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勸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勸退字體大小: A+
     

    劉婕妤在門外數了一千元鈔票遞過來,劉康乾剛接過手,就被顧北一把搶過去,蘸著唾沫數了一遍,塞進兜里:「說吧,怎麼弄?」

    劉康乾說:「你去醫院拍個片子,看看有沒有骨折之類的傷,然後去派出所報案,就說江東大學政治系的傅平安把你打傷了,這些不用我教你吧。」

    顧北說:「傅平安是你同學吧?」

    劉康乾一愣,這小子比自己想象的要聰明,他淡淡回答:「你問這個做什麼?」

    顧北說:「只有同學之間才會這麼深的恨,實話實說,那一拳夠重的,但也夠不上輕微傷的標準,我鼻子本來就一碰就出血,腿上的傷是我自己燒的,怨不得別人,如果搞到派出所去,最多辦成互毆,我也得進去,那個傅什麼是大學生,興許沒事。」

    劉康乾萬沒想到這小子心思這麼多,社會太複雜了,流氓混混不是應該遵守江湖道義的么,拿了錢就得幫人做事。

    「讓你去報案你就起,別廢話,不願意就把錢退回來。」劉婕妤在門外嚷道。

    顧北冷笑:「是你們懂,還是我懂,我從十一歲就是派出所的常客,拘留所不知道進過幾回,一千塊錢就想打發我,你們想得美。」

    劉康乾明白了,自己給錢太利索,對方想敲竹杠,他本想一走了之,但是轉念一想,這就是社會啊,如果自己連這個小混混都搞不定,以後怎麼在單位里當一把手,怎麼管理手下的刺頭。

    「顧北,我這是給你機會,你信不信我一個電話就能把你關二十四小時?」劉康乾變了臉色,聲色俱厲起來,「別給臉不要臉,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搞到骨折的驗傷報告,然後去報案,後面的事情不用你管,干好了,我再給你兩千,你要是想拿了錢不做事也行,但我保證你會後悔的。」

    「那行吧,留個電話,等我消息。」顧北敲詐成功,露出狡黠的笑容。

    劉康乾給他寫了個號碼,帶著劉婕妤下樓去了,剛出門就聽到顧北放起了音樂,是崔健的搖滾。

    次日,劉康乾專門用來辦私事的手機收到顧北的來電,說是驗傷報告出來了,在醫院拍的X光片,鼻樑骨折,就等著下一步報案了,但是他想再拿一千塊。

    「等我通知!」劉康乾沒好氣的掛了電話,再向劉婕妤報告這個喜訊,劉婕妤此時正在茶館和阮小川約會,當然還不是男女朋友的那種約會,阮小川說想給劉婕妤做個海歸的採訪,藉機拉近關係,兩人聊得正開心接到電話,劉婕妤大大咧咧不在乎,被阮小川聽到了對話內容。

    「你們想對付傅平安。」阮小川扶了扶黑框眼鏡,帶著矜持的笑容,「咱們是朋友,我實話實說,別白費勁了。」

    「為什麼這樣說?」劉婕妤不解,「他打傷人,就該拘留,這難道不是法治社會么?」

    阮小川說:「我的大小姐,你在美國呆久了,不懂國情了,顧北是什麼身份,一個小混混而已,派出所的警察都認識他,傅平安是什麼人,一級英模,人大代表,青聯委員,高考狀元,還是學生會主席,你是警察,你會傾向誰?」

    劉婕妤說:「可是證據確鑿啊,他把人鼻樑骨打斷了。」

    阮小川說:「那又如何,他是在制止更加嚴重的犯罪,如果燃燒瓶砸在車上,可能會燒死人,於情於理於法,傅平安都沒有錯,你們掌握的這點證據,根本無用,給他撓痒痒都不夠,據我所知,他曾經把譚輝和另外兩個人打成輕傷,還不照樣逍遙法外,辦成正當防衛,還有重量級的學者聯名保他,有軍方給他撐腰,這個人,有後台,碰不得。」

    劉婕妤隨母親,頭腦不是很靈光,但是也能聽懂阮小川的話,她失望道:「那怎麼辦,小川,你教教我。」

    阮小川說:「我好好想想。」

    會面結束后,劉婕妤回到爺爺家,劉康乾也放學回來,姐弟倆碰了個頭,都覺得阮小川說的有道理,譚輝都搞不定傅平安,更何況自己,兩人長吁短嘆,被爺爺劉文襄看在眼裡,等孫女走了之後,劉文襄把孫子叫到自己的書房問話。

    「康康,你和你姐在聊什麼,別瞞爺爺,爺爺不老,不是老糊塗。」劉文襄說道,劉康乾從沒見爺爺以如此嚴肅的態度和自己說話,不由得正視起來,深吸一口氣說:「我想為大伯報仇,我要讓傅平安付出代價。」

    劉文襄說:「說說看,你怎麼做的?」

    劉康乾便將自己的計劃和阮小川的一盆冷水和盤托出,說完長嘆一聲:「我的力量還不夠強大,看來只能等十年後再報仇了。」

    劉文襄說:「你剛才說他當眾打人,有什麼確實證據。」

    劉康乾說:「有,很多人旁觀,記者全程拍攝,也在治安攝像頭的監控範圍之內。」

    劉文襄說:「那就夠了,按法律來,我就不信了,這難道不是黨的天下了。」

    「可是,他背後有一幫教授,還有整個江大為他背書,還有部隊,他還有各種耀眼的身份,阮小川說的對,我們暫時還鬥不過他。」

    劉文襄慈祥的笑了,撫摸著孫子的腦袋:「康康,你的這位記者朋友人不錯,但是還年輕,看問題只看到表面,按照你的想法去做,爺爺支持你。」

    「可是有用么?」劉康乾不太自信。

    「康康,爺爺問你個問題,熱愛毛主席的人多不多?」劉文襄開始教育孫輩,就像當年教育兒子那樣。

    劉康乾侃侃而談:「早個幾十年,熱愛毛主席的人數以億計,中國起碼七八億,全球第三世界又有好幾個億,即便到了現在,依然有大批上了年紀的退休工人熱愛毛主席,年輕人嘛,更喜歡紅紙頭上的毛爺爺。」

    劉文襄說:「你說得對,但是恨主席的一樣很多,國民黨反動派,日本帝國主義,美帝蘇修,都恨他,一個人成就越大,敵人就越多,沒有人能面面俱到,讓所有的人都喜歡自己,相反,做大事的人,會樹立很多敵人。」

    「謝謝爺爺,我明白了。」劉康乾堅定的點了點頭,爺爺講的深入淺出,傅平安沒那麼可怕,別看他表面上光鮮,其實討厭他的人不在少數。

    孫子出去之後,劉文襄嘆一口氣,拿起桌上的合影,大兒子風華正茂,他撫摸著鏡框,喃喃自語:「大兒,你沒白疼康康。」

    ……

    顧北拿到了劉康乾給的第二筆錢,果然去派出所報案,聲稱被人打傷,他拿出了詳實的證據,甚至連兇手的身份都查出來了,公安機關只需要傳喚傅平安即可。

    警察都認識顧北,這小子大錯不犯,小錯不斷,是派出所的常客,心理素質強大,也懂一點法律和辦案流程,他告訴警察,自己豁出去了,如果不立案,就找記者曝光,找督察投訴。

    「你小子行啊。」警察氣笑了,但也只能按程序辦,傳喚傅平安,這位傳奇大學生在警界也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能在抓捕小組眼皮底下逃走,竄到邊境差點潛逃出國的前特種兵,身手不凡,牛逼到爆。

    警察很客氣的將傅平安請到派出所,沒上銬子,也不是以傳喚的名義,而是請來協助調查,傅平安據實已告,警察調取了當天的現場錄像,不能完全確定傅平安的行為屬於正當防衛,只能先放他回去,然後請示上級。

    基層警察不能確定的案子,需要法制處來定性,法制處工作很忙,不可能第一時間處理這個事兒,一來二去就壓了下來。

    但這對劉康乾來說已經足夠,在爺爺的點撥下,他調整了策略,不再堅持將仇人送進監獄的目標,而是力爭將他拉下神壇。

    這是一個龐大的系統工程,一個人的力量是無法完成的,最先加入的是阮小川,這傢伙覬覦劉婕妤,為了泡妞使出渾身解數,不但介紹高水平的網路水軍,還親自下場寫了兩篇深度調查報告。

    第一篇報告是關於顧北的,在他的筆下,顧北是個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從小桀驁不馴,沒受過良好的教育,甚至經常被公安機關打擊,但他卻有著一顆拳拳赤子之心,他熱愛這個國家,不忍心看到國家領土被外國搶佔,他走上街頭,完全是出於愛國,他發泄憤怒,他大聲疾呼,他甚至用點燃的燃燒瓶威脅開日本車的市民,從法律意義上來說,可以說他尋釁滋事,可是說他意圖毀壞私人財物,但是從大義上來說,這個年輕人卻沒做錯什麼。

    第二篇報告是關於傅平安的,阮小川為了調查傅平安,真的下了一番苦功夫,他查到了傅平安的醫學鑒定報告,證明這個退伍士兵有精神方面的疾病,經常控制不住自己出手傷人,他找到了兩年前傅平安和羅瑾一起參與群毆的案卷記錄,也採訪到了當事人,和譚輝的矛盾也寫在文中,只是用了化名,遣詞造句都很講究「我們不禁要問,是什麼使得這個年輕人充滿戾氣,動輒將人睾丸踢碎,又是誰給了他護身符,一次次的逍遙法外,一次次的踐踏法律。」

    水軍將阮小川的文章大肆轉發,引起輿論風波,至於他這回打傷顧北的事情,阮小川卻隻字未提,那些交給朱小強那樣的寫手來做即可,他是大記者,造謠中傷的事情是不能做的。

    第二個加入進來的是小姑父王建,他也恨透了傅平安,恨他搞死了大舅子,有機會肯定要狠狠撕咬兩口。

    如同劉文襄預料的那樣,其實不喜歡傅平安的人很多,尤其江大內部,派系鬥爭激烈,史老和邵老屬於元老派,雖然影響力大,但畢竟退休了,手上沒有實權,現任的校長和書記表面上尊重元老們,但也僅僅是表面上,上回史老鬧得那一出就很讓校領導不開心,連帶著對傅平安的印象也極差。

    政治系的系主任,以及學生處的賈處長,也都不喜歡傅平安,沒錯,這個學生光環耀眼,但也是個惹禍精,大一期間就鬧出多少幺蛾子,剛上大二,才九月份就又出手傷人,這樣的學生,簡直是害群之馬。

    系裡找傅平安談話,特地派了一個黨委副書記出面,副書記委婉的問他,是不是真的有精神上的問題,傅平安說我確實有戰場綜合症,但已經痊癒了。

    副書記說:「那就是確實有了,最近網上輿論熱炒你打人的事情,學校壓力很大……」

    傅平安說:「我要是不出手,那一家人都被燒死在車裡了,再說警方還沒下結論呢。」

    副書記說:「系裡開過會了,我們建議啊,你休學一段時間,好好養病,等病好了再回來上課,你看怎麼樣?」

    傅平安說:「那我乾脆退學得了。」

    副書記說:「那我們也尊重你的選擇。」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
    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