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九十四章 飛越瘋人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九十四章 飛越瘋人院字體大小: A+
     

    舒靜宇對於逃離精神病院並不感興趣,傅平安認為這可能是長期服用藥物導致的後遺症,這個人抑鬱了,除了解題,對任何事情都沒了興趣,甚至包括自由。

    傅平安無計可施,在一次晚餐的時間找到辛子超,問他為什麼醫院要把一個神智健全的人關進來。

    「今晚三更,等我。」辛子超神秘兮兮的說了一句。

    傅平安感覺自己住進了希區柯克筆下的精神病院,到處充滿了神秘而詭異的人和事,他把自己掌握的線索捋了一下,這所醫院肯定是在編製內的,但是不歸陸軍管,而是穿著陸軍制服的武警負責安全守衛,病人都不是一般人,但他們治療的手法令人生疑,到底是在治病救人,還是在完成其他的任務都未可知。

    入夜,傅平安輾轉反側,一直等到午夜0時,辛子超如約而至,兩個穿著病號服的人穿行在暖氣開的足足的走廊里,赤腳走在地上都不覺得冷。

    辛子超帶著傅平安一直走到樓的右翼,上鎖的鐵柵欄門對他來說形同虛設,這回傅平安沒聽到上次那個奇怪的聲音。

    右翼的病房都是鐵門,鐵門上有兩個小窗,上面的小窗用於監視和對話,下面的小窗是傳遞飲食用的,走廊外側所有的窗戶都加裝了手指粗的鋼筋網格,這才是精神病院該有的樣子。

    辛子超走到一扇門前,打開上面的小窗,裡面一片漆黑,一個低沉的男聲響起:「你又來做什麼?」

    「上次說的事情,考慮好了么?」辛子超問。

    「謝謝,我沒有這個打算。」那個聲音說。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你不想去走走么?」辛子超不願意放棄。

    「我看過了,就那樣。」

    「不,你沒看過,你願意自生自滅,可你考慮過家人沒有,你還這麼年輕,就和活死人一樣,你這樣是對自己,對人生都不負責!」辛子超不管對方什麼反應,一股腦的把自己想法傾瀉過去,「我已經計劃好了,你執行就好,相信我,再活一次。」

    那個聲音沉默了一會,傅平安以為他心動了,沒想到一隻拖鞋砸了過來,緊跟著是怒罵:「快滾,別影響我睡覺!」

    辛子超聳聳肩,走了,但是沒回左翼,而是來到空無一人的廚房,搞了兩杯熱可可,招呼傅平安對坐,給他講右翼那個人的故事。

    「他叫張衛,軍銜上尉,外號閻王,具體部隊就不說了,他曾經是軍中第一狙擊手,狙殺記錄破百,拿過一等功,戎馬十年,一身傷病,整天和死亡打交道的人,對於生命其實更加珍視,張衛有一個青梅竹馬的妻子,懷了雙胞胎,可是就在張衛要當父親的前夕,一場慘劇,準確的說是一場因為酒駕飆車引發的車禍奪去了他妻兒的生命,一屍三命,可肇事者卻僅僅受了輕傷,張衛相信組織,相信法律,可法院只判了緩刑,那幾個紈絝惡少連看守所都沒進就直接保外了,所以他瘋了,張衛這樣的人如果有心報復社會,將會造成災難性的後果,部隊及時將他控制住,送到這裡來……」

    傅平安最聽不得這種故事,憤然道:「還有天理么,張衛還是個男人么,怎麼不去報仇!」

    辛子超說:「他被藥物摧垮了,血性和衝動都被化學物質抑制住了,一個男子漢,現在佛系的像個閹掉的老狗。」

    傅平安說:「那舒靜宇是怎麼回事?」

    辛子超說:「舒靜宇被人陷害的,那個事故和他無關,他活著是因為超人的智商,留著他給某人計算一些模型。」

    傅平安說:「什麼模型?不是人造太陽?」

    辛子超說:「人造太陽可控核聚變工程是中科大在做,和部隊沒啥關係,他算的是如何在牌桌上十賭九贏的模型。」

    傅平安傻眼了,這一切大大超出他最壞的估計,3374醫院竟然如此黑暗。

    「那你呢,老班長,你現在是誰?」傅平安問道。

    「我就是我,一直是我,你該回去了,不然查房的看到會起疑。」辛子超說,「別忘了把杯子洗乾淨。」

    傅平安洗乾淨兩個杯子,放回原處,正要回去,辛子超忽然問他:「聽說你攀岩和潛水很有一套?」

    「野路子出身,還行吧。」傅平安說。

    「回去睡覺吧。」辛子超點點頭,拍拍傅平安的肩膀,像個沉穩有力的兄長。

    ……

    之後的幾天,一切如常,舒靜宇恢復狀態繼續解題,傅平安繼續複習功課,客串助手,直到臨近2011年的春節,辛子超才說出他的計劃,計劃代號:飛越瘋人院。

    在辛子超的計劃里,他們要趁著醫院工作人員歡度除夕夜的鬆懈,偷偷溜走,從此天高海闊,任我翱翔。

    傅平安有些猶豫,他雖然有一腔正義,但仔細盤算似乎犯不上冒這麼大的風險,辛子超一句話就搞定了他。

    「你真以為這輩子能出去?」辛子超的眼神彷彿是正常人在看一個弱智。

    「好吧,那舒靜宇和張衛呢?」傅平安問道。

    「一起走,我這個人最大的缺點是心軟,不願意拋棄任何一個朋友。」辛子超說。

    2月2日,除夕夜,3374醫院和其他不能放假的單位一樣,組織了自己的聯歡會活動,病友們各自表演才藝,不得不說,精神病院里都是人才,會唱歌的水平不亞於蔣大為李雙江,演小品的堪比本山范偉,只是今晚辛子超分裂成老實巴交的大壯,不能為大家獻上勁舞狂歌了,傅平安那點唱功在大學里還能笑傲江湖,在這個舞台上就只能當個觀眾了。

    聯歡會開到一半,兩個病人打起來了,只能草草結束,願意看電視的繼續守在大廳看春節聯歡晚會,不願意看的回去睡覺,工作人員一部分放假回家了,一部分留守值班,負責警衛工作的一個班士兵在自己的宿舍里吃餃子看電視,只留了一個哨兵在外面執勤。

    到23點左右,整個醫院就徹底安靜下來,沒人熬得到新年的鐘聲,至於鞭炮煙花在這裡是不會出現的,零點差五分,辛子超來找傅平安,帶他先摸到配電房,嫻熟的將電網的空氣開關拉開,然後先去把張衛從鐵門裡放出來,不知道這段時間辛子超給他洗了什麼腦,這位前特種兵王變得很配合,三人一起去把舒靜宇從床上拽起來,輕而易舉的從后牆翻了出去。

    草叢裡有一輛摩托車和一輛自行車,辛子超怕摩托車引擎轟鳴驚動哨兵,先推行了幾百米,等拐過轉角才發動起來,他帶舒靜宇,張衛騎著自行車帶傅平安,等摩托車開起來之後,張衛的胳膊搭在舒靜宇肩頭,讓摩托車帶著走。

    居然就這樣逃了!傅平安總覺得哪裡不對勁,但是轉念一想,體制內的醫院再攤上過年,防衛鬆懈情有可原,寒夜裡出逃,雖然臉和手都快凍僵了,但是心卻是熱乎的。

    遠處山下的小鎮上,鞭炮煙花正酣,除夕之夜,飛越瘋人院。

    ……

    辛子超以前是幹什麼的誰也不知道,但他的策劃和執行力,以及盜竊汽車時的熟練程度都表明他是搞情報外勤的,除夕晚上到處都疏於防範,他們棄了摩托,在小鎮上偷了一輛汽車,撬了一家小店,拿了人家幾瓶酒幾包煙和真空雞腿花生米之類小食品,當然不是偷,臨走時辛子超留下一張百元大鈔。

    漫長而空曠的公路上,一輛旅行車孤獨的行駛著,車裡放著勁歌,傅平安負責開車,其他三個哥們在後面嗨起來,抽煙喝酒啃雞腿,不像是精神病人大逃亡,倒像是一群初中生逃學。

    一路有驚無險,遇到過警察,但是警察沒有盤查他們,只是讓傅平安吹了一下酒精測試儀,精神病人們實在是太淡定了,而且張嘴就來,頭頭是道,警察還給他們說新年好,祝他們一路順風。

    就這樣一路開到大海邊,新年伊始,四個精神病友站在一望無際的大海邊,像狼一樣長嘯,盡情宣洩苦悶和不甘。

    「是不是豁然開朗,覺得整個人都精神了。」辛子超叼上一根煙,「我就說過,不會騙你們的。」

    「下一步去哪?」傅平安問他。

    「出海。」辛子超指著大海上初升的太陽,「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

    3374醫院,護士發葯的時候發現舒靜宇不見了,多處尋找未果后報告領導,值班領導下令全體集合點名,又發現辛子超和傅平安也不見了,領導多了個心眼,把右翼的病人也清點了一下,又少一人,張衛也丟了。

    警衛帶著狼犬追出去,一無所獲,院方通報了上級,春節期間單位人都找不齊,保衛部門又不願意請警方協助,等他們找到那輛被盜的汽車時,四個病友已經在海上飄蕩了。

    辛子超的路子很野,打了一通電話聯繫到了搞偷渡業務的蛇頭,帶著三個兄弟上了一輛掛巴拿馬旗幟的貨輪,穿著高領毛衣和水手服憑欄遠眺,他們離開了中國領海,現在是在公海上了。

    傅平安總覺得自己的劇本拿錯了,最初的激情和浪漫之後是深深的擔憂和費解,老子好好的一級英模,榮譽稱號獲得者,來醫院不過是戒個毒,怎麼就淪落到亡命天涯的地步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