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暴躁刑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暴躁刑警字體大小: A+
     

    譚輝把手槍別在後腰裡,拎起背包出門,卻見李小傑安排了七八個保鏢整裝待發,他氣笑了:「打狼去啊這麼多人。」

    這麼多人出行,勢必會引起注意,違背譚輝的初衷,不過他轉念一想,如果警察已經盯上自己,派這些人出去,豈不是起到了虛晃一槍,聲東擊西的作用,不得不說譚輝的反應能力還是很快的,他公司的安防做的很好,外牆也裝有攝像頭,在辦公室里就可以切換所有的監控畫面,他迅速回屋,打開監控,疑心病上來,覺得每一輛車都像是來監視自己的。

    譚輝靈機一動,讓一個和自己身材相仿的保鏢穿上自己標誌性的紫色盤龍棒球夾克和限量版的棒球帽,再戴上墨鏡,把自己的法拉利車鑰匙給他,吩咐他開車出去,在四環上兜圈,可勁的飆一把,有罰單輝少全部搞定。

    那保鏢屁顛屁顛去了,一輛大紅色的法拉利恩佐從地庫出衝出來,呼嘯而去,譚輝盯著監控屏幕,一輛路邊停著的轎車果然開動,緊隨而去。

    果然被盯上了,譚輝又讓人開著自己的賓士車出去,又有一輛車跟蹤而去,他冷汗下來了,招呼李小傑和王濤下地庫,啟動裝甲車。

    這輛裝甲車並不是軍用裝備,而是輪式警用裝甲車,看起來像是寬大一號的悍馬,據說能防子彈,馬力強勁,越野性能杠杠的,開在路上安全感十足。

    「輝少,去哪兒?」李小傑問道。

    「去淮門,出海。」譚輝說,大哥已經坐飛機跑路了,他沒辦法走正常通道出國,就只能坐漁船出去了,先去韓國,再想辦法和大哥在美國會師。

    李小傑和王濤都明白出事了,危難之時見真心,這倆貨雖然惡貫滿盈,但也是真性情的漢子,輝少對他倆有知遇之恩,現在主子出事,就得捨命保他安全,哪能關鍵時刻掉鏈子。

    王濤嘩啦一聲將霰彈槍上膛,這是一把鋸短了槍托的真傢伙,銀行押運隊退役的雄鷹短管版。

    「這車有點招搖。」李小傑的心思更沉穩一些,事到臨頭依然冷靜,但他的經驗顯然沒有譚輝那麼豐富,輝少告訴他,現在沒法低調了,警察要抓人,再偽裝都白搭,只能來硬的,裝甲車配槍硬沖,以近江警方的協調能力,出動特警和武警的時候,咱們已經在路上了,從這兒到淮門不過幾個鐘頭,咱們不走高速不走國道,他們找都沒地方找去。

    不得不說,譚輝的策略很有效,來自江北的抓捕小隊有四輛車,被他引走了三輛,而上級還沒下達抓捕命令,現場只剩下一輛車,兩個人,韓光和他的助手小李。

    看到一輛體型龐大的裝甲車從貔貅集團地下車庫出來,韓光憑著刑警的直覺判斷譚輝應該藏在這輛車上,他剛命令小李駕車追上,同時上級的電話也來了,說北京方面的抓捕小組撲空,譚斌得到消息溜了,譚輝極有可能畏罪潛逃,抓捕行動立刻展開。

    「早幹什麼去了!」韓光掛了電話,不滿的嘀咕了一句,又拿起對講機命令各小組行動,抓人!

    命令一出,三輛民牌警車齊刷刷掛上了警燈,第一輛被截停的是賓士車,車上三個人有恃無恐的嘰嘰歪歪,被刑警當場制服,手槍頂著腦袋,韓光這邊收到報告,賓士車上沒有譚輝。

    與此同時,法拉利正在熙熙攘攘的街頭蠕動,近江堵車嚴重,根本不適合超級跑車撒歡,後面車上的警察乾脆下了車,一溜小跑上前,攔下法拉利,把人揪出來摘下墨鏡一看,也不是譚輝。

    「一二三組全部撤回,按原計劃進貔貅集團抓人。」韓光命令道,「譚輝我來負責。」

    前方道路有些擁堵,小李將警燈卡在車頂,凄厲的警報鳴響,但社會車輛並不避讓,別說是掛著警燈的外地牌照汽車了,就是本地的救護車消防車,讓不讓的也要看心情。

    韓光的帕薩特開不動,譚輝的裝甲車就更開不動了,這輛重型車輛足有兩米三的寬度,普通小車過得起的空間,裝甲車過不去,前面堵成長龍,怎麼按喇叭都不動,輝少聽到後面的警報聲,眼都紅了:「給我撞!」

    李小傑猛踩油門,裝甲車強橫無比的鋼質前杠將堵路的車撞開,在一片驚呼聲和鳴笛聲中硬生生撞開一條路。

    前方路口有執勤的交警,上前攔阻裝甲車,差點被撞飛,急忙用對講機通報上級,然後跨上摩托車追擊,後面帕薩特也追了上來,上演一齣電影上才能看得到的追車大戲。

    如同譚輝預計的那樣,近江警方根本沒有應對重量級突發事件的預案,交警通報上級,協調特警和武警出動,需要好幾層審批,一時間根本來不及,再說交警也沒有武器,只能趁個熱鬧,追捕力量全靠帕薩特上的兩支槍。

    裝甲車一路橫衝直撞,前面就是出城的卡口,過了這道關,就是四通八達的省道,道路網密集,沒有密集的居民區,沒有攝像頭組成的天網系統,隨便往哪一鑽,把車一扔,天高野闊,龍歸大海。

    「來口。」王濤將冰壺遞過來,李小傑吸了一口,精神百倍,輝少有這個癮,但是他只吸不販,心裡有譜,兩個馬仔也跟著吸上了,裝甲車裡毒煙瀰漫,譚輝興奮起來,打開天窗,舉起霰彈槍,向前方卡口開了一槍。

    交警們沒槍,各自尋找掩護。

    後面緊追不捨的帕薩特上,韓光的心懸了起來,這還是在馬路上,車流眾多,譚輝狗急跳牆,可能會造成群死群傷的嚴重後果,最後的責任只能自己扛,就算豁出這條命,也要制止犯罪分子。

    「貼上去,撞!」韓光拔槍出套,降下車窗,向著裝甲車開槍,手槍子彈擊中鋼板被崩開,全無作用,而這時路上穿梭的車輛似乎全無知覺,依然不緊不慢的開著。

    李小傑輕輕一打方向盤,帕薩特的左前燈就被撞碎了,要不是車輛有防滑輔助系統,警車就翻溝里去了。

    韓光懊喪無比,眼瞅著譚輝就要衝過卡口,忽然一輛挖掘機從斜刺里衝出來,巨大的挖斗鏟向裝甲車,一聲巨響,裝甲車側翻,在地上滑行了幾十米,火星四濺,四輪依然在打轉。

    挖掘機冒出一股黑煙追上去,挖斗舉起,落下,砸在裝甲車的車頭,防彈玻璃被砸碎,一個身影從挖掘機駕駛室里跳出來,鑽進裝甲車。

    韓光追過去,就見那個見義勇為的小夥子將血頭血臉的李小傑從車裡拖出來,居然拔出槍來,塞進李小傑的嘴巴,那是一支已經退出公安現役的五四式。

    「不許動!」韓光舉槍瞄準。

    那人頭也不回,左手亮出警徽:「禁毒大隊的。」

    韓光鬆了一口氣,上前查看,譚輝等三人沒系安全帶,摔了個七葷八素,暈頭轉向,只能束手就擒了,他們車裡還真有吸毒專用的冰壺和一些白色粉末。

    「夥計,抓吸毒的用這麼拚命么?」韓光半開玩笑問那個禁毒警,證件上他的名字叫高岩。

    「那倆給你,這個我帶走,沒意見吧?」高岩說。

    「有意見,這是我們的案子,三個我都要。」

    「我看你眼生,你不是近江的警察。」高岩的眼睛很毒。

    「江北刑警,專案組的。」韓光說。

    「其實我抓他不是因為吸毒,這傢伙涉嫌謀殺,滅口。」高岩說。

    「並一起辦吧。」韓光很欣賞這個愣頭警察,「你怎麼做到的?」

    「我已經混進他們公司做保安了,今天氣氛不對,我就知道要動他們了,譚輝出逃,我騎摩托在後面追,速度比你們快,正好路邊有台挖掘機……」

    韓光點點頭:「我就納悶,你在哪學的挖掘機?」

    忽然躺在地上的譚輝翻了個身,拔出一把手槍,說時遲那時快,韓光和高岩同時出槍,兩聲槍響並做一聲,譚輝身中兩彈,當場斃命。

    ……

    譚輝拒捕被擊斃,又是裝甲車又是開槍的,鬧出這麼大的事情,市局一把手詹樹森不可能不知道,他了解細節之後,一身冷汗,省廳異地調警,這是不信任近江本地警察了,自己必須和譚家兄弟徹底切割了,萬幸的是,本來往來也不是特別密切。

    詹樹森親自打電話詢問傅平安故意傷害一案,得知下面居然弄丟了上一次的筆錄,他是基層上來的刑警,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具體辦案的人收了譚輝的好處,連領導都能糊弄,不剝掉幾個人的警服,是不能把風氣扭轉過來了。

    貔貅集團的輝少被警察抓了的消息迅速傳開,但並不是每個人的反應都很及時,傅平安依然押在看守所,劉亞男依然度日如年,暗無天日。檢察院依然堅持要起訴二人,辦成鐵案。

    劉風運接到電話,一個政法口的朋友告訴他,今天下午貔貅集團被人抄了,會計被抓,電腦和賬本都被搬走,公司也被查封,譚輝不知所蹤,據小道消息稱是被抓了。

    一聲長嘆,劉風運掛了電話,在辦公室里坐了一會兒,黃昏的夕陽讓他有一種無力感,秘書推門進來,說省政府通知,明天有個會議。

    「知道了,備車,我要出去走走。」劉風運說,他知道大限到了,明天的會議是個鴻門宴,紀委的人將在會場上將自己帶走,這是例行操作,上一任,上上一任,上上上一任交通廳長,都是這樣被帶走的。

    司機隨時待命,蘭德酷路澤加滿了油,劉風運坐進車裡,以前他最喜歡出發的感覺,人在路上,就有奔頭,但今天卻有一種窮途末路之感。

    「老闆,去哪兒?」秘書問道。

    「去豆腐店大橋。」劉風運鬼使神差說出這個名字。

    豆腐店大橋是高速公路上一座橋,也是貔貅集團承建的工程,在這座橋上死了三個人,一個工人,兩個工程監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
    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