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又是開學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又是開學季字體大小: A+
     

    當天晚上,大家不醉不歸,沐蘭退了酒店的房間,但也沒去傅平安家借宿,而是在馬曉靜家湊乎了一晚,次日就坐火車返回近江了,傅平安則參加完弟弟的謝師宴才回去。

    坐在火車上,傅平安一直在想如何組織語言寫第一封信,他自認是見過風浪的人,但在感情問題上依然是個新兵,千言萬語在心頭,落在紙上卻一個字都沒有,他覺得自己和谷清華之間的距離不但沒有縮短,反而越拉越大。

    當兵時的輝煌壯舉,不代表一個人的畢生成就,高考狀元也只能吹噓一時,如果一個人到了四十歲還在拿自己當年的高考成績說話,那這個人得多麼失敗啊,傅平安想,自己必須跑得更快,才能追上谷清華的步伐,沒辦法,人家實在是太優秀了。

    八月份過得飛快,轉眼就到了新的開學季,警校新生范東生來到江東警官學院報到,領到了人生第一套警服,淺藍的的短袖襯衣,藏青色警褲,警帽、領帶、腰帶、制式皮鞋,穿上之後威風凜凜,精神抖擻,就是一點不好,褲子是化纖的,帶靜電吸在腿上很尷尬。

    范東生拍了一張制服帥照,發給了家裡,發給了哥哥,當然也發給了李澍,雖然李澍還不承認是他的女朋友,但兩個人的關係明顯比高中時期密切了許多,暑假經常膩在一起打遊戲,偶爾還能拉個小手啥的,李澍家教很嚴,出格的事情是萬萬不敢做的。

    暑假快要過完,傅平安結束了在錦江豪庭的兼職,開啟大學二年級時光,江東大學也和往年一樣,迎來了有一批新生,作為校學生會主席,傅平安主持了迎新工作,安排高年級學長學姐迎接新生,這些程序都和往年如出一轍,套路已經很嫻熟,用不著多費心,讓他驚訝的是,逼宮失敗的劉康乾像是變了個人一般,謙遜有禮,處處低調,還找了個機會當眾向自己承認了錯誤。

    也許是劉康乾真的意識到錯誤了吧,傅平安懶得去過度考慮,劉康乾從來就沒進入過他的視野,這就是個驕縱慣了的小孩子罷了。

    傅平安接到一個電話,是趙光輝打來的,聲音略帶興奮:「平安,我在你們學校里,帶閨女來報到。」

    「在哪兒?我馬上到。」傅平安趕緊問道。

    他趕到停車場,見到了趙光輝一家人,老趙和前妻李燕生的女兒今年上大學,大姑娘比傅平安小四歲,整十八,長得不像趙光輝,斯斯文文戴著眼鏡。

    趙光輝三年前和李燕辦了離婚手續,但該照顧的一樣不落,這回他特地趕到近江來送女兒入學,穿的也像個知識分子,也配了副金絲眼鏡戴著,遮掩渾身的江湖氣。

    「平安,這是我……這是李燕,這是我閨女趙依。」趙光輝熱情介紹,趙依翻翻眼皮:「我叫李依。」

    趙光輝尷尬一笑:「都行,以戶口本為準,那啥,我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兄弟,傅平安,江大的學生會一把手,去年的高考狀元,考了七百多少來著?」

    李燕和女兒本以為傅平安和趙光輝是一丘之貉,愛答不理的,聽說是高考狀元,頓時神情就不一樣了。

    「喊叔叔。」趙光輝笑呵呵道,「別看人家才上大二,輩分不一樣。」

    「學長好。」趙依才不理他,落落大方向傅平安伸出手:「我叫李依,外語學院大一新生。」

    「歡迎入學。」傅平安握著趙依的小手,就聽到趙光輝乾咳一聲,便趕緊鬆開手。

    「平安,我閨女就交給你照顧了,你替我看好了,千萬不能讓我家的小白菜讓哪頭豬給拱了。」趙光輝說到這個,就痛心疾首。

    傅平安領著他們一家人去辦入學手續,每到一處,那些學生幹部和志願者都熱情招呼一聲主席,趙光輝得意洋洋,說閨女看見沒,你叔是江大一霸,扛把子,話事人,說話比你爸還好使,有事就找他,他辦不了的,你爸我也辦不了。

    趙依哼了一聲。

    晚上,趙光輝請客,傅平安帶著寢室三位舍友出席,學長們向學妹介紹了大學生活需要注意的事項,趙依也不是省油的的燈,眼珠一轉問道:「你們都沒有女朋友么?有些事情是不是應該找個女生來給我說啊。」

    大家就都很尷尬,大學上了一年,連女朋友都沒混上,實在丟人,為了挽回一點面子,范建杠道:「我們老大本來有女朋友的,外院研二的大美女,後來人家出國了……」

    趙依點點頭,做恍然大悟狀:「原來學長這麼專一。」

    趙光輝說:「平安上學晚,是從部隊退伍才上大學的,他二十二歲了,到了國家法定結婚年齡了,談對象也應該,趙依你還小,可不能談對象啊。」

    趙依白了他一眼。

    趙光輝又說:「如果有哪個不開眼的小子欺負你,你就拿這個招呼他,往死里弄,出了任何事,你爸我給你兜底。」

    說著他摸出一把蝴蝶刀,嫻熟的耍了一番,刀光閃耀,眼花繚亂。

    趙依接過蝴蝶刀,摸索了一下,也耍的有模有樣。

    趙光輝贊道:「到底是我閨女,天生就會用刀。」

    趙依說:「得了吧,這是我轉筆打下的基本功。」

    自始至終,李燕都沒怎麼說話。

    ……

    劉康乾進入韜光養晦階段,他的家庭接連遭遇變故,先是大伯身故,又是父親辭職,劉風正突然辭掉了國企副總的職務,唾手可得的正廳級待遇也不要了,這樣一來,老劉家從擁有兩個廳級幹部的家庭滑落到普通家庭,落差之大,令人難以接受。

    「你以後會明白爸爸的選擇的。」劉風正在玉檀國際機場櫃檯前對兒子說的這番話,他剛辦完離職手續就買了去美國的機票,去那邊找朋友看看有什麼合適的項目可做。

    行李託運辦完了,劉風正走向國際出發口,劉康乾在這裡止步,辛秀麗沒來送別,父母之間出了什麼問題,他並不知道,父親再次揮手,隨後進入了排隊等待安檢的行列。

    劉康乾往回走,路過櫃檯的時候,看到一個女生慌手忙腳掉了一堆東西,他上前幫忙,發現這個女生就是上次見到的心動女生,這回一定不能錯過了。

    「清華?」劉康乾問道。

    「你認識我?」女生很納悶。

    「你忘記了,我們見過的,你回國的時候。」劉康乾興奮無比,他覺得這一定是上天賜予的機會,「可以留個聯繫方式么?」

    「好吧,郵箱可以么?我暫時還沒有別的聯繫方式。」女生似乎不太會拒絕人。

    「好的謝謝。」劉康乾大喜過望。

    谷清華辦妥了託運,過了安檢,來到候機大廳坐下,還有一個小時才登機,她閑來無事,拿出速寫本,把記憶中的傅平安呈現在紙上,滿身龍紋,意氣風發。

    「這個鄰家少年,身上一定有很多故事。」谷清華忽然想寫一個短篇小說,她正在構思情節,一個中年大叔來到身旁,彬彬有禮的問道:「這裡有人么?」

    「沒人,請坐。」谷清華很禮貌的回答,看了大叔一眼,這位大叔應該四十歲上下,體型保持的很完美,沒有大肚腩,也沒有檀木手串和嘩啦作響的鑰匙串,頭髮濃密,衣著得體,笑容迷人,一點都不油膩。

    大叔是劉風正,其實他這次去美國主要是探視白佳慧,這個小娘們母憑子貴,吃定了劉風正,讓他頗為頭疼,好在他把秘書李超以公派留學的名義派到美國去照顧白佳慧,也算能分擔一些煩心事,有時候他甚至想,把白佳慧丟給李超接盤也挺好的,但很快就被自己的良心所譴責……

    劉風正買的是頭等艙機票,他在貴賓候機室里坐不住出來溜達,一眼就看到這個清純又知性的女生,作為閱人無數的中年大叔,他能迅速判斷出女生的基本情況,家境超級優越,從小錦衣玉食,但又不嬌慣任性,相反家教極嚴,智商高,學習好,顏值更是一等一的,唉,假如自己年輕二十歲多好。

    雖然有些年齡上的差距,但並不妨礙劉風正放著那麼多空位不坐,坐到了女孩身旁,他看到女孩在畫畫,忍不住技癢,要過速寫本和鉛筆,刷刷刷幾筆就將女孩的側影勾勒在紙上。

    「呀,你畫的真好,是專業級別的。」女孩接過速寫本,果然驚喜無限。

    劉風正矜持一笑,他會的才藝多了,畫畫只是其中一項,如果聽過他的歌喉,那才真的要迷醉哩。

    「小時候跟范曾老師學過畫,都荒廢了。」劉風正矜持一笑,他吹了個無傷大雅的牛逼,八十年代初期,他在近江少年宮學繪畫,范曾確實來搞過活動,還拍了一張合影,從此他就以范曾弟子自居了。

    「哦,呵呵。」女孩聽到范曾的名字,似乎並不怎麼感冒。

    這個話題沒法繼續了,換!劉風正開始搭訕:「去LA啊?」

    「嗯,在洛杉磯轉機。」

    「你在美國留學?」劉風正眼睛一亮,出國留學的女孩,優秀!是自己的菜。

    「是的,讀研究生,您呢?」女孩說。

    「休假,我有些想念波特灣的海豚了,每年都會駕著帆船出海,去看看可愛的海豚們。」劉風正確實坐過幾次遊艇,不過不是他的,而是業務客戶的私人遊艇,他注意著女孩的表情,觀察她對財富的看法。

    果然,什麼帆船遊艇,女孩沒有任何反應。

    作為一個流連花叢的暖男大叔,劉風正自有一套捕獵邏輯,若是目標涉世未深,就帶她看盡世間繁華,若是目標心已滄桑,就帶她去坐旋轉木馬,眼前這個女孩雖然屬於涉世未深的類型,但是見過大世面,物質財富對她不起作用,得換個方向才行。

    劉風正從少年時期就是才子,琴棋書畫無一不通,但會的太多就分散精力,反而沒有一門是精專的,但用來泡妞足夠,參加工作后,一路青雲直上,四十多歲就是副廳級國企領導,見過的人,走過的路,滿滿都是故事,光是他出訪幾十個國家的經歷就夠說上三天三夜了,白佳慧就最喜歡他講國外的故事,可是對這個哈佛女孩,得拿出點真本事才行。

    「給你看看我的作品。」劉風正拿出iPad,展示自己的攝影作品,他是宣傳幹事出身,用公家的錢大肆購買攝影器材,當年還沒有數碼相機的時候,膠捲的耗費可是大頭,一個普通工人的月薪也買不了幾盒,劉風正用幾百萬公款練就攝影技術確實不是蓋的,他對於相機和鏡頭的知識也頗為豐富。

    「哇,好美啊。」女孩看了幾張照片,眼睛亮了,劉風正一陣得意,終於找准方向了。

    「這一張的曝光度微調一下就更好了,f/16剛剛好。」女孩指著一張照片說,山林古剎,夕陽從樹影中透射過來,頗有禪意,劉風正很喜歡這一張,這是他在安徽南部深山裡遠足時,偶然所得。

    「你也對攝影有研究?」劉風正笑了,他找到了共同話題。

    「談不上研究,我喜歡拍攝星空,大三時去挪威拍過極光。」女孩也拿出來自己的作品展示,劉風正覺得有些眼熟,似乎曾在某個攝影展上見過,當時就驚為天人,還以為是哪個大師拍的,沒想到出自小女生之手。

    看來在這個領域想夸夸其談也很困難了,劉風正第一次感到深深的無力,他搜腸刮肚,又想起一出,先提出要交換facebook賬號,然後聊起扎克伯格,說起自己有一個朋友認識小扎,下回可以安排一起吃飯。

    「扎克伯格是我校友,不過他沒能畢業,有才華的人總喜歡輟學。」女孩聳聳肩,依然是風輕雲淡。

    原來是哈佛大學的研究生,劉風正釋然了,怪不得對自己的各種表現無動於衷,自己固然優秀,但終歸只是一個國企幹部,境界格局各方面都差了太多,這個妞太過高端,怕是只能放棄了。

    自始至終,劉風正都溫文爾雅,舉止得體,沒有流露出絲毫的獵艷傾向,女孩也沒覺得這個大叔有什麼不對,從小到大,她都是被呵護和關注慣了的,天然的以為每個人都是善良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