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六十六章 收到請回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六十六章 收到請回答字體大小: A+
     

    15:00黃海

    傅平安和潘興輪流潛入水中發信號,氣瓶里的壓縮空氣是有限的,他們必須節省著用,盡量延長發報時間,時間越長,被一號台發現的機會越大。

    又輪到潘興下潛,傅平安露出海面觀察情況,現在要防範的不是敵軍,而是隨時出現的巨浪,按理說這麼高的風速,風眼早該過去了,不知道為什麼從早上一直到下午的天氣都不錯。

    傅平安高度緊張,他從凌晨到現在沒有進食,風暴來臨前的海水也不再溫暖,比平時下降了十幾度,又飢又渴又冷的情況下,全靠著亢奮的意志在支撐,忽然他看到一些異樣,以至於懷疑自己的眼花了,海面上出現一堵高牆,正急速推進過來,這幅景象讓他瞬間領悟了排山倒海這句成語。

    沒有一絲猶豫,傅平安潛下水去打了個手勢,潘興會意,丟下手上的活兒,兩人騎上魚雷,以最快的速度返回。

    374島海域暴風驟雨,逐浪滔天,如同羅副司令所說,這個氣象條件下人是無法在戶外活動的,更別說在大海里活動,所以在滔天巨浪來臨之前,傅平安和潘興就結束了信號發送,返回水下洞窟。

    他們幾乎是前腳進來,後腳大浪就襲來,水下洞窟的水位快速上升,戰友們帶著俘虜向上一層機動,規避巨浪襲擊,六個人坐在漆黑的洞窟中,不知道是不是幻覺,他們都聽到了山呼海嘯的轟鳴,沒人說話,此刻恐懼壓過了所有的情緒,他們甚至擔心海中的這個小島會被海浪吞沒,變成他們的墳墓。

    一海裡外停泊的肖肖尼人號潛艇為了規避大浪,下潛到一百米深度,黃海是淺海,平均深度只有九十米,最深處也不過二百多米,對於標準下潛深度四百五十米的洛杉磯級核潛艇來說是小菜一碟。

    潛艇在水下依然能收到位於本土威斯康星州超長波電台發送的電文,一名少校副艇長被俘的消息已經驚動了五角大樓,現在參謀長聯席會議接過指揮權,命令肖肖尼人號原地待命,不要擅自行動,避免更大的損失。

    與此同時,日本東京,因為颱風影響,大雨傾盆,酒吧林立霓虹閃爍的六本木比平時蕭條許多,一間酒吧內,一個滿臉絡腮鬍,穿著匡威鞋和牛仔褲的西方男人孤獨的喝著威士忌。

    僅僅十二小時之前,他還在阿富汗的崇山峻岭中扮演牧羊人,和普什圖人,基地組織、塔利班打交道,只是為了尋找一個叫做奧薩馬.本拉登的傢伙。他的胃孤寒太久,需要威士忌的溫暖。

    一個穿海軍陸戰隊制服的傢伙走了進來:「丹尼爾.洛克上尉?」

    「我座位還沒暖熱。」大鬍子上尉抱怨道。

    陸戰隊員說:「車在外面沒熄火。」

    洛克上尉將這瓶上好的Yamazaki威士忌存在了酒吧,他告訴服務生,明天自己會再來。

    酒吧外,一輛軍綠色的駐日美軍悍馬車正在等待,上尉上了車,看到身邊一位正襟危坐軍裝嚴整的陸戰隊軍官,是負責亞太地區特種作戰的道格拉斯上校,左胸的略章顯示出他驕人的履歷,這是一位從海灣戰爭時就沖在第一線的高階軍官。

    「發生了什麼?」洛克上尉問。

    「很抱歉打斷你的休息,丹尼,在黃海一座小島上,我們有一位海軍少校失蹤,兩名海豹或許已經戰損。」上校回答道,悍馬車開得很快,濺起一片積水,路邊的日本人避之不及。

    上尉低聲罵了一句髒話表示驚訝,又問有誰同去,上校說了幾個熟悉的名字,都是合作過很多次的SEAL戰友,配合很默契,只是人數有些過多。

    「需要這樣華麗的陣容么?」洛克說。

    「殺雞用牛刀,中國諺語。」上校看看手錶,「一架C130在橫田空軍基地等你,你將在韓國降落,然後搭乘直升機去追一艘提康德羅加,不過我很擔心這鬼天氣,直升機未必能飛。」

    丹尼.洛克抬頭看天,這天氣確實夠嗆。

    橫田美軍基地,瞭望塔樓上的機槍手看到一輛悍馬車由遠及近,過了崗哨盤查后徑直開到跑道上,一個小小的人影拎著背囊跳下車,從尾部艙門登上螺旋槳已經開始轉動的飛機,那架淺灰色的C130運輸機載了人之後冒著大雨起飛。

    ……

    北京,衛星氣象中心,氣氛比往常凝重許多,黃海上的風暴正在升級為超強風暴,風速高達125海里每小時,氣壓885hPa,是自1979年以來最強的風暴,風暴目前正在海面上向北行進,一旦轉頭向西登陸將造成嚴重後果,各單位已經下發防災預報,各地消防隊、駐軍、武警也進入戰備狀態,隨時準備出動救災,首都機場大量航班晚點。

    衛星氣象中心的任務除了監控風暴數據,還有一個重要任務是向軍方報告,總參派來一個文職幹部,和張燁千一起分析數據,但他們不是為了防災,而是為了不能說的秘密軍事任務。

    從衛星氣象中心發出的數據,經總參的加密線路直接呈現在東山守備區指揮大廳的一個屏幕上,而張燁千面前的話筒也能直接和指揮大廳通話,年輕的氣象專家心潮起伏,激動不已。

    他知道這次特殊的任務和自己發現的海上爆炸點有關,軍方高度重視,主任也對自己刮目相看,拍著自己的肩膀豎著大拇指說年輕人不錯,有前途。

    ……

    16:00東山守備區指揮大廳

    從北京傳來的氣象信息顯示風暴猛烈,不適合艦船出航,飛機起飛,但羅克功中將還是命令不惜代價起飛偵察,海軍航空兵更加適合海上任務,一架反潛偵察型的運八飛機強行起飛,中途遭遇雷電雲層,被迫返航。

    黃海海域,高空之上,負責電子戰的美軍E2C鷹眼2000預警機也只能結束任務返航,籠罩在374島上空的電磁干擾消失了。

    電磁干擾消失,如同陰霾天氣變得艷陽高照,一號台的女兵一直在檢測電磁情況,立刻向暫代連長職務進行指揮的羅瑾報告,羅瑾又向自己的堂伯兼養父,軍區副司令員羅克功報告。

    「呼叫374,一直呼叫到他們應答為止。」羅克功下令。

    一號台專門安排四名女兵交替著向374呼叫和發報,一刻不停。

    而此時374島上的戰友還不知道電磁干擾消失,他們藏身於山壁厚達十米以上的洞窟倉庫中,任何電波信號都無法穿透,從一早到現在,每個人都是水米沒沾,現在大家的肚子輪流咕咕叫,場面非常尷尬。

    黃姚武說:「人是鐵,飯是鋼,飯菜飲水也是戰鬥力,同志們,弄點伙食吃吃。」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大家更餓了,尤其傅平安和潘興,經過長時間的體力消耗,急需能量補充,營房裡有煤氣灶,有肉有菜有油有鹽有挂面,大風大雨的天氣,在溫暖安全的營房裡吃一碗熱騰騰的挂面,卧上倆海參鮑魚,就是守島官兵低調又樸素的一餐。

    說到吃飯,大家的積極性都高了起來,不過通過西向的觀察孔瞄了一眼就懊喪了,風暴太大,營房堅固的水泥房頂都被掀了,屋裡的東西被大風捲走,啥也不剩了,用望遠鏡看過去,連淡水罐都破損了。

    「還下挂面呢,喝西北風吧。」高小波喪氣道。

    祝孟軍說:「我有個想法,淡水天上來,食物庫里拿。」

    高小波說:「你是說海軍倉庫里那些老罐頭?比老五的年齡都大,吃了中毒咋辦,不用敵人打你,你就掛了。」

    祝孟軍說:「罐頭食品,只要沒膨脹,沒滲漏,就能吃,這些罐頭外表只是有些生鏽而已,我看能吃。」

    高小波說:「就算不中毒,鬧起肚子來也不行啊,打仗的時候你躥稀,這不胡鬧么……等等,老四,你說的這麼確鑿,你丫是不是偷吃過啊?」

    祝孟軍說:「我吃了快一箱了,屁事沒有。」

    兩人在這裡打嘴仗,觀測口另一邊的潘興若有所思,外面風雨交加,逐浪滔天,潛艇肯定下潛了,天上的任何飛機也不敢冒險飛,那麼這可能是電子戰的間隙。

    「老五,快把電台背上來!」潘興大喊一聲。

    傅平安飛速跑下去,將小八一電台背了上來,潘興豎起天線,戴上耳機,重新開機,強烈的電磁干擾果然消失了,只有來自大自然的正常干擾,耳機里傳來略帶沙啞的女聲:「374,374,一號呼叫,一號呼叫,收到請回答。」

    潘興打開外放,大家聽到聲音,激動的歡呼雀躍,熱淚盈眶,如同迷路的孩子看到家的方向。

    「安靜。」黃姚武一擺手,潘興拿起送話器:「一號,一號,我是374,我是374,收到請講!」

    指揮大廳,嗓子都喊啞了的劉小娜猛然站起,摘下耳機喊道:「接通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轉了過來,連一向沉穩的中將副司令員都抑制不住激動。

    羅瑾接手通訊,和潘興互通了幾句,結束明語通話,改成密碼通訊,因為明語等於向全世界公布,密碼通訊才能保證軍事機密不外泄。

    「副司令員,374島五名官兵無減員,俘虜潛艇軍官一名,擊斃兩名蛙人。」羅瑾快速破譯完電文,向副司令員報告。

    羅克功並沒有驚喜,反而陷入深深思索,按照他對美國人的了解,對方絕對不會吃啞巴虧,他們在韓國在日本有基地,能動用的力量絲毫不比我軍差,這將是一場在特殊氣象條件下打的硬仗,而我軍的主力,則只能是這五個缺糧少彈的守島官兵。

    「給我接北京。」羅克功說,他需要一把鋼刀,而T部隊的調動權在總參。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