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東生考警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東生考警校字體大小: A+
     

    傅平安本來準備在會上宣布辭職,但是下午他就接到好幾個副主席的電話和簡訊,提醒他劉康乾可能要搞小動作,於是他收回了辭職的決定,這個主席,還就得有始有終了。

    劉康乾第一次發動的政治鬥爭以失敗告終,散會以後,他一個人在教室里獨坐了許久,此時此刻,他才感覺到孤獨,沒有了主席的光環,身邊連個聽招呼的小弟都沒了,當代大學生現實至此,令人心寒。

    就任臨時主席以來,劉康乾非常注重自己的形象,連上下學開的寶馬車都不再動,改成自行車通勤,為的就是營造一個親民和藹的陽光學生會主席形象,他還動用自己的小金庫給主席團成員和部長們買小禮物,聚餐更是自己買單,平時這夥人都畢恭畢敬的,事到臨頭就倒戈,真是呵呵了。

    枯坐許久,劉康乾才回去,到家之後,奶奶問他吃飯了么,要不要讓保姆再下點餃子,自從大伯離世后,奶奶的精神頭就大不如以前了,眼神也不大好,連孫子悶悶不樂都沒發覺。

    爺爺劉文襄倒是更加精神了,老人家是吃過苦受過罪的老革命,每一次挫折都不能將他打倒,只能讓他更加堅強,他察覺到孫子的不快,避開老伴悄悄問他:「康康,學校里出什麼事了?」

    劉康乾說沒事,學校里能有什麼大事。

    劉文襄說:「康康,你瞞不過爺爺的,說吧,爺爺給你參謀參謀。」

    劉康乾心裡一熱,也許大伯和爸爸剛參加工作的時候,爺爺就是這樣給他們參謀的,現在輪到第三代人走仕途了,雖然只是學生會主席,但也是政治鬥爭啊。

    於是他將自己的委屈和不解說了出來,明明是自己乾的更好,為什麼那些人卻擁護傅平安。

    劉文襄慈祥地笑了:「康康,你確實還年輕啊,政治有時候是要退讓和妥協的,不能爭一時之鋒芒,要看誰能笑到最後,誰才是真正的贏家。」

    劉康乾說:「我懂了,我會在下一屆競選時努力的。」

    劉文襄說:「競選另說,這次你的反應是不恰當的,爺爺給你講個歷史故事吧,元末時,天下大亂,一個叫郭子興的人佔據了濠州,也就是現在的鳳陽,朱元璋就去投奔郭子興,郭子興不但重用他,還把養女嫁給他,後來朱元璋出去單幹,佔據了滁州,手下有三萬人馬,而此時郭子興卻混的越來越慘,內部四分五裂,他也差點被人殺了,是朱元璋救了他,接到滁州,這時候朱元璋做了一件大家都不理解但是非常敬佩的事情,他把兵馬交給了郭子興,奉郭子興為主。」

    劉康乾博覽群書,《明朝那些事兒》自然是讀過的,但是沒有將案例用於實踐,現在對比著來聽,確實很有啟發,朱元璋在起家之時,做事大氣穩重,以德服人,在亂世時,確實能收服人心。

    「爺爺,我明白了,傅平安的威信還很高,我不該急著彈劾他,我應該及時把主席的位置還給他,老老實實當副主席,這樣才能服眾,我太急躁了。」劉康乾總結了經驗教訓,誠懇自責。

    劉文襄滿意的點點頭:「今後你也不要與他為敵,凡事要對事不對人,你們是同學,是校友,將來也許他是你官場上的助力,是你的左膀右臂呢。」

    劉康乾說:「我看他野心大的很,不會成為我的左膀右臂的,很有可能是競爭對手。」

    劉文襄笑了笑:「群眾家庭出身的孩子,不用過於高估。」

    爺爺的話讓劉康乾忽然有了信心,心情也陰轉晴,是啊,傅平安只是老百姓的兒子,怎麼能和自己比呢,再過二十年,當自己成了廳級領導的時候,傅平安大概還攔在副處級門外呢。

    ……

    傅平安壓根沒把劉康乾當做自己的競爭對手,他要關心的人和事太多了,劉亞男已經獲釋,而且立刻遠赴法國,切斷了和所有人的聯繫,這讓他有些悵然,搭了這麼大力氣,連句謝謝也沒得到,不過轉念一想,自己救劉亞男,難道是為了一句謝謝,難道是為了重修舊好,都不是,他們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樣了,而自己的所作所為,只是為了「公正」二字。

    大一下學期就快結束了,范東生也迎來人生第一次重大考驗,2012年的高考。

    六月八日下午,范東生有驚無險的考完了最後一場,大大咧咧從考場出來,連家都沒回就衝進了網吧,可勁的玩,熬夜,喝酒抽煙,盡情釋放高考帶來的壓力。

    傅冬梅問兒子考得咋樣,范東生自信滿滿的說沒問題,這次考試一點不難,我所有的題都答了,對不對另說,反正寫上了,不會的也把公式工工整整寫上去了,高考狀元不敢說,但是考上一本是沒問題的。

    原本頑劣不上進的兒子忽然變得這麼有出息,傅冬梅激動地流下了熱淚,范東也感慨自家祖墳冒青煙,大兒子長進也就罷了,畢竟不是親生骨肉,二小子那可是親生的,他當即開了一瓶白酒,熱淚盈眶的說我們老范家也出了大學生了,擱在古代,這就是進士啊。

    傅冬梅獎勵兒子五百塊錢,讓他隨便花,等錄取通知書下來,再擺一場大酒慶祝。

    范東生就這樣一直玩到六月二十日,公布分數了,他上網查了一下自己的分數,頓時一顆心拔涼拔涼的,總分只考了四百八十一分,參考往年的分數線,勉強夠第三批投檔線,現在大學擴招,這個分數肯定有學上,但是警校就別想了。

    不能上警校,那還有什麼意思!范東生熱愛警察這個行業,更因為有李澍的承諾在,這場關係到人生大事的對賭,他輸了。

    但是他的父母卻並未失望,要知道按照范東生原先的成績,能考一百分都算老天開眼,現在能上正兒八經大學也行了,不能奢望太高。

    二中其他同學的分數也出來了,幾家歡樂幾家愁,二中不是重點高中,能考出五百分以上成績就算優秀,四百分算良好,即便李澍也不過考了五百五十分而已。

    到了填報志願的時候了,范東生一家齊上陣,仔細研究了全國的大專院校,鑒於兒子的分數不高,只能選擇那些不咋樣的野雞大學了。

    但范東生的計劃可不是這樣的,他原本鎖定的是三所公安部直屬的大學,首選是中國刑事警察學院,東生認為,要當就當刑警,什麼戶籍警交通警,那都不算真警察,而且刑警學院的錄取分數也不太高,比他的第二選擇公安大學要低一些,但公安大學是雙一流大學,以東生的成績,勝算不高,第三選擇是中國人民警察大學,東生並不是太感興趣,因為這所大學是穿武警衣服的。

    至於森林警察學院和鐵道警察學院,東生根本不考慮。

    但是以他可憐的分數,這幾所大學都上不了,只能退而求其次,各省都有警察學院,司法警察學院之類的學校,很多不是本科而是大專,而且入學也發警服,但是問題是上完三年學之後根本不包分配,需要自己參加社會招考才能當上警察。

    最終范東生填報了江東警官學院,這是一所二本院校,前身是江東省公安幹部學校,全省的警察有一大半是這個學校出來的,雖然不如公大那麼高級,但也是省內最好的警校了。

    報志願歸包志願,能不能錄取,要看造化了。

    緊跟著分數線也出來了,省警官學院的錄取分數線是五百零一分,差了整整二十分,徹底沒戲了。

    范東生心灰意冷,一個學期的玩命苦讀白費了,自己就不是學習的材料,也別提什麼來年再考的事兒了,這輩子和警服沒緣分,和李澍更沒緣分了,這就是命。

    雖然沒考上警校,大學還是要讀的,這個分數足夠上個民辦三本了。傅冬梅還寬慰兒子說,等大學畢業了可以再考警察,只要有恆心,總有辦法。

    范東生門清,他告訴媽媽,面向社會招錄的警察都是綜合管理崗位,自己要當的是刑警,是執法勤務崗位,只能通過上警校公安專業才行。

    傅冬梅搞不清這麼複雜的名詞,她只是出於一個母親對兒子的愛,希望兒子能完成心愿罷了,至於什麼崗,無所謂。

    反正警校沒戲了,范東生也沒臉再去聯繫李澍,他乾脆跑到近江去找哥哥玩,暑假期間,傅平安依舊在錦江豪庭物業兼職上班,只不過從實習崗變成了管理崗,現在是物業辦的安全主管了,公司還給他分配了一個單間宿舍,東生來正好有地方住。

    七月上旬的一個周末,傅平安騎著摩托車帶范東生去江邊游泳,遊了一個多小時,范東生爬上岸喝水,拿出手機看了看,十幾個未接電話,都是家裡打來的,他趕緊回電過去,傅冬梅的聲音如同炸雷:「你這個小畜生跑哪兒去了不接電話,招辦打電話找你有大事!」

    「能有啥大事?」范東生心裡隱隱一動。

    「體檢,面試!」

    范東生樂開了花,這是提前批錄取的軍校和警校學生才有的環節,成績和政審過了之後,還要過體檢關和面試關,才能真正被錄取。

    傅平安過問來道:「什麼事兒這麼嚴肅?」

    范東生說:「人生頭等大事。」

    傅平安奇道:「多大?」

    范東生說:「大學、工作、老婆,都有著落了,你說大不大?」

    正好體檢面試的地點都在近江,省的在來回跑了,范東生體格健碩,視力合格,面試也難不倒這小子,這兩關很輕鬆的走下來,就等錄取通知書了。

    又過了幾天,淮門和平小區五號樓,郵遞員騎著電動車來了,傅冬梅早就等在門口,翹首以待。

    「恭喜了。」郵遞員將EMS交給傅冬梅。

    一家人圍在一起,拆開了EMS,裡面裝的是江東警官學院的錄取通知書,列印精美,警徽閃耀,范東生仔仔細細看了八遍,確認上面的名字是自己的沒錯,高興的在地上打滾撒歡。

    范東從貨架上拿了一條硬中華拆開,丟進裡屋:「拿去吸,這是喜煙。」

    有人打趣道:「老范發達了啊,還喜煙,冬梅還在呢,你就想著二婚。」

    范東驕傲道:「我二小子考上警校了,我家出兩個大學生了,以後大小子進市政府,二小子進公安局,咱們街坊鄰居的有啥事也能照應了,你說這不是喜事么。」

    鄰居們都出來賀喜,他們是真心為范東兩口子高興,這倆人是老實人,也是苦命人,熬了半輩子窮,終於看見陽光了。

    范東強忍著激動的淚水,想讓二小子出來和叔叔大爺們聊聊心得體會,可是范東生這會兒已經不見了,不知道溜到哪裡玩去了。

    范東生騎著自行車來到李澍家樓下,打手機沒人接,想上樓又不敢,只能在樓下苦等,等了半個多小時,李澍才回消息,問他啥事。

    「我在你家樓下。」范東生回到。

    「上來。」李澍秒回。

    這是范東生第一次來李澍家,他偷偷摸摸的溜上來,輕輕敲門,李澍開了門,戴著大眼鏡,穿著人造棉的居家服,隱約能看到裡面的小背心。

    「這是我爸的拖鞋,你穿吧。」李澍低頭拿了一雙42碼的塑料拖鞋,一低頭的瞬間,讓范東生看到了不該看的部位。

    等她抬起頭來,頓時迷惑了:「范東生,你挨揍了么?」

    范東生覺得鼻子底下熱乎乎的,一摸,是血。

    「天太熱了……」范東生掩飾道。

    「快去洗手間洗洗臉。」李澍把范東生推進了洗手間,忽然又後悔了,可是已經晚了。

    洗手間里掛著李澍的內衣,純色的小衣服讓范東生鼻血狂流止不住,等他從洗手間出來,臉色都白了。

    「你這是失血過多。」李澍說,「別在我家晃悠了,我賠不起,趕緊看病去吧。」

    范東生沒說話,拿出了錄取通知書。

    李澍沒當回事:「你以為你是考上的啊,要不是我爸……算了不說了。」

    范東生說:「你說啊,我最怕說話說一半的。」

    李澍說:「你加了二十分,心裡沒點數么。」

    范東生明白了,是自己見義勇為的輝煌歷史起了作用,看來好人有好報,用命換來的榮譽也有實打實的好處啊。

    他嬉皮笑臉道:「是不是咱爸知道咱倆的約定,故意以權謀私的。」

    李澍一指門口:「你滾。」

    這麼近的距離,又是在家裡這樣溫馨的環境,李澍修長的頸子上的毫毛都看的清清楚楚,身上洗髮香波的味道也很好聞,東生簡直要醉了,他才不滾呢。

    李澍也不是真的要趕他走,就是討厭他狗嘴不吐象牙。

    「我報的是北京的大學,以後網上見吧。」李澍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