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喪禮和出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喪禮和出獄字體大小: A+
     

    看守所里的菜缺油少鹽,傅平安點名要吃錦江豪庭附近的一家雞公煲,就是上回下雪天他和江小洋喝酒的地方,高岩跨上摩托,帶著他一路風馳電掣,近江晚高峰交通擁堵,摩托車卻暢通無阻,但是近江是一座禁摩的城市,很快他就被交警攔下。

    「駕駛證,行駛證。」交警敬了個禮,要求出示證件,高岩拿出兩證,又把警官證亮出來:「自己人。」

    交警看了一下他的證件,恍然大悟:「昨天開挖掘機的那個人是你吧?」

    高岩點點頭。

    交警奉還證件,再次敬禮,放行,高岩雖然只是一個新人,但因為擊斃了譚輝,已經成為近江警界的知名人物。

    來到雞公煲飯店,高岩去櫃檯上拿了兩瓶五十二度的廉價白酒,往桌上一放:「今天不醉不歸。」

    傅平安問:「慶祝我出來么?」

    高岩說:「算一個吧,你沉冤得雪,我大仇得報。」

    傅平安問:「你小子效率真高,我本以為要在裡面蹲起碼半年呢,你把真兇抓了?」

    高岩搖搖頭:「我把他打死了,當場擊斃。」

    傅平安默默擰開酒瓶蓋,兩人各持一瓶,碰瓶,對吹,兩個鐵血硬漢之間的友誼就是這樣,不需要更多的語言,全在酒里了。

    老闆端著酒精爐上來,雞公煲熱騰騰往上面一放,香氣撲鼻,再看兩人的酒瓶子都下去一半了,老闆嚇一跳,菜還沒上,半斤酒幹掉了,這倆是啥人啊。

    半斤酒下肚,高岩又來了一句:「劉風運死了,畏罪自殺,昨天跳橋了,就在我父親出事的豆腐店大橋。」

    傅平安精神一振,本以為是漫長的持久戰,沒想到勝利來得如此之快,他再次拿起酒瓶子,兩人再次碰瓶,對吹。

    「我上個廁所。」高岩說,起身去了飯店的洗手間,就聽到裡面狂嘔的聲音,傅平安也覺得胃裡翻江倒海,再好的酒量也架不住這種喝法,他也悄悄走到門口,人行道上擺著一個巨大的垃圾桶,趴在上面吐了一通,剛下肚的酒全出來了。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酒味,兩人都回到了座位上,不動聲色,心照不宣,又要了兩瓶白酒,這回學乖了,用杯子慢慢喝。

    酒是用來下話的,高岩有說不完的話,他將這幾天發生的事情敘述了一下,因為信息量實在太大,連他自己都講不清楚,但是傅平安聽懂了,勝利來得快,不僅是因為高岩的努力,更是無數人加入戰團的成果。

    這場大酒喝到夜裡十一點,飯店打烊,高岩爛醉如泥,忘了結賬,傅平安剛從看守所出來,身上沒有錢,這個時間也不好找人借錢,老闆過來了:「這頓我請。」

    「那怎麼好意思。」傅平安說,憑直覺他判斷這個老闆有故事。

    「我四叔前年因為討賬的事兒,被譚輝打斷了一條腿。」老闆淡淡地說,「一頓酒,應該的。」

    傅平安把高岩拖到附近的如家連鎖快捷酒店,給他開了間房丟進去,從酒店出來,月朗星稀,本來還醉醺醺的他忽然清醒了,這些天如同一場大夢,跌宕起伏,現在夢終於醒了,也該回歸正常生活了。

    他步行回學校,跳牆進去,爬回宿舍,三個室友還沒睡,正在討論劉風運和譚輝的死,忽聽有人敲窗戶,范建低呼一聲「誰?」

    「我。」傅平安說。

    三人一骨碌爬起來,老大的聲音他們太熟悉了,趕緊開窗放他進來。

    「別擔心,我不是越獄出來的,手機沒電,忘了通知大家。」傅平安滿懷歉意道。

    這一夜更有話聊了,傅平安聊著聊著就睡著了,一覺醒來天光大亮,他沒事人一樣起來吃早飯,晨練,在操場邊上還遇到了史老,一老一少打了個招呼,露出默契的微笑。

    政治系的同學們發現今天的教室里,多了一位同學,少了一位同學,多出來的是傅平安,他的頭髮剃得極短,明顯是剛從裡面出來,但精神頭極好,少的那位是劉康乾,小道消息已經傳開,劉康乾的伯父劉風運意外死亡,家裡辦喪事正常請假。

    ……

    省委家屬區,老劉家樓前門可羅雀,花圈的數量也不多,基本上都是親朋送的,省委省政府,各部委辦局都沒有以單位的名義送來花圈,甚至連交通廳都沒有什麼表示,官場上的人情冷暖,在這一刻得到淋漓盡致的體現。

    因為組織上還沒定性,省交通廳就沒成立治喪委員會,劉風運的喪事全靠自家操辦,前來弔唁的人並不多,劉文襄和王永芳一對老人白髮人送黑髮人,長子的驟然離世對二老來說是最沉重的打擊,一夜之間彷彿老了十歲,比老年喪子更加難過的是,兒子死的並不光彩,不是因公犧牲,而是意外墜亡,說的再難聽點,叫畏罪自殺。

    劉康乾很難過,為大伯的死,更為家族的不幸。

    忽然劉風正接了個電話,頓時神采飛揚起來,掛了電話他就大聲宣布:「朱家政同志馬上來弔唁。」

    有這一句就夠了,大伙兒頓時打起精神,劉文襄的腰桿也挺直了,不到十分鐘,省長在一群隨員的陪同下來到靈堂,屋裡聚集了官場上的領導,一水的白色長袖襯衫配黑西褲,隨便挑出來一個都是正處級以上,劉康乾不禁心潮澎湃起來。

    省長向劉風運的遺像三鞠躬,和家屬握手安慰,和劉文襄老爺子多說了幾句話,劉康乾作為長子長孫就站在父親身旁,他聽到了省長對大伯的定性,風運同志是犧牲在視察途中,是黨和人民的損失,還請老人家節哀,保重身體。

    劉家人全都長出了一口氣,省長是代表組織來的,省里開過會了,大伯不是貪腐分子,而是因公犧牲的烈士啊。

    省長握了一圈手就走了,他走後不久,前來弔唁的人就絡繹不絕了,樓下的花圈都擺不下了,劉風正的電話也密集起來,大姑夫小姑夫單位里的人也來了,各路八竿子打不著的人也來了,以至於不得不請了一個會計一個出納在門口收燒紙錢。

    交通廳方面派來很多工作人員幫著處理後事,治喪委員會也成立起來,殯儀館那邊也有人張羅,水晶棺安排起來,最大的遺體告別廳安排起來,劉風運的悼詞也要請省里高人專門措辭,總之一切按照正廳規格來。

    到了追悼會這天,殯儀館爆滿,上千人來送劉風運最後一程,和普通人追悼會不同的是,前來送劉廳最後一程的以體面的中年男士為主,放眼望去,一片黑西裝小白花大背頭,哀樂聲中,中年人們叼著煙三五成群討論著什麼,似乎對他們而言,這不是葬禮,而是一次盛大的嘉年華。

    這場極盡哀榮的葬禮對劉文襄王永芳夫婦來說,是最好的安慰,遠在美國的熊茹和劉婕妤也趕過來了,她們並未受到紀委的盤查,說明上面已達成共識,人死賬消。

    此時劉康乾才明白大伯的偉大之處,他用自己的生命換取了家族的平安,以及許許多多人的平安,這些人在確認安全之後,一定會用自己的方式來表達謝意,這是大家都需要遵守的遊戲規則。

    唯一遺憾的是,組織上並沒有授予劉風運烈士稱號,只給了一個因公犧牲的名頭,老劉家也很有默契的沒有去鬧,隨著火葬場焚屍爐的一縷青煙,此人此事就算徹底畫上一個句號。

    ……

    劉風運風光大葬的時候,近江第一看守所門前,劉母和律師等來了羈押半年之久的劉亞男,看到女兒的時候,劉母差點沒認出來,優雅靚麗的女兒變成了木訥沉默的女犯,留著短髮,不施粉黛,反應也有些遲鈍。

    劉母拿出一套新衣服,讓女兒在車裡把身上的衣服從裡到外全脫了,一把火燒掉去晦氣,又拿出一盒蛋撻給她吃,劉亞男吃著蛋撻,眼淚默默滴下。

    「沒事了,咱們回家。」劉母抱著女兒,淚如雨下。

    「我建議申請國家賠償。」律師說。

    劉亞男木然,沒有回應。

    律師想談一下案子的事情,劉亞男直接拒絕,劉母也表示不要再提任何名字,我女兒再受不了任何刺激了。

    律師表示理解,反正費用一分不會少。

    車沒有開回學校,而是直接開回老家,回到高中時期住過的卧室,劉亞男的情緒才恢復了一些,她先洗了個澡,洗了足足兩個小時,晚飯吃了很多,然後上床休息,劉母不放心,每隔一會兒就來看看,劉亞男時不時從噩夢中驚醒,渾身冷汗,她明白,自己的精神創傷太深了,必須離開這個國家,去一個能讓她放鬆的地方休養。

    劉亞男的護照上有法國商務簽證,天一亮她就去買了一張最近的飛巴黎的機票,劉母對女兒的決定完全支持。

    一天後,劉亞男登上飛往巴黎的航班,重獲自由后她沒和任何人聯繫,沒上網,沒看報紙和電視,甚至連手機都沒開,她需要斷舍離,需要拋棄過往的一切一切。

    當她站在戴高樂國際機場,滿耳朵聽見的都是法語的時候,劉亞男真正感覺到了安全和自由,陽光燦爛,鴿子在飛,她的生活要從零開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