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七十七章 追悼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七十七章 追悼會字體大小: A+
     

    年長的叫金大昌,公開身份是開金達萊餐廳的朝鮮企業家,年輕的叫李炳成公開身份是一家韓國外貿商社的副社長,兩人都常駐望京,能說一口流利的普通話,混在人群中看不出是外籍人士。

    但他們的真實身份並不簡單,金大昌是勞動黨39室的幹部,李炳成是韓國國家情報院的特工,但他們之間的關係並不是敵對的,而是密切的合作關係,經常互通有無,暗度陳倉。

    這兩個國家之間,並不像外界認為的那樣水火不容,自從北邊新的領導者繼位以來,其實已經放棄了武力統一的構想,而南邊也沒有興趣接收兩千五百萬赤貧的同胞,保持現狀對他們才是最有利的,一個強悍的外敵也有助於內部統治。

    當北邊的統治者需要資金的時候,會通過第三國出售一些文物或者情報,當南邊的政客面臨危局的時候,會花錢請北邊的同胞在邊境上製造摩擦來轉移國內注意力,發射多少炮彈都是明碼標價的,雙方合作的一直很愉快,這次應該也不例外。

    傅平安是被一艘朝鮮潛艇撈起來的,而當時這艘潛艇正在公海抵近偵察,朝鮮諜報發達,從鎮海基地的調動上判斷黃海有事,為防備美韓聯軍突襲,黃海艦隊派出數艘潛艇冒著風暴出航,其中一艘就在374島附近監聽,當時中美雙方的海空軍忙著對峙,誰也沒工夫搭理它,傅平安用小八一電台和指揮部之間的明語通話,朝鮮潛艇都錄下來了,也能從各種細節上分析出大致發生了什麼事,再結合之後幾天從中韓兩國獲取的情報,更加可以確定,這次海島衝突,美國人損失巨大,成建制的海豹戰損,似乎還有重要人物失蹤。

    於是朝方才提出這個交易,他們並不是漫天要價,而是經過精確核算的,美國人要報仇,要換回俘虜,最需要的就是對方的俘虜,一億美元不算多,就算美國人嫌貴,還可以讓韓國人當冤大頭出錢嘛。

    聽到一億美元的價碼,李炳成牙花子發酸,他問:「這個人軍銜很高么?」

    「列兵,相當於南朝鮮的二等兵,也就是最低的軍銜。」金大昌說。

    「這個我不能做主,需要向上面彙報。」李炳成說。

    「不急,我們可以等。」金大昌舉起酒杯:「祖國統一萬歲。」

    「祖國統一萬歲。」李炳成和他碰杯,一飲而盡。

    這次兩個人之間的南北會面結束之後,喝的醉醺醺的兩個傢伙相約去做個大保健,當他們離開后,服務員過來收拾餐具,順手將一枚貼在桌子底下的晶元拿走。

    ……

    頭七是召開追悼會的日子,守備區大禮堂改成了靈堂,警通連的士兵穿上禮服,臂帶黑紗,持槍護靈,五具冰棺一字排開,烈士身蓋軍旗躺在萬花叢中,唯獨傅平安的棺材里裝著一件摺疊的整整齊齊的軍裝和一頂軍帽。

    哀樂聲中,政委主持追悼會,司令員致悼詞,他高度讚揚了五名守島戰士不畏艱險,無懼犧牲的奉獻精神,用了大量溢美之詞,但卻始終沒提究竟獲得何等功勛,這不免引發大家的疑惑。

    按理說這種規格的功勞,一等功是沒問題的,但問題在於守備區是師級單位,最高只能授予二等功,軍級單位才有資格授予一等功,而軍區則最高可授予二級榮譽稱號,對於同一事迹,只能授予一次功勛,遲遲沒有授勛,這隻說明一件事,對於烈士的表彰已經提到軍區甚至軍委,上面還在考量功勞的份量。

    當兵的懂這個,家屬可不懂,他們這兩天聽了很多版本的故事,關於搶救的物資財產究竟是什麼,有人說是為了保護燈塔,有人說是為了彈藥庫,還有人說是為了抓緊時間收養殖的海帶,總之這五個人死的並不壯烈,做家屬的自然也沒資格和組織講什麼條件。

    在這種心情下,家屬們的心情就更加難過了,遺體告別的時候悲傷達到頂峰,幾個做母親的人哭的近乎暈厥,被兩個女兵扶著都站不起來,只有葛麗萍最鎮定,她遠遠看到居中冰棺里的木頭頭像就明白了,央求范東生把兒子帶出去玩一會,范東生就把孩子帶到追悼會大門口去玩,小孩很乖,坐在台階上數花圈:「一二三四五……」

    范東生說:「黃小明,你爸爸出差了,去非洲干維和部隊去了,等你中學畢業他就回來了。」

    小孩說:「哥哥你騙人,你們都騙我,其實我知道,我爸爸上天了,他再也不回來了,這些花圈就是給他的,我外公死的時候也擺了好多花圈。」

    范東生忍不住鼻子一酸。

    禮堂內哀樂伴隨著哭聲傳來,家屬告別完遺體,是後備區大院的幹部戰士列隊瞻仰遺容,當通訊連集體出現時,發生了突發事件,一個女兵從隊列中跌跌撞撞衝出來,竟然撲到潘興的棺材里,幾個女兵急忙將她架出來,這個人就是張維娜,羅瑾為了讓她吃飯,許諾帶她來看愛人的遺容,幾乎一周水米沒沾牙的女人迸發出驚人的力量,喝牛奶吃稀飯,迅速恢復了部分體力,羅瑾又給她找了一身軍裝,混在隊伍里進入靈堂,沒想到還是失控了。

    要在平時,司令員和政委一定震怒,但面對真情流露,鐵石心腸也會軟,司令員啥也沒說,政委只當沒發生,而潘興的父親,那位嚴肅的武警少將依然沒有流露出一絲憐憫之情。

    冗長的追悼會終於結束,烈士遺體送往火葬場火化,除了傅平安的家屬,其他人都會得到一個蒙著紅綢子的骨灰盒,而撫恤金也會打到他們的銀行卡里,整件事到此基本結束,接下來就是回程。

    回程時又發生一件事,清晨時分,門崗哨兵看到一個家屬帶著孩子,拖著行李箱離開,哨兵不懂事就沒報告,等到發現已經是早上八點多了,負責陪護家屬的戰士發現黃姚武的家屬提前離開,人去房空,政委接到報告后立刻派人去追,一個寡婦帶著孩子輾轉倒車上千里怎麼能行,部隊必須護送。

    孫鵬帶了一男一女兩個戰士開著軍車一路追,打對方手機也關機了,據分析嫂子應該是乘坐最早的長途車去往鄰市搭乘火車返鄉,他們也追過去,在火車站看了列車時刻表才鬆了一口氣,最早的一班車還有三個鐘頭才發車,一行人在火車站周邊就開始找了。

    葛麗萍帶著兒子從長途車上下來,先去售票處買回老家的票,因為普通話說的不好,搞不清楚車次,被售票員和後面排隊的人數落了一通,好不容易買了一張無座的站票,三個小時才開車,這時候小孩嚷著說餓,葛麗萍就一手拖著行李,一手牽著兒子去找東西吃。

    火車站附近充斥著各種小店,有賣煙酒的,賣紀念品的,賣熟食的,還有賣成人用品的,有些角落裡乾脆掛著紅燈寫著保健按摩的字樣,葛麗萍不敢往那個方向走,先去了一家超市想買泡麵,兒子噘著嘴要吃肉,葛麗萍心一軟,決定吃個帶肉的大排飯。

    旁邊有一家小飯店,店面很小,明碼標價,一份大排飯只要十塊錢,葛麗萍點了一份,把行李箱放在椅子上,沒過幾分鐘,大排飯來了,葛麗萍拿了三個醋碟,三雙筷子,默念道:「老公,開飯了。」

    黃小明吃了兩口大排覺得不好吃,葛麗萍夾起大排嘗了一口,是酸的,肉有問題,怪不得這麼便宜,看到老闆胳膊上刺的龍,她也不敢說什麼,和兒子把米飯吃了,付錢的時候發現錢包不見了,裡面的五百多塊錢和車票一起丟了。

    能在火車站周邊做買賣的都不是善茬,老闆拎著蒼蠅拍過來,漫不經心問道:「怎麼了,丟東西了?」

    葛麗萍說:「錢包被人偷了,對不起,我想辦法。」拿出手機,卻開不了機。

    老闆說:「吃霸王餐是吧,還把箱子放座位上,趕緊給我拿下去!」又看到用了三個醋碟,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嘴裡髒話不絕。

    葛麗萍一個孤身女人,還帶著孩子,嚇得瑟瑟發抖小心翼翼把箱子搬下來,連聲道歉,老闆說:「你箱子里有什麼?這麼金貴?」

    「沒啥,真沒啥。」葛麗萍當然不會說出真相,帶著骨灰盒在人家店裡吃飯多晦氣。

    可是小孩子不懂這些,黃小明說:「我爸爸在箱子里。」

    老闆嚇得差點一個屁股蹲坐地上,「什麼,你爸爸在箱子里,咋回事你給我說清楚,你給我打開!」

    葛麗萍只好打開箱子,拿出紅綢子包裹的骨灰盒:「我們娘倆是來部隊領骨灰的,孩子他爸沒了,上星期的事情。」

    老闆聲音低了下去:「我看看行么?」

    葛麗萍解開紅綢子,骨灰盒正面,是黃姚武身穿軍裝的烤瓷像,年輕的黃姚武意氣風發,英俊瀟洒。

    老闆把店門嘩啦一聲拉上,拿起遙控器打開塵封已久的空調,說道:「大嫂,麻煩你把大哥請到桌子上,我去去就來。」說著匆匆從後門出去了。

    葛麗萍欠了人家的飯錢沒給不敢走,留在這裡又害怕,好在老闆很快就回來了,手裡拿著兩份打包的肯德基套餐,還有一個裝了生米的小碗,他把小碗擺在骨灰盒前,掏出煙盒,叼上三支煙一起點燃,插在米里,沖骨灰盒三鞠躬。

    「嫂子,我也當過兵,啥也不說了,這邊飯店飯菜都不幹凈,你們吃肯德基吧,火車票也丟了是吧,放心,我安排,你們去哪,我火車站裡有熟人。」

    本來還擔驚受怕的葛麗萍沒料到這個彎轉的如此之大,面對一個陌生人,這些天來她憋在心裡的痛和對未來的愁,終於決堤。

    看到大嫂子嚎啕大哭,老闆不知所措,忽然門被推開,孫鵬帶著兩個兵沖了進來。

    「嫂子,你不能走,黃連長的功勛批下來了,不是二等功,也不是一等功,是二級英模!」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