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七十三章 唯一倖存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七十三章 唯一倖存者字體大小: A+
     

    羅克功中將乘坐的直升機飛抵374島的時候,他沒讓飛行員立刻降落,而是圍著島盤旋了三圈,小島上彈坑密密麻麻,均勻分佈,營房碼頭全都不復存在,足見戰鬥慘烈至極。

    機艙里,一個中校參謀感慨道:「消耗的彈藥等於打了一場小型局部戰爭。」

    羅克功說:「這就是一場家門口的戰爭。」

    直升機好不容易找了一小塊平地降落下來,羅漢跑步上前敬禮:「報告副司令員,地面上沒有完整的屍體了,只在374高地反斜面上找到我軍一具遺體。」

    羅克功順著羅漢的手指看過去,地上躺著一個人,身穿洗的發白的綠軍裝,臉上蒙著T部隊的迷彩服,來得匆忙連屍袋都沒帶,更別說白布,老T們只能用這種方式讓犧牲的戰友保持最後的尊嚴。

    「我想看看他。」羅克功說。

    羅漢輕輕掀起迷彩服,動作輕柔的像是怕驚醒了熟睡的愛人,軍服下是一張黝黑英俊的臉龐,雙目依然圓睜,宛如還在與敵人拼殺,額頭正中央有一個彈孔,子彈從這裡穿過去,人是瞬間死亡的,沒有任何痛苦。

    羅克功蹲下來,用手去撫烈士的眼皮,撫了幾次都沒成功。

    「孩子,放心的去吧,咱們打贏了。」羅克功說。

    神奇的是,這句話之後,烈士的雙目竟然真的合上了。

    「他是島上的機要參謀潘興,零四年指揮學院綜合成績第一名畢業,到現在還是中尉。」羅漢看過駐島人員的檔案,對每一個人的相貌特徵和履歷都耳熟能詳。

    「我認識這孩子。」羅克功說,「還有其他四個人呢,活要見人,死要見屍,這是命令。」

    「是!」羅漢大吼一聲,頓了頓說:「老廖那一組人……」

    辛苦磨礪出來的寶刀沒有折損在殺敵的戰場上,怎能不令人心疼,但羅克功只是淡淡地說:「按照正常程序處理吧。」

    人和人不一樣,兵和兵也不一樣,羅漢和老廖這種兵是部隊千錘百鍊訓練出來專門執行特種任務的,高強度的訓練接近人體能承受的極限,心理上的打熬更讓他們隨時坦然面對死亡,包括自己和戰友的,他們是真正和死神打交道的人,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但黃姚武和傅平安這樣的軍人不同,他們參軍入伍只是為了尋一個人生出路而已,尤其是在和平時期,入黨、提干、上軍校、晉級、轉業到好單位才是他們關心的重點,這次,前者的事情讓後者代勞了,而且他們沒有任何怯懦退縮,相反打的相當不錯,這才是最讓羅克功動容的。

    羅漢手底下只有幾十個兵,只帶了武器裝備,沒拿工具,想執行副司令的命令有些難度,這個島是東山守備區的,理應他們的人在處理,坐鎮後方指揮的雷司令考慮了一下,374駐軍隸屬海防三團,按理說該讓三團處理後事,可是三團的兵都散布在幾十個小島上,一時間沒法調集足夠的人手,於是這個光榮的任務就交給一團和二團了,這兩個團各自派出一個加強連一共三百人上島搜索。

    海防二團駐地,炮兵營緊急集合,已經是上等兵的孫小木領了實彈,全副武裝站在隊列中,連長沒說任務是什麼,只讓他們帶上鐵杴和黃臉盆,還有勞保手套,士兵們就都很不解,帶槍,發實彈,這是軍事任務啊,怎麼還要帶工具,最奇葩的是黃臉盆都要帶上,誰也猜不透任務究竟是什麼。

    一百五十個兵登車前往碼頭,列隊上登陸艇,孫小木擠在人群中,聽著水壺飯盒和槍械叮噹碰撞的聲音,心裡有些激動,他問班長:「是不是要解放寶島了?」

    「別胡扯,讓你幹啥就幹啥。」班長說。

    風暴過後的大海風平浪靜嗎,登陸艇開到中午,抵達目的地,這是一個遠離大陸的小島,原本荒僻的地方今天熱鬧非凡,附近海面上停泊著一艘驅逐艦,另有幾百艘漁船巡弋,提前抵達的工兵部隊用鋼架搭了個臨時的碼頭,另一艘大型登陸艇也在等著靠岸,這艘船搭載的是一團的兵,傅平安在新兵連時期的老班長何昌盛就在船上。

    三百名陸軍士兵登上小島,每個人都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這分明是打過仗的地方,頭頂一陣轟鳴由遠及近,是守備區司令員雷必達抵達現場。

    雷司令親自給部隊講話,他說紀律我就不強調了,今天你們看到的一切都不許對外透露半個字,違者軍法從事!具體任務是地毯式搜索,把你們看到的任何非純天然的東西舀到黃臉盆里。

    任務開始,三百個戰士從小島的最西端開始找起,起初他們還帶著輕鬆和好奇的心情,隨著發現的東西,心情愈來愈沉重,最多的是彈片,銳利的純鋼彈片被八月的陽光曬得炙熱,孫小木是炮兵,他看得出這是重炮的彈片,小島遠離大陸,這應該是艦炮發射的大口徑炮彈。

    其次就是各種奇形怪狀的零件碎片,形狀不一,有些上面還印刷著外文,沒人能分辨出這是什麼裝備上的東西。

    最少也最震撼人心的是屍體殘塊,找了三個小時,連一具完整的屍體都沒找到,只找到一些零星的碎肉、骨頭和帶衣服殘片,一團的何昌盛撿到一塊粘連著褐色毛髮的頭蓋骨,頭髮很長,不像是士兵應該有的髮型,他將這塊頭蓋骨丟進黃臉盆,忽然想起這個島的代號,374,零八年底他帶的一個新兵就在這個島上服役。

    以現代級驅逐艦的火力和射程,想在近三十公裡外全方位覆蓋一平方公里左右的島嶼還是有些力不從心的,有一部分炮彈落進大海,374高地的反斜面上也有幾處死角,隨著發掘的進行,一具完整的屍體終於找到,是一個兵搜尋的時候看到沙堆中露出一隻戴著戰術手套的人手,喊來一個班的戰友用工兵鏟挖了半天,挖出一個大鬍子武裝人員來,軍裝上沒有任何國籍、部隊和軍銜的標識,一群軍官圍著看,評頭論足,死人身上的攜行具很先進,是海防團的人從沒見過的,還有一支加裝了戰術手電筒、激光瞄具的卡賓槍,腿部槍套里插著一把USP手槍,背上有水囊,頭盔更是先進,裝著攝像頭和通話器。

    海防團的軍官們討論了一下,判斷這個武裝人員不可能是海盜和恐怖分子,只能是某國的特種力量,至於他們為什麼要入侵這個沒啥價值的小島就不得而知了。

    入夜,搜索還在進行,登陸艇送來了帳篷和補給品,炊事員在野戰廚房裡給戰士們做熱飯吃,吃完接著找,三百個黃臉盆里的雜碎東西統一歸類,交給直升機運走,這些東西將會交給總參二部的人分析研判,以此來確定戰果。

    374島不但經受艦炮洗禮,高地工事內部還發生了大爆炸,據分析是海軍倉庫儲存的TNT被人引爆了,工事部分坍塌,這個不是靠工兵鏟能挖出來的問題了,雷司令下令連夜送工程機械過來,但是海軍下手更快,十幾條船開過來,上百名穿藍軍裝的海軍人員登島,拉起警戒線,說陸軍兄弟們辛苦了,這邊的活兒我們幹了,海防團的人當然不同意,最後驚動了羅克功才解決,方案是陸地上的事歸陸軍,海里的事歸海軍。

    ……

    深夜的黃海,戰艦在巡航,聲吶兵帶著耳機偵聽一切可疑的聲音,忽然他聽到一個奇怪的聲音,立刻向上級報告,軍艦根據聲音方位尋找過去,看到一個類似水雷的東西在水中浮沉,艦載直升機起飛,雪亮的探照燈射過去,發現不是水雷,戰艦上放下小艇,四個水兵過去近距離觀察,看到有類似艙門的設置,打開之後,一股血腥味撲面而來,用手電筒一照,裡面是兩具屍體,一具是陸軍戰友,另一具是不明國籍人員。

    水兵先將陸軍戰友的遺體用繩索吊出來,再去吊不明國籍人員的時候,發現此人還有氣息。

    這是一個重大的發現,水兵們把傷員送上軍艦醫務室檢查,發現此人並無致命傷,只是嚴重脫水,吊上葡萄糖之後緩解許多,面對中國海軍人員,俘虜坦白了自己的身份,美國海軍少校約翰、斯普魯恩斯。

    密電波飛向軍區大院,飛向北京,徹夜不眠的機關大院終於收到一個明確的好消息,斯普魯恩斯的身份很不簡單,不管在政治上還是軍事上,如果能把他掌握的機密挖出來,會對中美海軍潛艇力量對比的天平上增加一個砝碼。

    而那名犧牲的陸軍士兵的身份很快得到驗證,是駐守374島的士官祝孟軍,死亡原因是失血過多。

    奇怪的聲吶信號來自這個圓形金屬艙內部的一個小設備,如果不是有這個東西,也許斯普魯恩斯就不會倖存,因為發現地點距離374島已經有上百海里,幾百艘漁船是不足以搜索這麼遠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