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八十章 榮歸守備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八十章 榮歸守備區字體大小: A+
     

    傅平安回到守備區的這天陽光燦爛,鑼鼓喧天,和他離開的那天完全是天壤之別,大門口的哨兵向他敬禮,大門內的主幹道上拉著橫幅,紅底黑字寫著大大的「向傅平安同志學習」。

    麵包車在機關大樓前停下,司令員和政委雙雙親自到場迎接守備區的大功臣回家,兩位首長身後站著幾十個校尉軍官,一起鼓掌歡迎,傅平安背著背包下車,精神抖擻,立正敬禮,轉動身體,照顧到每一個人。

    雷必達和政委交換一下眼神,很欣慰,病歷上說傅平安精神有了一定問題,看起來很正常嘛。

    簡短的歡迎儀式后,傅平安依然回到他的老部隊警通連,實際上他的編製還在九連,只是海防九連全軍覆滅,目前就他一個人,只能掛靠其他單位,回警通連最合適。

    還是那間寢室,還是那幾張鋪位,還是那兩位室友,程國才和龔晨本來都比傅平安資格老,他是新兵的時候人家就是士官,現在傅平安已經掛上中士軍銜,程國才和龔晨還是下士,反倒要向傅平安敬禮。

    傅平安樂呵呵的還禮,然後指了指自己躺過的那張床說:「我還睡這個對吧?」

    程國才說:「換一張也行,反正有空床。」

    傅平安說:「沒事,就它了。」說著將床鋪掀起來,仔仔細細搜索了一番,程國才尷尬的無地自容,訕訕的想說些什麼,但傅平安連正眼都不看他一下,從箱子里取出軍委主席和自己的合影相框掛在牆上。

    一張熟悉的面孔出現在寢室門口,是胡大鵬胡參謀,他是代表組織和傅平安談心來的,程國才和龔晨很識趣的迴避了。

    「衣錦還鄉的感覺怎麼樣?」胡大鵬拿了個馬扎坐下。

    「還行吧,我得找出是誰害我的,然後弄死他。」傅平安眼神直勾勾的,回到舊地勾起他一些不好的回憶,這會兒心情有些糟糕,拳頭髮癢想揍人。

    胡大鵬說:「我先說一下你的情況,本來你是被軍區授予了一等功的,你們九連,除了黃姚武是二級英模之外,其他四個人都是一等功,後來經中央軍委決定,撤銷你的一等功,重新授予一級英模,榮譽稱號,九連也獲得集體榮譽稱號,這裡面的內情,你應該比我清楚,牽扯到保密條例,我也不會問,你也不會說,我想說的是你的前途,現在擺在你面前的路很多,第一條,也是我認為最好的一條是上軍校,以你的條件可以免試入學,四年之後就是軍官,第二條,繼續當士官,你現在已經是中士,比同年兵領先了三年,有一級英模的榮譽在,只要你不提出退伍,就能在部隊一直待下去,現在職業士官的工資蠻高的,也不錯,第二條路,復原回家,還是那句話,地方民政部門會根據政策給與一定優待,基本上你想進任何單位都是一句話。」

    傅平安說:「我現在不關心個人前途,我只想知道戰友們的情況。」

    胡大鵬說:「黃連長是軍區授予的二級英模,這個榮譽足夠安排他的家屬了,嫂子原來在家鄉超市當營業員,現在被咱們守備區特招入伍,到後勤部當助理員去了,正兒八經中尉軍職,這輩子不愁了,孩子也在東島市上小學,過兩年組織再給嫂子介紹個對象,老黃也會理解的,對了,老黃遺書上也是這樣寫的,你們幾個的遺書後來在島上發現了,現在陳列在守備區榮譽室呢。」

    傅平安點點頭,連長泉下有知也該瞑目了。

    胡大鵬說:「你們幾個都追授了軍銜,老黃追授陸軍上校,潘興追授陸軍中校,高小波追授三級軍士長,祝孟軍追授四級軍士長,你也被追授為中士軍銜,其他的嘛,按照政策來,撫恤金只多不少,地方上還會給一部分,另外祝孟軍發明的生存艙被科研部門拿起借鑒了,將來量產後會以他的名字命名。」

    傅平安沉默著,這些功勛他根本不當回事,哪怕晉陞上將也換不回手足兄弟的性命,每個晚上四個哥哥的身影都在自己眼前晃動,和他開玩笑,和他共飲,他不曾告訴任何人,自己的枕頭從來都是濕的。

    胡大鵬說:「前天的電視新聞看了么,咱們的海軍副司令到夏威夷美國太平洋艦隊參觀,展開兩軍合作什麼的,這都是你們五個換來的成就,不打就沒有和平,你知道你們的戰績是什麼嗎?」

    傅平安茫然的搖頭,他還真不清楚戰績,從來就沒有人告訴過他。

    胡大鵬說:「你們五人,殲滅了亞太地區成建制的美軍海豹隊,造成這個地區一段時間的美軍特種力量真空,你們打出了軍威,打出了國威,現在美軍修改了規則,軍艦已經不敢靠近咱們的離島了,那天黃海四個國家出動了近十艘主力戰艦,戰機近百架次,等於打了一場微型的東亞大戰,而我軍的主力就是你們九連,你們打贏了。」

    傅平安把臉扭到一邊,一言不發,這些話同樣觸動不了他。

    胡大鵬說:「你的前途問題,慢慢考慮,不急,我先走了。」

    馬上要到晚飯時間,程國才小心翼翼問傅平安要不要一起去食堂吃飯,還是我把飯菜打回來給你吃。

    傅平安說我去食堂。

    公務班組隊走到食堂,打了飯回到桌子上正要開吃,傅平安瞥見旁邊隔了兩張桌子的地方,保衛科的林副科長正在和兩個女幹部一起吃飯,林副科長聊得很開心,一口白牙閃爍著,時不時還蹦出一兩句英文。

    傅平安的腦子一片空白,他把不鏽鋼餐盤隨手一掀,菜飯糊了程國才一臉,緊跟著食堂吃飯的幹部戰士們就看到一個矯健的身影踩著桌子跳過去,雙手高舉餐盤拍在林副科長英俊瀟洒的大油頭上,全食堂的人都聽到咣的一聲悶響,誰也沒反應過來,任由傅平安把林鶴按在地上痛打。

    到底是部隊食堂,有幾個反應機敏的發現傅平安並不是在毆打林鶴,他是在殺林鶴,死死扣住林鶴的咽喉不撒手,幾個兵一擁而上,拚命拽也拽不開,最後硬是一根手指一根手指掰開的,林鶴掙脫之後狼狽不堪,大分頭都散了,狗一樣伸著舌頭喘氣,稍微喘勻了之後嘶吼道:「把他抓起來,關禁閉!」

    他不說這句話還好,一提到關禁閉三個字,本來已經情緒平復的傅平安再次發瘋,這回誰也按不住他了,衝過去朝林鶴臉上打了一記重拳,血和牙齒一起飆出,最後是警通連出動了八個兵才把傅平安制服,而林鶴則被送往衛生隊治療。

    政委聞訊趕來,見狀大怒:「胡鬧!不知道我們的英雄受過強烈的刺激么,誰幹的,誰又刺激他的?不知道他是一個病人么!」

    警通連的兵悄悄將傅平安放開,而傅平安也一臉木然,似乎什麼都沒發生過。

    有人小聲說是保衛科的林副科長。

    政委說:「這樣啊,以後不要讓林鶴到食堂來,不要和我們的英雄照面。」

    程國才頭上頂著西紅柿炒雞蛋在一旁瑟瑟發抖。

    政委檢查了傅平安的手,發現多處青紫挫傷,皺眉道:「怎麼這麼不小心,程國才,送小傅去衛生隊抹點跌打酒。」

    傅平安忽然說話了:「報告政委,我飯還沒吃。」

    政委說:「食堂給下個病號飯,下兩個荷包蛋。」

    底下人交頭接耳,說政委比寵自己親孫子還寵傅平安,又有人說林副科長這頓胖揍是白挨了,然後一圈人說活該。

    傅平安吃了病號飯,在程國才的陪同下去衛生隊抹了跌打酒,他去的時候林鶴還在打吊水,聽說精神病又來了,趕緊迴避。

    回到寢室,傅平安上床躺下,程國才把燈關上,傅平安大吼一聲:「開燈!」程國才趕緊把燈打開,說:「小傅,熄燈號吹過了。」

    傅平安說:「我要開著燈睡覺。」

    程國才哪敢不從,等指導員來查夜的時候,他小聲作了報告,指導員說一切隨他,可以開燈睡覺,你們要是覺得受到影響,可以申請調寢室。

    當晚,程國才找了個借口值夜班,沒敢在寢室睡覺,他怕傅平安半夜發病把自己掐死,那可就連個烈士都撈不到了。

    ……

    如果是普通小兵毆打了幹部,這回麻煩就大了,但傅平安不同,倒不是因為他頂著一級英模的光環,而是因為他是一個病人,司令員和政委都看過他的病歷,也聽軍區總院的精神科醫生介紹過病情,戰後心理綜合症,聽到看到和戰場上接近的事物就會進入戰鬥狀態,六親不認,神佛通殺,林鶴曾經抓過他,冤枉過他,在那一瞬間傅平安將林鶴認作敵人,所以想殺了他。

    保衛科上下很不服氣,副科長被人打了,居然一點處分都不給,還有天理么,他們正打算寫信給上級機關申訴,一輛軍區牌照的車就把傅平安接走了,據小道消息稱,軍區副司令員羅克功中將要請傅平安吃飯。

    大多數情況下,傅平安還是很正常的,聽說羅副司令要請吃飯,他還拿了一盒高麗參,一瓶虎骨酒作為禮物。

    去軍區的車上還有一個同行者,是通訊連的羅瑾中尉。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