由邵文淵處理,亦有一物留給傅平安,是史老用一方雞血石親自製的印,上面四個篆字:好人平安。

    傅平安是個好人,但好人並不平安,史老去世后,江大的格局就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傅平安的同學都順利升入了大學三年級,但他卻無法入學,因為上個學期他根本沒有去康奈爾大學做交換生,而是私自跑起俄羅斯留學,雖然他出示了梁贊空降兵高等指揮學院和伏龍芝軍事學院的結業證書,但這根本沒什麼卵用。

    系裡開了個會,傅平安擅自改變留學方向,等於曠課一學期,按照校規校紀嚴肅處理,決定開除學籍。

    這事兒找誰都不好使,校規如山,邵老出面都白搭。

    學籍沒了,宿舍自然也不能住了,輔導員陳曉帶著系裡的命令過來,請傅平安趕緊找房子搬家。

    「大家都知道你委屈,可是沒辦法,我這邊還能通融幾天,你趕緊找房子吧。」陳曉搓著手,滿懷歉意的說道。

    若換成其他人,早就崩潰了,兩年大學上完,居然沒了學籍,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但傅平安不急,這事兒不合理,必須要討回一個說法,他安慰陳曉:「沒事,我馬上就搬走。」

    他越是豁達,陳曉越是難過:「傅平安,辦法有的是,我建議你直接考研,以你的學力和人脈,這不是問題。」

    傅平安表示了感謝,送走陳曉,給沐蘭發微信:「我沒地方住了,到你那擠擠可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