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等你考上再說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等你考上再說吧字體大小: A+
     

    李澍對范東生從來沒有好印象,這傢伙不但長得油膩猥瑣,還不務正業,不學無術,整天像個蒼蠅一樣圍著自己打轉,討厭得很,上回范東生被開除,李澍私下裡不知道多開心呢。

    可是現在,看到范東生這幅半死不活的樣子,李澍竟然鼻子一酸,眼淚出來了,因為她想到若不是這個愣小子挺身而出,躺在這的就是媽媽了,這劇情實在狗血,可就是實實在在發生了,而且肯定不是范東生耍的陰謀詭計,沒人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范東生還不知道自己的命運在這一刻發生了逆轉,他昏昏沉沉躺著,任由護士將其推入病房。對於救命恩人,李家上下極為重視,尤其是李培文,犯罪分子把刀子捅向自己的家屬,這不是太歲頭上動土么,這案子直接劃歸市刑警支隊處理,刑警抓毛賊,簡直是牛刀殺雞,沿途監控視頻調出來,派出所民警搭眼一看就知道是誰,二進宮的慣犯,也是個老江湖了,犯事之後沒敢坐火車和長途汽車,打了一輛計程車出城跑路,結果在三環外的治安卡口給按住了。

    如果當成一般案子處理,這事兒翻不起太大水花,碰巧李培文對樹人中學,以及樹人中學出來的這些孩子都有感情,范東生此前還參與了項大剛事件且深度牽連,成為被告,李培文覺得這孩子挺冤枉的,連夜寫了個材料,送到了市局政治部。

    政治部領導看了材料之後,覺得范東生這孩子的事迹很值得宣傳一下,壓一下項大剛這種人帶來的歪風邪氣,同時也是給善良正直的市民,以及敬業職守的幹警們一點鼓勵,於是這事兒又提交到市局黨委會上研究。

    ……

    范東生從夢中醒來,第一眼看到的人竟然是李澍,他下意識的認為夢沒醒,不然女神怎麼會出現在眼前呢,不過這個夢也太現實了吧,栩栩如生,跟真的一樣。

    反正是在夢裡,不如膽大一些,干點平時想干不敢幹的事情,范東生把一雙魔爪伸了出去。

    李澍是來探視范東生的,看著這貨依然昏迷,本來還挺心疼的,可是仔細一聽,居然在打鼾,原來不是昏迷,是睡著了而已,緊跟著這貨就醒了,咂咂嘴,似乎夢裡吃了什麼好東西,一雙眼睛睜開來,依然是那麼猥瑣噁心,接下來的事情更加超出想象,范東生看見自己了,竟然伸出手來,目標似乎是自己的胸口,這小子果然死性不改,都傷成這樣了還想著襲胸。

    「啪」一聲脆響,范東生臉上挨了一記,這回是徹底醒透了,這不是夢,是真的。

    李澍面紅耳赤,起身就走,就聽范東生在身後喊:「我以為做夢呢,誰知道是真的啊。」

    「你在夢裡就是這樣對我的么?無恥!」李澍惡狠狠罵道,腳步卻停了下來。

    范東生心說我在夢裡比這還流氓呢,嘴裡道:「我就是想摸摸是不是真的,沒別的意思,李澍,你怎麼來看我了,是不是有親戚也在這住院啊,這回我可真的是見義勇為了……唉,說了你也不會信,反正也找不到人證了,我挨了一刀,醫藥費還得自己掏。」

    他越說越低沉,李澍有心解釋,轉念一想,讓這傢伙難受難受也好,於是回頭過來,繼續坐下。

    「沒錯,我來看我姑媽,她在同一樓層住院,聽護士說有個特別猥瑣的小胖子打架鬥毆被扎了一刀,我尋思和你挺像的,就來看看,沒想到真是你,你真是狗改不可吃屎啊,走哪兒打哪兒。」

    范東生百口莫辯,臉漲得通紅,他沉默了一會說:「李澍,我知道你對我有看法,你討厭我,因為我愛打架,可是我明明看到有人欺負同學,有人被警察追,有人在公交車上偷東西,我沒法不出手,我做不到裝看不見,如果這個社會,連我這樣十七八歲的年輕人都冷漠無情,明哲保身,那這個國家這個民族,還有未來么!」

    李澍被他振聾發聵的質問震驚到了,一時間無言以對,這還是那個不學無術的范東生么?這分明是和諧社會的五好青年。

    范東生接著說:「我哥是英雄,我也想當英雄,可是我就是個狗熊,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我幫同學出頭,給自己惹了一身騷,把家裡買房子的錢都賠給人家了,我幫警察抓嫖客,又給自己弄來一場官司,索賠幾十萬,我抓小偷,把自己搞進醫院,這醫藥費住院費又是一筆錢,我都不敢想象我媽聽說之後啥表情,可是我不後悔,下次遇到,我還出手。」

    李澍心中一股熱流湧起,沒想到范東生猥瑣的軀殼下藏著一個偉大的靈魂,但此刻她沒有任何錶露,決不能讓這個貨看到自己立場的動搖,還得折騰折騰他,考驗考驗他。

    「你說完了么?說完我走了,我大姑還等我呢。」李澍面無表情的起身走了,范東生也沒當回事,他早就習慣了李澍的這種態度,這才是正常狀態,如果李澍突然噓寒問暖,關切有加,他還不適應呢。

    ……

    范東生雖然被扎了一刀,但是沒傷到要害,年輕人恢復力強,沒兩天就出院了,依然活蹦亂跳,最讓他高興的是住院費不用自己掏腰包,那位阿姨出錢不說,還對傅冬梅千恩萬謝,說他養了一個好兒子,傅冬梅說沒啥,我們家人都這樣,古道熱腸,看不得壞人猖狂,我家大兒子可是拿過一級英模獎章的國家功臣,李澍媽肅然起敬……

    又是一個周一,范東生回到學校,照例弔兒郎當,只不過不再賊眼溜溜的看李澍,雖然他很想看,但是用毅力硬生生忍住,東生也是要臉的人,既然人家那麼討厭自己,何苦拿熱面孔貼冷屁股。

    早操時間,全校師生在操場上列隊集合,但是廣播喇叭里並沒有播放廣播體操的音樂,而是傳出教務處吳主任的聲音。

    「喂,早操取消了,借這個時間開個會,我們要表彰一下高三五班的范東生同學,范東生出列。」

    范東生懵懵懂懂走上台去,檯子上已經站了幾個人,有錢校長,還有幾個看起來比錢校長官威還大的中年人,其中一位還穿著警服,范東生稀里糊塗的接過獎狀,接過獎金支票模型,和領導們握手,合影,臉都笑僵了,他幻想的一切終於成了現實,只是來的太快,就像豬八戒吃人蔘果一樣,還沒品到滋味就結束了。

    這個獎狀是市政府文明辦頒發的見義勇為好市民獎,附帶獎金兩萬元,吳主任不懷好意的當眾問范東生準備怎麼處理這筆獎金,范東生毫不猶豫地說:「我還背著官司呢,萬一打輸了,就拿這個賠給原告。」

    穿警服的那位笑而不語,他是市局政治部的領導,項大剛起訴范東生的案件,政法委領導層已經知道了,這種顛倒黑白的案子如果判決不公,就是把淮門置於網路輿論的風口浪尖,所以上面早就定性了,這官司項大剛必敗。

    表彰大會很快結束,范東生再次用雲端回到地面,他很隨意的將獎狀捲成棒子,敲打著教室里的桌子,裝作不經意的走到李澍跟前,旁邊幾個男生起鬨道:「在一起,在一起。」

    若在以往,李澍一定會罵一聲神經病然後走開,但這回她沒挪窩,反而大方回應:「他配么?」

    一個男生說:「范東生這不成了英雄么,還配不上你?」

    李澍說:「我心目中的理想男朋友,一定是我爸爸那樣的刑警,社會混混還是趁早滾一邊去。」

    還是這些陳詞濫調!范東生一咬牙一跺腳,正要轉身離開,忽聽李澍又說話了:「范東生,你敢不敢考警官學院?」

    范東生猛回頭,就見李澍的臉紅撲撲的,但是眼神卻很堅定,有戲啊這是!他全身的血瞬間往頭上涌去,大聲道:「這有什麼不敢的,不過咱先說好,我考上警校,你做我女朋友。」

    教室里頓時炸鍋,這是公開海誓山盟啊,這對冤家對頭,竟然能組CP?

    李澍的臉紅的要滴血,氣勢卻不減:「等你考上再說吧。」

    范東生笑了:「君子一言!」

    一群男生齊聲喊道:「駟馬難追!」

    上課鈴響了,數學老師走進課堂,開始上課,讓他納悶的是,一貫不怎麼聽講的范東生,這回眼睛睜得溜圓,全神貫注,還裝模作樣的做筆記呢,這孩子是不是受啥刺激了?

    父母老師的諄諄教誨,哥哥苦心設計的激勵,都不如李澍的一句話來的管用,從此後范東生像變了個人一樣,滿心都是學習,他向每一個人求教,問同學,問老師,下課時間也纏著老師解題,簡直是不放過任何一個上進的機會,一周后的測驗結果,范東生在班級的排位上升了十個名次,堪稱突飛猛進。

    這下李澍犯愁了,萬一范東生真考上警官學院,難不成自己真做他女朋友?那不過是激勵他學習的一個手段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