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旅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旅長字體大小: A+
     

    男教官叫厲峰,是機步旅一營一連的班長,旅訓練標兵,集團軍比武冠軍,兩次三等功獲得者,當之無愧的兵王,他帶的兵,個頂個都是精兵,也正是如此,厲峰才會被調來當教官,訓練這幫大學生。

    如果是自己手下的士兵,在隊列里敢這樣說話,厲峰早就喝令他出去跑五公里了,但這畢竟不是兵,是剛來的學生,還沒做規矩,厲峰銳利的目光掃過每一個人,平靜地問道:「誰說話,站出來說。」

    同學們左右踅摸著,不知道是哪個愣頭青,沒想到竟然是二連的連長劉康乾,他向前踏了一步,目視前方說道:「報告教官,是我說話,你的言辭不正確,還沒開始軍訓,並不能確定我們是最差的,說不定我們是最好的。」

    部隊講究令行禁止,不歡迎這種愛出風頭的兵,厲峰忍住發脾氣的衝動,想起臨來之前指導員的叮囑,盡量和緩說道:「你們有這個志氣,很好,我拭目以待,剛才徐教官說了,達到她的要去,可以調換教官,我也說一句,達到我的要求,我就剛才的話,向你們道歉。」

    同學們一陣嘈雜,都認為劉康乾給他們長了志氣,只有兩個人在冷笑,一個是傅平安,另一個是范建。

    傅平安知道部隊的傳統,這兩個連怕是要倒霉了,訓練強度絕對要別人更強,別看現在學生們一個個牛逼轟轟,訓幾天下來就會服服帖帖,等到軍訓結束那天,就會恨不得抱著教官難分難捨涕淚橫流了,這些對他來說都是小兒科,過去式了。

    至於范建,純粹就是想抬杠,無論誰說什麼,他下意識的都想抬一下,不過這個場合他還是忍住了。

    接下來是分配營房,整理內務,男生女生分開住,男生們的營房是機步旅的老營房,五十年代的建築,和守備區警通連的宿舍差不多,傅平安簡直懷疑是用同一份圖紙建造的,他駕輕就熟,很自然的幫著同學們歸置東西,並且將自己鋪位上的被子迅速疊好。

    厲峰巡視過來,一眼看到豆腐塊一般整齊的被子,不禁搖了搖頭,這些孩子啊,就會玩心機,他抓起被子抖了抖,又揉了揉,裡面既沒有夾雜硬紙片,也沒有用水浸泡過,就是硬生生疊出來的效果。

    「這誰的被子?」厲峰環視四周,同學們都在學著疊被,只有傅平安空著手。

    「報告教官,是我的。」傅平安軍姿站的很標準。

    「在哪學的?」厲峰很不解,學會疊這種被子只有兩個地方,一是軍隊,二是監獄,但是對於十八歲的新生來說,這兩個地方都不可能去過。

    「報告教官,來之前專門練過。」傅平安記得系主任的叮囑,不要顯擺自己的光輝經歷,嚇著同學們不好,嚇著教官更不好。

    「練得還挺刻苦,繼續努力。」厲峰點點頭,以示嘉許,但他知道,被子都是新的,想練出這種水平,那可真是下了大功夫了。

    至於其他同學,有些人連正常疊被都不會,遑論豆腐塊,范建又開始抬杠,說外軍就不疊被,都用鴨絨睡袋,被子疊的再整齊,對戰鬥力也沒啥幫助。

    厲峰眉頭一皺,正要訓人,劉康乾先說話了:「疊被只是手段,並不是目的,外軍不疊被,並不代表他們不用別的手段來訓練士兵的耐心和服從,美軍用牙刷擦地板,每一寸都要刷到,法軍的襯衣要熨燙出十三道折,俄軍擦皮靴要擦出鏡面效果,這都是手段,只要當兵,就免不了這個。」

    「我當然知道這個……」范建嘀咕道,但沒再繼續杠下去。

    厲峰又向劉康乾投去讚許的目光,這小子愛出風頭,但是看問題還是滿正確的。

    晚飯在部隊食堂吃,四菜一湯,饅頭米飯管夠,伙食不算多好,很多同學開始叫苦,因為部隊不是大學,小賣部里也沒啥好吃的,看來他們要度過一個難熬的九月了。

    飯後開班會,陳曉主持會議,兩位教官列席,同學們輪流用一句話介紹自己,大家一般會提到自己的姓名籍貫和高考分數,再介紹一下興趣愛好和特長,輪到傅平安的時候,他只是說自己來自淮門,是復讀生,比大家年齡都要大一些,同學們也沒當回事,輪到劉康乾的時候就不一樣了,他還沒開口,很多女生眼裡就開始冒小星星。

    「我是劉康乾,近江人,我中學階段是在英國讀的,我的興趣愛好是高爾夫、馬球和帆船,離開國內太久,很多東西不熟悉,希望大家能多教我,我也會盡我所能,幫助每一位同學,打造一個不一樣的2011級政治系,謝謝大家。」

    高大上的履歷讓其他人都黯然失色,劉康乾沒提高考分數,說明他根本沒參加高考,走的是其他渠道上的江大,也許是大領導遞條子,也許是用外籍身份入學,反正不是一般人,霸道總裁身份坐實,女生們心生歡喜,男生們卻有些不怎麼感冒,尤其范建,冷哼一聲連抬杠都不屑了。

    但是劉康乾卻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證明他不是個繡花枕頭,內務整理優秀,站軍姿優秀,踢正步優秀,反倒是范建這個杠精,齊步走順拐,總是同腳同腿齊出,惹來一陣陣笑聲,厲峰單獨輔導他也白搭,這種笨兵在部隊里有辦法修理,同班的兵就寢後會把他蒙在被裡暴打一頓,打到改正為止,但這是大學生軍訓,不能打,不能罵的,厲峰還真沒轍。

    午飯後的休息,陽光暴晒,有人看到操場邊樹蔭下有兩個人在練習,姿勢怪異,原來是傅平安找了兩根竹竿,縱向綁住范建的手,用自己的步伐帶著他走。

    范建這會兒不杠了,他分得清好壞,傅平安是真心為他好。

    「連長,你想不想當旅長?」范建問道。

    「旅長?」傅平安不解。

    「江大軍訓的慣例,會選出一個最優秀的學員當學生旅的旅長,這個旅長很可能就是大一年級的學生會主席,我看好你。」

    「我……」傅平安有些猶豫,他答應過要低調的,不過轉念一想,低調只是不躺在過去的功勞簿上吃老本,並沒有說不能再創輝煌,再說了,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這個旅長,自己如果想拿,還真是囊中之物。

    學生旅長並不是選舉出來的,而是部隊和學校綜合考評出來的,成績最優者得,軍訓內容除了內務和隊列之外,還有一些基本的軍事訓練,例如戰地救護,軍事地形學,兵棋推演等,輕武器射擊也是必練的,這可是傅平安的強項。

    在這些項目上拿分,可謂勝之不武,傅平安將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在協助教官訓練上,一個教官帶五十個學生,不可能面面俱到,輔導員更是派不上用場,那就需要學員中的佼佼者從旁協助了,傅平安的軍事素養不比徐楠差,這幾天正好徐楠來大姨媽,力不從心,基本上都是傅平安帶著一連在訓練。

    一周下來,同學們基本習慣了軍營的生活,和教官的關係也融洽起來,因為高考分數是公開的,可以查詢得到的,傅平安想低調也低調不來,也不知道是誰最先傳出來的,說這一屆的理科狀元在政治系,理科生考取文科專業,本身也是怪事一件,傳來傳去,終於落在傅平安頭上,他也不否認,但從不拿來說事。

    一來二去,傅平安的行情看漲,在學生中,尤其女生眼中的地位快速躍升,教官徐楠對他印象特好,一次午休時問他:「看你的架勢分明像個老兵,你是不是當過兵啊?」

    傅平安不願意說謊,點了點頭:「第一次高考落榜,就當兵去了。」

    「怪不得,你哪年兵?」得知傅平安是08年的兵后,徐楠笑了:「那你還得喊我一聲班長。」

    「班長好。」傅平安也笑了,「我對通訊連挺有感情的。」

    「和通訊連的女兵談過對象?」徐楠笑的很狡黠。

    傅平安想起了劉小娜,想起了羅瑾,點點頭,嘆口氣,低頭看著腳尖,往事如風。

    「被我猜對了。」徐楠拍拍傅平安的肩膀,「別傷心,人生何處不相逢,給姐說說你的故事,那個幸運的小女兵叫什麼名字?」

    傅平安本不想說,但也抑制不住和戰友傾吐的願望,他回憶起來:「當時守備區通訊連住在西小樓,那個女兵是一號台的話務員,她叫劉小娜,我們一年兵,她的排長叫羅瑾……」

    「等等!」徐楠跳起來,「羅瑾?我們連長就叫羅瑾,從別的部隊調來的,拿過二等功,據說還是戰功。」

    傅平安是聽說過羅瑾調到野戰部隊去了,沒想到竟然就在這個機步旅,名字相符,又是通訊連專業,肯定是同一個羅瑾。

    「她在么?」傅平安眼神出賣了他,徐楠嘿嘿笑道:「看來你不光和那個劉小娜談過啊,我們連長也是你的暗戀對象。」

    傅平安說:「算是吧,她稱得上是改變我命運的人。」

    「你小子行啊。」徐楠笑著拍打著他的胳膊,「不過羅連長不在家,去北京學習了,封閉式學習,聯繫不上他,對了,你……等等,你這個名字我怎麼有點熟。」

    徐楠扭頭就走,她要驗證一件事,通訊連的兵記憶力都特別好,過目不忘,她似乎記得有一個一級英模就叫傅平安,去年的軍報上刊登過,她來到報刊閱覽室,查閱了去年秋天的軍報,終於在其中一張的頭版上看到了傅平安的身影,中士軍銜,一級英模,軍委授予海島蛟龍的榮譽稱號。

    「我的媽媽呀。」徐楠驚愕的無以復加,「這是一尊大神啊。」

    回到營房,徐楠啥也沒說,將報紙遞給厲峰,厲峰看完,也久久無語。

    「我得找他要個簽名。」徐楠說。

    「幫我要一個,我現在不敢和他說話了。」厲峰說。

    「學生旅的旅長,非他莫屬,榮耀屬於我們的英雄。」徐楠又說。

    「必須的。」厲峰補充了一句。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