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零九章 一百單八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一百零九章 一百單八將字體大小: A+
     

    傅平安就這樣成了一名高一年級的教官,樹人沒有專職的體育教師,只有教官,除了傅平安之外,還有兩名教官,都是一米八左右的壯漢,隊列口令嫻熟,很有軍人風采,但是問他們哪個部隊退伍的,卻笑而不答。

    幾天下來,傅平安的樹人中學的編製有了大致了解,學校的投資人兼校長皮亞傑是南方人,早年在商海拼殺,見慣人情冷暖,如今年屆花甲,想著回饋社會,於是辦了這所公益性質的樹人高中。

    除了皮校長之外,學校的正式員工很少,只有內勤兼會計、食堂廚子、宿舍管理員、司機等四五個人,所有文化課老師都是外聘的,課時費按照最高標準支付,車接車送,禮遇有加。

    樹人高中只有三個班,每個年級一個班,三十多人,男生為主,女生鳳毛麟角,算上新來的兩兄弟,總數正好是一百單八,全校的學生人數略高於二中兩個班的數量,令人稱奇的是班級不設班主任,也不設輔導員,全靠學生自治,全校學生編為一個大隊,每個班級為一個中隊,下面再設小隊,隊長全部是選舉出來的,管理模式和普通中學大相徑庭,但是效果很好,雖然刺頭雲集,也看不到爭執打鬥的現象,後來傅平安才知道,學生之間出現矛盾,自有他們的內部方式解決。

    皮亞傑專門設了一間決鬥室,室內並沒有拳擊台,只有一部電玩街機,有矛盾的同學在遊戲中互相輸出怒火,把對方KO就算贏,輸了的不許耍賴,這種方式也有副作用,就是學生們經常故意製造爭端,以此騙玩遊戲,對此皮亞傑卻視若無睹,裝不知道,傅平安覺得皮校長是個人才,通過這種方式不但解決了矛盾,還能發泄戾氣和壓力,是個妙招。

    全校一百零八個學生,沒有一個是正常招生來的學生,以傅平安所在宿舍為例,八個人中有兩個曾因打架進過派出所,三個是學校開除的,還有一個是早就輟學被家裡人強行送來的,這貨叫周建良,從小到大家長一直跟在他屁股後面賠錢,不是打破學校的玻璃窗就是打破同學的腦袋,成績極差,考試分數個位數,初中都沒讀完,在社會上混了兩年,要不是歲數不夠,早就進去了,家裡實在沒轍,就把他送樹人來了,總比送少管所要強。

    就這樣一所魚龍混雜的學校,校風校紀竟然出奇的好,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非常融洽,用皮亞傑的話說,他們都是被遺棄的孩子,是同類,自然抱團取暖。但傅平安卻覺得這和皮校長的親切關懷分不開,這位老人把每個學生都當成自己的孩子,人心都是肉長的,越是調皮搗蛋,成績上不咋樣的孩子,情商其實越高,私下裡學生們給皮亞傑取了個外號,喊他皮爸,這在其他學校是很罕見的,比如在二中,學生們給教務主任和校長取得外號五花八門,大體上都是諸如眼鏡蛇、老狗逼這種貶義詞。

    轉眼到了四月份,還有半個月傅平安就要參加自考,自考的難度不亞於高考,每晚他都要自習到很晚,學習使人興奮,上床之後精神依舊亢奮,滿腦子都是名詞解釋和各種公式定義,不僅傅平安睡不著,宿舍里還有另一個人也睡不著,就是睡在對面上鋪的周建良。

    黑漆漆的宿舍里,周建良起身,拿起衣服,下鋪,拎著鞋子出門,這可不像是起夜尿尿的架勢,傅平安覺得蹊蹺,也爬起來穿上衣服蹬上鞋子跟出去,周建良果然不是上廁所,他偷偷從宿舍溜出去,翻過圍牆,消失在夜色中。

    傅平安一路尾隨,周建良在公路上健步如飛,精神頭跟半夜拉練一般,得虧傅平安是跑過無數次五公里的,不然還真跟不上他。

    周建良走了起碼十公里遠,來到一處建築工地,看樣子不像是居民小區,更像是工廠建設現場,周建良熟門熟路,從鐵絲網破損處爬進去,半夜潛入工地,非奸即盜,傅平安沒跟進去,在鐵絲網外守株待兔,等了十幾分鐘,周建良背著麻袋出來了,步履有些艱難,傅平安明白了,這貨是來盜竊的。

    忽然燈光大亮,工地上高高挑起的碘鎢燈如同小太陽一般耀眼,幾個拿著手電筒的工人跳出來將周建良圍住暴打,這種老式鐵皮手電筒裝四節一號電池,輪起來比鐵棍還厲害,傅平安猶豫了一秒鐘,還是沖了出去,他是在軍營中歷練過的人,對於集體本來就有極強的認同感和榮譽感,來樹人之後讓他重新找到了這種感覺,同學就是戰友,戰友和別人發生衝突,決不能袖手旁觀。

    突然殺出的傅平安打亂了工人師傅們的陣腳,抱著腦袋蜷縮在地上的周建良一個鯉魚打挺跳起來就跑,傅平安也不戀戰,緊跟著拔腿就跑,工人們大呼小叫在後面攆,深夜的公路上,前面兩個人跑,後面一群人追。

    長期軍訓的體能優勢這時候就顯出來了,兩人硬是靠兩條腿把追兵給甩掉了,周建良放慢腳步,氣喘如狗,傅平安罵道:「半夜做什麼賊!」

    「鋼筋多少錢一斤知道么?」周建良反問他。

    「那也不能偷啊。」傅平安說。

    「那不叫偷,是拿,又沒放到保險柜里,誰知道他們要不要,興許是不要的垃圾呢。」周建良一翻白眼,狡辯的水準一點都不高。

    「人家不要,會埋伏你?會揍你?你幫人家清理垃圾,人家應該感謝你才對啊。」

    兩人爭吵著,誰也沒注意後方開來一輛車,他們本能的以為工人們還遠遠落在後面,沒想到人家報了警,來的是一輛警用麵包車。

    警車急剎車停下,車上跳下來一群手持橡皮棍的協警,二話不說就是一頓胖揍,可憐傅平安一個曾經滅掉亞太地區海豹隊的猛人,竟然被鄉下派出所的協警按著打,打完上了背銬,丟進警車拉回所里處置。

    對於這種小偷小摸,派出所並沒有太當回事,先晾著再說,兩人分開關押,傅平安單獨關在一間屋裡,他這回丟人丟大發了,什麼一級英模、人大代表的身份都不好意思往外說,連頭都不敢抬。

    天亮之後,終於有人來提審,兩個警察一邊吃著包子油條,一邊給他做筆錄,傅平安說我是樹人的教官,半夜來找學生的,我不是盜竊犯。

    「胡扯,你是望風的!」警察一拍桌子,吹鬍子瞪眼。

    一輛熟悉的GL8開進派出所,是皮校長來領人了,過了半小時,他和周建良被帶到派出所的院子里,地上是一個裝滿鐵質物件的麻袋,民警讓周建良扛起來試試,周建良試著抬了抬,搖搖頭,說抬不動。

    「沒吃飯啊你。」警察呵斥道,指著來報案的民工說:「你來試試看。」

    那民工精瘦,但越是精瘦的人越有力氣,他果然順利扛起了麻袋。

    「走兩步。」警察說。

    民工只走了幾步就撐不住了,將麻袋從肩上撂下來,腰酸背痛。

    「你都走不出十米遠,他怎麼就能背著走十里?」警察提出質疑。

    「我們親眼看到他背著這個麻袋出去的,走的很輕鬆。」工地負責人說,「前面幾次失竊的鋼筋、緊固件,也都差不多這麼多。」

    警察說:「盜竊的事實是清楚的,但是案值很少,絕不是你們報案宣稱的那麼多,都夠不上立案的,我建議你們雙方坐下來協商解決。」

    皮校長陪著笑湊上來,給工地上的人上煙,賠禮道歉說好話,答應賠償前面失竊的損失,建築隊是外來的,強龍不壓地頭蛇,見好就收,派出所一位姓李的教導員和皮校長相熟,叮囑他一定看好學生,別再犯事。

    「謝謝了,我一定加強批評教育。」皮校長從車裡拿了兩條煙包了,不動聲色放到李教導員的辦公桌上。

    李教導員當場拆了一條煙,只取了一盒,其他的塞給皮亞傑:「你也不容易,一百多號人集中到一塊兒,替我們警方省了不少事兒,這些孩子散在社會上,那不得隔三差五的製造麻煩啊。」

    「應該的。」皮校長也不是矯情的人,和教導員握手而別,回到車上,讓司機開車,開出派出所的院子才問道:「周建良,你怎麼又犯?」

    周建良在警察面前肆無忌憚,在皮校長面前卻像個乖乖的小羊,他囁嚅道:「皮爸,我就是想給食堂加個菜。」

    「荒謬,食堂加菜用得著你么?」皮亞傑忽然醒悟過來,「前幾次我桌子上的錢,是你偷偷放的?」

    周建良說:「咱學校不收學費,還倒貼錢供我們吃喝住宿,皮爸你太辛苦了,我看不下去。」

    「看不下去也不能偷啊。」皮校長嘆氣道,「為了一點錢,留下案底,你將來的路就少了兩條,當兵部隊都不要,不值得,我不是老古板,事急從權,便宜行事的道理我懂,如果是在舊社會,家裡吃不上飯了,有人得了急病需要用錢請醫生,你這種時候去偷去搶,我都覺得合理,可是事情還沒惡化到那種程度,我還有能力照顧你們,你又何苦幹這種事情呢。」

    周建良低下頭:「皮爸,我知道錯了。」

    「錯在哪兒了?」

    周建良說:「不該為了一麻袋廢鋼筋出手,還連累了傅教官,以後不遇到大事,絕不出手。」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