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從伏龍芝到梁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從伏龍芝到梁贊字體大小: A+
     

    「江廣志,聊什麼呢!」一個炸雷般的聲音響起,傅平安循聲望去,只看見燕頜虎鬚,豹頭環眼,還有肩膀上的一顆將星,這位是軍事留學生班的帶隊人,也是傅平安的老首長,原東山守備區司令員雷必達。

    雷必達早年也是一員赫赫有名的虎將,但是因為性格太直,不得上級喜歡,一直沒扛上將星,本以為會在守備區這個二線單位,正師級上退休,沒想到374島一戰,雷必達成為經歷過實戰的指揮員,得到高層重視,兩年後終於跨過了將級這個大門檻,也離開了守備區,現在在某集團軍暫掛副軍長,等學成歸來,想必另有重用。

    江大橋只是綽號,旅長的真名叫江廣志,他正要向雷必達少將介紹傅平安的身份,雷將軍爽朗大笑:「我們是老相識了,傅平安,入列!」

    傅平安敬禮,站到了隊伍中,卻又發現身邊站的是老朋友胡大鵬,零八年胡大鵬來接兵的時候是少校,現在已經扛上了新鮮出爐的中校肩章。

    「歡迎重回部隊。」胡大鵬和他握了握手,兩人簡單聊了幾句,登機時間到了,一隊軍人拎著同款式的小皮箱,排著整齊的隊伍登上俄航的波音777客機。

    北京飛往莫斯科的航線時間漫長,傅平安睡了一覺,吃了兩頓飯,天亮時再看舷窗外已經是白雪皚皚的俄羅斯大地,托爾斯泰、普希金、柴可夫斯基、朱可夫、保爾柯察金的故鄉到了,傅平安心潮澎湃,不能自已。

    航班抵達莫斯科謝列梅捷沃國際機場,因為是軍事留學生,俄軍方開了特殊通道供他們通關,然後上了一輛大巴車,直接拉到伏龍芝軍事學院。

    大巴車特地在莫斯科市中心繞了一圈,帶中國來的軍官們參觀了紅場、克利里姆林宮等地標建築,傅平安一直沉浸在興奮中,直到來到學校,俄方接待人員開始點名。

    傅平安不在原計劃名單內,也不是軍官,他只是一名中士,伏龍芝軍事學校並不是面向普通士兵和高中畢業生的軍校,這是培養中高級指揮人才的高級軍事學府,傅平安是沒有資格入學的,至於為什麼多出來一個學員,雷必達說不清楚,俄方也搞不明白,傅平安更是聽不懂俄語,只能靜靜等待。

    其他學員都領到了被服,分配了兩人間的宿舍,唯獨剩下傅平安,他隱隱有些不安,感覺自己和伏龍芝無緣了,而雷必達、江廣志等人也愛莫能助,這已經超出了他們的能力範圍。

    果不其然,一直到晚上,俄方接待人員才來找他,一個年輕的文職人員用英語告訴他,你並不在這一期伏龍芝中國留學生名單上,你的資歷也不可以入學,但是你又確實在邀請名單上,所以校方給你安排了一所適合你的學校,不在莫斯科,在另一座城市,需要你自己乘坐交通工具去,這是學校的地址,這是你的入學證明。

    傅平安被請出了伏龍芝,他穿著軍大衣,戴著棉帽子,帽徽上是八一五星,推著他的行李箱在公交站等了一會兒,上了一輛公交車,找了個看起來受過高等教育的小夥子,用英語打聽怎麼去梁贊。

    梁贊是俄羅斯中部聯邦管區梁贊州的行政中心,距離莫斯科不到二百公里,去梁贊的方式很多,自駕,打車,火車、飛機、長途客車,最簡單就是打個計程車,但是花費不菲,傅平安身上這點美元要省著用,最快的方式是坐飛機,但是相對繁瑣,最廉價的方式就是火車,那小夥子用英語給他寫了一個乘坐火車指南,然後傅平安就開始了他的俄羅斯自由行。

    他先在一個地鐵站附近下車,買了一張莫斯科旅遊圖,搭乘地鐵去火車站,再買票去梁贊,俄羅斯人雖然看起來冷冰冰的,但內心火熱,樂於助人,會英語的人也很多,傅平安一身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軍裝更是為他贏得了很多幫助,順利坐上了去梁贊的火車。

    俄羅斯沒有高速鐵路,一百八十公里的路程晃晃悠悠開了兩個多小時,終於抵達梁贊這座俄羅斯中部小城市,在火車上他用美元換了一些盧布,打了一輛計程車,直奔目的地,他將要就讀的學校,梁贊空降兵高等指揮學校。

    巍峨的校門口,傅平安向哨兵出示了入學證明,互相敬禮,走進校園,面對空蕩蕩的操場,斑駁的水泥地,三層教學樓和宿舍,塗著天藍鵝黃等懷舊的顏色,讓人有一種夢回七十年代社會主義國家的錯覺。

    空降兵學校接收了傅平安,給他發放了被服,藍色貝雷帽,海魂衫,碎葉迷彩服,藍色常服作訓服,軍靴和皮靴,還有俄羅斯傳統的裹腳布,然後他被安排到三樓的學員宿舍,一個大通間擺著二十張床,牆邊是衣櫃,室內還擺著健身器材,床鋪整潔,鋪著深藍色的毛毯,暖氣很足,穿單衣即可。

    傅平安就這樣開始了他的「留學」生涯,學校里沒有專門的中文翻譯,他們也不愛說英語,不管你聽不聽得懂,只說俄語,最多加上手勢,作為學校里唯一的外國人,傅平安感覺極其的不適應,好在他所在的班級並不是常規的空降兵指揮專業,而是特種作戰專業,同學也不是高中畢業考進來的那種,而是空降兵部隊選送出來的士官,學習的科目以實戰為主,理論很少,所以俄語不好也能勉強跟得上,別人怎麼做就跟著怎麼學就行。

    此前傅平安研究過留學生們的心理歷程,從初始的新鮮到不適應,再到痛苦,熬過痛苦期就進入了適應期,再往後就如魚得水了,可是對他來說就沒有新鮮期,開始就是痛苦,每時每刻都在煎熬,俄國高油高脂高熱量的飲食他不習慣,寒冷的室外天氣他不適應,戰鬥民族的粗暴作風也讓他受不了,退出現役兩年了,突如其來的高強度訓練更讓他痛不欲生。

    最痛苦的還是孤獨感,雖然身處群體之中,但他沒有一個朋友,沒有人可以對話,其他學員不經意間將這位來自中國的同學孤立,鄙視的眼神絲毫不加以掩飾,包括教官在內也一樣,特種班的教官叫希爾蓋.列昂諾夫,空降兵中校,是經歷過車臣戰爭的猛人,他經常臉貼臉對傅平安大吼大叫,雖然說的是聽不懂的俄語,但傻子都知道那是在羞辱傅平安。

    還有一個叫伊萬.伊萬諾維奇的大塊頭學員,不知怎麼就是看傅平安不順眼,經常推搡他,辱罵他,傅平安都忍了。

    訓練間隙,傅平安去上洗手間,發現自己尿血了,這是練得太狠的原因,他有些崩潰,本來現在應該是在江大教室里聽課的,怎麼陰差陽錯就跑到這個破地方來遭罪的呢,可是現在想走也來不及了,因為自己代表的中國軍人的形象,半途而廢等於逃跑,再想想374島的難熬日子,這些艱苦似乎算不了什麼了,傅平安咬咬牙,即便是為了四個哥哥,他也要撐下去。

    最初的一星期煎熬過後,傅平安已經能聽懂簡單的俄語隊列口令,熟悉了學校的飲食作息,就算大列巴和加了成桶黃油的燉菜再難吃,也要狼吞虎咽的吃下去,這樣才能補充體能,應付訓練。

    傅平安的底子不差,慢慢跟了上來,進入技術性環節之後,他的優勢顯示出來,首先就是軍人最基礎的項目,射擊,俄軍使用的是AK100系列突擊步槍,是在AK74M基礎上研發的,相當於八一杠的遠房表兄弟,傅平安擅使八一杠,AK100上手很快,百步穿楊的槍法為他贏得第一份尊敬。

    解放軍序列中,空降兵歸空軍,比如第十五軍,在美軍序列中,著名的第82空降師和101空中突擊師是隸屬陸軍的,但在俄軍體系中,空降兵的地位特別高,和陸海空並列,是一個單獨的軍種,這就要求空降兵掌握海陸空三棲作戰能力。

    空降兵首要的本領就是傘降,這對特種班的學員來說是小菜一碟,但傅平安沒學過跳傘,必須從零開始,學校里有一個風洞裝置,巨大的工業風扇可以模擬跳傘的自由落體狀態,能讓學員十五分鐘內學會跳傘,在模擬器內訓練一小時,等於實際跳傘六十次,傅平安學的很快,等到上飛機實戰跳傘,已經毫無障礙。

    此外,空降兵們還要練習直升機索降,潛水以及水下作戰,駕駛安12運輸機,米8直升機,履帶式和輪式傘兵戰車,連T90坦克的操作也要掌握,狙擊、爆破、野外生存這些也是必修科目。

    傅平安志不在此,士兵的作用在於破壞而不是建設,他學習這些只是為了解放軍的榮譽,他最喜歡的課程不是那些打打殺殺的科目,而是傘兵戰車柴油機維修。

    在國內網路媒體上,俄羅斯被稱作戰鬥民族,意思就是彪悍粗暴,但實際上俄羅斯人細膩起來也很要命,偉大的文學家、音樂家、數學家層出不窮

    但真正為傅平安贏得尊嚴的並不是訓練成績,而是血性,在一次周末出外時,他在校外網吧發完郵件出來,遇到喝的醉醺醺的伊萬和幾個同學,伊萬故伎重演,上前推搡,傅平安身高一米七八,體重只有一百二十五斤,精瘦彪悍,而伊萬足足比他高了十厘米,重了八十斤,還是訓練有素的拳擊手,硬拼恐怕討不到便宜,於是傅平安邊招架邊往河邊跑,等其他學員追過來時,兩人已經在河水裡撲騰了,伊萬的腦袋被傅平安一次次按到水下,最後吐出一串氣泡,不再掙扎了。

    這下傅平安也慌了,打架歸打架,把人弄死了就不好收場了,他趕緊呼救,在同學的援手下將伊萬拖到岸上,按壓心臟,人工呼吸,折騰了老半天,伊萬終於吐出一股黃水,蘇醒過來。

    此事過後,誰也沒有向校方報告,但伊萬再也不敢找傅平安的麻煩,其他同學也對他友善多了,甚至還交了幾個朋友。

    特種班的學期只有短短四個月,臨近畢業時,一個令人驚喜的消息傳來,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弗拉基米洛維奇.普京要來參加畢業儀式。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