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六十四章 24小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六十四章 24小時字體大小: A+
     

    第六十四章24小時

    12:30黃海374島

    傅平安背著槍下水,準備迂迴到東岸從水下潛艇入口潛進去,他愛槍如命,萬不得已不會帶槍下水,但現在是戰時,一切都以打贏為主,和連長戰友們也聯繫不上,他只能自己做出決定,一個人就當一支軍隊用。

    烏雲越來越近,風眼的間隙就要移位,必須爭分奪秒,傅平安先沿著海岸線機動,繞到東岸后一個猛子下水潛泳,眼前就是漆黑的潛艇水下進出口,來過無數次的地方,他吐出幾個泡泡,奮力遊了進去。

    這是一段噩夢般的經歷,事後傅平安無數次夢魘都會重演這個過程。

    水下洞窟是暗無天日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必須依靠照明才能前行,但傅平安沒帶手電筒,他仗著熟悉地形潛入進去,浮出水面的時候摸到一個陌生的物體,冷冰冰光滑滑的充滿機械質感,毫無疑問,這是敵人的潛水運輸載具。

    出水的動靜引來一道雪亮的燈光,隨之而來的還有紅色的激光射線,明明已經鎖定了傅平安卻沒有開火,情急之下,傅平安拽出一枚手榴彈連拉環都沒拉開就投了過去。

    這枚註定不會爆炸的手榴彈給他爭取了喘息之機,傅平安連滾帶爬出水,用最快的速度爬上台階,翻到一處水泥屏障後面,子彈跟著他的後腳跟在混凝土地面上打出一串串火星。

    傅平安摘槍,舉過頭頂朝著光亮方向扣動扳機,可是居然啞火了!

    步槍泡了海水,沒當場炸膛就是萬幸了,他必須在敵人衝過來擊斃自己之前排除障礙,黑燈瞎火的啥也看不見,無數次的拆裝八一杠的過程浮現在腦海中,他兩手飛速動作著,轉瞬將八一杠拆成零件再裝上,耳畔卻聽到了腳步聲。

    完了,晚了,就差一秒鐘,彈匣就裝上了,傅平安抬頭,看不到對方的面孔,只看到一個輪廓,槍口對著自己。

    聽說人臨死之前腦子裡會過走馬燈,但傅平安沒有,他就這樣直愣愣看著即將殺死自己的敵人,遺憾自己的速度太慢。

    突然敵人背後有手電筒光亮起,緊跟著是熟悉的八一杠槍聲,傅平安面前的人砰然倒地。

    戰友們殺到,傅平安驟然鬆弛,感覺一股熱流從胯下湧出,他嚇尿了,好在剛從水裡出來,渾身濕淋淋的看不出來。

    黃姚武和潘興各持一支八一杠,將水下洞窟搜索一遍,只找到另一個重傷的敵人。

    這是兩個美軍特戰隊員,臉上都塗著黑色的油彩,帶著夜視鏡,身穿防彈衣,本是精銳中的精銳,卻一死一重傷,牆角還丟著一根熒光棒,因為夜視鏡也不能在全黑環境下使用,需要微光照明。

    黃姚武把嚇得腿軟的傅平安從地上拽起來,檢查他全身上下,然後拍拍肩膀:「沒事,全須全尾。」

    「他為什麼沒開槍?」傅平安聲音都在打顫,「他明明可以打死我。」

    地上那個死人,身高在一米八五左右,人高馬大,健碩有力,此刻卻無聲無息,任由別人從自己身上摘下武器彈藥和裝備,他仰面朝天躺著,一顆步槍子彈打斷了他的脊椎,沒有痛苦就死去了,到現在灰色的眼睛還睜著。

    「興許是想抓個活的交換俘虜吧。」黃姚武說。

    「這個還有氣的咋辦?」潘興指著另一個重傷員。

    「要不送他一程。」高小波說,「來個痛快的。」

    「我們不殺俘,給他包紮一下,我們就有兩個俘虜了。」黃姚武打著手電筒檢查重傷員,大腿部綁著止血帶,但是於事無補,大動脈被彈片切斷了,失血過多,人已經奄奄一息,臉色慘白,連嘴唇都是白色的。

    這應該是前面巷戰時那枚延遲爆炸的手榴彈的戰果,老掉牙的67式木柄手榴彈的鑄鐵破片深深扎進腿里,不但切斷了動脈,骨頭也打斷了,就算救活人也廢了。

    一海裡外,肖肖尼人號上的聲吶兵監聽到了這次駁火,立刻向艇長報告,中校呼叫登陸部隊,耳機里空蕩蕩的,無人回應。

    肖肖尼人號上常駐兩名海豹隊員,執行滲透登陸任務,營救人質就是他們的拿手強項,派出兩人小組后一直沒有收到迴音,這是因為山體阻隔了無線電信號,就在十分鐘前中校收到報告,一名海豹重傷,不得不中止行動,將傷員後送,然後通訊再次中斷,直到槍聲響起。

    麥格金森中校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海軍的情報工作很到位,對於這個島進行過充分的偵察,知道島上雖然是連隊建制,但只有五個人,而且平時自由散漫,這些士兵隸屬於守備區海防團,這在中國軍隊里屬於二線部隊,素質較差,在好萊塢大片里,是那種被海豹隊一槍一個幹掉的NPC,現在中校懷疑自己的情報來源是否可靠。

    潛艇天線在工作,將最新進展發向佐世保,發向珍珠港。

    ……

    13:30東山守備區西小樓

    女兵宿舍里,羅瑾把張維娜安排在一張空床上,飯點已過,女兵們拿出自己的零食招待排長的客人,等張維娜稍微緩過來一些,羅瑾才想起自己的約會,好在男朋友是個寬宏大量的人,等了兩個鐘頭也不生氣,說反正今天下雨西餐廳里沒人,我就坐在窗口一邊看雨,一邊等你。

    羅瑾回複信息:我馬上就到。正要出門,電話來了,是作戰值班室打來的,讓羅瑾趕緊去一趟。

    作戰值班室,胡大鵬表情嚴肅,告訴羅瑾剛才軍區打電話過來了,說是接到總參的電話,374島疑似發生爆炸,命令我們火速核實情況。

    「爆炸?」羅瑾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多大規模的爆炸?消息是哪裡來的?」

    「374島上有油庫,有彈藥庫,都是易燃易爆的物品,可以確定的是並非彈藥庫爆炸,那就不是驚動氣象台了,而是地震台了。」胡大鵬說,「這個消息是來源是風雲二號氣象衛星,中午的即時圖像,是真實可信的。」

    「我馬上聯繫374。」羅瑾抓緊電話,給一號台下命令,休假人員全部回來上崗,不間斷的呼叫374,直到收到應答為之。

    胡大鵬繼續分析:「374島上有一個柴油罐,柴油不是汽油,除非刻意點燃,不會輕易爆炸,對了,還有一個可能,就是被雷電劈中,可是爆炸發生時島嶼位於風眼,沒有雷電,那就只一種可能性,島上有人引爆了油庫。」

    羅瑾說:「他們為什麼要炸油庫。」

    胡大鵬說:「你說的他們是誰?」

    羅瑾說:「就是守島的那幾個人。」

    胡大鵬說「也可能是敵人。」

    說話間,參謀長走了進來,同樣的一臉嚴肅,簡單了解情況后問道:「距離374最近的是哪個部隊?」

    「最近的是三團七連,距離四十公里,他們沒發現爆炸,也沒有力量進行偵查。」胡大鵬說。

    海防部隊是陸軍,沒有足夠的船艇,也沒有飛機,僅有的登陸艇在這種海況下也無法出海,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呼叫了,但這是最消極的應對。

    參謀長說:「接軍區值班室,請求空軍出動,看看到底咋回事。」他又看了看羅瑾:「小羅今天休息啊。」

    「是的,今天周日休息。」羅瑾說。

    參謀長大手一揮:「別休息了,回到崗位上去。」

    「是!」羅瑾立正敬禮,回一號台去了,她是軍人,在命令面前,一切私人事務都要靠邊站。

    參謀長望著外面的傾盆大雨,嘀咕道:「能發生什麼事么,這幾個吊兵,太不省心了。」

    胡大鵬說:「參謀長,會不會是敵人襲擊。」

    參謀長說:「不會,島上什麼都沒有,領土領海也沒什麼爭議的,這裡又不是南海,就是南海,這幾年蛙人登島摸哨搞破壞的事情也幾乎沒有了。」

    胡大鵬也迷茫了,那幾個傢伙,究竟在搞什麼。

    ……

    374島,水下洞窟。

    會師並非偶然,黃姚武認為水下洞窟是整個374工事體系中最安全的地方,易守難攻,只要扼住上下兩個進出口,就能得到暫時的安全,當他們從上面下來的時候,正好遭遇戰鬥,連長一槍斃敵,救了傅平安。

    而就在剛才,重傷員也沒撐住,死了。

    此時每個人的心情都是極度複雜的,奪去兩個活生生的人的生命,哪怕是敵人,滋味也不好受,但現在不是矯情的時候,戰鬥還沒結束,也許下一個躺下的就是自己。

    兩個特種兵攜帶了兩支帶消音器的MP5衝鋒槍,兩支USP戰鬥手槍,幾枚搞不懂用途的手雷。

    戰利品不止這些,還有夜視鏡,潛水服和氧氣瓶,和一台科幻感十足的水下載人裝置,敵人就是乘坐這台裝備滲透進來的。

    黃姚武說:「這兩個死的,咱們也要給與人道主義的待遇,誰英語好,告訴俘虜,讓他給死人做個禱告吧。」

    傅平安轉告了這段話,斯普魯恩斯心說我又不是隨軍牧師,怎麼做禱告,再說做禱告也是在彌留的時候給予心靈慰藉,人都死了還禱告有什麼用,但他還是禱告了一番,為這些犧牲的戰友默哀,看到朝夕相處的同伴的死,他很難過,他很想痛罵一聲你們這些屠夫,但他罵不出口,因為這是戰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中國軍人是在交火中殺死這些人的,並沒有俘虜后處決,他們沒做錯什麼,除了不該俘虜自己,話又說回來,這是在中國的領海,別人只是保家衛國而已。

    消滅了敵人,繳獲了武器和物資,九連信心大漲,黃姚武說:「按照原計劃進行,潘興你去修復光纜,平安,你掩護潘興。」

    兩人挺胸答道:「是!」

    黃姚武說:「風暴即將到來,你們的時間很短暫,見機行事,注意安全。」

    傅平安說:「報告連長,我有個想法。」

    「說!」

    「潛艇還沒走,想辦法招呼它一下。」傅平安已經緩過勁來,重新燃起心頭的戰火。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