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臨時校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臨時校長字體大小: A+
     

    皮亞傑喝了口酒,說道:「這個案子我聽說過,伯爵本名冉飛,是淮門一個幹部家庭的孩子,喜歡彈吉他,溜旱冰,穿闊腳喇叭褲戴蛤蟆鏡,對了,還喜歡穿白襯衣,總把一件白襯衣熨燙的筆挺,領口敞開兩顆扣子,形象不羈而浪漫,伯爵這個外號很貼切,因為相對那些住大雜院,穿綠軍裝的少年,冉飛有一種貴族氣質,正是這種氣質,引發很多桃色新聞,八十年代初期嚴打的時候,冉飛正好去外地學習,等他回來,嚴打已經結束,那些一起玩的哥們姐們,基本上全進去了,他算是逃過一劫,從此他偃旗息鼓,從單位辭了職,去廣州批發服裝,成了一名光榮的個體戶,王三寶就是那時候跟他混的。」

    李培文說:「你知道的還挺清楚的,那你知道他為什麼殺人么?」

    皮亞傑說:「冉飛有個前女友,雖然已經分了手,但還保持著聯繫,前女友嫁了個工人,因為不是處女,經常遭到家暴,有一天她找到冉飛哭訴求助,冉飛這傢伙也是傻得很,還真替人家出頭,兩人打起來,工人從樓梯上摔下來死了,於是他從此亡命天涯,再無消息。」

    聽著兩個人的對話,傅平安有種強烈的預感,皮校長就是冉飛,他靜靜看著二人,靜待下文。

    李培文說:「證據顯示,工人是被人推下去的,不是意外,是謀殺,殺了人,就該伏法,跑路不是英雄好漢所為,現在投案自首,還來得及。」

    皮亞傑淡淡一笑:「其實伏法又有什麼意義呢,還不如留著他在外面做些有意義的事情,也算是將功補過。」

    李培文搖頭:「那樣的話,法律的尊嚴何在,拿什麼給死者家屬交代,拿什麼給追捕他半輩子的刑警交代?犯了罪,就必須接受法律的懲罰。」

    皮亞傑深深看了李培文一眼:「沒的通融?」

    「沒的通融。」李培文堅定的回答。

    「我最放心不下的,是這幫孩子。」皮亞傑說,「樹人中學全靠我一個人上下打理,我走了,這學校就干不下去,這些孩子就會回到社會上,繼續為非作歹,老李,你有什麼辦法么?」

    李培文說:「我會盡量爭取,讓教育部門接管學校,不讓孩子們失學,不讓樹人關門。」

    皮亞傑說:「那我先謝謝你。」說著舉杯,兩人碰了一下,一飲而盡,然後皮亞傑又道:「我就是冉飛,最後一個問題,你是怎麼發現的?」

    李培文說:「上個月我在省城開會,順道去金鷹商場給媳婦買東西,看到一樓有賣手錶的,PIAGET,瑞士品牌,音譯念做皮亞傑,翻譯成伯爵。」

    皮校長笑了:「當時我取這個名字,也是看見這個牌子,那是在廣州的商場,一切都在冥冥之中註定了,給我點時間善後,我把賬戶密碼,檔案櫃鑰匙交出來。」

    李培文說:「不急,先把酒喝完。」

    兩人喝乾了瓶中酒,皮亞傑回校長室辦交接,說是交接,其實並沒有人接,他只能寫了幾張授權書,安排暑假之後的工作,樹人中學規模很小,學校公戶里沒多少錢,用的都是皮亞傑私人賬戶里的錢,授權書是寫給李培文的,因為只有他是皮亞傑信任且有能力幫助樹人中學繼續下去的人,這份信任讓李培文很感動,也很糾結。

    「我去門口抽支煙。」李培文說,走到外面去抽煙,校長室里只剩下皮亞傑和傅平安。

    傅平安看看窗外,樓下就是GL8,想走的話,一躍而下即可,李培文單槍匹馬,追也追不上。

    皮校長看透了傅平安的想法,輕輕搖頭:「逃了一輩子了,不想再過顛沛流離的生活,我最大的願望就是把你們培養成才,雖然你的成功是個人努力的結果,但是給了學弟們極大的激勵,樹人因為有你而驕傲,因為有你而有價值,你的作用,比我大,這就是榜樣的力量。」

    傅平安說:「校長你太抬舉我了。」

    皮亞傑說:「我有重託交給你,我走之後,距離暑假還有幾天時間,這段日子,你要幫著學校平穩過度,也只有你的威信能鎮得住這幫孩子。」

    「我答應你。」傅平安說,他也不知道這次回校居然能遇到這種無厘頭的事情,德高望重的校長居然是逃亡多年的殺人犯,而已經畢業的自己臨危受命,還要擔任起臨時校長的職責。

    「謝了。」皮亞傑將保險柜鑰匙交給傅平安,走出校長室,輕聲道:「老李,走吧。」說著伸出雙手,等待手銬。

    李培文搖搖頭,陪著皮亞傑下樓上車,傅平安一直跟到車前,才看到李培文並不是一個人來的,車上還有一個年輕搭檔,校門口還埋伏著另一輛警車。

    李培文這才給皮亞傑戴上手銬,說:「記住,你是自首的。」

    警車遠去,樹人中學從此沒了校長。

    傅平安本來打算替皮校長至少隱瞞到暑假結束,但是紙里包不住火,很快逃犯落網的新聞就上了電視,樹人的學生們在電視上看到自己的校長穿著黃馬甲坐在鐵窗後面,一個個無比震驚,他們從感情上接受不了這件事,而樹人中學的職工們則樹倒猢猻散,那個身手賊好的司機悄然消失,會計、宿管、食堂的廚子本來都是聘來的臨時工,拿了最後的工資也都散了,只剩下看大門的老大爺堅守崗位。

    樹人中學一百零八名學生都在,高三這一批已經畢業,但樹人依然是他們的家,因為校長被捕,樹人新一屆招生計劃泡湯了,不會再有高一新生進校。

    這段時間是學生們自發管理學校,而傅平安就是臨時校長,管理一百多號人的吃喝拉撒是瑣碎費神的事情,他充分理解到皮校長的不容易,不當家不知柴米貴,因為皮校長的案子涉及到民事賠償的範疇,他的私人賬戶被凍結了,提不出錢來,只靠保險柜里的幾千塊錢,連一周都維持不過去。

    傅平安冥思苦想,為了下一頓的飯轍,為了下學期樹人能夠繼續維持,他給茜姐打電話,並不是借錢,而是請教,他說我手上有一百多號十七八歲的小夥子,就快斷頓了,有什麼辦法掙點錢么。

    陳茜就笑了:「一百多號人什麼概念,還怕吃不上飯么,外面有用人撐場面的,一次一個人一百塊,這活兒你願意接么?」

    傅平安說這活兒我們不幹,皮校長好不容易領著大家從泥沼里爬出來,我不能領著他們又陷進去。

    陳茜沉默了一會兒,說我贊成你的說法,人學好不容易,學壞太簡單了,七月中旬有個大型演唱會在淮門舉行,缺保安,到時候你把同學們拉過去,就站個崗,維持個秩序,安保費用全給你。

    傅平安謝過茜姐,掛了電話,正對著賬單發愁,上個月食堂買的麵粉大米色拉油還沒結賬,賬上的錢卻只剩下幾百塊了。

    ……

    市立醫院呼吸科,李培文又來探望師父,他告訴師父,1987年轟動淮門的冉飛殺人案告破,兇手投案自首,正是苦心經營樹人中學的企業家皮亞傑。

    師父沉默良久,並沒有陳年積案告破后的喜悅,他問:「招了么?」

    李培文說:「供認不諱,他承認人是他推下去摔死的。」

    師父問:「被害者家屬什麼反應?」

    李培文說:「情緒穩定,這個婦女叫韓梅,87年時和死者育有一子,這個孩子在單親家庭長大,母親和學校疏於管理,十來歲的時候參與鬥毆,被人活活砍死,後來韓梅又重新組建了家庭,我看過她,很憔悴,五十歲的人,看起來像是六十多歲的。」

    師父說:「這個韓梅,當年可是淮門副食品大樓的樓花,多少年輕人為她爭風吃醋,冉飛和那個死了的倒霉蛋也在其中,只是我怎麼也想不通,韓梅為什麼不嫁給冉飛,而選擇了一個粗魯的工人。」

    李培文說:「二十四年了,當年的卷宗都泛黃了,死者是獨生子,父母前些年去世了,這個世上,惦記著他的也只有刑警了,至於當年的那些恩恩怨怨,怕是很難查清楚了,畢竟過去太久了。」

    師父說:「抓到人,並不意味著工作結束,要辦,就辦成鐵案,證據確鑿,事實清楚,不能含含糊糊,那同樣是對頭上警徽的褻瀆。」

    李培文說:「受教了,您永遠是我的師父。」

    ……

    高考分數公布之後,就到了填報學校和專業的環節,很多年輕的學子根本不清楚自己的興趣愛好,只能把決定權交給家長,而並不是每位家長都有著清楚的頭腦和明智的選擇,他們往往會根據七大姑八大姨的各種建議,挑選一個確保能錄取的,當年最時髦的專業。

    傅平安是大人了,見識比父母還高,所以范東和傅冬梅將決定權下放給兒子,恰巧電視台女記者殷素素追到樹人中學跟蹤採訪,她問傅平安準備填報哪一所大學,得到的答案出乎意料。

    「我想上個師範類的院校。」傅平安說。

    「打算以後從事教育工作么?是什麼因素導致你做出這樣的選擇?」殷素素來了興趣,如果傅平安回答北大清華,反而不出預料,沒有噱頭。

    「我覺得當校長挺有意思的。」傅平安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