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工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工賊字體大小: A+
     

    對面正是威尼斯大酒店,正面看富麗堂皇,背後看千瘡百孔,七十年代老物資局大廈的底子暴露無遺,灰色的水泥牆體上,裝了密密麻麻幾百台空調外機,管線更是錯綜複雜,這些機器全部開啟的時候,不光熱浪滾滾,還有巨大的噪音,極其擾民,而項大剛居住的這棟樓正在大酒店後面,深受其害,家家戶戶都緊閉著窗戶,拉著窗帘隔音防熱。

    項大剛指著咫尺之遙的大樓背面說:「你看看,這是人乾的事兒么,他們涼快了,熱氣都讓我們享受了,跟住在工廠旁邊一樣,一天到晚不帶停的,神經稍微差點的,都能讓吵死。」

    傅平安記得威尼斯大酒店開了起碼有十年了,這些空調外機都是十年前安裝的,風吹雨淋沒有維護保養,很多支架已經鬆鬆垮垮,共振帶來的噪音很大,幾百台外機一起震動,那滋味跟樓下有一百台挖掘機在工作一樣。

    殷素素問:「這種現象有多久了?」

    項大剛說:「有三四年了,起初還不明顯,光是熱氣,噪音不大,這兩年聲音越來越大,再這樣下去就沒法住了,記者你一定要幫我們打這個官司。」

    沒等殷素素回話,項大剛就從床底下拿出一面銅鑼來,出了家門敲鑼吆喝:「樓上樓下的鄰居們,電視台的記者來了,都出來訴苦啊。」

    呼啦啦一大群老頭老太太從家裡出來,樓道里都站不下,只能到外面站著,項大剛站在垃圾箱上面,聲若洪鐘:「鄰居們,電視台記者來了,這回非把威尼斯整倒不可,咱們一邊輿論曝光,一邊請律師告他們,我閑著沒啥事,願意幫大家出這個頭,請律師得花錢,咱們集資吧,每戶五百塊錢,願意出的就交給我家老伴,不願意交的也沒關係,我替你墊上,啥時候你寬裕了給我就行,大家說好不好!」

    下面稀稀拉拉有幾個人叫好,住在這棟樓的居民以退休下崗職工為主,屬於社會底層弱勢群體,面對威尼斯大酒店這種半黑不白的社會人開的洗浴中心性質的酒店,根本無力維權,有人願意替他們出頭,那再好不過了,但他們也不太願意出錢,反正項大剛也住在這裡,不管出不出錢,他總會幫著把這事兒辦了。

    但也有幾個爽快的老人願意出錢,當場拿了五百塊錢,項大剛的老婆收了錢,寫了收條,殷素素麵對眾多熱切的目光,騎虎難下,也只能表示會做相關報道,為居民們發聲,群眾們熱烈鼓掌,齊聲叫好。

    殷素素真的帶著攝影師拍了很多畫面,採訪了一些群眾,然後又在項大剛的帶領下去了威尼斯大酒店,當然是毫不意外的吃了個閉門羹,酒店的工作人員推三脫四,不正面回應,這些畫面也被攝像機忠實的記錄下來。

    整個採訪過程中,項大剛都沒認出傅平安來,這也正常,三年前特並沒和傅平安打過照面,所以誤以為是跟著殷素素跑腿的實習記者,連正眼都沒瞧過他。

    傅平安也沒挑明,還給他們支招,說噪音污染問題應該找環保局。

    「你懂啥,找誰都不如找政府。」項大剛嗓門高亢,簡直不像是花甲之年的老人。

    ……

    殷素素是個好記者,她將這個素材交給其他欄目的同事,很快在電視上播出,引發輿論關注,市長熱線也介入進來,責成環保、城管、工商部門組成聯合調查組協同解決。

    威尼斯大酒店總統套房內,王三寶正和朋友打麻將,張彥軍夾著皮包叼著煙進來笑道:「寶爺,上電視了啊,石頭掉進茅坑,引起公糞了。」

    王三寶不明就裡,搓著麻將漫不經心道:「啥事兒啊?」

    「就是你店後面那些空調的事兒,人家有意見了。」張彥軍說,「要告你呢。」

    王三寶哦了一聲,說:「這事兒早就有了,威尼斯是一零年開的,當時想裝中央空調的,沒這個條件,就只能多裝點空調了,圖便宜用的是個啥雜牌子的空調,找朋友批發的,質量也不咋樣,外機是響了點,可是沒辦法啊,要全面更換太麻煩,也太費錢了。」

    張彥軍說:「那你準備咋辦?裝不知道肯定不合適。」

    王三寶說:「簡單,老百姓忘性大,丟爪就忘,電視也不能天天盯著這事兒不是,市長也不能為了這事兒從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專門處理吧,只要把領頭的搞定就妥了,記住,越是跳得歡的,越是牆頭草。」

    聯合調查組進駐威尼斯大酒店,這些人都是熟面孔,老朋友,王三寶請了一場酒,很配合的在限期整改通知書上籤了字,還接受了行政處罰,罰款叄仟元整,當場就讓會計拿了錢去銀行交了。

    整改通知書上限定威尼斯大酒店在一個月內將噪音降低到法定分貝數量,建隔離牆阻擋熱風,王三寶一一同意照辦,找了個工程隊,擺上各種傢伙,但只是將一些鬆動的空調外機架子固定了一下,螺絲擰緊點,其他的就無限期拖延了。

    這場寄予了群眾厚望的整治行動雷聲大,雨點小,不了了之,對於鬧事的人,王三寶也安排的妥妥的,他讓人把項大剛請到威尼斯來吃了頓飯,對這種檔次的客人,就不安排人陪了,一頓自助餐足矣,然後來個大保健,從按摩小單間里出來,項大剛哼著小曲,渾身骨頭沒有二兩重。

    一個中年人走過來,將一疊洗浴劵塞到項大剛手裡:「拿著,這是寶爺的一點意思,這邊的池子大,洗起來舒坦,想放鬆了直接上樓,記賬就行。」

    項大剛說:「我懂,替我給寶爺帶個好。」

    如同王三寶說的那樣,項大剛這種貨色就是牆頭草,擱在戰爭年代,都不需要高官厚祿,只要美人計就能搞定,立馬叛變革命。

    項大剛不但不再替鄰居們出頭,還把大家集資請律師的錢給黑了,住不住這裡對他來說無所謂,他別的地方還有房子,有鄰居發現項大剛連續幾天都沒出現,又在中介看到他家房子往外掛出租,頓時明白不妙,通過電視台又聯繫到殷素素。

    正巧殷素素正和傅平安一起為樹人中學的繼續存在奔走,接到電話她哭笑不得:「不出所料,威尼斯空調擾民的事兒半途而廢,叫嚷的最厲害的項大剛丟下鄉親們跑了,律師費也被他吞了,人渣就是人渣,永遠也變不成好人。」

    在部隊歷練過的傅平安,對於人性已經有了深刻的了解,項大剛的行為並不出乎他的意料,甚至也沒引起他的憤慨,他只是為那棟樓的住戶不值,信任了這麼個玩意。

    「我們要繼續跟進這個事,直到解決。」傅平安說。

    殷素素勸他:「先忙手頭的事兒把,咱自己的稀飯還吹不涼呢,沒有多餘的精力管他們,誰讓他們推舉項大剛出頭的,信了不該信的人,就該承受後果,咱不多管閑事。」

    傅平安正色道:「這不是閑事,是老百姓的事兒,暑假才剛開始,空調至少要開到九月份,這麼長的時間,不能開窗,又都是老人,將心比心,如果是自家長輩,你能忍?反正我不能,我是人大代表,為民請命,這是我的責任。」

    殷素素說:「你還真要行使權力啊……」

    傅平安說:「為什麼不呢,很多人說我國沒有真正的選舉,但是試問大家,又有誰真的去維護,索要過自己的權力,他們說沒見過選票長啥樣,那就拿著憲法去要選票啊,看看他們敢不敢不給你。」

    殷素素沉默了一會兒,說道:「你這番話,讓我對九零後有了新的認識。」

    ……

    傅平安頭上有諸多光環,一級英模、省人大代表,高考狀元,這些耀眼的光環並未讓他迷失,卻讓旁人誤以為這個小夥子上面有人,前途無量。再加上年輕人特有的韌勁,在他不懈的奔走下,威尼斯大酒店空調擾民案再次進入公眾視野,市長親自督辦,這回王三寶躲不過去了,只好出錢置換老舊空調,再將一部分正對著居民樓最近的空調挪到其他方向,隔音隔熱牆也建了起來,雖然噪音沒有完全杜絕,但相比之前有了極大改善,住戶們終於可以開窗了,他們並不知道是傅平安在背後奔走此事,還以為是項大剛起了作用。

    項大剛得到消息,堂而皇之的搬了回來,搖著蒲扇吹的天花亂墜,說他如何單刀赴會,去威尼斯大酒店和王三寶當面鑼對面鼓的吵了一架,最後以德服人,王三寶不但答應消除噪音污染,還請了他一頓自助餐哩。

    殷素素將這些事情告訴傅平安,替他鳴不平,傅平安只是淡淡一笑:「我做這件事又不是為了求名,也沒有為下屆選舉求票的意思,就是單純的想幫他們一把,僅此而已,難道這個社會連做個好人都要瞻前顧後,考慮得失么?」

    「你真的成長起來了。」殷素素感慨道,「三年時間,從一個青澀的男孩蛻變成真正的男子漢,恭喜你。」

    傅平安說:「殷姐姐別忙恭喜,先幫我找一個人。」

    殷素素問:「是不是初戀啥的?」

    傅平安說:「是韓梅。」

    殷素素說:「韓梅梅吧,還要找李雷么?」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